Search and Hit Enter

♫【初夏星辰意外迅速】

說到恢復原狀,唉,我發現,
我其實也早就忘了,原來的我,是什麼模樣。

 

「只要你說出口,這就是最後的聯絡,我不會再煩你。」隔著電話,我對交往了多年的他說。

「對不起,我不愛妳了。」他爽快地回答,語氣平靜,聽不出來他的情緒。

「嗯,那,就這樣了。」深呼吸一口氣,我說。

「嗯。」他掛了電話。

 

我跌坐在床沿,眼神空洞地望著房裡那片落地窗,發著楞。
就這樣結束了,我們之間。

他的氣味彷彿還留在我的床上,可是沒有溫暖,他的聲音還迴盪在我的耳畔,可是,他對我已經沒有感覺。

他變心了嗎?我不知道,我沒有問,他也沒有說,反正,這些都不重要了。
眼前鐵錚錚的事實是他不愛我了,那麼再多的追問、糾纏或者眼淚,還有什麼用嗎?

我自認不是多麼堅強的人,這麼多年的感情,我一度以為我們會步入禮堂,或者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現在想起來,都變得好虛幻。

很久沒有分手,突然之間,竟忘了要怎麼面對,分手後帶來的一切。
我以為我會過得很好,卻失去了平衡。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雖然不置於到行屍走肉的程度,也差不太多。

我沒有想吃東西的慾望,打開電視眼睛沒有焦距,腦袋沒有辦法思考,動不動就會想哭,不想看見任何人,也不想說一句話,雖然,我還是說了不少話,譬如工作,但我都當作把自己抽離,我不是我,我只是

一個完成交代事情的人,如此而已。

這樣算墮落嗎?我不知道,但是我明白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即使我還沒辦法平衡那一瞬間開始的失落、無助與茫然。

對,茫然。

一下子沒有他,我不曉得那些情緒要往哪裡放,不曉得想說的話要對誰說,也不曉得我會不會恢復原狀?
說到恢復原狀,唉,我發現,我其實也早就忘了,原來的我,是什麼模樣。

他很喜歡的事情,在我們交往之後,就成了我的興趣,與我們之間的情趣。

久而久之,他的一切成了我的習慣,而要改變習慣,似乎不是那麼容易的。

 

有些時候,我會以為繼續保留這樣的習慣,可以讓我賴以維生,直到我重複著只是差別在於沒有他而進行的習慣,我才知道,那不是原來的我。

我大概需要一些時間找回自己才行。

 


 

於是我上網登入了塵封已久的部落格,距離上次張貼的文章,已經也幾年了,前幾頁幾乎密密麻麻都是剛戀愛的喜悅,真諷刺。

我把那些與他有關的都關了起來,換了全新的版面,畢竟改換外表比改換心情要容易得多,只是需要一些時間而已。

原本我的部落格有些自己寫的心情記事,也有一些我彈鋼琴的小片段創作,這些年來與他交往,光見面的時間都不夠了,哪裡還有時間繼續下去?不過現在有了,很多、很多的時間。

然後,我回著幾個其實已經留了一段時間的留言,真是對不起他們。

回著留言,我邊拆了一包煙,畫面停留在一個叫Gael的人給我的訊息,我又發起呆來。

 

訊息是這麼寫的:

小可:   妳的演奏不錯,看似平淡的琴音裡,有我一直想找的情緒,有沒興趣來我們這裡談談?初夏將有個錄音工作,也需要一些創作激盪,合適的話,不妨一起去海邊,那是一棟白色的玻璃屋,大片的落地窗可以看到整面海,當然,如果妳要穿比基尼,玻璃屋裡面就是泳池,我們身為男人的會很歡迎。」

留言的時間是過年前,而現在已經五月了,算一算,初夏也許就是現在的時間,人應該都找好了吧?
看來,我錯過的不只是愛情,還錯過了海邊的玻璃屋。

謝謝你  不好意思,有點私事,不知道回覆現在還來得及嗎?

 

我敲出了這幾個字,然後跑到冰箱翻出過年時買的比利時啤酒,覆盆子口味。

 

這一年進口的比利時啤酒,比起幾年前的氣泡口感細緻多了,即使放了一陣子不那麼冰,喝起來味道也不會就走樣,很順口。

覆盆子的口味酸酸甜甜的,有比較重的香氣,就像戀愛的感覺,也有點夏天。

聽起來好像不太適合現在的我,可是,why not?

連喝了兩瓶,可能心情太差,竟然覺得有點茫。

我回頭倒在床上,這是十幾天來,我第一次不是哭著入眠。

 


 

如果  不是因為妳的那幾首sakura系列太迷人尤其是summer sakura(初夏之櫻?),事實上我已經下載到電腦裡半年多,經常夜裡播放(很令人激賞啊),不然我不會毫無理由增加一個keyboard,anyway,歡迎妳,事不宜遲,下禮拜就要進錄音室了,不介意的話直接call我手機。Gael。

 

恍惚地連上了部落格,Gael的留言竟然也就這麼快回覆了,而且,看起來我還沒錯過太多關於未來。

 

「喂?」想也沒想,我就趕忙撥了電話。

「Gael?」我深呼吸,問。

「小可?」

「嗯,不好意思,這麼晚才回你。」我是真的充滿歉意。

「沒關係,妳應該也聽到了,我有多欣賞妳的音樂。」Gael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沙啞。

「嗯,我剛嚇了一跳,竟然還設成來電答鈴……,你,你感冒啊?」分享自己的創作還被人拿來當答鈴,我既意外,也還蠻開心的。

「沒,這幾天都在咆哮,嚇到妳了?」

「咆哮?」他是在動物園工作嗎?

「我正好很煩惱加入的keyboard手不夠進入狀況,他失戀了,妳就回了我的留言。」

「呃……。」我,我也失戀了。

「怎麼沈默?妳不是也失戀了吧?」他開玩笑道。

「嗯。」

「哦,對不起,我只是……。」

「沒關係,我已經開始習慣了。」

「好吧,言歸正傳,妳要來嗎?」

「嗯。」

「妳真靜。」

「最近比較沒有什麼值得吵鬧的事情嘛。」

「說的也是,總之,台東的海邊有個新蓋好的白色玻璃屋,這我有在留言裡跟妳提了,我們在那邊搭了錄音室,MV也會在那邊拍,所以,需要入鏡,妳可以嗎?我待會就要出發,時間OK的話可以接妳一起過去。」

「呃?」他說話好快。

「十一點會不會太晚?」

「啊?」十一點?現在已經十點了!

「妳住在哪裡?」

「台,台北。」

「台北哪裡?」

「民,民生社區。」

「這麼巧?我也住民生社區。」

「這麼巧?」

「那我十點半就可以到,妳整理行李會很久嗎?」

「是不會,不過我還需要準備什麼嗎?」

「設備都有了,只差人。」

「要去幾天?」太快了,我什麼都不知道耶!

「順利的話兩個禮拜就要收音,當然妳想多待整個夏天也沒問題。」

「整,整個夏天?」好誘人……。

「妳忙的話也可以兩個禮拜就先送妳回來。」

「是不忙……。」但是我的工作怎麼辦?

「對了,都忘記問你有沒有工作?」

「有。」

「那請假吧。」

「老闆應該不會准……。」而且待會就要出發耶!

「不管了,我這邊也還要一點時間整理,十一點先去接妳,把地址傳簡訊給我?」

「呃……。」等等!

「待會見。」他掛了電話。

 

這,這什麼情形?

我看看時鐘,再看看地板……,我要收兩個禮拜的行李還是整個夏天的?整個夏天是到幾月啊?
這,難道要再打一通電話給他問嗎?

 

「唉,不管了!」傳了簡訊給他我的地址後,我發呆了二十分鐘,還是想不出所以然,決定衝去把行李箱打開,看見什麼就塞進去。

 

於是我不知不覺就帶了兩大箱外加一個袋子的衣物。

 

「我是Gael,我在妳家樓下了。」Gael的手機號碼就在我奮力拉上袋子的拉鍊後顯示。

「呃?好。」

「黑色休旅車。」

「嗯。」

「待會見。」

 

他又掛了電話,我提著大包小包,跌跌撞撞地下樓,果不其然,一台黑色的休旅車停在我家樓下,不偏不倚。

然後一個男人就站在休旅車外,抽著煙。

 

「小可?」那男人應該就是Gael。

「嗯,你好。」

「所以妳打算待整個夏天了?」他笑了笑。

「也沒有,不知道到底要待多久,又不好意思再打給你問……。」我低下頭。

「我幫妳提,很重吧?」他看了看我,輕鬆接過我手上的兩大箱。

「謝謝。」

「比基尼帶了嗎?」他打開後車廂,邊把行李拿上車,問。

「咦?」

「啊,沒帶啊。」他故意裝出失落的表情。

「真不好意思……。」其實我有帶。

「不開妳玩笑,上車吧?」他幫我開了車門。

「謝謝。」他真有禮貌。

「應該的。」然後他轉身走去開車。

 

進了車裡,看見Gael坐在駕駛座上,不過我還是不太看得清楚他的模樣。

我們家樓下也很黑,這老社區基本上晚上都暗暗的,而且,他還帶了墨鏡。

 

「你為什麼晚上要戴墨鏡?」我好奇地問。

「沒為什麼,習慣。」Gael沒看我,繼續開著車。

「喔,那大概多久會到?」我又問。

「大概六、七個小時吧,那邊沒有高速公路。」

「醬子。」

「妳可以睡一下,到了叫妳。」

「沒關係,我不累。」我搖搖頭。

「哦?怕陌生人嗎?」他這才看我。

「沒有啊,我剛才睡醒。」

「妳也是夜貓。」

「最近啦,比較會失眠。」平常要工作怎麼能當夜貓?

「明天早上打給老闆請假?」

「可是他應該不會准的。」

「哦?可是妳已經在我車上了。」他又瞄了我。

「說的也是。」

「看起來妳不是精明人。」他開車怎麼這麼愛往我這裡看?

「怎麼說?」

「酬勞也沒問,去幾天也不知道,才第一次通電話就跟我上了車,還不知道我會把妳帶到哪裡去吧?」

「說的也是……。」

「現在才思考的話會不會太晚了?」

「可是你不像是會騙人的人啊。」

「會騙人的人都看不出來的。」

「是這樣嗎?」

「妳也失戀了對不對?」他話鋒一轉。

「呃?」

「妳好單純。」

「你覺得我很笨是不是?」

「正好相反,這麼容易相信人的人不多了。」

「單純的意思就是笨。」

「妳要這樣說也行。」

「哼。」

「妳本人比部落格裡可愛。」

「呃?」

「個性,我是說個性,當然照片沒有看到活人可愛也是真的。」

「活人……。」這是什麼說法?

「妳活生生的樣子還蠻有趣的。」

「活生生……。」我是標本嗎?

「妳把部落格的戀愛日記都關了。」他又轉回原來的話題。

「嗯。」他竟然發現了。

「沒差,我都看過了。」

「不要看比較好。」

「是啊,我也覺得不要看比較好。」

「呃?」他到底要說什麼?

「餓不餓?」

「還好。」雖然我晚飯還沒吃。

「剛睡醒還沒吃吧?」

「嗯。」

「可惜去台東的路繞到台南有點遠。」

「啊?」他為什麼講話都跳來跳去的?

「一早吃台南的牛肉湯挺過癮的,不過就算現在去也還沒開。」他想了想,說。

「沒關係啦,如果餓了路上便利商店買個飯糰就好了。」

「這麼好養?」

「最近比較沒胃口。」

「所以是真的失戀了。」他下了結論。

「對,好,是,可以嗎?」我沒好氣。

「當然。」他笑答。

「你是想激怒我嗎?」總覺得他話裡有話。

「別誤會,我不想留下壞印象。」

「說的也是,還要一起工作兩個禮拜。」

「也可能整個夏天啊。」

「噢。」

「休息一下吧,妳眼睛有點腫。」他又看了看我,眼神裡多了點溫柔。

「沒關係,真的,我喜歡看公路,也喜歡風景。」好久沒有出遊了,我不想錯過全新的世界。

「也好,那就陪我聊天吧。」

「嗯。」

 

說要聊天,其實我們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都幾乎沒交談。

我只是看著窗外,思緒飄到了不知道哪裡去,可是心情有漸漸開朗起來。

這個世界雖然還在黑暗裡,但一盞盞的燈光仍亮著。

我以為我不累的,不知不覺,還是睡著了。

 


 

「小可,到了。」Gael輕輕地搖晃我的肩。

「嗯?」我睜開眼,他的臉貼著我好近。

「迷濛的眼神比較好看。」他意有所指。

「對不起,我嚇了一跳。」因為他靠我好近喔。

「到了。」他看看幫我開了的車門外。

「哇……。」我下了車,瞧見眼前他說的那棟白色玻璃屋。

 

那棟白色的玻璃屋整個白得發亮,在陽光下閃得像顆水晶。

漆白的屋子整片都是玻璃,根本是全開放的。

他說得沒錯,屋子的一旁就是海岸,風吹過來,好不涼爽。

 

「行李幫妳拿進去了,要不要到裡面看?」Gael笑了笑。

「嗯!」我跟了上去。

 

走在Gael的身後,發現他比晚上看到的高,而且,剛才他的大臉一直在我腦裡揮之不去。

他,長得很好看。

鼻子很挺,拿下墨鏡的雙眼也跟這棟白色玻璃屋一樣亮,俐落的短髮露出的耳際還有一顆金屬耳扣,真好看。

 

「好漂亮!」進到那棟白色的建築裡,我整個興奮起來。

「是啊。」他的視線對著我。

「咦?」怎麼我覺得他是看著我說的。

「妳相信一見鍾情嗎?」

「相信啊。」幹嘛這樣問?

「好吧,我承認我其實不算是一見鍾情。」

「呃?」

「過年前聽到妳放在部落格的音樂,我就迷上了妳,發瘋地把妳的部落格全看過了,而且是好多次。」

「什麼?」他這是我往這裡走來嗎?

「每張相片我也看過了。」

「這麼仔細?」會不會,會不會走得太近了?

「留言給妳都沒回,看到妳那些戀愛日記,令我魂不守舍。」

「你,我,我們不是來工作的嗎?」

「也是啊。」

「『也』是?」

「但也是有企圖想接近妳的。」

「所以妳根本不是欣賞我的作品,只是想泡我?」

「誤會大了,我是想追妳,但也是先愛上妳的音樂。」

「醬子。」好了,不要再那樣看我了。

「妳幹嘛低頭?」

「那你幹嘛一直看我?」

「妳好看啊。」

「我,你看起來很花心!」

「別人都說我冷血,還沒人說過我花心的。」

「冷血?」他的留言跟舉動都還蠻熱血的啊?

「那是因為我喜歡妳。」

「……。」

「太快了嗎?」

「有一點!」

「對不起,本來想等工作結束找機會的,可是我忍不住。」

「你幹嘛看起來這麼無辜?」

「沒關係,我可以等。」

「呃?你講話都要這麼跳tone嗎?」

「會很跳嗎?」

「當然!」一下子講這個一下子又講那個,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只是誠實說出自己的感覺,沒有別的意思。」

「對不起,是我反應太大了。」

「別低頭。」他捧起我的臉,就像漫畫裡面那樣。

「你……。」

「妳迷濛的眼神真的很誘人。」他雖然這樣說,但他的眼神也迷濛了起來。

「不是要工作嗎?」

「是啊。」

「那你不是應該介紹一下環境?」

「嗯,走,」他竟牽起我的手,問:「可以嗎?」

「……。」

「妳沒拒絕我就當同意了。」他笑了一下,然後牽著我,走過一小條長廊。

 

長廊的一邊是海岸,一邊是他在留言裡說的泳池。

長廊的另一頭是個跟剛剛的大廳一樣的空間,只是被改裝成錄音室。

 

「就是要在這裡錄音跟拍MV?」好漂亮喔。

「是啊,那邊過去連著的另外一棟有蠻大的套房。」

「哇,這個主人會不會太有錢?」

「還好,台東這邊地還沒很貴。」

「你們租多久啊?包一天不少錢吧?」

「我蓋的。」

「……,你蓋的?」

「不然怎麼讓妳待整個夏天?」他停下腳步,一手推開了他說的套房的門。

「……。」他的意思是?

「原本是留給自己的,讓給妳,我睡客廳。」

「這麼大的房間?」我看了看。

 

房間的三邊也一樣都是落地窗,一邊應該是浴室。

 

「裡面有按摩浴缸喔,雙人的。」Gael看了看我。

「幹嘛一定要說雙人的?」我皺眉。

「事實啊。」

「……,你要牽到什麼時候?」我尷尬地別過頭去。

「妳想上廁所嗎?」

「不是啦!」

「那是?」

「這樣很奇怪耶。」我嘟囔。

「可是很舒服啊,妳的手好軟。」

「總不能一直牽著吧?」我又別過頭去。

「妳介意剛分手就談新戀情嗎?」

「呃?」

「如果可以,我希望妳的部落格寫的戀愛日記是跟我的。」他看著我的眼神,很誠懇。

「……。」這,要我怎麼回答?

「妳要是想等工作結束再回覆我也可以,或者妳可以現在閉上眼睛?」

「只有這些選擇嗎?!」

「妳也可以選擇不閉。」然後他吻了我。

 

而我還是閉上了眼睛。

 

不可否認,Gael的吻令人陶醉,一大早在海邊的玻璃屋裡,這一切都令人感覺像作夢。

可是,我發現我並不想醒來。

 

發現原來,我想要的安定,是不斷與更多的冒險。

就像現在,我被Gael緊緊搓揉著,從黑暗的角落被注入了光。

Gael、白色玻璃屋與這片海岸線,是我在初夏之時點亮深夜的星辰。

 

雖然這份感情來得很意外且迅速,但我們之後的纏綿可是持續了很久很久的時間。

 

14 Comments

  1. 哈哈 ㄧ定的 每年都好多好多人 不過女王阿 路不太好

    車要慢慢開是真的

  2. 他很喜歡的事情,在我們交往之後,就成了我的興趣,與我們之間的情趣。
    久而久之,他的一切成了我的習慣,而要改變習慣,似乎不是那麼容易的。

    真的,真的好傻。
    笨死了

    哈哈
    要為自己多想一些
    不然,真的失去之後,就要哭了。

  3. 哈哈 女王著次的地點是台東耶 我的老家 。

    我也好喜歡回去那裏 總是那麼悠閒 台東的海 真的很美 !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