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兩人的私密冒險。」

兩人的私密冒險

 

跟剛認識的男人去旅行,真是一場冒險。
我的人生太乏味了,需要一點刺激。

 

BLUE MONDAY的午茶時間,我從Page one書店拎了一袋書出來,想到處逛逛,然後便搭著手扶梯下樓,在茶專櫃前滯足了一會兒。
專櫃小姐認真地介紹著甫出的新茶,熱情地遞了杯給我嚐一下。

 

「不好意思,有沒有濃一點的茶?」嗯,這茶真香,只是淡了點。

 

我一向喜歡喝中國茶,當然,英式紅茶也是我搭配蛋糕的最愛,但中國茶就是有一種讓人嚮往的滋味,只是平常沒什麼機會喝而已。
畢竟,像我們這種坐在辦公室的女生,除非在傳統公司,否則連整套茶具都沒有吧。

 

「有,稍等一下喔!」小姐很禮貌地遞了另一炭焙烏龍給我,一邊說:「現在喝茶的人越來越多了,但大多喜歡清香的淡茶,沒想到妳喜歡濃的啊?」
「是啊,跟戀愛一樣,濃一點的比較有味道。」我笑了笑。
「好新鮮的說法,不過我同意妳喔!」小姐楞了一下,也跟著笑出來。

 

最近的我剛從失戀中復原,不知為何,就是想做一點改變。
因為一個人的時間變多了,前陣子足不出戶的我,突然很想利用每一秒活著的時間,做一些事情。
大概是悶在房裡太久了,就想透透氣。
以前我不太喜歡被推銷的感覺,但現在覺得,有時大膽地接受,也是一種認識人生的方法吧。
而此刻我正很認真地思考要在家裡自己泡茶喝這件事情,正猶豫要買哪一種時,一個人影往我這邊衝過來。
我呆了半晌,有種會發生什麼的預感,還來不及反應,果不其然,我手裡的茶灑濕了我的白色襯衫。

 

「啊,對不起!我趕時間,有沒有燙到?」那個人是個高大的男生,穿著彩色條紋的polo衫和牛仔褲,帶著一副銀色框的眼鏡。
「喔,還好,已經涼了,你趕時間的話先走沒關係。」我不介意的回答,一邊還在考慮到底要買哪一種口味好。

 

當我們認真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面臨了抉擇。
對,好像想認真做的事情,都需要經過一點掙扎吧。

 

「SORRY,我的名片,我替妳付乾洗的費用,CALL我!」這男人不太確定我是否真的不介意,但他很有禮貌地遞了名片給我。
「沒關係,謝謝你。」我點點頭向他示意說掰掰,然後他就繼續衝走了。

 

專櫃小姐很驚訝的看著我,並幫我擦拭,我笑著說沒關係,然後決定還是要喝鐵觀音。
說到這鐵觀音,充滿後韻,果然,是非常有靈性的經典茶款啊。

 

「弄髒沒關係嗎?」小姐很尷尬地問。
「沒關係啊,茶的顏色挺好看的,洗一洗就沒事了,又不是沾到紅酒。」我拿出信用卡,一邊滿意地拎起裝著紅色馬口鐵盒的袋子,往停車場去取車。

 

失戀前的我可能會很介意被人撞倒,以及被弄髒衣服,但經過了良久的失魂落魄,一旦振作起來,便會發現人生好像長了點,很多以前很計較的小事情,似乎也不那麼重要了。
反正,我其實沒有什麼好損失的,不是嗎?

 

「啊,不好意思!」才剛準備上車,我拾起掉在地上的茶盒,就踩到一旁取車的他。

 

巧合,真是奇妙的東西,而且巧合通常是一連串發生。
剛才那張名片被我不小心跟發票一起丟進基金會助款的箱子,而我又在另一個停車場踩到那個穿彩色條紋的polo衫的男人,幸好不是用車撞到。

 

「沒關係,呃?妳,好面熟,妳是剛剛那個,白襯衫?」男人嚇了一跳。
「恩,真巧,彩色條紋polo衫。」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仔細端詳他的腳。

 

因為他穿的是涼鞋,而我穿的是細跟的高跟鞋!

 

「很痛吧?」我盯著他的腳,皺著眉頭問。
「有點,不過,哈哈,真的是很巧!」那男人苦笑道:「現在我不趕時間了,剛剛真的很不好意思,妳,我應該要賠給妳洗襯衫的錢。」
「不用啦,只是茶,又不是洗不掉,不用乾洗了,」我看了看他,好奇地問:「你不趕時間了,忙完了嗎?」
「嗯,剛剛本來要趕著去墾丁,現在不用了。」他的表情看起來很無奈,有一點晃神晃神的。
「為什麼?」
「因為原本要一起去的朋友不去了。」
「喔……,真可惜,去墾丁啊?真好耶!」又到了墾丁的季節,我也好想去喔。
「是啊,不過一個人去很無聊。」
「哦,所以原來是要跟女友去啊?」我賊笑了一下,好八卦啊。
「呃,對,剛剛,唉,一言難盡,總之,嗯,妳不用忙嗎?」男人試圖轉移話題。
「嗯,今天沒事,停車場好悶對不對?」難怪感到熱熱的,在密閉的停車場裡太久,總覺得呼吸有點不順。
「是啊,那就順便一起吃個飯好了?算賠妳的?」
「吃飯?」我愣住。

 

跟陌生人吃飯耶!這樣好嗎?會不會太大膽?
我不是一個大膽的人,但是,我相信每個女人心裡,都有一個叛逆的少女。

 

「可是我比較想去墾丁耶。」我吐了吐舌,故意為難彩色polo衫。

 

其實今天早上我的心情很不好,因為剛從分手了的他的部落格裡,發現他已經有交往新對象了。
那個女生我認識,她在他的部落格裡跟他打情罵俏地,我還不久前才沈溺在悲傷裡無法自拔。

「我已經不愛她了」,他在部落格裡這樣回她,而我被這句話深深重擊,才會蹺班跑去逛街,突然想喝茶。

平常我是龜毛的人,但今天茶灑在我的白色襯衫上,我竟然沒感覺。

 

「走啊。」彩色條紋polo衫男看出我的落寞與挑釁,竟也跟著挑眉回答。
「咦?」
「如果不介意的話,就一起去呀,反正我民宿都訂好了。」他看看我。
「民宿?那你付了訂金囉?」
「是啊。」
「真的嗎?」真的假的?
「當然,那邊的規矩都是這樣,不去也拿不回來。」
「我,我是說,一起去是真的嗎?」
「呃?喔,我們不熟,這樣很不禮貌是不是?」
「不,我覺得很好玩,好像在冒險。」我的眼睛一亮。

 

跟剛認識的男人去旅行,真是一場冒險。
我的人生太乏味了,需要一點刺激。

 

「是嗎?那妳會不會衝浪?」彩色條紋polo衫問。
「不會耶!」
「我教妳?」
「可是我沒帶泳衣耶!」
「附近有賣,買個BIKINI吧,妳……,」他打笑著,突然嚴肅地問我:「怎麼樣,要去嗎?」
「要!」我想也不想地大聲回答。

 

然後,他真的帶我去敦化南路上的泳裝專賣店,買了一套紅色的BIKINI,至於其它的換洗衣物,他仍一派輕鬆地說:「路上買。」

 

「對了,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彩色條紋polo衫又問。
「你也沒說耶!我是諼諼。」
「宣?怎麼寫?」
「言字旁,加上名媛的媛右邊。」
「那個字念諼啊?我是TED。」
「嗯,TED,請多指教,我以為你應該叫Paul之類的。」
「不是每個穿Paul Smith的人都叫Paul吧,不然我也應該叫Smith。」雖然他的笑話有點冷,但我還是笑了。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平時出門,還是要記得帶提款卡跟信用卡,因為人生會發生的意外,除了天災人禍,還有一些冒險的可能。

 

於是我把車找了巷子裡沒停車格的地方停好,就跳上TED的車,一路往南走。
那個地方叫船帆石。
TED訂了一小間的整棟民宿,大房間裡兩張雙人床,還有一整片海景。
當我放下採買好的新行李,走到大片落地窗邊,有一種很乾淨、舒服的感覺浮上心頭。
他問我要不要一人一間,因為好像有二樓跟三樓都是一樣的房間,可是我看過那個景色,只有在三樓的才有整片完整海景。
反正是兩張床,我就跟他說沒關係,一起也熱鬧。

冒險,是需要勇氣的。
此時的冒險有伴,一個人在大房間裡很孤單。
我打了電話回台北,計畫請三天的假,白天我們在我買來的觀音茶香吃早餐,然後一起去衝浪,晚上躺臥在民宿觀景陽台上的躺椅喝啤酒聊天,對習慣在都市裡的我,這個小小冒險,充滿陽光的滋味。
每過一天,我們就更熟一些,加上白天衝浪時不經意肢體的接觸,我們常在晚上喝了點酒後,我的腦子就有些情不自禁的念頭,可能是突然來到島國的南方,被浪漫的情懷沖昏了吧。
只是念頭歸念頭,我們兩人在這幾天的相處裡,常不經意相望,卻又假裝我們之間沒有什麼。
可能因為其實我們都是拘謹的人,又對感情太小心了吧。

 

「對了,她為什麼就不去了?」忍到現在,我鼓起勇氣問。
「她?」TED楞了楞。
「本來不是要跟女朋友來度假?」
「嗯,就分手了。」他輕輕地帶過。
「你不想說沒關係。」我有點尷尬。
「也不是不願意說,只是也沒想那麼多。」
「嗯。」我有點鬆口氣,原來他們真的分手了。

 

直到要我預定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我與TED一起去買了一些食材回來,因為民宿有一個小廚房,度假還能做菜的感覺很不賴。
當我把食物端上陽台,天色已經黑了,我發現TED點了一些墾丁街上買回的蠟燭,他沒多說什麼,很自然地開始吃起了沙拉,吃到一半,他說車上有紅酒要去拿,他回來以後,才看到他的身影,就聽到「咻」的聲音。
是煙花。
TED不知道哪裡弄來了小型的煙火,在頂樓陽台上面向海的地方施放了起來。
彩色的光芒閃映在藍色漸層的大海與天空之間,就好像作夢一樣。
接著,他拿了一條東西出來,仔細一看,是仙女棒!

 

「好懷念的感覺喔!」我盯著仙女棒閃閃的亮光,讚嘆道。
「最後一晚了,留點紀念囉。」TED溫柔地說。

 

我開心地點著仙女棒,在閃爍的火光中畫著一個個的圈圈,不時興奮地尖叫。
TED大笑著,跟我一起玩起仙女棒,看著他的臉龐,剎那間,他古銅色的臉龐與深邃的眼,看起來充滿誘惑。

 

「小心!」TED扶住我,說:「啊,妳喝多了!」
「嗯,好像有點暈耶……。」大概因為要回程了,感覺很不真實,我一不小心就真的喝多了。
「傻瓜,我背妳去休息。」他嘆了口氣。

 

我已經有點茫,TED攙著我到樓梯口,然後把我背起來,因為樓梯是旋轉的小樓梯,有點窄。
他小心翼翼地走下樓,而我卻想惡作劇,在他耳邊輕吻著他。
我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離開這個地方,也一點都不想離開他。
他的味道好性感,唔,可是我的頭好暈。

 

「妳還有假請嗎?」TED把我放上床,突然直視著我,問。
「啊?」我呆呆地看著他,不知道他這樣問是什麼意思。
「要不要多待幾天,我們禮拜一再回台北?」他把我有點凌亂了的髮撥到耳後。
「……。」我還是一樣呆滯。
「我原本以為挑了一件白色的襯衫,沒想到那白襯衫是紅色的,我喜歡紅色。」他意有所指,笑了笑。
「我在作夢嗎?」我原以為我們會就這樣結束了。

 

記得剛到民宿時,我還覺得一切都很不真實。
因為TED的陪伴和每天吹撫的海風,我一下子適應了把不真實當成真實,可是,轉眼間又要回到那個不真實的現實,很令人失落。
TED這突來的邀約,對我而言就像是做了第二場夢。

 

「我也覺得很像作夢,但妳可以試試看這個吻真不真實。」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TED眼神溫柔地看著我,說。

 

然後他便吻了我。

 

這一晚,我們在床上進行只有兩個人的私密冒險。
而那感覺比美麗的煙花要真實得多了。

 

 

16 Comments

  1. 我跟我男友也是在墾丁認識的呢!
    想當初的春吶至今都四年了
    墾丁真是個好地方
    船帆石的民宿都很棒
    每年都要去放鬆幾次

  2. 你好…
    其實我是看了這一篇以後
    開始迷上你的輕小說喔~~
    現在正在努力咀嚼你的作品呢!!
    每一篇都讓我很感動耶T^T
    謝謝你分享這麼精彩的文喔
    哈哈~向你致敬!

  3. 諼 ㄒㄩㄢ 我很喜歡這個字呢
    沒想到會在文章中出現
    很多人都不認識 每每都要解釋很久 哈

  4. 我原本以為挑了一件白色的襯衫,沒想到那白襯衫是紅色的,我喜歡紅色。

    呵~我喜歡白色,也喜歡紅色,挑哪件好?

  5. 我想說, 我是先迷上了色情公寓然後再開始逐一翻爬艷的文. 所以看這篇之前我已經
    爬了的多, 而且都是上班時候看的(笑). 這篇也不例外.

  6. 喜歡了銀, 然後喜歡了muse, 繼而喜歡了小艷, 一切的喜歡促使靜要讀遍艷的文
    章, 雖然我不是台灣人, 但艷的文章真的很棒很屌又讚!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