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還是想墜落】

還是想墜落

 

這瞬間,我發覺,一直把自己鎖在不確定的情緒裡會使人發狂。
也許我就是總期待著錯誤的訊息,才一直走不出去。

 

「別抽這麼多煙,抽煙傷身體。」阿戰皺著眉看著我點第二根煙。
「你講話不要這麼娘好不好?」我白了他一眼,繼續點著我的煙。
「女生講話不要這麼兇,男人會覺得壓迫。」阿戰又繼續唸道。
「那他就離我遠一點。」
「難怪妳都交不到男友,嚇都給妳嚇跑。」阿戰邊念邊喝著他最愛的奶昔,完全把我憤恨的眼光撇得一乾二淨。
「你很娘耶,戰什麼戰,你改叫娘你!」
「妳們女生就是愛生氣。」阿戰毫不在意地繼續說,彷彿是一名來尋死的傢伙。
「混帳東西,你講夠了沒?」我差點拍桌子。
「不要這樣,別人都在看妳。」他瞄了瞄四周。
「……。」我氣得說不出話。
「咦,怎麼發抖?會冷嗎?」阿戰好像是個目中無人的兩光,竟然又皺起眉拿了外套披在我肩上。

 

看他那大隻的身材與溫柔的動作,想起他剛剛那一連串有如針刺的言語,我覺得我應該馬上進精神病院或心臟外科,要不,就是要趕快買保險。

 

「別傻了,保險也要一段時間才生效,妳現在死了就來不及。」阿戰完全知道我要說什麼,而我想他是真心想把我氣死。
「……。」我眼睛瞪得牛大,手撫在心上,覺得我的墓碑上應當刻上「誤交損友」這句話。
「吃飽了嗎?我喝完了,要走了嗎?」阿戰滿足地擦擦嘴,就像一切從未發生過似地看著我。

 

阿戰無辜的表情宛若新生,我真是不敢相信為什麼這麼木頭?!

 

「我今天要去相親耶。」我的眼皮一沈,覺得有點疲累。
「喔。」阿戰仍然好像無所謂地回答。
「那我先走了。」我踏出去攔了一輛計程車。
「小心點。」阿戰說。

 

計程車快速地穿梭在街上,路上的行人匆忙。
聳立在這都市裡的樓一棟比一棟高,我的心情卻莫名低落。

我認識阿戰雖然才不到一年,可是因為我們是旅行時認識的,兩個都是背包客的關係,自然在外地建立起了革命情感一樣的友情。
回到台北之後,我們都互相有聯絡,常常一起吃飯打屁,消磨時間。
其實,就在雲南的某個下午,看著霧氣飄繞在山坡上的整片綠色間,天地彷彿只有我們兩人的那瞬間,我就喜歡上他了。
可是他卻好像沒有這種感覺,總是喜歡惹我生氣。

阿戰這個大白癡,如果不是因為有了他,我怎麼會交不到男友?
如果不是不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果不是想等他有天跟我開口,到底是為了什麼還要讓他這樣嘲笑我?

看著車窗外,我突然感覺,這個世界上也許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個Mr. right。

 


 

「這邊請。」推開一座厚重的金屬大門,我有點錯愕眼前的光景。
我一直以為只是約在飯店的咖啡廳,沒想到這棟新的號稱亞洲最大的飯店裡,會有一個像峇里島一樣擁有海平線景觀池畔的場所。

這個相親是爸爸生前的安排,隔了一年才兌現,雖然也是因為我總是抗拒,但,還是發生了。
爸爸是個外交官,我們小時候常跟他到各地跑來跑去,每間學校念沒幾年就換了,我因此對於「穩定」這件事情有著很大的困惑。
今晚,我相親的對象,是爸爸在新加坡認識的華僑的兒子,我們兩家時有往來,但我因為十六歲就到英國唸書,反而從未見過他。

 

「小如?」一個長輩攔住了我。
「嗯,您是?」
「終於見到妳了,跟妳爸爸形容的一樣出色,來,跟妳介紹,我是Ferro的父親,叫我uncle就行了。」這個看起來很慈祥的伯伯,原來就是uncle David!
「Uncle David!嗨!」還在傷感與錯愕中的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拼命地點頭。
「妳真是難得的孩子,不要這麼客氣,艾,快去叫Ferro過來。」Uncle David示意一旁的人,應該就是艾伯母,Ferro的媽媽。
「Uncle David,不好意思來的有點遲。」
「不會、不會,我們也剛到,要喝點什麼跟waiter說就行了。」
「看到您就想到爸爸。」我由衷地說。

 

爸爸的過世對我而言是個頗大的打擊,這一年來我因此跑了西藏、雲南,直到一個月前又跑去香港,媽媽一見到我,就馬上說了uncle David不斷打電話過來的事情,我才又匆匆飛回台北。

 

「小如,Ferro來了!」Uncle David的身旁出現了一個男人。
「嗨,初次見面,我是Ferro,nice to meet you!」Ferro比我想像的要高大些。
「嗨,久仰。」我傻傻地笑著。
「小如,妳長得跟小時候好像,那張臉跟妳媽媽一模一樣,標緻極了。」艾伯母熱情地摸著我的肩。
「艾伯母。」我點點頭。
「讓他們年輕人去旁邊聊聊,Ferro,招呼一下人家!小如,我們先過去跟其它親戚朋友打個招呼,待會過來。」Uncle David挽起艾伯母的手,笑著離開了我們的視線。
「你爸媽感情好好喔。」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忍不住說。
「是啊,小時候不太習慣,長大了看見,反而覺得很欣慰。」Ferro笑道。
「我一直以為今天應該只是在咖啡廳吃個飯,沒想到場合這麼大。」到現在我還不太敢置信。
「老爸為了今晚籌備好久哪,妳瞧,池畔過去那間玻璃屋裡,都是他的親戚朋友,還有一些以前在台北時的老朋友。」
「你的意思是你爸為了我開了個party?」我突然意識到比想像得沈重。
「差不多囉,妳喝酒嗎?」Ferro瞄了我一眼,我看不太出來是什麼意思,不過他馬上話鋒一轉,招來了服務生。
「當然囉,」我笑了一下,對服務生說:「有沒有whisky?」
「呃?我們今天供應的是法國酒莊的紅酒與白酒……。」服務生楞了一下。
「沒關係,去幫她張羅。」Ferro對服務生使了個眼色。
「是的,馬上就來。」

 


 

雖然從小到大見過的場面多了,但Uncle David這場派對的豪華還是令我嚇了一跳。
Ferro帶著我繞到玻璃屋裡,裡面每個銀餐盤都置放在水晶桌上,而餐盤裡的餐點就像懷石料理一樣精緻可愛。

 

「妳胃口很好?」Ferro看著我盤子裡拿了一堆食物,笑著問。
「總要嘗試一下啊。」
「很好,我很少看到party裡面有女生會吃下什麼東西,妳知道,大家都會裝裝樣子。」
「沒關係,這個場合不一樣,如果對方對我印象不好,也許還是我的解脫呢。」我話中帶話地回答。
「哦,果然是外交官的女兒。」
「彼此彼此囉。」
「餐盤我幫妳拿,我們去外面找個有好景的位子坐著吃吧?」Ferro提議。
「喔,好啊。」我楞了楞。

 

剛剛本來以為他會明白我話裡的意思,知道我對相親沒有興趣,只是不得不來。
我看他對我的反應跟眼神也都好像沒意思的樣子,想想還是直接了當點,我們只要今晚應付一下,大概就沒事啦,但現在可能開始換我摸不透他了。

 

「哇,這裡好漂亮。」回到方才的池畔邊,Ferro特意找了個真的很棒的位子,幫我把餐盤放下,還順便接過我的酒杯。

 

池畔的風吹來的涼意,使得我稍微放鬆了些。

 

「是啊,介意我抽煙嗎?」Ferro問。
「不介意啊,這裡可以抽煙嗎?」
「怎麼妳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Ferro一邊點煙,一邊請服務生送來了煙灰缸。
「因為我也抽啊。」我笑著從包包裡拿出我的煙。
「難怪。」他笑了出來。

 

這個笑容跟剛才不太一樣,比較自然。

 

「我,講話直接一點你不會介意吧?」我們邊吃邊聊了一陣子,感覺比較熟稔點,我趁機問了Ferro。
「直接很好啊,我蠻害怕女生拐彎抹角的。」Ferro看起來就是一副商人的兒子,很菁英幹練的類型,說話也是禮貌中帶著不好惹的味道。
「我媽說今天是來相親的。」
「哦,真巧,我爸媽也這樣說。」
「那,你其實也不想來對不對?」我鼓足勇氣問。
「真聰明。」
「呼。」我感覺鬆了口氣。
「怎麼妳好像很高興。」Ferro的表情沒什麼變化,不過眼角裡有著笑意。
「如果不是爸爸的關係,我不太可能來相親。」
「我明白,我跟妳一樣。」
「你跟你爸很好啊?」
「是你爸。」Ferro轉過頭正視我。
「我爸?」
「嗯,小時候我常被我爸罵,妳爸爸在場,會替我解圍,然後私下把我帶到外面去買糖,跟我說一些故事,那些故事都很有道理,因此每次他來我們家,都是我最高興的時候,感覺他比我爸還像我的爸爸。」Ferro此刻的眼神很誠懇,而他說出的話令我好意外。
「……。」不知道為什麼,當他一提及這些我不曾參與的往事,我的眼淚就忍不住掉落。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這些話會讓妳……。」Ferro突然慌了手腳,又想叫住服務生拿衛生紙,又覺得好像不太好,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係,沒關係,」我用手擦了擦眼淚,強忍著哭的衝動,說:「很高興你告訴我這些,真的。」
「妳很想念他?」Ferro摸摸我的頭。
「嗯,嗯。」

 


 

Ferro在我哭了之後,拉著我坐到離人群更遠的地方,然後就靜靜地陪著我,不發一語。
不過,他倒是抽了不少的煙。

 

「妳為什麼不想來相親?」Ferro突然問。
「喔,我啊,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應該想要來相親嗎?」我反問他。
「妳跟我認識的女生不太一樣,雖然很懂得社交,但是又好像很抗拒。」
「你也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你看起來很嚴肅。」
「沒辦法,這是習慣。」
「事實上也有點嚴肅。」我吐了吐舌。
「哈哈哈哈哈。」他真的笑了。
「噗。」我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妳自然點比較好看。」他舉起酒杯。
「謝謝。」我與他碰杯。
「大部分的女生都喝香檳,或者喝紅酒,但是妳一來就要whisky。」
「因為相親很恐怖啊。」
「但是我總感覺妳有心事。」
「咦?」很明顯嗎?
「果然。」他挑了一邊的眉毛,有點漫不在乎,可是,好像又在想什麼似的。
「妳常常猜測別人的心意嗎?」
「呃?」被發現了。
「妳有男友嗎?」
「沒有。」
「可是妳有喜歡的人。」
「……,嗯。」Ferro大概是察覺我剛才都一直在偷看手機是否有來電。
「他不喜歡妳?」
「不知道,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如果妳願意說的話,我可以聽聽看。」
「我不習慣跟別人說這些。」
「也許我可以為妳解答,看妳囉。」他聳聳肩。

 

就在遲疑了一秒鐘後,我還是誠實地說了,有關阿戰的事情。
包括來這裡之前,下午發生的那些點滴。

 

「也許他沒那麼喜歡妳,也許他喜歡妳但不敢開口,也許。」Ferro聽完後,說。
「你的也許包括了各種可能啊。」我嘆了口氣。
「不過老實講,」Ferro直直地看著我,說:「我不太明白為什麼一個男人會不喜歡妳,或者,為什麼喜歡妳還會捨得讓妳的心情這樣上上下下的。」
「……。」Ferro這番話,也許是客套,可是,我卻很感動。
「如果又讓妳哭了,請原諒那不是我的本意。」他大概看出我發楞後的心碎。
「不會,不會。」我勉強地笑了笑。
「這杯whisky喝完,我讓他們開瓶香檳,好嗎?」
「呃?」
「與其陪妳喝悶酒,不如逗妳開心。」Ferro說完,便招來服務生。
「謝謝你。」
「妳其實是因為他,今晚才不想來相親嗎?」
「大概吧。」
「妳明明看起來就是會享受人生,很開朗的人,不應該為了一個不解風情的蠢蛋這麼難過。」Ferro接過服務生快速遞上的香檳,為我斟了一杯。
「你看起來不太高興。」我突然覺得Ferro的表情有點怪怪的。
「哦,看出來了嗎?」
「為什麼?我說錯話了是不是?」
「不是妳,是那個蠢蛋。」
「咦?」他是說阿戰嗎?
「我為了妳動心,他卻讓妳傷心。」我終於意識到在Ferro有禮的那張臉下的表情是咬牙切齒。
「可是我完全看不出來你對我有什麼好感。」真的。
「陪妳逛玻璃屋是應酬老爸的,帶妳出來是發自內心的。」Ferro舉起那杯金黃色的香檳。
「這樣……,」我楞楞地碰了一下他的杯,喝了口香檳,忍不住讚嘆道:「哇,這個好好喝。」
「謝謝,這樣我好過多了。」Ferro舉著酒杯對我點了個頭,笑著喝了他的。
「噗,你真的好嚴肅,不,應該說,你真的好有禮貌。」我笑了出來。

 

Ferro不論說話的語氣還是動作,都實在太優雅了,明明是有脾氣的,可是還是很優雅的生著氣的感覺,令我莞爾。

 

「對了,所以妳是單身,對吧?」Ferro再確定一次。
「嗯。」
「我也是。」
「喔。」
「我可以跟妳約下次單獨見面嗎?」
「今天都還沒過完耶,就要約下次啊?」我看了看錶,才九點半。
「說的也是,那,妳今天可以待晚一點嗎?」
「好啊。」我爽快地回答。
「我可以坦承一件事情嗎?」
「說啊。」
「我嚴肅,一方面其實是不太會跟女生相處,從小就這樣了,妳爸說那是因為我看到喜歡的女生就變得不會講話。」他的嚴肅動搖了,看起來有點緊張。
「……,你拿我爸來泡我?」
「那,有用嗎?」
「哈哈哈,有。」我點頭,眼裡充滿笑意。

 

接著,Ferro得到我的首肯,他伸出手牽著我走到池畔邊,我們跳了一支舞。
池畔的光影映過池水照在我們的身上,一切感覺都浪漫極了。

 

這瞬間,我發覺,一直把自己鎖在不確定的情緒裡會使人發狂。
也許我就是總期待著錯誤的訊息,才一直走不出去。

Ferro身上傳來的味道,讓我深深地明白,自己不論甘願等待也許沒有未來的未來,都還是渴望著墜落在戀情的滋潤裡。

 

「今晚,妳可以再留晚一點嗎?」Ferro的鼻尖磨蹭著我額前的髮。
「嗯……,」我假裝考慮的樣子,然後笑著反問他,說:「那你明天陪我在這個池畔吃早餐?」
「悉聽尊便。」

 

 

38 Comments

  1. 等很久了!很高興能再次看到你的文章!請繼續努力!

    p.s. 亦很愛skea, 不論是否真的能送到過世親友處,已先滿足了自己的心態。

    1. 謝謝,會一直寫下去的,只是時間少了點而已:P
      也謝謝你喜歡skea,其實,我認為我們的親友一定都會收到的唷,真的。

  2. 呵呵好久沒文了~
    女王你變溫馴了嘛?
    文章變順了有點不習慣呢~

  3. 好快又有新文章了:)
    感覺好久沒看到新文章的說
    我以為結局是會跟阿戰在一起呢
    結果猜錯啦

    1. 我本來也是要寫他們在一起,不過後來想想醬子不對,就順著highland park18年的fu,寫成了現在的結局囉XD

  4. 女王(感動地抱住)那天我偷混進去會場心還蠻害怕的,

    怕被人發現..哈哈還好你們像會場小姐,才好讓我容易發現你們〉0〈..

    那天我也想叫你們出來喝酒的,但是我害怕你們會拒絕我..必竟是第一次會面

    所以我才沒勇氣說呢!真後悔!!如果下次有緣看見大衛先生我會幫你問候他的!

    我也好希望能再看見你呢!!(笑)

    下次去臺北一定要去你的店看個痛快(如果順利不迷路的話)!!嘻嘻!

    1. (不客氣地繼續擁抱)
      唉壓,我們怎麼會拒絕你!其實原本我也有想問你要不要晚上出來,可是不想影響你隔天還上班說XD
      沒關係,我們一定會再見的!明年我們應該會去香港,反正,要不就香港、澳門或台北,一定一定要再約喔!!!

  5. 第一次發現你的部落格 因為總統大選
    花了幾天看完你的文章 有些文章蠻貼近我的心
    所以會期待你新文章哦…………

  6. 小豔很忙但還是可以寫,這故事感覺很美,像是很久以前的小豔。不同於最近忙得
    不可開交時寫的心情文章,充滿羅曼蒂克的氣芬與想像。讀來是一種享受,謝謝。
    Edward

    1. 謝謝,我也有此感覺呢:)
      能這樣寫作真好,寫作還是需要一點安靜的時間跟空間的說。
      不好意思久等啦:)
      (是highland park發功啦)

  7. 呵呵 女王 你動作真的很快呢 ㄧ回來就有新文章

    峇里島耶 多美的地方阿 有機會很想去看看 我喜歡

    熱帶國家 ^ ^

    1. 嗚嗚,我寫到早上五點啊!(淚)
      剛回來累死了,可是答應了大家不想讓大家失望:P
      這其實不是峇里島,在澳門的美高梅飯店喔(笑)

    1. 嘿嘿,我就知道(賊笑)
      其實這也跟我原本設定的劇情不一樣XD
      果然是highland park18年的功力有差!!!

  8. 女王,回來啦?(微笑)辛苦LO! 這麽快有新作,動作還蠻快的呢!!

    "峇里島一樣擁有海平線景觀池畔的場所" 嘩!!好吸引人呢…讓我都好想

    快點放假去這樣的地方享受一番呢!!嗯!有時候想起爸的往事,我的眼淚也會忍

    不住掉落的,不過這樣會使我更堅強!!!你要繼續加油呢!!>0<

    1. 米奇!(抱緊)
      抱歉啦,那天沒辦法好好招待妳,而且我們超像展場小姐的,哈哈。
      應該跟妳約晚上喝酒XD
      這個是我去澳門在米高梅金殿3F的party真實場景唷,妳有機會叫David帶妳去啦:P

      妳好堅強喔,看妳可愛的外表,果然也是一名硬漢:P
      很希望有機會在碰到妳,下次要一起去喝酒聊天!!
      一起加油吧!(啊對了,記得幫我問候大衛啊!)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