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激情延續的物件】Ⅱ(完)

激情延續的物件

 

如果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關鍵字,
當關鍵字出現,就會喚起我們一直努力想要忘卻的記憶與情感,
那麼,我的關鍵字就是他。

 

夜半的我睡不著,不知道為什麼,只想喝一杯又甜又濃的美式摩卡,於是上網找尋是否有半夜還開著,至少能讓我呆上一個鐘頭的咖啡店,便一個人搭計程車前往。
平時我不會一個人喝咖啡,除了與朋友會合,絕不會一個人到任何一間店裡,可是這晚就像著了魔似地,來到這間「PASSION 1997」。
本來連上網時還覺得有些睡眼惺忪,只是想殺混時間,直到看見「PASSION 1997」的大字秀在我面前,才下定小小的想喝咖啡的決心;1997,正好是我和E揮別的年份。
199幾對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有一種特殊的美感,大概是一跟九看起來就像是深處在世紀末的孤獨,寂寞中帶有完美的華麗缺憾。

我推開黑色的大門,進入這間店後,挑了一張黑色的復古沙發坐了下,然後在黑色的menu中找到了Coffee Mocha,待侍者放下黑色的煙灰缸,便點了根綠色的SEVEN STARS。

十年前的我,染著一頭紅色的長髮,身擦紅色的指甲油,穿著紅色的洋裝;現在,我把長了的黑髮剪得俐落短,畫著黑色的眼線,穿上黑色的t-shirt,黑色的食指上戴了一大只黑色的戒指。

 

「給我一杯美式摩卡。」我身後傳來一個沈厚的男聲。
「真巧,隔壁的客人跟你點了一樣的咖啡,在清晨四點。」侍者似乎和這人很熟似地,而談論的內容正是我。
「哦,可惜不是酒,不然應該乾個杯。」那男人轉了身靠在我左側的沙發背上,像個孩子般笑著說。
「誰說咖啡不能乾?」我看了他一眼,笑容便僵在半空中。
「小摩?」男人大叫。
「E,Eagle?」這下我開始懷疑自己在作夢。
「我是不是在夢遊啊?真的假的?」Eagle不但沒有變老,還越來越像個孩子。
他大大的身軀掛在我身旁的沙發上,我感覺自己像是被老朋友熊發現的小黑兔。
「看來是真的。」因為我感到一陣莫名的心痛。
「妳一個人?」Eagle更驚訝了。
「嗯,你呢?」我不露緊張地等待他的回答。
「我當然是一個人啊,不如一起坐吧?」他提議。
「好啊。」我放心地笑了笑。
「一個女孩子家半夜四點在外面晃?」他坐到我的對面,皺著眉問。
「睡不著,突然很想喝摩卡,就找到這間店,你呢?」
「剛剛開完會,想放鬆一下,這裡我常來,誰像妳有覺不睡?」他輕敲了我一下腦袋。
「唉唷。」我摸摸頭。
「這樣就很像二十歲了。」他笑了出來。
「兩位的美式摩卡。」侍者送上了我們的想望。
「好久不見。」他舉起透明的長型咖啡杯。
「好久不見。」我與他碰杯。

 

這咖啡杯有著一定厚度,與酒杯互相碰撞的清響截然不同,感覺比較堅強,但聲音卻悶悶地。

 

「這幾年,妳好嗎?」Eagle喝著咖啡,眼神看往我這邊,問。
「嗯,有好也有不好,不過我覺得都好,你呢?」
「還好,老樣子,很忙。」
「忙是好事情啊。」
「喂,妳還記不記得?」他兩手交叉著放在桌上,往我的方向湊了過來。
「呃?」我楞了楞。
「這個。」他看著桌上的咖啡,示意著我。
「啊,我想起來了!」我笑了出來。
「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喝美式摩卡。」他的眼神轉為溫柔。

 

第一次與Eagle見面,我猶豫了很久要不要赴約,直到看到他對舊金山Armani一樓的露天咖啡喝的美式摩卡的形容,我便答應了。

這晚,我好像也是想起那杯甜而不膩,餘味動人的Coffee Mocha,才來到「PASSION 1997」。

 


 

相隔的時間有著奇妙的作用,往往不是讓濃烈的曾經變成全然的陌生,就是使得某種情愫迅速地燃燒。
Eagle與我從清晨四點聊到六點,好像才沒講多久的話,但是天已經很亮。

 

「我還記得有次我們晚上講電話講到早上十點,妳有沒印象?」Eagle問。
「記得啊,講得我兩隻耳朵都發疼了。」我笑著答。
「我也是,可是就是停不下來,好像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通通聊上一遍才行。」
「哈哈哈,對啊,那時候真年輕,我很久沒講電話超過十分鐘了,更別說幾個小時。」
「不,只有跟妳。」他專注地看著我。
「呃?」
「那時,只有遇到妳,才有聊不完的事,還有想要跟妳說話的衝動。」
「噢。」他突來的說詞,讓我頓時不知怎麼接。
「妳知道,就是那種,碰到了soulmate的感覺。」
「嗯。」我笑著用力點頭。

 

我當然記得,我們倆每講一段時間,就忍不住讚嘆著,因為我們可以聊工作、聊生活上的事情,也聊了很多對人生的想法,還有一些對文化環境的願景。
那時的我們都仍熱情充沛,只是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上,竟有另一個人,也那樣熱情充沛地活著。

 

「其實我還蠻驚訝的。」他看著我,說。
「怎?」
「妳跟那時候不一樣了,可是我們相處的感覺,卻好像回到那個時候一樣。」
「我是變了很多,你好像變了一點,可是又沒變。」
「對,就是這個意思,妳把我想說的話說出來了。」他興奮地又湊向我。
「哈哈,我知道。」我笑了笑。
「還不累嗎?」他問。
「不會啊,哦,六點了,這裡到底幾點關門?」
「五點就該關了,老闆是我朋友,他很識相的。」他看向吧檯,對老闆使了個眼色。
「那我們也該識相點吧,人家還要打烊。」我對老闆點點頭。
「妳知道,人生可能還很長,可是每一次的感覺都不一樣,如果感覺很好,我不想再讓那種感覺從指尖溜走。」
「那……。」
「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早餐啊?唔,好久沒吃了。」
「走吧。」他站起身,然後拿起帳單去買單。

 

出了「PASSION 1997」,我搭上他的車,我很自然地把頭靠向後,找了個最舒服的姿勢坐好。
他沒說要去哪裡,不過我也不在意。

 

「山上有早餐嗎?」直到他開了半小時的車,我終於忍不住問。
「有,不過我不隨便吃。」
「噢。」那是什麼意思?
「我煎omelet給妳吃。」他轉頭,對我眨了眨眼。
「呃?」
「我手藝還不錯。」
「我知道啊,只是有點驚訝,這麼久沒見,你竟然馬上就做早餐給我吃。」
「哦,怎麼聽起來有點酸,意思是我以前都只是說說而已囉?」
「唉唷,不能怪你啦。」我尷尬地起來。
「哈哈哈,逗妳的,」他轉頭看了我一眼,問: 「妳跟他還有聯絡嗎?」

 

Eagle說的是Ego,我十年前深愛的人,也是他的好友。
簡單的說,我與Eagle就是一種相見恨晚的典型,我們曾很曖昧,卻沒有繼續。

 

「呃?沒有了。」我先是一愣,隨即搖搖頭。
「妳在意我提起他嗎?」
「不會啊,都那麼久了。」我點了根煙。
「妳不介意就好,我只是問問。」他解釋道。
「你呢?你會介意嗎?」我低著頭問。
「那時還蠻介意的,每次看到妳都想接近妳,可是卻得忍住,連抱著妳,也不能怎麼樣。」他笑著說。

 

Eagle曾問過我,如果當時我跟Ego沒有在一起,我們會不會可以很好?
我的答案是,沒有如果。

人常常會掛念著沒有選擇的那一邊,沒有走的那一條路,以為那樣就會少一點崎嶇,或者多一點幸福,可是我卻不這樣想。
我不相信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就會比較好,因為我們都不知道選擇了另一邊或另一條路,會不會有更多阻礙。

 

「不過我可以肯定一件事。」在吃了一口Eagle特製的mushroom omelet之後。
「什麼事?」Eagle遞給我一杯熱紅茶,然後坐下。
「如果我以前就吃過這個omelet,我一定會常哀求你做。」真的,比我在新宿的飯店吃的早餐的omelet還正。
「快哀求我。」
「哈哈哈哈哈。」我們都笑了。

 


 

從剛才我就注意到,比起那可口鬆軟的omelet,Eagle花了更多的精神在沖茶上。
我對泡茶沒有什麼研究,可是非常喜愛紅茶芳醇回甘的滋味;我還記得曾與Eagle約在The Westin Taipei多次,只為了可以靠坐在流水旁的大片落地窗邊,喝上一杯用白瓷裝盛的紅茶。

他先把過濾過的水在一只俐落的銀壺裡燒開,接著,便從漆面深藍色的上方櫃子中取出一罐茶葉,掀起蓋子後,很投入地吸了一口茶葉的味道,露出滿足的表情。
水滾,他又從一旁的櫃子裡拿了一組茶壺與茶杯,將茶葉置入茶壺先溫過壺,再用細膩的動作倒入熱水。
上桌前,他先在其中一只杯壁甚薄的白色磁杯裡添了一顆方糖,然後放了一支銀色網狀的濾茶杓,注入了泡好的紅茶。
看到Eagle的這個舉動,我好驚訝。
他還記得我吃甜食時不加糖,但是配鹹點喜歡加一顆方糖。
感動之餘,喝茶前,我用茶匙小幅攪拌了一下,仔細聞著清新的香,喝了一口茶。

 

「好香。」這茶不過濃也不過淡,有著繽紛的氣味。
「自從常跟妳去飯店喝下午茶,就開始愛上喝茶了。」Eagle笑著說。

 

我必須說,這茶超適合搭他的mushroom omelet。

 

「這是什麼茶?錫蘭?」我問。
「對,但是是很多種類的錫蘭茶混合的,我記得妳喜歡Mariage Freres的茶,後來,我就會買他們家不同的茶回來喝。」
「奇怪,我們又沒在一起,你怎麼被我傳染了?」我呵呵地笑。
「哈哈,這個茶有個美麗的名字喔。」
「叫什麼?」
「Wedding。」他說。
「Wedding?哇。」太浪漫了吧?
「我就是被這個名字吸引到,拜託,他家的茶種多如天上的繁星,要不是名字特別我可能也記不住。」
「天啊,我對你刮目相看耶。」
「因為茶?」
「不,很奇怪,我說不上來。」我又喝了一口茶,企圖掩飾著我的不知所措。

 

雖然我們一度很要好,卻多年沒見了,可是,Eagle記得好多我們相處的細節。
尤其這一頓早餐,雖然很簡單,但是這裡面有太多用心,都使得我手足無措。

 

「我只是覺得,跟妳在一起的時間,就應該好好善待。」Eagle微笑地看著我,說。
「你這樣我會……。」我低下頭。
「會怎樣?」他期待地問。
「我不知道。」我搖搖頭。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Eagle一下子重回我冷靜的生活,我不知道這會是舊時光短暫的返照,還是會通往未來。
畢竟我們當年有太多的「不可以」、「不應該」,即使仍然聊得來,互相之間好像也存在著什麼,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因為我不年輕了,年輕時我們不會想得太多,只是順著感覺走,但遇見故人,在多年後,就是會忍不住設想起來。
可能是那時候太在意了,所以現在的我,總猶豫著「這樣做之後會怎麼樣」,反而左右為難,覺得說什麼都不單純。
我討厭這種感覺。

 

「好奇怪,突然覺得自己不像自己了。」我尷尬地笑了一下。
「別擔心,我懂的。」Eagle又為我倒了杯茶。
「Eagle,我……。」
「沒關係,妳都來了。」
「嗯?」
「在拐妳來這裡之前,我其實也猶豫了很久,本來累了一天,只是想去店裡靜靜,沒想到遇到妳,我的心就開始不平靜了,這樣說吧,我有種,覺得自己又活了起來的感覺。」
「呃?」拐我?
「這幾年我都在工作,忙著跑來跑去,總感到被這個世界壓得喘不過氣,好像就要窒息了,可是跟妳說話,看著妳多變的表情,我就想起那時候剛認識,我也一樣這麼開心。」
「Eagle……。」我的眼淚突然間掉了下來。
「我說錯話了?」他嚇了一跳,趕忙起身走到我身旁。
「不是,不是的。」我搖著頭,可是還是忍不住想哭。

 

我覺得自己很羞愧,Eagle從前的曖昧如今變得這麼直接,而我從前的直爽卻變成了迂迴。
夜半在「PASSION 1997」看見Eagle,我其實有種想衝過去抱住他的衝動,可是我忍住了,還故作成熟,關於從前。
這樣比起來,我才是長不大的小孩。

 

「別哭了。」Eagle蹲在我面前,用手擦著我的臉。
「我就是想哭。」我任性地癟著嘴。
「妳想哭是可以,但這樣我會忍不住。」
「你也想哭嗎?」我疑惑地看著他。
「妳看不出來嗎?」他問。
「什麼?」一時之間,我忘了哭泣。
「我這麼努力講著從前的事情,處心積慮把妳騙來,做了這麼好吃的蛋捲,煮了妳最愛喝的紅茶。」
「所以呢?」等等,他剛剛是不是說了「處心積慮」?
「這一切都是為了勾引妳啊。」Eagle用誇張地語氣演了起來。
「咦?噗,哈哈哈哈……。」我破涕為笑。
「討厭,人家這麼深情的告白。」他越演越誇張。
「討厭,你用什麼『人家』啊!」我笑死了。
「妳笑起來比較好看,真的。」他恢復了原來的表情,站了起來。
「別又逗我了。」我皺眉。
「妳哭的樣子也很有美感,不然妳繼續哭好了。」
「現在哭不出來了啦,都是你。」我也站起身,走到窗旁的矮櫃上拿衛生紙擦眼淚。
「但是現在我想聽妳叫了。」他突然說。
「……。」我回過頭。

 

我被Eagle直接的眼神注視得渾身不自在,一時間,分不清他是開玩笑的還是認真。

 

「記不記得有一次妳來我家,喝得醉醺醺的?」Eagle問。
「記得。」

 

我當然記得,怎麼可能忘的了?
那天,我因為Ego的事情傷心,在KTV喝得亂七八糟,被朋友抬回家後,竟又爬上計程車,直奔Eagle的家,尋找溫暖和依靠。
那時我愛的人是Ego,而Eagle非常明白;一夜折騰後,也是像現在一樣的早晨了,他只是溫柔地為我梳洗,抱著啜泣的我,聽我說話。
後來,我們就沒再聯絡了。

 

「我搬家了,那張有妳味道的床,現在已經沒有妳的味道了。」Eagle又說。
「白癡,怎麼可能還有味道?都過好幾年了。」我大叫。
「可是那之後的幾個禮拜,我都會在床上翻來翻去,聞著妳當時留下的味道。」他向我走近。
「都是酒味。」我皺眉。
「不,我認得出來妳的味道,跟酒味不一樣。」他說。
「……。」這下我更不知所措了。
「那時候的妳好大膽,半夜一個人喝了酒還爬上了我的床。」
「是你抱我上去的,我們又沒怎樣!」我又大叫。
「可是現在我想怎樣了。」Eagle的聲音變得低沈。
「現在是大清早耶。」我看了看窗外。

 

這時的陽光正烈,他白色的家中充滿了光亮。

 

「妳怕嗎?」Eagle問。
「也不是……。」我突然覺得自己喝的不是紅茶,而是醇酒。
「這次不要拒絕我了。」他摟住我。
「可是這裡是餐廳耶。」我還在掙扎。
「放心,我會再把妳扛上床。」他吻了我。

 

Eagle的擁抱就像陽光般溫暖,可是又如黑夜般有力。
我的腦裡浮現出當時我們總是差一點點就忍不住的那些畫面,多年後,竟然實現了:
我們忘情地吻著彼此,這下我確定,時間的隔閡帶給我們的,是更多不想分離的激情。

 

「看來妳還是很大膽,裡面竟然都沒穿。」Eagle把手伸進我的外套,撫摸著我黑色蕾絲下的身體。
「所以我剛才沒脫掉外套啊。」我沒想到會呆這麼晚,就急著出門,因此內衣外只披了外套。
「妳的皮膚一點也不像經過了十年。」他吻著我的頸子。
「那就祈禱你的功夫也不像經過了十年。」我曖昧地笑著。
「調皮,試試看就知道。」他抓著我的手伸進他的牛仔褲。

 

在我們黏著彼此,呼吸急促時,他把我抱起,走到他的臥室,然後把我放在他的床上;印象中Ego那張白色大床已經十分模糊,而Eagle狂野的黑就在我的眼前,這是我現在想要的。

 

「我喜歡聽妳這樣叫。」Eagle邊用力邊看著我。

 

我們在那張黑色的床上翻滾動作,就像聊天時一樣沒有任何想停下的念頭。
直到兩人精疲力盡,還邊喘息,邊吻著對方。

 

「妳的白皮膚在深色的床上看起來更白。」Eagle仍熱烈看著我。
「你不累啊?」我的眼睛快睜不開了。
「我還想多看看妳。」他說。
「不要又攻擊我就好了。」閉眼前,我笑著把頭埋進他懷裡。
「說不定哦。」
「唉唷,讓我睡一下。」我認輸。
「睡吧,放心,我還蠻愛聽妳叫的,不會在這種時候偷襲妳。」他吻著我的髮。
「晚安,親愛的Eagle。」我閉上眼睛。

 

 

24 Comments

  1. 能看到你的部落,真的是要多謝馬英九先生。
    不是有他的當選,便不會有viva活動,
    不是有viva活動,香港新閒也不會報導一位年輕媽媽的火辣舉動。

    著實地,我而被你的文字所吸引,
    你的部落亦已加入到我的最愛。

    希望能繼續地看到你的文字。

    1. 謝謝你特地前來,非常感動!
      很高興你喜歡我的創作,也希望這些能繼續陪伴著你。
      老話一句:歡迎常來:)

  2. 真的很精彩耶,雖然我是無意間也是第一次看,卻讓我忍不住想要看完他,真的很棒
    耶!好羨慕喔,哈~

  3. 0.0 超超超好看的!窩支持尼=ˇ=整個陶醉在劇情中~恩!這味窩喜歡~尼真棒!!!五
    星級(((((((((((((推推推

  4. 仔細掃瞄過妳的網誌後才發現
    原來是位才華洋溢的女作家(笑
    很支持妳
    真的很好看
    以後有空都會來看看妳的作品的 =)

  5. 我一進來,看到一次三篇
    心想:豔,妳是趕進度嗎?
    呵呵~
    原來是這~愛情寓所–>有記錯嗎?

    記憶力很差,別怪我,我有在吃銀杏了
    呵呵~
    還是很好看

  6. 真好真好!

    考試完就看到女王的作品~

    而且一次還是一大堆@ˇ@

    是一種享受。

    1. 是啊,不賴吧。
      這幾篇其實比較像是我真正「誘惑,正在發生」系列的FU,最近太忙了沒時間寫得更誘惑點……感謝!我也很愛這幾篇。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