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再愛一次】

再愛一次

 

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人在江湖囉。」現在,我得繼續這樣說服自己,然後把這場最後的戲演完……。

 

「這次辦完,你們就找別的經紀人吧。」我把解約書丟在桌上,說。
「每次都要這樣嗎?」Josh把抽不到一半的煙用力放進透明的玻璃煙灰缸捻了捻,問。
「每次都這樣的是你吧?」我仍看著門口,不想瞄他一眼。
「待會就要開場了,妳這樣要我怎麼上台?」他的語氣冷靜,聽不出情緒。
「那你又要我怎麼面對你們?待會要先面對媒體的是我耶!」我一直忍著激動,不想在這麼重要的時刻發作。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熬了幾年,他們樂團終於要開大型演唱會了。
再也不是地下樂團,也不用辛苦在寥寥可數,每次只能賣出幾十張最多百張票的小PUB排隊等著演出,身為經紀人的我,前一晚還high得差點喝掛在路邊。

甚至,我還記得早上我跟Josh在床上累得爬不起來排練,而他咬在我肩上的熱度。
甚至,過了十二點,也就是五個小時又三十分鐘過後,就是我們相戀的五週年紀念日。
而我們又在這麼重要的時候吵了架。

看著煙灰缸裡甫被他熄了的煙,我剛認識他時,他還不會抽煙。

有的瞬間,我會覺得自己好像站在我們兩個人的中間,會有一點想要笑出來的衝動,可是那是一種十分辛酸,帶著無奈的感受。
明明我們就很愛對方,為什麼就是會為了太過在意自己的感覺,或者以為對方並不在意自己的感覺,前幾個小時我們還緊緊擁抱,沒過多久卻可以這樣像是陌生人一樣,沒有一個人願意退一步,也沒有人想要往前。
就好像要放棄了一樣,可是,又沒有人想要分離。

我常覺得這種氣氛很難過,分分合合對現在的我已經無法承受。
我老了,我只想要那種很單純很單純的,只是因為愛這個人跟而這個人膩在一起,只是因為被愛而奔走,可是我不想要碰觸任何現實的狀況,例如我們兩人那拉不下臉的彼此的自尊。

 

「齡,記者在外面等妳。」助理輕推開了門,對我示意。
「嗯,我待會就出去。」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天知道我快崩潰了。
「好,我這就告訴他們。」助理對一旁的Josh點點頭,關上了門。

 

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都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其中包括明明就想奪門而出找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卻不得不維持專業去處理各種工作狀況的我們。

 

「人在江湖囉。」我還記得第一次跟Josh見面,年紀還輕的他正在耍脾氣,我只是笑著倒了一杯烈酒,坐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此說道。

 

「人在江湖囉。」現在,我得繼續這樣說服自己。
然後把這場最後的戲演完。

 


 

「人在江湖囉。」我拍拍Josh的肩膀,笑著倒了杯酒,坐在他身旁,說。
「說得很容易。」Josh瞄了我一眼,輕狂的眼神透露著些許不屑。
「Josh,老實說,如果不是你剛剛的表演讚到讓我折服,」我把酒杯推到他面前,說:「我會馬上用這杯酒淋在你頭上,然後用那個酒瓶往你臉上砸下去。」

 

Josh終於正眼看我,起初有些驚訝,然後就愣住了。

 

「妳蠻狠的。」他遲疑地拿起了酒杯,然後碰了一下我的杯。
「乖孩子。」我們把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呼,好烈。」他有點嗆到。
「要習慣,以前你只是寫出這樣的歌,彈出這樣的音樂,以後,你還會經歷這樣的人生。」我點了一根煙,像個老江湖似地道。
「妳也沒多老。」
「是沒多老,大你五歲而已。」我瞄了他一眼,回答。
「那也才二十五!」他聽起來很不悅。
「小鬼,你談過戀愛嗎?」我湊近他,問。
「廢話。」
「不,我是說,你真的愛過一個人嗎?」我問得很認真。
「……。」他倒是說不出話來了。
「那就對了,」我又往酒杯裡倒了半杯威士忌,說:「如果你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跟老人談過刻骨銘心的戀愛,你的眼神看起來不會像現在這樣單純,這就是人生。」
「意思是妳有就對了。」
「我只是告訴你,不要瞧不起起別人,人的年紀跟歷練沒有絕對的關係,但是態度有。」話講得太多,煙都快熄了,我於是又點了一根。
「妳煙抽好多。」
「嗯。」
「所以是怎樣?」
「簽約啊。」我把擱在一旁的經紀合約拿了過來,丟給他。
「喔。」

 

Josh出乎我意料地,很認命地把合約當場簽了以後,恭敬地遞給了我。
而那晚,我們兩人在吧檯聊了很多很多的事,他的態度也從冷淡轉為好奇,甚至超乎好奇的熱情。

 

「喂,喝太多了妳。」Josh看著我一杯杯地喝,皺著眉搶了我最後一口酒。
「幹嘛?小孩子不要管大人!」我不爽地打算把酒杯搶回來。
「不要瞧不起男生。」他眼神一變,左手把酒杯拿的遠遠地,我怎樣也搶不到。
「不喝就不喝。」我轉身去付帳。
「真愛生氣。」他順手幫我拿了還在椅子上的包包,另一手拿了他自己的外套,就跟了上來。
「怎樣?」我把合約塞到包包裡,可是他卻不讓我把包包拿回來。
「我幫妳拿就好了。」他說。
「喔。」這次換我楞楞地看著他。
「我送妳回去。」出了酒吧的門,他拉住我,說。
「走路嗎?」我疑惑地問。
「我會開車,謝謝。」
「你喝酒耶?」
「我只有剛剛喝了第一杯,剩下都是妳在喝的。」
「喔,那麻煩你。」我不知為何鞠了個躬。
「……。」他此刻的表情很怪。
「幹嘛?」
「妳突然變得很客氣,我不習慣。」
「你欠揍嗎?」我不爽地站上前。
「不要挑釁男人。」他無預警地吻了我。
「你喝醉了嗎?」我被Josh吻得有些暈眩。
「妳呢,妳喝醉了嗎?」他不捨地將我摟住。
「我才不會喝醉。」
「那就好。」他又深深地吻了我。

 

我們在酒吧旁的巷子裡吻得難分難捨,隱約的月光就像我們心裡蠢蠢欲動的情感,很奇怪,明明我們才第一次見面,我還剛簽了他的經紀約。
可是自此後我們就形影不離,Josh住進了我家;他會坐在床邊彈吉他給我聽,每次寫了歌,我也是第一個歌迷。

 


 

這幾年來,只要我們發生爭吵,也一定是在床上激烈地解決。
因為,我從來沒這樣愛過一個人,或者說,我一直以為我沒辦法再像年輕時那樣深深愛一個人了,可是我卻愛上了Josh。

這回,我們爭吵的原因是某週刊拍到他跟合作代言廣告的女星出遊。
身為經紀人跟戀人的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還得替他向媒體解釋沒有這回事。
當我問他的時候,他只淡淡地說了句:「管他們去寫」,然後什麼也不跟我說清楚。

我真的超火的,之前就算是發生任何誤會我都可以平復,因為他還是那樣愛著我,我也還是那樣愛著他,可是這件事情他卻什麼都不說,好像我一個人愛吃醋一樣。
我受不了那種不確定的感覺,或者說,我害怕自己年紀大了,對方是個年輕又漂亮的小女生,而我真的是嫉妒到發狂。
也難怪他會生氣,當我把週刊丟在他面前時,我只想聽到他說「我們真的沒什麼,這是個誤會」,可是他就是不這樣講,然後我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好像他做什麼都應該跟我解釋一樣。
我覺得自己是個不專業的經紀人,因為我已經分不清楚我是為了公事還是私事發脾氣。

這幾年來,一般都是經紀人安撫藝人的情緒,可是我脾氣不好,往往都是Josh丟一條我愛抽的台灣買不到的煙,或者一瓶我最愛喝的威士忌,陪我喝整晚聊整晚的天;他一向都用好脾氣與態度陪伴著我,而不是我這樣陪伴著他。
說穿了,這週來我一直發現自己的自私和任性,越想到這些,我就越覺得他一定是真的愛上了別人。

就在深呼吸決定出去面對媒體前,我的眼角瞄到那本以Josh與那女星為封面的週刊,一瞬間,我蹲了下來,眼淚拼命掉落。

我真沒用,明明就知道不可以在這種時候哭的。

 

「不要這樣。」Josh不知何時跑到我面前,蹲了下來。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看我,不要用那種眼神。
「妳怎麼越活越像小女生?」
「還不都是因為你?」被他這樣一說,我哭得更像小孩。
「對,什麼都是我。」Josh伸出手拿著衛生紙為我擦眼淚。
「不要對我這麼好。」混蛋東西,不要跟別的女人出去被週刊拍到又對我溫柔。
「我不對妳好要對誰好?」他大概是覺得蹲著累了,索性在地上坐了下來。
「你幹嘛?」他竟然摟住了我。
「誰叫妳哭了。」
「不要管我,你該準備出場了。」
「我沒辦法把妳一個人丟在這裡去唱歌。」
「混蛋!」
「妳怎麼這麼不能忍耐?」他嘆了口氣,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只盒子。
「忍耐什麼?」
「忍耐到演唱會結束啊,」他把盒子打開,把一枚閃亮的戒指套在我的食指上,說:「我是請她陪我去挑戒指的,因為想給妳驚喜。」
「……。」換我說不出話來了。
「妳該不會以為我真的劈腿了吧?」
「你什麼都沒說啊!」他明明什麼都不跟我解釋!
「白癡,給妳驚喜我還跟妳解釋嗎?」他喃喃自語著,一邊端詳著他套在我手上的戒指,忍不住讚嘆地說:「真好看。」

 

那是一枚厚重的銀飾,上面鑲著一顆黑色的寶石,重點是,那是我一直很想要的戒指。
我在雜誌上看到好幾次了,可是因為一枚就要十幾萬,我根本買不下手。

 

「難怪你會被拍到……。」我這才意會過來。

 

因為賣那只戒指的銀飾店前陣子才在鬧區盛大開張,這麼顯眼的地方,難怪他會被跟拍。
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一起,除了每個月我身體不舒服就會沒陪他上通告,否則他都堅持要我同行,而我竟然還懷疑他的忠誠。

 

「妳就不能讓我偶而浪漫一下,公開我們的事情嗎?」他沒好氣地敲了我的腦袋,可是,他眼裡充滿著笑意。
「不是說不要公開的嗎?」

 

我們的事情其實圈內的人都知道,可是媒體總是拍不到我們共同進出的畫面,他也一直都沒傳過緋聞,這一年來他很紅,媒體總是跟著他左右,卻沒任何新聞可爆。

 

「反正是遲早的事情,我又沒打算跟妳分手,不如就公開,才可以像以前一樣一起去約會啊。」他說得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被他這樣一講,我才想起,這兩年因為樂團很紅的關係,我們都只能待在家裡,跟忙著上通告和巡迴演唱,無法像以前一樣一起去看電影,也不能牽著手在公園裡散步。
「很久沒約會了,我快悶死了,」他眼神誠懇地看著我,說:「我好懷念跟妳一起去居酒屋跟酒吧的日子。」
「你又不喝酒。」我嘟囔著。
「可是妳喝了酒比較可愛啊。」他笑道。
「所以你真的沒有,沒有……。」我終於鼓起勇氣問。
「三八,走,」他站起身,牽起我的手,就這樣打開了休息室的門。

 

他緊緊握著我的手穿過媒體區,我只看見眾人錯愕後一陣閃光燈的閃爍,也不曉得是怎麼樣站在舞台上的,天啊,Josh牽著我的手站在舞台上!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本來今天是要給她一個驚喜,不過前幾天某週刊拍到我們,被她誤會了,所以我花了一點時間在後台安慰她,喏,就是這個,」他把我帶著戒指的那隻手高舉起來,對著台下說:「這個就是被拍到的理由,朋友很好心地陪我去挑送給我心上人的戒指,就是她,她很漂亮吧?」

 

只見台下此起彼落的尖叫,然後又聽到全場都在鼓掌。
這時只有我開始責怪自己忘了化妝。

 

「親愛的齡,這幾年謝謝妳一直陪著我長大,我能站在這個舞台上,都是妳的功勞,我想藉這個機會跟妳說,謝謝,還有,我愛妳。」Josh透過麥克風,就在我的面前說了一串令我不敢置信的話。

 

更令我不敢置信的是我又哭了,而Josh的吻又湊了上來。

 

 

28 Comments

  1. 以前準備升學考時,常常念累了就來這邊看文章…
    而且我只看這種短篇的(速戰速決呀)
    看完後就心滿意足的繼續去奮鬥學業~

    總覺得為什麼結局總是在床上呢!?
    我想…這應該是女王的風格吧!?

    不過…我特別喜歡這篇的原因是因為劇情,
    而非最後結局不在床上…

    喜歡到會在這邊留下足跡XD
    (因為之前是隱形的支持者…)

    1. 哦,結局總是在床上,只是一個譬喻,說他們戀愛了(笑)
      我是蠻喜歡寫這樣結束的,感覺比較真實,不過礙於法令通常都輕描淡寫而已:P
      哈哈。
      謝謝你終於沒隱形囉!

  2. 女王 動作真快 我才ㄧ天 偷懶去睡覺 我就排到第12名去了
    手腳太慢 哈哈 …不過看了著篇 新文 還真是酷 感覺 有女王的風格
    可能因為跟表演有關係喔 呵 天氣變冷了說 女王 要多多注意保暖喔

    1. 哈,有這麼誇張嗎(笑)
      我愛表演啊!為了創造更多豐富畫面,請大家多支持姬八,哈哈。(扯得好遠)
      你也注意身體唷!

  3. 不知道是又被女王感動了還是今晚特別有感覺
    竟然看到掉下眼淚…

    好美的故事,卻怎麼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啊

    1. 那看來以後我都要喝威士忌才能寫出來了(笑)(←有喝有保佑)
      我的好友們也有跟妳一樣的想法,不過我的說法是:以後會遇到的,放心吧。
      祝福你

  4. 好感人喔
    一路從艷遇堂走來 已經看了你的文章不少時間
    很喜歡你寫的東西 請繼續寫下去吧 ^^

  5. 自己的心態不變
    怎麼期望別人改變
    事情不一定都是順著自己的劇情走
    有意外好像也不一定是壞事
    ^^
    我也想再愛一次呀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