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再一次,紀念】

再一次,紀念

 

有時,我會想,自己年紀也不小了,
可是生活的圈圈還是那麼小,當然跟我不想擴展有關係,
可是,有時又害怕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孤老下去……。

 

「好冷喔。」我把腳縮起來,在一張小小的椅子上發抖。
「這幾天天氣變化比較快,妳要小心感冒,要不要借妳外套?」Papa關心地問。
「不用啦,我也有外套,只是覺得不知為何從心裡冷得出來。」我回答。

 

Papa跟我在同個工作室已經三年多,平常非常照顧我,我們之間是有那麼點曖昧,不過,對我而言,曖昧就是「沒那麼喜歡」,否則我就愛上他了。
為此,我也當了三年多的處女,從剛分手進這間工作室以來。

最近的天氣真的早晚溫差很大,直到今天,早上連出個陽光,都感覺不出暖意。
看來,再來可能是一個很難熬的冬天。

 

「嘿,我明天要休假,這邊就交給你們囉。」Kitty興沖沖跑來。
「休假?休幾天?」我問。
「五天,把年假放一放啊,後天是我跟男友的紀念日,我們要去日光泡溫泉!」Kitty一副幸福的模樣,讓人有種天氣又冷了些的感覺。
「紀念日啊,真好。」我由衷地嘆了口氣。
「紀念日很重要嗎?」Papa湊了過來。
「當然很重要!」我跟Kitty異口同聲。
「歐。」Papa一臉綠。
「紀念日就是一種紀念,紀念曾有的美好時刻,永遠都不要忘記,這樣才會延續愛情的溫度嘛……。」Kitty繼續對Papa訓示,而我趁著這時,把外套穿上,溜出了工作室。

 

我把腳縮起坐在工作室門口的長椅,抬著頭看著秋天的天空。
只有秋天才有這種雲朵,也才有這種有故事的藍色。

有時,我會想,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可是生活的圈圈還是那麼小,當然跟我不想擴展有關係,可是,有時又害怕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孤老下去。
剛才Kitty講到「紀念日」,我又有一股惆悵從心裡升上來。
好像只有年輕的時候才會對這些有十分的熱情,年紀一大,要過紀念日也得要兩人抽出時間,遇到紀念日是平常日要上班,大概也只有晚上可以一起吃個飯,於是紀念日確實又成為了一個需要達成的目標而已,而不是浪漫的驚喜或記憶。
更何況,現在,我連過紀念日的對象都沒有。

我常常看著朋友一下子很甜蜜一下子吵架,想要跟姊妹喝個酒還要擔心男友這邊的情況,得解釋或者帶著一起出遊。
有些男友又不願意同行,搞得最後這樣的朋友就好像消失了一樣。
戀愛,其實也是很麻煩的一種關係,我真的這樣認為。
畢竟人要遇到契合的對象太難了,隨著時間過去,大抵也會變成單純的慣性。

 

「這樣說來,好像也沒必要過紀念日了,如果沒什麼好紀念的話。」一個男聲出現在我身旁。
「對啊,Papa說的也對,好像也沒那麼重要的樣子,」我回答著,突然又發出大叫:「咦?」
「好久不見。」那個男聲的主人朝我笑了笑。
「啊……。」一看到是他,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完全忘了要怎麼反應。

 


 

「你怎麼在這裡?」我驚恐地問。
「有這麼嚇人嗎?」他又笑了出來,然後站起身,背對著秋日的陽光,說:「我跟你們老闆有約,來談事情的,剛好一進來就看到妳,妳還是老樣子。」

 

一時之間我有點恍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像作夢一樣,夢裡的人跑到了眼前。

 

他是我從前的戀人,在我剛出社會時,一段純純的戀愛。
當時我還很年輕,因為家裡經濟狀況不好,十幾歲我就出來打工,然後就認識了他。
他大我六歲,那年的他很受公司女同事喜愛,可是,他卻特別照顧只是打雜影印的我,每次都會陪著我下班後走回家,早上的時候,我也都會在我的座位上看見一份早餐。
就這樣持續了大約幾個月,我家的狀況越來越糟糕,於是從台北搬到了高雄,我們也就這樣斷了聯絡。

 

「什麼老樣子?我以前有現在看起來那麼老嗎?」我大叫。
「沒有啊,妳看起來跟當時一樣,綁著馬尾,因為怕冷所以縮著腳坐在椅子上。」他這回的笑有一點點諷刺。
「什麼跟什麼……,去談你的公事啦!」我撇過頭去。
「待會見。」他停頓了一會兒,隨即揮揮手,推了工作室的門進去。

 

我想也沒想會在這裡遇見他,我二十三歲就搬回台北一個人獨居,雖然談了幾次戀愛,可是,有時冷得要命的夜晚,我還是會想起他披在我身上的那件外套,還有他的擁抱。
我常常會幻想,如果再一次遇見他的情形,當他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卻不知所措,我真笨。

我還記得認識他的時節,也是像現在一樣的深秋,他都會叫我抬頭起來看著天空的雲朵,告訴我「只有秋天才有這種面貌」,於是,我也不知道為何就被感染了,每逢秋天,便會忍不住看著天空,進入自己的世界。

 

「怎麼這麼久還不進去?」Papa的大臉擋住了我的視線。
「發呆啊,沈澱一下,待會還要做設計。」我隨口道。
「會感冒喔。」Papa殷切地說。
「不會啦,我很勇健。」
「妳就是逞強,上個月妳感冒了兩個禮拜還沒好。」
「唉唷,不用你管啦。」我皺眉。
「妳就一定要這麼保持距離嗎?」Papa上前,似乎想握住我的手,說:「我不相信妳都不知道我的心情……。」
「我……。」我跳了起來,用倒退的方式。
「小舒,過來一下。」老闆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啊?」我一回頭,便看見老闆推開一半的門,探著頭。

 

老天爺對我真好,即時解救了我。
雖然老闆平常是個大惡魔,可是這時我很感激他。

 

「快點。」老闆命令道。
「喔,好。」我看了看Papa,然後衝了去。

 


 

「小舒就是我跟你介紹的設計,這次案子應該都會由她來負責設計的部分。」老闆一見到我,立刻用眼神暗示我對客戶做自我介紹。
「啊,你好,請多指教。」我鞠了個躬。
「不用客氣,我們是老朋友了,如果是交給她我一定放心,那麼就這樣說定了。」他瞄了我一眼,卻禮貌得像是不認識我一樣。
「哦,你們認識啊?小舒,怎麼不早說?」老闆看了看他,再看看我,一副如獲至寶的模樣。

 

我猜,仲現在可能很了不起,是個大客戶了。

 

「晚上有事嗎?待會吃飯時間,讓小舒陪你去吃飯好了,順便可以聊聊我們這次的細節。」老闆不知何時開始跟我很熟,竟然就繞到我身後把我推上前。
「哦,那一定有空,妳呢?待會還有沒有工作?」他仍然維持禮貌地詢問我。
「有啊,待會還要……。」我還有一狗票的設計要做。
「沒關係,啤酒節跟藝術節的案子我已經轉給Papa,妳這邊就專心做好仲先生的東西就好!」老闆以一種非常篤定地眼神看著我。
「歐,這樣。」不知為何我雖腦袋空白,卻感到一陣舒爽。
「為我介紹一下妳們的環境吧,以後還會常來。」他笑了笑。
「喔,好,這邊請。」我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帶著他巡迴我們這間約六十幾坪的工作室。
「外面院子也是經過設計的,你剛應該稍微看過了……。」最後,我們再度推開了工作室的門,到剛剛重逢的地方。
「這長椅不錯,有很懷念的感覺。」仲有意無意看了我一眼,然後逕自坐下。

 

他還記得嗎?
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擁抱我的晚上,就是路經我回家的路旁那座幽靜公園,我們兩個都不想太快抵達說再見,於是就繞到公園裡坐在一張長椅上,聊了好幾個小時。
那天,公園的燈壞了兩盞,星星看得很清楚,他一邊跟我描述秋天的星座,然後就擁抱了我。

 

「只是椅子看起來舊了點,要弄成這樣還不容易呢。」我撇過頭去,還是無法克服自己正眼看他。
「妳一向都很細膩,我相信。」他抬起了頭,望向天空。
「啊,天快暗了。」我也跟著抬頭。

 

方才那靜止的畫面已經出現了藍以外的顏色,夕陽躲在後面顯出多姿的光芒。

 

「這幾年,好嗎?」仲不經意地問。
「呃?」一時之間,我不知怎麼回答。
「我還記得妳第一次見到我,潑了我滿身咖啡,那件襯衫超貴的。」他突然說。
「噢,我很抱歉!」我低下頭。

 

我當然記得,剛近公司時很緊張,仲又是大紅人,因為被叫去會議室太恐懼了,不小心在遞上時就灑翻了咖啡。
本來很多人臉都綠了,仲卻笑了笑然後暫時離開會議,到座位上把整件襯衫脫下,穿了西裝外套就進去繼續開會,也讓我印象深刻。
那天之後,他就開始陪我走回家。

 


 

「不用說抱歉,能遇見妳,多噴濕幾件襯衫也沒問題。」仲促狹地說。
「什麼跟什麼……。」我白了他一眼。
「妳長大了,以前總有點嫩嫩的感覺。」
「老了就說老了沒關係,我承認。」
「不,長大後的妳更迷人,我說真的。」他突然正視我。
「……。」我瞬間僵住。
「啊,天色暗了,去吃飯吧。」他摸摸肚皮,一副餓了的模樣。
「呃?哈哈哈哈,好,」我笑了出來,說:「我進去整理一下,等我。」

 

我揮揮手,又推了門進去整理包包,然後便領著他一起走去巷口的居酒屋。
一路上,我有些心不在焉,好像覺得有點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可是,又擔心自己只是自作多情。
仲有時開著玩笑,有時又像是無比認真。

 

「遇到妳,還真的是意外。」仲在喝了口燒酒後,說。
「是啊,沒想到。」我點點頭。
「可是像現在坐在一起吃飯、喝酒,就不是意外了。」
「咦?」
「感覺不出來我的企圖嗎?」
「什麼意思?」
「我確實有點私人因素所以特別把案子承包給妳老闆。」
「喔……。」他這一說,害我臉都紅了。
「妳這樣就跟從前很像了。」他笑了笑。
「不要再開我玩笑了!」我有點激動。
「妳以為我只是在開玩笑嗎?」他湊了近看我。
「不然呢?!」
「呼,真是天大的誤會,」他向老闆又點了瓶清酒,然後認真解釋道:「我很想妳,這幾年我沒忘記過妳,今天遇到妳感覺是美夢成真,所以我一點也不想再讓妳溜走。」
「啊……。」
「妳那時好狠,就這樣不見了,那時還不流行手機,我根本找不到妳。」
「對不起。」我感覺很慚愧。

 

當年,我真的很喜歡他,雖然我還年輕不懂愛情,可是,我也沒忘記他過。
每次每次,看見很像是他的背影,我都會因此好幾天無法成眠。
但那又能怎樣?我總是這樣想的。

 

「我老是想,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只是,十年就這樣過去了,以為已經不可能了。」仲似乎喝水一樣,酒一杯杯地喝。
「小心點,別喝醉了,我抬不動你。」我把他到嘴邊的酒杯搶了過來,才驚覺,手碰到了他的。
「我怎麼捨得喝醉?」他用另一手把酒杯放下,一手緊握著我的手,說:「妳不會再突然跑到很遠的地方了吧?」

 

我的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被他握住的手像觸電一樣,不知如何反應。
而我只是下意識地拼命搖著頭。

 

「嚇到妳了嗎?」仲摸著我的臉,我才發現自己掉了眼淚。
「沒有,沒有……。」但是我還是繼續哭。
「我好想妳。」他摟住我。
「我也是。」我再也忍不住了。

 

下午在工作室看見他熟悉的大臉,我就有一股念頭想衝進他懷裡。
我一直努力克制這種情緒,不要氾濫,結果還是像現在這樣。

 

「那時候沒有跟妳開口真是我不對。」他邊抱著我,邊拍著我的背,溫柔地說。
「說什麼?」
「妳,妳那時候還未成年耶。」他好像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對吼。」我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我那時這麼喜歡他,我們卻又沒有進一步,他也從未對我說任何承諾或愛,是因為我年紀還小。
原來他一直在等我長大。

 

「現在應該熟得很甜美了吧。」仲說得有點情色,可是我笑了。
「好色喔。」
「妳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我哪有!」
「噗。」他也笑了。

 

從居酒屋離開後,再一次,他陪我走回我的住所。
在上樓前,他也再一次抱緊了我,再一次吻了我。

 

不過,後來發生的事情,可是專屬我們之間,第一次的紀念了。

 

 

 

■插畫╱小刺

 

50 Comments

  1. 恭禧您也獲2007第三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入圍,
    入圍即是一種肯定,得獎與否已不是那麼重要。
    共勉之^^~ …惠子

  2. 恭喜你也入圍~

    哈哈~

    決賽一起加油嚕~^^

    ㄚ玄跟你不同組~

    歡迎常來漫畫店ㄛ~^0^

    ㄚ玄~@_@

  3. 我男友跟我提醒,我們的在一起的紀念日
    也可能是我們的分手日,在第三週年日。
    真是的~但我還在努力~我會加油的
    妳的插圖換人畫啦~
    太忙呀~
    還是比較喜歡妳的圖

    我之前用妳的書卡,被問到是買的嗎?呵呵~
    還是別人結婚的謝卡
    ^^
    很好看喲~也很特別~

    1. 這是我家小刺的插畫,請多指教!
      最近因為太忙已經很久沒時間畫畫,都用自己的照片,這次因為覺得很搭,就先用了,噗。
      很高興你朋友這樣說,更高興你珍惜的使用,那些是非賣品的咧!

  4. 紀念日啊………
    自從和他在一起之後 別說是紀念日了
    在一起十年 他連生日快樂都很少對我說
    現在分開了 才知道我的好 太遲 太遲
    如今在我心裡 只有分手紀念日
    悲哀的是 前一天正好是兒子的生日

  5. 這篇好棒唷:)
    原本做網頁做到很煩心 所以跑來看有沒有新文
    結果發現這一篇 讓我又有動力繼續做網頁了
    紀念日唷~我也想要有一個跟女主角一樣的紀念日

  6. 哇~好棒!!!>///<
    昨天上電腦課看到女王的新文章差點在教室裡大叫…
    太興奮了~哈哈哈!!!(瘋子一枚)

  7. 紀念日… 是個令人苦惱但又開心的事情
    我也好希望快點有擁有下一個NEW紀念日…

  8. 魔力之秋阿
    秋天總會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
    是別的季節沒有的呢

    看到新文章真好˙ˇ˙

  9. 浪漫的季節,寂寞的日子真的很適合談個小戀愛,是舊情人就更不用多說了,一切盡在
    不言中

  10. 有時,我會想,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可是生活的圈圈還是那麼小,當然跟我不想擴
    展有關係,可是,有時又害怕自己會不會就這樣孤老下去……。

    寂寞太久有時候也是會害怕的

  11. 哈哈 女王我出現了 真是期待已久的新文 圖根文章
    都很有感覺說 …連季節都有點配合到

  12. 狠有趣的配圖…
    難道是…
    新鞋打腳ˋ舊情人如舊鞋舒適
    有種衣不如新.人不如舊的感覺… ^^?

    被暱稱Papa的同事想要示愛…
    總有點亂倫感. 應該會尖叫逃走吧… ˇˇ"""

  13. 這次發現的還真早^^(新文)
    紀念日阿。。。
    感覺有些意味深長。。。
    對我來說紀念日已經不再喜悅了
    但是下一個紀念日什麼時候到來就又不知道了~~~

    1. 很早很早,哈,不過我回覆晚了:P
      我也是有這樣的感覺,所以寫了這篇。
      希望,你也會再度擁有很值得紀念的紀念日唷。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