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禁忌的童話】

禁忌的童話

 

覺得自己可以拯救對方的女生是愚笨的,
總是用「跟老婆感情不睦」來當理由搞不倫戀的男人是可惡的。
愚笨的女人加上可惡的男人就成了現代不倫戀的基本教條。

 

「就在這裡吻我。」我勾上他的脖子,在他微微顫抖的耳畔,說。
「唔,怎麼這麼皮?」他深呼吸,有點想掙脫,又忍不住看著我。
「我屬到三。」我直視著他的眼神。
「不然呢?」
「三,」我放下雙手,把包包拎在肩上,微笑道:「不然,就不見。」

 

然後我揚長而去。

 


 

「呼……。」開了房門,我把包包一甩,整個人像癱瘓一樣縮在床邊。

 

這已經是我連續第五個不倫戀,每次只要對方不在大街上吻我,我就馬上走人。
走的時候我當然都給了他們一個不會忘記我的微笑,雖然我也突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但,可能就是丟下的東西太重了,才發現自己的腳步有點因突來的過輕有些不穩。

 

如果可以,誰想要自己不能在陽光下、大街上跟對方牽手?
如果可以,誰不想要對方的眼裡只有自己?
如果可以,誰不想要愛了一個人就永遠永遠都不要改變?

可是,這個世界沒有這麼簡單,感情也沒有先來後到。
愛上了就是愛上了,有什麼辦法?
只是偏偏我已經連續兩年都在談不倫戀了。

當遇到第三個的時候,我還想著絕對不要再跟有婦之夫戀愛,沒想到當他找我出去喝酒談心,我馬上就淪陷了。
第四個的時候,我就抱定主意不可以再輕易相信男人的話,可是跟第五個見面,才第一眼,我就知道我的血液裡強烈的不倫基因,因為,只要聽到「別人的男人」這幾個字,只要聽到別人的男人說「我的婚姻不美滿」,我就老覺得自己可以拯救對方,然後把自己給沈淪了。

覺得自己可以拯救對方的女生是愚笨的,總是用「跟老婆感情不睦」來當理由搞不倫戀的男人是可惡的。
愚笨的女人加上可惡的男人就成了現代不倫戀的基本教條。
而我是連續五次的累犯。

 

「想我的時候call我,我都在。」我看著手機裡的另一通簡訊。

 

猶豫著要不要找跟浮木,然後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竟然一口氣把前五任與我所認識的有婦之夫的簡訊和通訊錄全部刪除。

 

「人如果想改變生活,就應該從改變自己開始吧?」我看著鏡子,跟自己說。
「喂?」我的手機響了。
「剛剛是我不對,妳走的好快。」是他,第五名兇手。
「沒什麼好說的。」我淡淡道。
「我只是,被人看到不太好。」他解釋著。
「我知道,所以我也突然覺得這樣是錯的。」
「妳……。」
「不要再找我了,掰。」我立刻掛上電話,然後,把這通號碼設為黑名單。

 

然後我就繼續在充滿陽光的窗邊沈默不語,直到天色漸暗。

 


 

晚上六點,接獲朋友的電話,她們說有個結婚party,是一個本來說不想結婚的朋友,閃電結婚,臨時辦的。
我正猶豫著要不要前去,因為曾經有段時間還很要好,可是,可是我才剛失戀耶,嗚嗚!

 

「誰管妳失不失戀,別人結婚耶!」朋友在手機那邊叨唸著。
「可是我不太想動。」我嘟囔。
「每個人失戀就老把自己關在家裡,這樣很不健康。」
「算起來也不是失戀,只是認清了第五號殺手而已,需要一點時間康復。」
「拜託,我不管,妳來就對了,晚上見,記得dress code是童話!」
「喂?」她把電話掛了。

 

我幽幽地坐回床上,突然慶幸自己沒有大哭特哭,不然眼睛跟臉腫成一定程度,就算是急救面膜也無效。
不過,即使我的臉不用準備,主題是童話,那是什麼東西?

我討厭穿得像公主,可是臨時要去哪裡找其他的服裝跟造型?
看看時間,也只剩下一小時了。
我一向整理心情很快速,只是,也許我只是遲鈍而已。
總是要過了一段時間,突然會有天放聲大哭,然後感到自己像病了一樣,繼續過活。

 


 

「嘿,小凡,這裡這裡。」朋友一見我,立刻熱情地湊過來拉著我的手臂。
「別人結婚妳這麼高興做什麼?」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當然高興啊,這邊好多帥哥喔!」
「哦,原來是發春不是高興。」我拿出紅包袋,邊交給櫃臺收禮的人。
「妳講話很機車耶。」
「誰叫妳找我來?」
「好啦,我要當招待,妳先去坐,在右邊這棟樓上。」
「這裡是……?」我看了看場地,有點疑惑。
「這是一間餐廳跟夜店,兩棟樓都包下了,很特別吧。」
「是很特別。」而且還蠻漂亮的。
「我還要繼續接待別人,妳先自己找位子坐,待會見!」
「喔。」我嘆了嘆氣。

 

朋友雖然很囉唆,不過沒認識的人的場合,總是讓人渾身不自在。

 

我隨著她的指示走到右邊那棟樓的樓上,昏暗的階梯和包廂式的設計令人感覺不出是個婚宴。
可是,暗暗的也好,這樣也許不會被看到太多表情,也不用假裝微笑。

找到了位子後,我到樓下點了杯威士忌,原來婚宴辦在夜店的好處,就是有很多種酒可以選擇,而且,味道還不錯。

 

「這裡有人嗎?」就在我竊喜這麼大又隱密的包廂中只有我一個人時,發現了好景不長的道理。
「沒有,請。」我對來者微笑。
「太好了,謝謝!我是阿杰,這是Isaac。」他把躲在他身後的朋友拉了出來。
「嗨。」我點點頭。
「可以幫我們看一下東西嗎?我們下樓拿東西吃。」阿杰問。
「OK啊。」
「我下樓點酒就好,我不餓,你去吧。」那個叫Isaac的說。
「那我去囉!」阿杰揮揮手,便關上包廂的門。
「這裡酒好喝嗎?」Isaac看看我,問。
「不錯,有威士忌。」我拿起手中的酒杯晃了晃。
「哦,那我去點,妳要續杯嗎?」
「好啊,謝謝。」
「待會就來,」Isaac打開門,想了想後,又轉頭摸摸鼻子背對著我說:「對了,妳,那個,衣服露出來了。」

 

接著便關上了門。

 

「咦?」我低頭看自己,然後笑了出來。
原來是我的女巫打扮,領子是大V口,隱約會看見黑色的胸罩。

 


 

「妳的酒。」Isaac沒幾分鐘就拿了兩杯酒進來。
「謝謝。」
「嗯,妳的衣服還是……。」他別過頭去,以示禮貌,不過看得出來有點不好意思。
「女巫又不是公主,胸部比較小撐不起來V領,多少就會露一點囉。」我笑道。
「哦,原來是故意的。」他挑了眉。
「也不是故意,我一個小時前才知道要做這種打扮,臨時找不到合適的裝扮。」我解釋著。
「樓下看到的都是公主皇后的打扮,只有妳一個是女巫。」他舉起酒杯,說。
「沒辦法,我不適合當公主。」我跟他碰杯。
「怎麼有點哀怨的口氣?」
「可能剛分手有關係吧。」我笑了笑。
「妳的笑容不太自然。」
「你會不會觀察太仔細了點?」
「對不起,我沒惡意。」
「呵,沒關係。」我輕嘆了口氣。
「如果讓妳傷心了,我賠罪。」
「你哪賠的起?」我又笑了笑。
「現在看起來自然多了,不過令人有些傷感。」
「可以再幫我拿一杯嗎?」我拿起空了的酒杯。
「喝這麼快,不怕在陌生人面前喝醉?」他突然正經地看著我。
「不怕。」我也反看著他。
「那個男人眼睛瞎了嗎?」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包煙,打了開。
「誰?」
「妳剛分手那位。」他點起手中的煙。
「他沒有,是我瞎了。」
「為什麼?」
「我已經連續遇到五個不在大街上吻我也不牽我的手的男人,所以,我就在大街上甩了他們,簡單的說。」
「哦,不會五個都已婚吧?」
「你怎麼知道?」
「妳這種大膽的性格,應該碰到的都不是一般男人。」
「誰說我大膽了?」
「妳不是說妳不怕嗎?」
「那跟大膽沒關係。」我低下頭。
「為什麼明明知道對方結婚了還要跟他在一起?」他問。
「喜歡上了有什麼辦法?」
「那為什麼明知道對方已婚還要他在大街上吻妳?」
「我就想這樣啊。」我拿起酒杯,才想起剛剛就空了。
「我看還是直接去拿整瓶好了。」他站起身。
「沒關係,我去好了。」我也拿著酒杯站起來。
「我去就好了。」他把我的酒杯搶過去。
「你幹什麼?」
「妳怎麼了?」
「沒有。」
「我們一起去。」他無預警地牽起我的手,開了門,就拉著我往下走。

 

我被Isaac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因為他的速度很快,我趕緊跟上。

 

「可以給我整瓶嗎?」Isaac停在吧台前,一手指著我們喝的那款威士忌,一手仍握著我的手。
「沒問題,請稍後。」bartender轉身去拿了一瓶威士忌,發現那是開過的,正在找新的。
「你不怕被朋友看見嗎?」我看著他牽我的那隻手,小聲地問。
「我也不怕被老婆看見。」他看著我,意有所指地回答。
「……。」原來他也結婚了。

 


 

「各位親愛的賓客,謝謝大家來參加這場童話婚宴,現在新郎跟新娘出場了,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主持人的聲音從喇叭傳來,場內一陣騷動。
「妳是新郎還是新娘的朋友?」Isaac低下頭問我。
「新娘,你呢?」
「一起認識的,我是阿杰的同事,阿杰是新人的同學,他們比較熟。」他望著前方攝影機起落不停之處,阿杰就在那邊也跟著鼓動。
「喔。」
「謝謝大家來參加我們的婚禮派對,很高興看到所有的朋友……。」新郎接過主持人的麥克風,笑得很燦爛。
「妳相信一見鍾情嗎?」他又問。
「相信啊,你呢?」我前幾個都是一見鍾情的,只不過下場不太好。
「以前不相信。」他看了看我,意味深長。
「為什麼男人結了婚還會愛上別的女人?」我鼓起勇氣問。
「別人我不知道。」他說。
「喔。」我突然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問。
「先給你們兩杯,待會就會有人拿新的一瓶過來。」bartender抱歉著。
「沒關係,我們等等,謝謝。」他跟bartender道謝,然後遞了一杯給我。
「你還不放開我?」我拉回手,可是他握得很緊。
「妳不是討厭男人不敢在人群裡牽妳?」
「你又不是我的男人。」我嘟囔。
「我對妳一見鍾情啊,不牽緊一點被妳甩了怎麼辦?」他把臉湊到我的耳邊,笑道。
「你到底在想什麼?」我大叫。
「妳這麼聰明,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他看著我的眼神,有種充滿危險的誘惑。
「……。」這下換我不知所措了。
「有沒有人想看新郎新娘蛇吻?」這時,主持人又開始奮力喊著。
「有!」尖叫聲此起彼落,看來這整個會場的人都瘋了。

 

新人們坳不過大家的要求,當場真的吻了起來,起初還不太好意思,不過最後卻難捨難分地吻了很久。
我遠遠地看著他們,心裡有一種很大的失落感。

 

「在想什麼?」Isaac問。
「你這麼聰明,應該知道我在想什麼。」我用他說的話反將他一軍。
「哦,那簡單,」他笑了,然後對bartender說:「我們待會過來拿酒,酒杯先放著。」
「好的。」bartender爽快地把酒杯先收起。
「跟我來。」他看了我一眼,走往新人甫轉身離去的中庭。

 

那個中庭有投射的光線,打在水池和樹叢中,很有味道,中庭的前方就是婚宴自助餐擺放的地方。
他牽著我的手,穿過了人群,到達中庭,然後停了下來。

 

「到了。」Isaac笑了笑。
「那怎樣?」
「我不是說妳很聰明,知道我在想什麼?」
「那又怎樣?」我緊張地瞄了他一眼。

這裡,人真的很多,而且我發現很多人開始在看著我們。

 

「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Isaac溫柔地問。
「我叫小凡。」
「小凡,從我第一眼看到妳,我就喜歡上妳了。」他終於放下那隻牽著我的手,捧起我的臉。

 

然後,他真的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我。

起初我還很不好意思,可是我發現他比我還大膽。
而且,他的吻比起剛才的威士忌,更令人沈醉。

 

「怎麼樣,我通過第一關了嗎?」他不捨地離開我的唇,喘著息,問。
「嗯。」我埋首在他懷裡,點點頭,也許我早在他牽起我的手之前,他在包廂回頭的那瞬間,就被他迷倒了。

 

這時,現場也出現了此起彼落的第二波尖叫聲。
我該慶幸主持人不在場。

 

「那,待會我把阿杰趕出去,我們去把那瓶酒喝完吧。」他又在我的耳畔,輕輕地說。
「呵呵。」我笑了出來。

 

雖然這是一場童話婚宴中禁忌之戀的開端,但這次我有預感會持續很久、很久。

 

 

31 Comments

  1. 禁忌的戀愛~~似乎並不討好..
    因做第三者(永遠是暗地裏,是悲慘的痛苦)

    1. 當然不討好,可是,我不覺得永遠是悲慘的痛苦喔!
      人往往都用自己的設定想像別人的生活,太片面啦:)

  2. 阿~女王好久沒有來看新文了 因為家裡的電腦中毒
    真可憐沒想到上來就看到新文 真幸福
    一樣精采 最進家裡的某親戚 也發生不倫戀 有夫之婦
    愛上自己的學弟 結果呢 那個有夫之婦的 老公 也是我親戚
    的學長 複雜的關係 = =

  3. 這篇超大膽的
    那個男主角也是已婚的嗎?!
    好懷疑唷!!
    還是說說的呢?!
    女王 你的文章 是我半夜看書的動力呢
    希望能有更多動力出現:)

  4. 嘿~
    那男主角應該是沒有結婚吧!?
    是嗎?
    呵呵~真是浪漫
    我也要在大馬路上攡吻~
    哈哈

  5. 哇~又有新文章了呢~
    看完女王的文章又要去背書了…
    一下從天堂掉進地獄……囧

  6. 哈哈~~我是第二個ㄟ~~~
    好難得喔~~平常我都是很晚才看到的ㄋㄟ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