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月光下,往日情懷】

月光下往日情懷

 

「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不會在有回來的機會。」
我總是這樣斥責著對舊情人念念不忘的朋友。
結果現在換成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卻怎樣都無法忘記……。

 

「祝妳幸福。」許久不見的他自電話的那頭,說。
「我不想聽你說這句話。」我任性地嘟著嘴回答。
「妳想聽什麼?妳身邊不是已經有人了?」他的口氣聽不出來激動,可是我知道他也生氣了。
「不講了,我掛了。」我心一沈,就憤而把手機按下,丟到床上。

 

隨即,我蹲在床邊懊惱了起來。

 

他曾是我深愛過的人,曾經,只是後來我們分手了。
而我交了新的男友,就在我跟新男友還熱戀的時候,卻意外地接到了他的電話,解釋著他當時為何分手後沒有再來找我。
他想約我出去,可是當我告訴他我已有男友時,他只淡淡地說了句「祝妳幸福」,我卻莫名其妙發脾氣了。
明明聽到他的聲音的我暗自竊喜,不知哪來的火卻冒得兇狠。
我討厭這種沒辦法對自己誠實的心情,也討厭自己明明還想念著他,卻愛上了別人。

當初我們的分手其實只是個誤會,一個天大的誤會。
他因為發生了些事,我的手機又弄丟了,他沒辦法也沒心情跟我聯絡上,就一直在忙那件事情,而我們本來一度危急冷戰,也就為了這樣,我自己便認定我們真的分手了。
這就叫做錯過吧?

 

「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不會在有回來的機會。」我總是這樣斥責著對舊情人念念不忘的朋友。

 

結果現在換成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卻怎樣都無法忘記。

 

「對不起,剛才是我愛生氣,我不是那個意思。」想了很久,我發了通簡訊給他。
「沒關係,都過去了。」他是這樣回我的。

 

都過去了,他說。
而我就像那隻被丟到床上的手機,癱在床上奄奄一息。
我感覺自己沈入往事的大海,就快被過去壓得無法呼吸。

 

「嘿,在做什麼?」手機響了,我滿懷期待地接了起,發現,是另一個他。
「沒啊。」我敷衍了一下。
「怎麼了?聽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他關心地問。
「剛睡醒,有點累,還想再躺躺。」
「哦,那妳再休息一會兒,晚上我再去接妳?」
「嗯。」對,晚上我要跟他一起去赴一個約,答應很久了,差點忘記。

 

我掛上電話,感覺時空有點錯亂。
在還沒接到之前的他的電話前,我仍沈浸在新戀愛的喜悅裡,現在接了電話,又沈淪於往日的情懷中。

是不是錯過的人,就永遠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現在的我還不能確定。
否則為什麼,每次只要站在月光下,我就會想起那時與他相處的點滴?

這幾年,我常在不同的場合聽見有關他的消息,嘴裡雖然笑著附和人們的談笑,卻只有心裡知道,自己根本還不能過去。
所以,如果我的心裡對這段往事還不能過去,就表示我們還沒有錯過,對不對?
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小綾,這邊。」男友的同事Cindy朝我揮揮手。
「嗨,最近好嗎?」我笑著跟Cindy擁抱了一下。
「很好啊,半年前的party以後就沒再見到妳,妳上次沒來喔。」Cindy佯裝生氣地說。
「唉唷,上次我在寫稿子走不開,這次不是來了嗎?別氣別氣。」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
「都是David不帶妳來公司,不然就不會等有party才見的到妳呢!快點快點,貴婦團等妳好久,快去幫她們解解惑。」Cindy積極地牽起我的手,然後眨眨眼對我男友說:
「David,我先把小綾借走囉,待會還你。」
「沒問題。」我男友體貼地笑了笑。
「大忙人,你去交際你的。」我故意虧了一下他。
「妳才是,去吧。」

 

我原是個低調的占星師,半年前跟David開始交往沒多久,他帶我來他們公司辦的party,就認識了Cindy,Cindy帶著我四處跟那些貴婦們閒聊,聊起了我的工作內容,大家產生極大的興趣,加上不好意思拒絕她們的熱情,那時直到party結束,所有人還意興闌珊,便約好下次再幫她們算。
但剛好春天時我極忙,實在無法抽身,這次就自己乖乖帶了牌來幫她們占卜。

 

「小綾,妳上次算的好準,這次我暫時沒什麼問題了,可是還是想算耶。」其中一個婦人拉著我的手,說。
「沒關係,我們可以來玩一個占牌遊戲。」我神秘地拿出自己研發的那副牌。
「塔羅牌嗎?」另一個人問。
「嗯,有關係,但是全新的玩法跟解釋。」我笑了笑,開始理牌。
「哇,好有趣的樣子。」大家聽到都紛紛挪了位子擠在一起,等著我公布。
「這個的玩法是命運之占,在場的人一起安靜一下沈澱心情,然後輪流抽牌,每個抽到的人,牌會告訴我們即將發生的遭遇,包括地點跟時間還有事件,這副牌是專門拿來算感情的。」
「哦,好炫喔。」她們大叫。
「是啊,這很準喔,不論會分手、有新戀情,還是都不會有對象,都會誠實的占卜出來呢。」我把牌理好後,閉上眼睛,開始灌注題目。

 

只見大家專注地看著我把牌攤開,接著,便按照我左邊開始的順序,逆時針抽牌。

 

「這個是什麼意思?」抽到第一張牌的人問。
「妳現在沒有男友吧?」我看了看牌,笑著反問。
「對啊,剛分手。」她回答。
「這張牌意味著結束後的新生,顯示出的場合是一間白色牆面的咖啡廳,時間是早上,妳今天早點回去,早上爬起來去找間有白牆面的咖啡廳吃早餐,記得點杯黑色的咖啡,會有新的艷遇喔。」我曖昧地笑著解釋。
「真的假的?」那女生大叫。
「信不信由妳囉。」我說。
「我家樓下就有間新開的咖啡廳,就是白色的牆面耶!」她又大叫。
「呵呵,那,試試看囉。」
「還有我的……。」大夥兒一聽,便乖乖排隊等我解說。

 

幸好只有十幾個人,否則我可能要講到天荒地老。
就在覺得口渴時,Cindy湊了過來,問我要喝什麼。

 

「嗯,不曉得耶,我自己去看看好了。」我回答。
「也好,我邂逅的地點是書店,那我下去樓下看書。」Cindy笑得合不攏嘴。

Cindy剛剛抽到的牌很明顯就跟我們現在在的場合有關,這裡正巧
是書店的二樓。

 

「妳怎麼不也翻一張牌?」Cindy突然想到了什麼,問。
「咦?」
「對啊,妳也算算看自己啊。」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耶。」
「自己是占星師,都不算自己的命運嗎?」她笑著拍拍我,然後便溜走了。

 

我盯著桌上還沒被翻起的牌發呆,然後在站起身前,想想還是先把牌收好。
就在我收牌前,不知哪跟筋不對地掀了張牌,那是站在充滿月光下的畫面。

 


 

這個位在書店二樓的場地很舒服,往來的人們熱絡地寒暄。
我跟大多人都不熟悉,只是微笑地點點頭。
老實說,剛剛看到那張牌,我有點愣住,因為,那跟我前一個晚上翻來覆去的畫面有著極大的連結。

 

「總不會在這裡也會遇到吧?」我到吧檯拿了一杯白酒,然後走下樓。

 

推開大門的我,用力喝了一大口白酒想恢復平靜,抬頭看著那圓亮的月。

 

「我就知道是妳。」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呃?」我轉身,然後看見月光灑落在他身上的模樣。
「剛在樓上的陽台抽煙,聽到一堆女人八卦著算命的事情,其中描述的占星師跟妳太像了,只是一個念頭,便往窗內看,剛好看見妳往樓下跑。」他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拎著一只紅酒杯。
「你怎麼也在這裡?」
「跟妳一樣。」他看了我一眼,說。
「跟我一樣?」我的心現在七上八下,完全沒辦法理解他的意思。
「跟這邊的人不熟。」
「你剛剛一直跟在我後面?」
「嗯。」
「喔。」

 

我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便沈默了起來;他好像也是一樣。

 

「昨晚我是激動了點。」他想了想,開口。
「他,他也在這邊。」我低著頭。
「哦,我有猜到。」
「被看到不好吧?」我還是不敢抬起頭。
「妳怕他看到嗎?」
「……。」

 

我怕的不是被David撞見,而是怕自己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我怕,看見他的眼神,就想起自己那種無法克制的心情。

 

「如果我這種時候才說跟我走,妳會走嗎?」他緩緩地問。
「我不回答如果的問題。」
「那,跟我走。」他伸出放在褲子口袋裡那隻手。
「呃?」我嚇了一跳,抬起頭訝異地看著他。
「跟我走。」他又重複了一次,聽起來很堅定。
「可是……。」我差點就無意識也跟著伸出手。
「我不想看見妳跟別人走。」他說。
「可是,那,那酒杯呢?」我想起了我們手裡還拿著party裡的酒杯。
「酒杯?」他楞了楞。
「嘿,怎麼跑到這裡來?」Cindy在此時推開了一樓的大門。
「我……。」我想起Cindy剛下樓在書店閒晃,可能是看見了我們,覺得奇怪,才推開門看看。
「她有點不舒服,我先送她回去,麻煩妳幫我們把酒杯拿上去,好嗎?」他拿過我手上的那只,然後連同他的那只,一起遞給了Cindy。
「啊,那,要不要跟David說一下?」Cindy有點錯愕。
「沒關係,他主辦的一定很忙,麻煩妳幫我跟他說聲就好了。」我勉強地笑了笑。
「妳的臉色真的不太好看,那我拿酒杯上去,順便找機會跟他說,妳先回去休息好了。」Cindy說。
「謝謝。」我不太會掩飾心情,於是又低下頭。
「剛剛可能太勉強了,妳算了這麼多人,應該很累,不好意思喔!」Cindy感覺有點自責。
「沒關係,待會就沒事了,我們先走,謝謝你。」他向Cindy點了點頭,然後拍了一下我的背,我們便轉身。

 

直到確定Cindy進去後,我鬆了口氣,忍不住偷瞄他一眼,又緊張起來。

 


 

「幹嘛一直看我?」他瞄了我一眼。
「沒有啊。」我趕忙轉過頭。
「還說沒有?」
「誰叫你這麼大膽把我拐走?」
「彼此彼此。」
「哼。」

 

我別過頭去,覺得有點氣惱。
誰知道他竟然湊了過來。

 

「真懷念妳愛生氣的模樣。」他笑了笑。
「我哪有愛生氣?」
「還說沒有?」
「哼。」
「妳想念我也不用一直表演給我看。」
「你少自大了。」
「看妳中氣十足的模樣我就放心多了。」
「呃?」
「免得妳真的不舒服或累了,待會還硬栽贓是我欺負妳。」
「什麼意思?」
「去我家還是上旅館開房間?」
「瞎米?」我大叫。
「我不是只想跟妳做那件事,但是我想抱妳。」許久不見,他還是一樣露骨。
「……。」我傻了。
「去我家好了。」他把車一轉,往他家的方向駛去。
「你自己就決定了幹嘛還問我?」
「免得妳以為我是因為不想負責任所以帶妳開房間。」
「我又沒要你負責!」
「我知道。」他挑了挑眉。

 

氣死我了,他還是這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德性。
我討厭自己那麼容易被他看穿,可是,那也大概就是我之所以對他難以忘懷的地方。
因為,只有在他的面前,我才會如此表現自己的情緒,而他就是懂得我的這個樣子。

我們離開party的地點時,已經接近凌晨三點,而他家是在山上的一個隱密社區裡,我還記得,這時山上的空氣氣味,是最好聞的了。
果然就在他把車停在一樓時,下車前,那帶著寒意的清涼襲來,我有種慶幸自己活著的感覺。

 

「包包丟隨便丟就好了。」進門後,他開了盞立燈,說。
「嗯。」
「一起去沖澡?」他回頭用那一貫慢不在乎的表情看著我。
「呃?」我大叫。
「走。」不等我回答,他逕自走到房間旁的浴室,開了燈,然後把上衣脫下。

 

我楞在門口遲疑著,邊怨著他不給我時間做心理準備,可是又忍不住看著他精壯的身影。

 

「來。」他看出了我的心情,眼神變得柔和,又再度伸出手。

 

而我很自然地把手伸了過去,他便握著我走進去那間大大的浴室。
直到我走進淋浴間,蓮蓬頭沖下的水淋得我們一身濕。
他在像下雨般的場景裡吻著我,我忘情地閉著眼回應。

 

那間浴室真的很大,而他只開了門口的一盞小燈。
淋浴間上方有個窗口,我們就依偎在那灑落的月光下,隨著緩緩上昇的熱氣緊緊纏繞著彼此。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這間浴室裡,我們也是像這樣於月光下擁吻。
那時,我的眼裡只有他,他的眼裡只有我,就像現在。

 

「我們這樣算什麼?」天快亮時,我不捨地躺在他懷裡,問。
「妳希望算什麼?」
「不要老是這樣回答我!」
「真愛生氣,」他笑了笑,摸摸我的頭,說:「我們是往日的戀人,我也希望會是未來的戀人。」
「嗯。」我跟著笑了。

 

 

38 Comments

  1.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is article.
    I read again and again. very very touched.
    It recalls me a lot for "our passage" (he and I)
    so many characteristcs are very very familar for me.

    I will cherish this relationship, because once it almost disappered.

  2. ㄎㄎ~女王真是辛苦!!
    不知道女王會不會希望自己一天的時間比別人多呢??

  3. 真的等了好久喔!!
    不過看了又一堆的感觸了~~
    因為我還是好想他啊~~
    之前接到他的電話的我,
    也跟小陵一樣的討厭對方的回答!!
    但是我也是會不斷的想起和他一起時的點點滴滴~~
    唉~~我小哥都說我是個傻瓜!!就像LANDY的新歌一樣…
    呵呵~~傻眼啊~~我真是感情的弱者啊!!

  4. 我想能跟往日的戀人一如往常的耍賴任性
    卻不想發生任何關係
    我已經傷害了往日的他
    不想再傷害現在的他

    蝴蝶

    1. 人不應該為了怕傷害另一個人而不愛他,那樣是不道德的。
      不過詳細情形我不曉得,只能祝福你對的起自己。

  5. 阿!新網誌,活過來了
    真久不見=]

    總說一切都過去了,可是真的很難不在心裡介意ˊˋ

  6. 哇~新的文章ㄝ!!
    嗨~女王好久不見!!!
    不知道有多久沒看到新文章的說…
    嘿嘿!

    1. 拍謝啦!我也很想多寫點,可是真的沒辦法。
      獵艷一族還在我的腦子裡多生了很多情節說~~~~只能大唱「沒時間」……

  7. 圖圖很有創意的感覺喔

    Rainbow 的獨白:

    『 我喜歡攀爬,到哪裡都一樣。如果可以的話,連天堂我也要爬上去。
    作者透過鳥兒Rainbow(彩虹) 的獨白,找到Rainbow(彩虹)的意象,
    利用攀爬來引深Rainbow(彩虹)高掛天際是想要爬上天堂。
    我來的地方,人人懸掛。我們永遠牽掛著愛。
    接著藉著人人懸掛 , 那隻Rainbow(彩虹)鳥兒喜歡懸掛 ,為什麼喜歡
    懸掛?
    來告訴我們來自天堂的鳥兒所懸掛(牽掛)著的永遠是愛!
    掛念上帝、道德與美。掛念我們該有的高貴!』
    作者非常巧妙的從攀爬-懸掛-牽掛到掛念「上帝、道德與美。」
    最後告訴我們:「上帝、道德與美」是我們人人該有的高貴品質!
    整個的鋪陳就是詩的意象與意境,雖然只是一隻鳥兒Rainbow 的獨白
    竟是如此的美又耐人深思與尋味!
    http://tw.myblog.yahoo.com/animals-caretaker/article?mid=43&page=0#103
    http://www.wretch.cc/blog/ps32
    http://www.wretch.cc/blog/birdies

  8. 最近好像很忙 等了好久終於出新文了
    剛看到裡面CINDY的名字有點嚇到
    因為我幫我妹取的英文名字也叫那個

    這一篇也很棒 我在半年前也跟我男友分手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他
    而他也沒在交女友
    真希望 我跟他也能像這篇的男女主角
    最後還是在一起:)

  9. 我也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吃回頭草,
    可是總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被那種特質吸引,
    下一個男人一定會更好吧~~

    1. 吃回頭草跟被同一種特質吸引是不一樣的唷(笑)

      我也會被同種特質吸引呢:)
      下一個男人不一定更好,可是不把這些爛的配額用完,當然遇不到最好的啦(←這就是我的戀愛理論說)

  10. 喜歡離開PARTY後女生的回答:嗯 . 呃 .嗯 . 三句…聽來彷彿很久前…

    1. 哈,如果按照一般定義算劈腿,不過按照我的定義,這叫做重新戀愛。
      小綾的選擇很明顯呢,這其實要表達的是,只有分手以後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愛對方:)

  11. 開心捏~
    女王出新文了!!
    我是從星期六才知道有這麼好看的文章!!
    我一知道我就把長篇小全看完:)
    真的很好看 就連短篇的也很好看唷:)
    忽然有種愛上女王的FU XD

  12. 有新文了真開心^^
    唷乎 月光下呢@@
    過去難忘 那就別忘吧XXD
    他們真是浪漫呀 注定的((笑

    1. 唷,我才剛發佈沒多久就被你堵到耶,好厲害!
      不好意思久等啦!準備工作實在太恐怖,真的是抽不出時間~我會盡快把專欄都補上的。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