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奇蹟咖啡店。」

奇蹟咖啡店

 

妳相信奇蹟嗎?
離開這間老式的咖啡店時,咖啡的香氣仍陣陣傳來,
我們牽著手,向往常一樣推門出去,臨走前,我看到老闆神秘的笑臉。

 

坐在這間老式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我一個人,點了杯House brand,發著呆。
昨晚我與交往四年多的男友分手,而今天,是我的三十歲生日。

 

「怎麼一個人?」老闆走過來遞給我咖啡後,看著我。
「嗯。」我尷尬地笑了笑,眼眶又紅了。
「需要安靜,還是要不要陪妳坐坐?」老闆關心地問。
「沒關係,你忙你的,謝謝。」我不敢抬頭看他。
「這杯咖啡我請客吧,我待會再過來。」他理解地拍拍我的肩膀,隨即收走了桌上的帳單。

 

這間在寧靜巷子中,叫做「屋野」的咖啡店開了好些年,當初我也是在這裡與男友認識的,我們時常於假日時來這裡早餐,因為只要聞到這裡濃郁的咖啡香,我就感到幸福;只是現在,我的幸福似乎離我很遠,很遠。

我還記得第一次到這間店,是一個奇妙的清晨,我不知做了什麼夢醒來,便下樓去附近便利商店買報紙,當時,很想喝一杯現煮的咖啡,看到報紙上報導了這間店,想也沒想,我就搭上計程車。
因為這條巷子不容易找,我下車後繞了良久,果不其然聞到了咖啡的香味,循著香味便找著了這間店。
一看見咖啡店的招牌,我整個人心安了起來,正沈浸在咖啡香中,忘了要推門,他就站在咖啡店門口的階梯上,背著陽光,問我:「要進去嗎?」

我們就這樣開始的,那是種非常奇妙的邂逅,好像我們認識了很久,連這間咖啡店,我們都是第一次到訪,卻好像之前就來過,於是聊著聊著,便開始約會。
這些年來,每次交往的紀念日,我們都一定會到「屋野」喝一杯house brand,然後甜蜜地牽著手離開。

 

「唉。」想著想著,我又想哭了。
真糟糕,哭了一個晚上,我的眼睛一定很腫。

 

「嘿,我又來了。」老闆拿著一只壺,替我把白色杯子斟滿,坐了下來。
「啊,謝謝。」我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別這麼客氣,剛剛,我看見他經過。」老闆往窗外看去。
「呃?」我楞了楞。
「他可能看到妳,又走了。」
「……。」我強忍著想哭的衝動。
「有發生什麼事情這麼嚴重嗎?」
「沒什麼。」我搖搖頭。
「你們看起來很相愛啊。」
「也許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昨晚我們又吵架,因為我覺得他對我突來的情緒太冷漠,我跟他溝通,他卻意外地說:「那就分手吧。」

交往了四年多,當然因為工作與生活上的部分壓力,兩個人本來就不可能像剛熱戀時那樣甜蜜,雖然我一直覺得可以,但就是覺得他不一樣了。
可是他其實對我很好,也很愛我,就是不知道哪裡不對勁。
有時,他認為他無法照顧到我這麼多情緒,尤其我個性古怪,每次到了經前,都會特別脾氣不好或容易低落,久而久之,他大概感到累了。
女生的經前症候群真的是難以讓男人明白的毛病,每個月要來之前,就像發燒一樣連續一週都渾身不舒服,平常可以忍受的小事情不知為何到了這週期就特別刺眼刺耳,我常莫名其妙會大發雷霆,但我其實真的不是故意的。

這,也許,就是人家所謂「不能協調的歧異」吧。

 

「我一直以為真心相愛,是可以跨越很多困難與問題的,更何況,我們其實平常還蠻要好的。」老闆陪著我談心,談著談著,我便多說了些感受。
「我也相信,不過,這是雙向的,也許他心裡有什麼難以化解的東西,需要時間吧。」老闆笑了笑。
「嗯。」
「妳聽說過咖啡魔法嗎?」老闆突然話鋒一轉。
「咖啡魔法?」
「嗯,所有的魔法都要誠心誠意的許願,有一種是透過咖啡的,把用特殊豆子研磨現煮的咖啡盛在白色的杯子裡,趁著熱氣,將奶球打開,順著杯沿,邊許著願,邊將奶球倒入,喝了這杯咖啡以後,據說就可以到達魔法的世界。」老闆說得煞有其事。
「真的假的?」
「試試看就知道啊,怎麼樣,妳有沒有什麼心願?」老闆神秘地看著我。
「心願啊……。」如果真的可以許一個願望,現在的我,真希望能跟他再一次熱戀。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在搞砸了。

 

「我去幫妳煮魔法咖啡,剩下的,就要自己來囉。」老闆起身對我眨眨眼,便消失在櫃臺後方。

 

我想老闆一定是跟我開玩笑,想安慰我,所以我也沒太在意。
我喝著剛剛那杯快冷了的咖啡,看著窗外,繼續發呆。

 

人家都說,年輕時的戀愛最沒有煩憂,因為少了很多現實與壓力,感情也顯得單純許多。
我一直覺得男友就是我的真命天子,老是撒嬌地跟他嚷嚷著怎麼沒有早點遇到他,如果早點遇見了,我們也許不會多很多問題。
譬如我之前因為年輕時談了幾個傷神的戀愛,中間還因此罹患重度憂鬱症,雖然現在的我身心很健康,可是一旦情緒來的時候,例如經前的燥鬱、經期的憂鬱,就還是會難免浮上一些無法立刻恢復的情緒。
果沒有這些過去,也許我們可以愛得比較單純,就不會再這樣吵架吧?

我記得男友常說他高中的生活很好玩,他是念復興美工的,跟我這個念普通高中,每天都在唸書與正常生活的人類不一樣,常有很多新鮮有趣的事情發生,生活方式與型態也大相庭徑,如果真的有魔法,我倒很希望能回到那個年代去認識他。

 

「咖啡煮好囉,奶球給妳,許願吧。」老闆又遞了一杯咖啡給我。
「呃?」真的要許願啊?!
「是啊,記住,心誠則靈。」老闆溫柔地看著我。
「噗。」我笑了。

 

既然他這麼認真,就當作一個心情的轉換吧。
反正也無傷,不是嗎?

 

「神奇的咖啡啊,如果可以,我希望……。」我按照老闆的指示,閉上眼睛許了一個願望。
在我閉著眼睛的瞬間,我聞到一股濃濃甜甜地清香,跟平常喝的house brand不太一樣,可能老闆用了不同的咖啡豆吧,哦,也許是珍藏喔。

 

「不論妳許什麼願望,一定都會成真的。」老闆笑了笑,然後留下這杯咖啡給我,又跑回去忙。
「呵呵。」我把咖啡攪拌著,心情似乎也開朗了起來,還打了個哈欠。
這時我才想起,昨晚哭了整晚都沒睡,突然心情放鬆了,也覺得整個人懶懶地。

 

於是我趴在桌上,看著窗外灰藍色的天空,不自覺地打起瞌睡。
只覺得眼皮好沈好沈,隱約瞧見熟悉的身影在窗外出現,我竟真睡著了。

 


 

「哈囉?」一個男生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好熟的聲音。
「讓我再睡一下。」我好累喔。
「這樣睡會著涼喔,店要打烊了。」那個男生繼續說。
「什麼打烊?」我揉揉眼睛。
「終於醒了。」那男生在昏暗的燈光下對我笑了笑。
「咦?」

 

我發現自己真的在咖啡店睡著了,抬起頭,竟然是我男友叫我。
天啊,魔法實現了嗎?

 

「嚇我一跳,如果妳再不醒,恐怕我就不能關店了。」他說。
「關店?」奇怪,我男友怎麼會負責關店?
「老闆今天休假,我上晚班,剛剛都很忙,沒注意到妳,要關時才發現妳睡著了,妳還好嗎?」他問。
「啊?」我完全愣住。
「……,我認識妳嗎?」他也楞楞地看著我。
「……。」他在跟我開玩笑嗎?
「妳看起來好面熟。」他笑得很燦爛。

 

這下子,我才注意到他穿的是制服,高中的制服,而且他的樣子看起來,就像年輕了十幾歲。

 

「我在作夢嗎?」我不自覺捏了捏自己的臉,啊,好痛。
「呼,輕點,妳皮膚這麼嫩,都紅了。」他關心地想伸手摸摸我,又覺得不太恰當,於是縮了回去。
「現在是幾年啊?」唔,這句台詞好像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對白。
「呃?一九九……九幾我也忘了耶。」他努力的回想。
「啊?」我的媽呀,我一定是在作夢!
「妳怎麼了?」他一定覺得我很怪。
「你捏我,捏我的臉,用力點!」我要求著。
「不好吧?」他遲疑著。
「我今天早上來喝咖啡的時候明明還是二零零七年啊!」我大叫。
「噗,妳喝醉了嗎?」他笑了出來。
「我不是開玩笑的!真的!我,怎麼可能會……。」怎麼可能回到十幾年前啊?!
「……。」他的表情轉為嚴肅,很認真地看著我,發現我很認真,於是他真的伸手掐了一下我的臉。
「唉唷,好痛!」我不是在作夢耶!
「痛就不是作夢對不對?」他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情不太單純。
「是啊……,照理說是這樣的。」我突然意識到這還蠻恐怖的。
「妳如果不是有病,就是真的是從未來來的嗎?」他仍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就算我有病,我真的是,唉,怎麼可能是一九九幾年?怎麼可能?」我完蛋了,明天還要不要上班啊,大哥?
「那所以妳晚上也沒地方去對不對?」他皺著眉問。
「啊,對吼!」難道,我要回到我高中時候住的家,告訴我爸媽說我是十幾年後的我?
「妳家人可能會嚇死……。」他繼續皺著眉。
「我覺得我會先被嚇死。」我想到高中時那清純但白目的自己。
「妳以前家住哪?」他問。
「台北。」
「這裡也是台北。」
「我知道。」
「……,看來妳是不可能回去告訴他們對不對?我記得電影裡演過類似的情節,但是好像不可能同時存在兩個一樣的人。」
「回到未來嗎?」
「類似。」
「……。」我們兩都陷入沈默。
「如果這是真的,妳要怎麼回去妳的年代?」他問。
「我不知道……。」我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攤在位子上。
「我自己在外面租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妳可以先去我那裡,我們再想辦法好了。」他提議。
「呃?」當我快哭出來時,他伸出了手。
「走吧。」他示意我到店門口等他,然後他把店關了,便走出來。

 

我們坐上他的摩托車,就像他曾告訴我的那種,很復古的自己改裝的帥車。
雖然我對於這種東西沒有任何感覺,他認識我之後也都開車,不再騎車,但,此刻,我有種非常奇妙的心情。

 

「妳這樣會掉下去。」停紅綠燈時,他把我的手環在他的腰間。
「啊。」我頓時超害羞的。
「抱好囉。」他檔一打,便又衝出去。

 

我忍不住靠在他的背上,有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以及此刻對未來茫然不知所措的心情,又忍不住偷偷留了眼淚。

 

「妳餓不餓?」他轉過頭問。
「呃?有點耶。」
「那先去吃飯?」他又問。
「好啊。」
「想吃什麼?」
「都可以。」
「夜市好不好?」
「嗯。」

 

他帶我到永和的樂華夜市,而我很自然地就走進了我們交往時常去的那幾個攤子,還順便幫他點他愛吃的東西,自己卻沒發覺。
等東西送上來,他總是用訝異的眼光看我,然後逕自吃著飯。

吃完後,我們又騎車回到他家。

 

「到囉,我家很小,而且只有一張床,我去問問朋友家能不能借住,這邊就給妳住吧。」他領著我上樓,為我解說著。
「啊,你要去朋友家?」我拉住他的衣角。
「呃?不然咧?」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十幾年後的我們是情侶。
「妳哭了?」他注意到我眼眶紅紅的。
「啊,很腫嗎?」我趕緊別過頭去。
「妳很怕是不是?」
「有點,還好。」我勉強地笑了笑。
「唉,真拿妳沒辦法,那,那可是我也沒沙發……。」他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我給你添麻煩了。」我自責道。
「別這樣說,妳一個人從未來來……,哈,感覺蠻荒謬的。」他自己想了想,然後笑了起來。
「喏。」我翻了翻皮包,把自己的身份證拿給他看,謝天謝地,剛好今年初換了身份證。
「……,民國九十六年換證……。」他不再笑得出來。
「……。」我低下頭。
「妳究竟是怎麼來的?」他問。
「我不知道,早上……。」我把早上發生的經過告訴他,但還沒告訴他我們在一起過的事情。
「所以是我們老闆搞的?」他皺眉。
「我不知道耶。」
「我就覺得他今天看起來怪怪的,這麼龜毛的人平常都會自己關店,怎麼今天下午就落跑了。」
「也許去問他就會知道怎麼回去了對不對?」
「是啊,但他說他要月中才回來。」
「咦?」
「他臨時出國,現在是月初。」
「……。」
「我去個洗澡,妳看電視?」他轉身到衣櫥裡拿了條毛巾。
「嗯,好。」

 

我坐在這間小套房的床上,開著電視,發現果然是很久以前的節目,當時還沒有什麼日本台,所以轉了一些後,我又把電視關掉。
突然間,電話響了。

 

「幫我接一下!」他從浴室裡喊著。
「喔。」我接起電話。
「喂?……,請找,請找小御。」是一個年輕女生耶。
「他在洗澡耶,請問妳哪位?」
「啊,我,我是他同學。」
「請問妳叫什麼名字?他洗完我請他打給妳?」
「請問妳是?」
「我?呃……,我是……。」完了,我要怎麼說?
「那不用了,謝謝,打擾了。」那女生好像發神經一樣,突然掛了電話。
「誰啊?」他從浴室出來,只穿了條四角褲,身上掛著大毛巾。
「呃,一個女生,說是你同學,我問他叫什麼名字請你回撥,不過她急著掛了。」
「誰啊?」
「我怎麼知道。」我別過頭去。
「妳生氣了?」他走了過來。
「沒有。」
「明明就有,妳嘟著嘴啊。」
「我沒有。」
「妳幹嘛生氣?」他用毛巾擦著頭,挑著眉看我。
「是你女朋友嗎?」
「我沒女友。」
「哦,那一定是你那堆愛慕者,難怪聽了我聲音就掛電話。」
「妳怎麼知道我有一堆愛慕者?」
「你說的啊,啊。」其實是他十幾年後跟我說的。
「我什麼時候告訴妳的?」
「我如果跟你說我們交往過,你相信嗎?」我低著頭問。
「相信啊。」他起身找了件白色t-shirt穿上。
「呃?這麼容易就相信?」我大叫。
「剛在夜市的時候妳根本都知道我吃什麼。」他從冰箱拿了一瓶茶出來,打開喝了一大口。
「呃?」對喔,我都自己幫他點了。
「而且你跟我在一起好像很習慣的樣子。」他坐到我身旁。
「呃?」對喔,雖然他看起來好年輕,但是那個德行都沒變嘛。
「我們交往多久?」他問。
「四年多。」
「那現在呢?」
「昨天晚上分手了。」我心情一沈。
「為什麼?」
「因為……。」我把他昨晚對我說的話又對他說了一遍。
「別哭嘛。」
「昨天我哭的時候你就這樣走了。」
「我真該死。」他伸手為我擦眼淚。
「所以妳許了什麼願望?」
「你說那個咖啡魔法嗎?」
「嗯。」
「我希望能認識以前的你,跟你從新戀愛一次。」
「哦,那很容易,已經實現了一半不是嗎?」他溫柔地笑著。
「你第一天認識我耶。」我看著他。
「可是好像認識很久了。」
「我第一天認識你時,你也是這麼說。」
「那是因為我現在認識妳了。」他摟住我。
「我現在跟你差了十幾歲耶。」
「對啊,妳賺到了。」他吻著我的臉。
「呃?」
「我十幾年以後好不好用?」
「哦,挺讚的。」
「那就好,我聽說男人老了體力都比較不行。」
「不會啦,真的。」
「那我可以先試用看看嗎?」他吻了我。
「呃?唔。」

 

果然年輕男人的體力確實好,好得沒話說。

 


 

「kiki?」一個男人輕搖著我。
「再讓我睡一下。」我好累,前晚因為我們要分開了,我跟小御難捨難分了整晚。
「真愛賴。」那男人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呃?」我揉揉眼睛。
「嗨,歡迎回來。」是他!
「你……。」我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我後來車禍,之前那段記憶不太記得了,不過昨天想起來。」他溫柔地看著我,就像昨晚他的一樣。
「對喔。」我想起來,剛認識他時,他說他高中出過嚴重的車禍,內臟都破裂,在醫院躺了一個月,很多事情都記不太得;所以交往時,他常遲鈍遲鈍的,都推說是因為車禍的關係。
「早上我也來這間咖啡店,老闆看到我,問了我一些事,我才想起來。」
「那……。」他昨晚跟現在的態度差別好大,我有點不知所措。
「我還記得妳離開了以後,我吃不好也睡不好,妳好狠心。」他起身把我擠到旁邊,然後坐了下來。
「呃?」
「我不想再失去妳了。」他握住我的手。
「啊……。」我緊緊抱住他。
「我們再重來一次吧。」他吻了我。

 

離開這間老式的咖啡店時,咖啡的香氣仍陣陣傳來,我們牽著手,向往常一樣推門出去,臨走前,我看到老闆神秘的笑臉。

 

原來,真心相愛的話,真的會有奇蹟發生的。

 

 

60 Comments

  1. 「原來,真心相愛,是會有奇蹟的…」

    真的嗎?

    那……倒帶吧…

  2. 真應該讓妳看看我讀完這篇的表情-雙手張開擋在電腦螢幕前,頭轉向左邊大喊:
    「騙人,騙人…」,還激動得雙手握拳槌桌子。然後妳也會想看看我同事的表情,
    明顯寫著:「發什麼神經呀?!」

    是呀,發什麼神經嘛,不過就是覺得這類的故事很虛幻呢,太不真實了,就像
    HARRY POTTER和魔戒那種電影都引不起我的興趣。雖然只是故事,我還是比較
    徧向接近事實的故事。

    1. 我也喜歡真實的故事,不過,說真的,人生有很多奇蹟會降臨,只看你相不相信。
      以邏輯來說,相信奇蹟的人才可能發生奇蹟(笑)

      你的表情跟動作敘述的極寫實,超可愛的。

  3. Hi,又是我,又來留言了,
    我跟男朋友也交往了4年多了,
    我很喜歡喝咖啡,
    因為很喜歡它的味道,
    可惜他卻不愛喝,
    也好希望可以和他回到剛交往的時光。

    1. 我跟我男友也是交往四年多耶,哈,真巧。
      每個女人都希望回到當初相愛的時光,男人好像就鮮少這樣期盼。
      不過沒關係的,我相信這個世界上,一定有會那樣一直愛你的人出現。

  4. 好久沒有留言囉(話說還記得我嗎???)
    不過我都有認真來閱讀唷(期待慾望事典的結局^^)

    這篇感覺真好
    忍不住留了言
    ㄎㄎ

    P.s陽光下的咖啡真有種難以言喻的享受^0^

  5. 小艷:
    你說得對!!
    "魔法可能曾發生過,只是我們沒有意會過來而已"
    事實上我們只是沒擦覺~~
    但在於幻想世界中,人就會渴望>.<

  6. 奇妙的魔法咖啡,滿足了想回到從前的人,特別是想重來一遍的渴望…

  7. 呵!咖啡呀^^ 我也喜歡 就因為喜歡 現在自己也是在煮咖啡,當煮給客人時 最喜歡
    看著客人喝下的那第一口的表情!真怕是難看的表情!呵 不過都挺捧場的,都很開心
    的表情!哈哈 也說好喝,總有一天 我也要煮出代表自己的魔法咖啡

  8. 因為我愛喝咖啡

    有人曾對我說:
    讓我煮一輩子的咖啡給你喝,好嗎?

    So Sweet!!

    這就是我的"魔法咖啡"

  9. 如真有"魔法咖啡",就太神奇
    好想喝一杯>.<
    好想擁有幸福的感覺
    好想戀愛時都會維持著熱戀中…

    1. 其實,魔法存在我們的身邊,每個人都可能曾發生過,只是我們沒有意會過來而已喔(神秘地笑)。

      如果自己先開始當那個維繫著甜蜜的人,你說,戀愛會不會就開始一直甜蜜下去呢:)

  10. 搞的我也好想喝咖啡唷
    我前男友也跟我說過 我的體質喝一種咖啡會比較好
    可是我一直不敢喝 不過世界上真的有這種咖啡
    那我一定要喝 因為我想重新跟他開始
    我也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在互等對方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有幸福的結果

  11. 我已经禁咖啡两周了,不要再诱惑了,让我熬过这个月底,我也要一杯魔法咖啡!

  12. 嗯嗯,嗨~~~
    有點久沒來留言了呢,
    不過我都有來看阿。
    很喜歡"最好的時光"的文章哩。
    每次看完都好有感覺,
    感覺自己的腦海裡也似乎都會有很多情境哩,
    呵呵呵呵呵。

    1. 哦,真的蠻久沒看到你呢,最近忙什麼?
      「最好的時光」系列也是我的鍾愛呢。

      (現在改叫「戀愛的瞬間」了XD)

  13. 好讚的故事唷~~~ <(>.<)ˊ
    我也挺愛喝咖啡的…
    不過最近被禁止了…ˊˋ"
    女王~女王~
    我奶糖是不是被盜辣!!?
    沒上線怎麼會出現捏??怪怪………..

    1. 我年輕時覺得咖啡浪漫,生了小孩後就很少如此感受,不過,我發現那跟心情有關。
      至少最近我又開始重拾那種在陽光下喝咖啡的享受。

  14. 我也想來一杯呢?
    想要一直擁有當初在一起的甜蜜~
    可以不要消失嗎??

    1. 我相信,一定有一個戀愛,不但甜蜜不會消失,還會越來越濃厚。
      也許,那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對的戀愛,你說是吧。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