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誤上賊車。」

誤上賊車

 

再冷酷的男人也會因為愛情而融化,妳同意嗎?
就像平日再疏離的我,也會因為心動而緊張得像個小女生……。

 

「小篠,妳交男朋友了沒?」坐在校車上,不同部門的同事又問。

 

這已經是繼我到學校上班以來第三次遇到她,每一次她都小心翼翼問我,然後立刻問我要不要介紹男朋友給我。

 

「沒有。」我禮貌地笑了笑。
「那我介紹男朋友給妳好不好?」果不其然,她又提了。
「妳認識的貨色很多嗎?」我忍不住開始咬牙。
「不多,但是有很優的唷。」她見我這回沒拒絕,立刻綻放笑顏。
「那妳為什麼不自己用就好?」我反問。
「我又不喜歡男人。」她說得理所當然。
「啊?」這下換我吃驚了。

 

不會吧?她,她說她不喜歡男人?

 

「看不出來對不對?」她湊過來小聲但狡詰地問。
「妳……,當然看不出來啊!」我大叫。
「噓,小聲點,學校很保守的。」她嘻嘻地笑著。
「……。」我完全愣住。

 

這個同事在咱大學裡可說是男學生與男老師的花朵,全身上下都是粉紅裝扮,簡直就像一顆草莓,招搖地晃來晃去。
而且她說話輕聲細語,甜甜地,誰看得出來她是,是「蕾絲邊」?!

我記得上禮拜校友會時,我跟她的部門一起舉辦,校友們對她超瘋狂,隔天上班來她的座位上擺滿了一束束的鮮花。

 

「怎麼樣?今天是Friday night,要不要一起去我家吃飯,我介紹一票男朋友給妳認識?」同事超級熱血,彷彿我是嫁不掉的老草。
嗚,人家才二十五歲,身邊也有追求者,只是沒她那麼招搖而已,難道看起來總是推銷不掉?

 

「我……。」正打算拒絕,她又接著開口。
「我不是以為妳沒人要啦,只是我認識的那票男朋友老是要我幫他們介紹同事認識,我的女生朋友通通都是拉子,只有妳長的又漂亮,又是異性戀啦!」她呵呵地說。
「妳才漂亮好不好?」真是的,我這種仙人掌怎麼跟草莓比?
「不會啊,妳雖然都很低調,但是穿著總是很有品味,皮膚又好,這種耐看啦!」她一副對我品頭論足的模樣,我看了差點暈倒。
「可是這樣好奇怪喔。」我回答。
「不會啦,一回生二回熟,他們每個禮拜都會去我家聚會,每次換不同的人掌廚做菜,都是我女朋友的哥兒們,還有我的一些朋友啦。」她又繼續對我洗腦。
「呃,但是……。」
「沒有但是啦,就來一次就好,覺得不好相處的話,早點走,不然下次不要來囉,好不好?就這次!」她講得讓我無法再say no。
「好吧,幾點?」我認輸。
「喔耶,八點,在我家,妳什麼都不用準備,他們會帶紅白酒來,記得別吃飯喔。」她超high的。
「妳家在哪裡?」我問。
「我家在陽明山,有點遠,那我找人去接妳,妳家在哪裡?」
「不用啦,坐捷運有沒有到?」我再問。
「沒有耶,在山上的社區,我找人接妳啦。」
「呃,好吧,那我家在……。」

 

我把地址抄給她,然後交換了手機號碼,剛好校車到了捷運站,我便搭車回家洗個澡換衣服。

 

「唉。」站在鏡子前面,我發著呆。
之前我常拒絕她,是因為其實我們並不熟,而且,我老是覺得會到學校工作的人都很悶,應該沒有什麼有趣的人。

之所以到學校工作,是因為暫時還沒有特別想做的工作,薪水還不錯,上班雖然早了點,但是很準時,每天六點前就能回到家裡,晚上有很多自己的時間。
而我的興趣就是練樂團,晚上到睡覺前我有一大段時間可以好好練樂器,所以就不知不覺做了一年多。

不過,這個同事,哦對,她叫小得,剛剛在校車上才知道她的名字;小得確實跟我覺得會在學校工作的人不太一樣,畢竟當我休息時間去抽煙時,總會在那邊遇到她叼著煙跟學生聊天;那是一個非常詭異的畫面。

 

「叮咚。」我的門鈴響了。
「誰?」我打開裡面那道門,隔著鐵門中的縫隙問。
「小篠?」是一個男人。
「嗯,請問你是?」我皺著眉問,想不起來我認識這個人。
「小得派我來接妳,嗨,我是大福。」那個男人長得一點都不胖,但是他說他叫大福。
「哦,好,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好。」我楞了楞,隨即關上門。

 

我回房把包包提起,就又開了門。

 

「抱歉,還麻煩你來接我。」我對大福笑了笑。
「應該的,走吧。」大福也對我笑了笑。

 

我跟著大福下樓,搭上一台深藍色的車,正奇怪大福怎麼打開了駕駛座右座的門,就發現原來還有一個司機。

 

「來了嗎?」司機見大福上車,便問。
「嗯,這個是小篠,他是小福次郎。」大福轉過頭笑嘻嘻地看著我。
「呃?」我正想打招呼,卻不知道該怎麼念他的名字。

 

小福,次郎?
這什麼鬼?

 

「別騙無知的女生,我叫阿麥。」阿麥很性格地頭也不回,從後照鏡中瞄了我一眼,說。
「啊,你好,麻煩你了。」我在錯愕中對他點點頭。
「不會。」阿麥說完,便猛地踩了油門,大轉出巷子。

 

而我在後座開始抓緊手把。

 

「小篠,妳會害怕嗎?」大福關心地問。
「害怕你們還是快車?」我反問。
「害怕,哈哈哈哈,害怕阿麥的快車啦。」大福大笑。
「噗。」原本臉色冷竣阿麥,嘴角稍微動了一下。
「你會笑耶。」看到阿麥的笑,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想也沒想,便把頭伸出駕駛座與右座中間的地方,看著阿麥。
「哦?很驚訝嗎?是人都會笑。」阿麥瞄了我一眼,看我的表情仍然像個鐵板。
「那你再笑一次。」我一向對冰山男的笑容非常好奇。

 

記得「賭神」裡面的龍五,每次一副酷臉笑,其實是因為他自覺笑得很難看,有次賭神就特別要求他笑給他看,最後他拗不過便答應了,結果笑得超級難看;那幕我每次看都笑,所以我猜搞不好是阿麥的笑容很難看,所以都裝酷不笑。

 

「沒什麼值得笑的。」阿麥還是頭也不轉地回答。
「嗚。」我悻悻然回後座坐好。
「小篠,別介意,阿麥平常就是這樣,不過妳別看他冷漠,會開快車的人心裡都是很熱情的。」大福安慰著我。
「謝謝你。」

 

大福其實長得蠻好看,一點也不像擺在甜點櫃裡胖胖的豆大福,但是取這個名字,真的很難讓人心動;不過,倒是很好相處。

 

「到了。」阿麥的快車瞬間停下,大福便轉身告訴我。
「你們先上去,我去停車。」阿麥說。
「喔,好。」我跟著大福下車。

 

到了門口,我嚇一大跳,不是因為看到二十幾雙鞋的關係,而是我原以為小得的家是一個小小的公寓,沒想到一點也不小,簡直就是豪宅了。
她家有三層樓,每一層起碼七、八十坪有,而且廚房就像家居雜誌裡才看的到sample。
難怪大家每個禮拜都要來她家做菜吃飯,太享受了嘛!

 

「小篠,妳來了!」小得一見我,便衝上前來,遞給我一杯白酒。
「嗨,打擾了。」我開始慶幸來到這邊,所有人的感覺都很友善,而且氣氛很好,放的音樂也好聽。
「我帶妳去跟每個人認識,來,到室外。」小得走向那諾大客廳,我才發現客廳外面有游泳池。
「天啊,妳家有游泳池!」小得原來是個千金小姐啊?!
「是啊,不過我沒有有錢的老爹,這是我跟我女朋友一起合買的。」小得回答。
「合買?」教職員的薪水有這麼高嗎?
「嗯,比市區房子還便宜唷,真的,這幾年景氣不好,有錢人不是倒了就是移民,這邊空了很多這種別墅,還連裝潢都有呢,我這間是一個外商總裁回美國去,急著出售的,當時剛好阿麥介紹,來看一次馬上就下訂啦。」小得解釋道。
「阿麥是做什麼的?」我問。
「阿麥是我女朋友的哥哥,跟朋友合夥開公司,是個雅痞喔,」小得邊說,邊露出一點賊笑:「哦,原來妳喜歡阿麥這種型的。」
「妳誤會了啦,因為一路上他都不說話,都是大福在說,只是好奇而已。」我一聽,當場臉紅著反駁。
「好奇什麼?」阿麥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沒什麼,女生的八卦,對了,我去廚房準備,阿麥,你帶小篠去跟大家認識,好好照顧人家喔,不要讓她無聊。」小得跟我使了個眼色,一說完,人就溜走了。
「喔。」阿麥應聲。

 

剩下我尷尬地不敢抬頭看阿麥。

 

「喝酒嗎?」阿麥盯著我手上的杯子問。
「喝啊。」我回答。
「酒量好嗎?」他又問。
「OK吧。」
「那就是不錯,今天有不少好酒,還是要慢慢喝。」阿麥仍一派冷酷地說。
「好,謝謝。」我感激地道。
「沒什麼,只是免得醉了我扛不動。」阿麥的嘴角又掛著一抹微笑,這次看起來蠻機車的。
「謝謝你喔。」我沒好氣地答。
「阿麥,你交女朋友了?」一個女生衝了過來,一把抓住阿麥的領口。
「唔,幹嘛,妳心碎了嗎?」阿麥竟然沒否認,還虧著那女生。
「馬的,兄弟替你高興啊,每次看你孤家寡人唉來唉去,聽了我就冷感。」那女生也不甘示弱地虧回去。
「這是小篠。」阿麥看了我一眼。
「小篠?好熟,咦,是小得的那個同事啊?」那女生想了想,恍然地悟地說。
「……。」她是誰啊?
「這丸子,小得是她的女友。」阿麥又簡短地答。
「妳好,謝謝妳們請我來玩。」我對她點頭示意,一邊納悶著,為何他們的名字不是大福就是丸子?
「你們早就相親了嗎?這麼快就把上人家啦?」丸子的口吻儼然是個「兄弟」沒錯。
「沒,剛接她過來,小得要我帶她參觀,介紹給你們認識。」阿麥終於解釋。
「那你還不介紹,自己把人家佔住,真小氣。」丸子槌了阿麥一下,隨即笑著對我說:「嗨,我是丸子,常聽小得說起妳,果然很正。」
「呃,呃,謝謝。」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沒關係啦,待會吃飯就會認識了,你們先聊啊,我去幫小得。」丸子轉過頭看著阿麥,只見阿麥嘴角微動了一下,丸子也就一溜煙閃了。

 

又留下我跟阿麥兩個人。

 

「Cheers!」我還在恍神,阿麥的酒杯就碰了我的。
「啊,乾杯。」我笑了笑,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噢,好酒。
「德國的Riesling,清爽細雅。」阿麥用眼神笑了笑。
「德國的?」我訝異地看著這杯酒,一飲而盡。
「是啊,很多人不曉得,其實德國的白酒一直好喝,只是量比較少。」他不知何時手上拿著酒瓶,又替我斟了一杯,然後把酒標秀給我看。

 

接著他講了一些他去德國唸書時喝的酒,然後帶著我到吧檯試了好幾種。

 

「其實你話也不少耶。」在吧檯無人的那側,酒喝的多了,我們也熟稔起來。
「是嗎?其實我比較喜歡用做的。」他突然曖昧地笑了。
「呃?」我整個愣住,眼睛不知道看哪裡好。
「妳臉紅一點比較好看,下次記得上妝要畫腮紅。」阿麥繼續說。
「我,我沒化妝啊。」
「哦,那妳皮膚真好。」他湊了近我的臉,仔細地盯著瞧。
「呃……。」我僵硬了。
「吃飯了,待會再繼續。」阿麥眼神看往丸子搖著餐鈴的地方看去。
「喔,好,」我收回緊張的情緒,想起他剛剛那句話,便問:「繼續什麼?」

 

只見起身往餐廳走的阿麥,轉過頭來,對著我說:「妳想繼續什麼,就繼續什麼。」
然後他就別過頭去了。

 

媽呀,這下我又開始緊張了。
他說的話到底是開我玩笑,還是一語雙關?
不行不行,阿麥一定是花花公子哥,小篠,妳不可被他騙了!

 

「妳頭搖什麼勁兒?」餐廳裡,阿麥的頭從我頸後靠過來,在我耳邊輕聲問。
「沒有。」我被他這一問,整個人就像觸電一樣,凍結。
「妳沒男朋友?哦,這道鑲蘑菇很好吃,小得拿手菜。」阿麥拎著餐盤,幫我夾了兩個,又放了兩個在自己的盤子裡。

 

因為人多,所以小得他們用buffet的方式,大家就用大餐盤挑自己喜歡的菜,到客廳或室外去吃。

 

「謝謝。」我看著盤子裡的蘑菇,跟他道謝。
「為什麼不交男友?哦,prime選級,妳吃牛嗎?」阿麥沒等我回答,又逕自夾了一塊牛排給我。
「我自己來就好了。」我不好意思地說。
「自己來,嗯,比跟男人好嗎?」阿麥停下了腳步。
「什麼?啊!」我發現他誤會我的意思,頓時真是超級尷尬。
「逗妳很好玩。」他笑了。

 

逗我很好玩?我是玩具嗎?
這餐飯,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吃完的,因為阿麥就這樣逗一逗我,然後又貼心地幫我倒酒,走階梯時扶著我,一會兒冷酷,一會兒又用他其實笑起來很迷人的表情讓我小鹿亂撞。
平常習慣與人冷淡的應對全部變成緊張,天啊,我就像一個小女生一樣。

 

「這裡人好多。」他沒頭沒腦冒出這句。
「呃?」
「到外面去好了。」他牽起我的手,往泳池畔走去。

 

我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心裡卻甜甜的。
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直覺告訴我,我喜歡上他了。
但,卻不知道他對我到底只是好玩,還是他也有感覺?

 

「你……。」我想問,卻問不出口。
「幹嘛?」他問。
「看來酒喝得不夠多。」我挫敗地嘟噥著。
「喝太多酒沒辦法開車送妳回去了。」他突然開口。
「喔,沒關係,我自己坐車回去就好了。」我的心有點失落。
「可是我不想讓妳回去,除非妳帶我回去。」阿麥的手環上了我的腰。
「咦?」
「你不是,我是說,你,你這樣很奇怪耶!」他一下好像對我有意思,一下又好像沒事一樣,到底是怎樣?
「我沒說不喜歡妳。」原來他知道我想問這個。
「可是,可是你也沒說喜歡我啊!」我忍不住嚷嚷。
「我不太會追女生,老是開玩笑要小得幫我介紹漂亮的同事,因為常聽她講,沒想到妳本人真的很,讓人心動。」阿麥這次笑得很溫柔。
「你騙人!」哪有不會泡妞?你的手不是就抱住我了。
「是真的,我不是說過,我比較喜歡用『做』的。」他的呼吸與神情很挑逗。
「那,你想……。」這樣是想吻我嗎?
「嗯。」然後他吻了我。

 

當我躺在阿麥懷裡,他告訴我其實小得只安排我們兩人「相親」,大福是個幌子。
因為阿麥自己來接我會害羞,怕沒話聊,所以派了阿福來。
不過事後阿麥認為阿福不該來的,否則他就直接把我載回家就好。

搞了半天,我原來是誤上了賊車!

 

不過,這輛賊車的主人很迷人,而我們就這樣在這兒的三樓待了一整個晚上,正確地說,是待到了星期日,他送我回家。

從此以後我多了一名快車司機,也多了一個男友。

 

 

32 Comments

  1. 哈哈哈
    我又看完了
    還不錯的咩~
    這種賊車應該大家都想要囉~
    是不是阿~女人們~!!
    哈哈哈:)
    因為太久沒來所以很想你
    所以我決定
    今天要看完˙我之前沒看完的文章
    哈哈哈
    掰咧~去看囉~親愛的艷女王:D

  2. 眼皮就算很重…很想睡覺了…

    卻同樣不能睡…

    一睡了…就會被吵醒…折磨阿><

    ↑瞎聊

    誤上了這麼一輛賊車,

    也不賴阿…

  3. 這種令人怦然心動的感覺,就是愛吧~~~
    喜歡很真的\感覺,又近又遠,彷彿令人不敢相信~~~

  4. 冷感感覺酷多了…
    對阿~因為電腦最近很脆弱…
    我老媽已經不願意再支付修電腦的費用惹~ˊˋ
    所以最近都不太敢動遊戲…><"

  5. 哈囉~女王!!
    這篇相當特別呢~哈哈哈...
    ...哈哈哈~糟糕我又瘋了...

  6. 有點驚喜的感覺 妳寫的文章都滿棒的 好厲害 平淡而不失真實 很特別的一個地方
    ^^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