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貳拾、Party花樣年華

《花樣年華》Party在小鐵的DJ盤下開始了。
阿泰邀我跳了第一支舞,笑盈盈地看著我。
他的優雅自信,總能讓我感到安心,但是又很好笑。

 

「人不能一輩子活在回憶裡。」阿泰對我說。
「我沒有。」我瞄了他一眼。

 

我對雷的愛,還沒結束,不算活在回憶裡。
阿泰對我的迷戀,跟我對雷的迷戀有得比。
也許是沒得到的往往最好,才讓人不斷沉迷於每次追求中,可是,阿泰對我的情感,是他太明白我的魅力了:

 

「如果男人是因為妳純真無邪而愛上妳,肯定是場慘痛的悲劇。」阿泰笑道。

 

他也是其中之一。

 

「妳的天真無邪是源於妳驕傲,和理所當然的自信,而我喜歡妳對一切遭遇的善良和執著。」他愛憐地望著我,大手差一些要覆上我的臉蛋了。

 

但他對我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敬畏感,所以他除了被我誘惑以外,不敢造次。

 

「還好,你知道我討厭人家碰我。」
「妳真是坦白得讓人沒法反駁,妳知道,這種打槍對男人來說是最具殺傷力的;而妳,殺傷力實在高強到可以的程度!」他不以為意地笑著。
「殺傷力的過去也是很有殺傷力的。」我心酸了起來:
「最近大概是因為很寂寞,老想談場戀愛,可又愛不下去;一來是我忘不了他,二來,我太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嫚嫚,我曉得很多人都跟妳這樣說過,可是,妳能不能要求不要那麼高?」阿泰說。
「要求?我是相信宿命的,在該遇到什麼人不能遇到什麼人,或遇在什麼時間這種事,我太相信那是註定的,可是我知道,很多事情只是人要不要堅持,而那是命運給我們唯一選擇的機會啊!」我激動了起來。
「妳忘了你曾對我說過:『你不覺得有時這樣漫漫地等待,太不值得了嗎?』」阿泰提起昨天我在電話裡跟他說的話。
「那怎樣?」我嘟嘴。
「嫚,那是因為我看見了最初的妳,所以值得,可是除了我以外,我不能保證別的男人也是這樣想。」他不改優雅口吻的微笑著。

 

我其實很感動,尤其在單身又寂寞的當下。
一直以來我最自信的部份,就是來自於我從未改變的本質。
只是那些,不曾被我深愛的男人們發掘,或疼惜。

 

「嫚嫚,如果妳要的話,讓我好好疼惜妳,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阿泰優雅而深情的眼神,真的差點軟化我脆弱的知覺。
「我,我好想……可是我不應該。」我低頭喝著酒:
「我也愛你。我對你的,對他的,我可以分的很清楚;可是你知道,我不是那種為了寂寞戀愛或者隨便找個人亂愛的人。」
「傻瓜,妳真是傻瓜!」
「你才是傻瓜。」
「妳比較傻!」
「愛上傻瓜還一直等傻瓜的人,他比較傻還是傻瓜比較傻?」
「什麼傻瓜?你們繞口令啊?」Angel一屁股坐下。
「哈……」我們都笑了。

 

我曾經因為寂寞上了別人的床,醒來以後只是更多的寂寞,還添上後悔。
我也因為寂寞與別人交往,結果只是對彼此更多的傷害。
我不喜歡浪費時間,時間不應該拿來浪費在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兩個人身上。
即使我想要有人疼愛,我也知道阿泰會對我很好,我就是做不到。

 

「別想了,我只是隨口說說。」阿泰摸摸我的頭:「我對妳早就釋懷了,只是看到妳會情不自禁而已。」
「好啦!」我又嘟嘴。
「你很煩耶,不知道我一個人很忙嗎?還不去幫忙?」Angel拍了拍阿泰,示意他去幫忙。
「阿泰幫什麼忙?」我問。
「跳舞啊!他是我們的招牌,當然是叫他去跟女客人陪舞!」Angel一副老鴇的模樣。
「哈哈哈……」笑死我了。
「沒辦法,誰叫我長的帥,又是老闆。」阿泰很認命,雙手一攤就往舞池走去。

 

盛裝的女生們看到阿泰全都尖叫了起來。

 

「沒想到我們這裡還有紅牌牛郎吧?」Angel賊笑道。
「妳好壞喔,這誰想的?」我還是止不住笑。
「阿泰自己想的啊,我猜他是怕看到妳,乾脆自己忙一點算了。」
「喔一,關我屁事?」
「妳這什麼態度?還不去唱歌?」Angel雙手叉腰,非常嚴厲。
「……是,老闆娘!」我悻悻然離開。


「愛在耳畔輕語

你笑得很多情
在這條青春軌跡
我拾起了記憶
在那年的Party
有段難忘炫麗
我狠狠吻著你
想留住這刻美麗

從來也沒預期
你會走出我生命
我們就是主題
愛的名字是你

That’s get whole night memory
直到我們相遇
愛不再只是插曲
That’s get whole night memory」

 

我在歌聲裡,回憶了這五年的時光,有很多的浪漫,也有很多的傷感,說:「這是我們今天《花樣年華》Party的主題曲,獻給今晚所有的人。」
全場安靜地聽著我的歌,然後興奮地喊著安可。
果不其然,Angel就是喊得最大聲的那個。

 

「你們想聽什麼?」我問。
「點歌、點歌!」Angel喊著。

 

然後我今晚變成了駐唱代表,唱了兩小時的歌,看一看錶,已經十一點五十幾。
我對台下的Angel示意。

 

「現在我們要倒數囉!」Angel把我的麥克風搶來:「還有兩分鐘,請在場的每一個人,握著你身旁的人的手,每個人都要喔,時間只有一分鐘!」

 

全場開始騷動,大家都左右互看,有點遲疑地握住了身旁人的手。
我跑到台下,本來想喝杯酒,結果被人握住了手。

 

「嗨,要倒數了!」一個漂亮的女生握住我的右手:「快點,妳還有一邊手沒握到!」
「耶?」我緊張地往左邊看。

 

天啊,要我握陌生人的手!

 

「妳好,我是老K!」一個自稱「老K」的男人握住我的左手。
「30、29、28、27、26、25……」大家一起隨著Angel倒數起來。

 

我開始有了跨年的感覺,很興奮,忘記了跟陌生人握手的恐怖感。

 

「10、9、8、7、6、5、4、3、2、1!」Angel大喊。
「Happy New Year!屋喔!」大家開心地狂叫。

 

然後就高興地鼓掌。

 

「哇,好好玩!」我笑著說。
「妳唱歌很好聽!」老K說。
「謝謝。」
「Angel說歌是妳寫的?」他又問。
「恩。」
「那妳寫不寫文章?」
「文章?有時會寫……你說你叫什麼K?」我狐疑地看著他。
「久仰大名!我叫老K,是雜誌社的總編,要不要來我們這邊寫專欄?」
「ㄟ?」
「我的名片,禮拜一打給我!」老K笑笑的留了名片,就走了。

 

老K神秘地出現,又神秘的離開。

 

「真是怪人。」一點整,我坐在吧台喝酒。
「誰?」Angel把名片搶了過去:
「老K啊!我跟他講過妳,他問我妳有沒有上班,我說沒有,他就說他今天會來,認識一下,我都忘了介紹妳們認識。」
「幹嘛啊?」
「不知道耶,他說缺記者。」
「記者?」我大學都沒畢業,當什麼記者?
「去看看啦,他們的pay還不錯,常要到國外出差,應該蠻適合妳的。」
「喔。」
「耶,妳看!」Angel轉移了我的注意力:「阿泰跟那個女生已經跳了第三支舞耶!」
「是嗎?」我轉頭望向舞池。

 

阿泰跟剛剛那個握住我右手的女生正在跳舞,兩人好像有說有笑的。

 

「哦……戀愛囉?」我們笑著。

 

有個網站名言說:「每一次失戀,都是戀愛的開始。

而Party就是戀愛的開端。

 

 

つづく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