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拾壹、我要我們去開房間(下)

「剛好有朋友在這邊,所以給我們升等了。」我按了套房的門鈴,阿泰應門,一邊解釋道。
「哇,所以這就是傳說中的『西華套房』啊?」我好奇地逛來逛去,連衣櫃也不放過。

 

這裡好大,比我現在住的房子還大。
當時台灣還沒開這麼多號稱幾星級的Motel,也沒這麼多五星飯店,我還記得學生時代晚上在《牛奶酒廊》跳舞跳瘋了,有時大家會到這邊續攤,不過沒有在房間裡做什麼,因為大家累壞了,會「開房間」一定是來洗澡睡覺的,當然房間也沒這間大。

 

「耶?你好賊喔,為什麼浴缸的水都放滿了?還有花瓣?」我戳了戳阿泰的胸口。

 

阿泰並沒有尷尬,只是很有自信地笑了。

 

「我最喜歡你這種表情,好有自信,又這麼優雅……你一定要這麼優雅嗎?會不會做愛的時候你也這樣?」
「等等妳告訴我啊,喏,妳的香檳。」
「啊,好幸福喔。」我聞了聞那味道,一口就喝完了。

 

那時,Moet也沒像現在一樣大量被引進台灣,還做這麼多廣告,所以對我來說是很珍貴的東西。
阿泰幫我又倒了酒,我便拉著他走回客廳。
客廳外有一大片窗,窗前有差不多到腰際的牆,我坐上那牆,把阿泰拉近我兩腿之間,我拿著香檳的左手繞在他的頸後,右手捧著他英挺的臉,吻了他。
阿泰的吻有香檳的味道,甜蜜的時光在我的腦裡起了微醺的作用,我突然很想做一件任性的事情:「我們在這裡做。」我右手伸到旁邊,拉開了窗簾。
「妳變壞了。」阿泰邊吻我邊說。
「我長大了。」我回吻著他。

 

我身後那片繁華的夜景,只有阿泰看的到,但任何一個在這片夜景之下,還沒睡的人,都可能看見我們。
我解開他的襯衫與褲襠,他拉下我裙底的內褲,來往的燈光與天空成了我們的床,而我會永遠記得這一刻。

 


看著枕邊不發一語的她,平靜得有點可怕的美麗臉龐,好像剛剛一場激情,從未上演過似地鎮定。
事實上他們都將情緒收藏的很好,即使如此相互地滿足,他們之間,誰也不敢輕舉妄動。


 

昨晚好激情,我心中有關「阿泰是不是做愛也這麼優雅」的疑惑徹底解除。
答案是:「嗯,他是很努力的人。」
張開眼我就發現阿泰在看我,我不好意思地把頭埋了起來。

我們在這場愛戀賭局裡的關係就像這間套房一樣被升等了,可是肉體與回憶的關係升等,跟愛是不一樣的。
雖然跟阿泰做愛的時候,我彷彿整個人都被吸入深淵裡面,差點覺得自己墜入了情網,但是比起昨晚重逢的雷,我知道那個感覺完全不同。
我與阿泰應該算是旗鼓相當的對手,跳了一晚華麗的舞。
可是下了舞台,我並不會愛上這個對手。
而我因為跟他發生關係,更確定了這件事情。

我可以跟很多人上床,醒來以後忘了他們的長相,可能其中有幾個特別難忘的,再加上一點特別好了,我對昨晚滿意極了,但我知道我愛的人不會是阿泰。
我想阿泰一定比我更瞭解,我不是那種上了床就會屬於這個人的女生。
所以他仍然很有禮貌,關於昨晚,他什麼也沒問,雖然我終於在他送我回家時,看見了他的落寞。

 

「到了。」阿泰說。

 

平常一到他都會立刻夏車為我開門,這次沒有。

 

「嗯……」我倒吸一口氣。「阿泰,我……」
「我還是會像以前一樣,我希望給妳幸福。」阿泰看著我,眼裡有很多不捨,但很誠懇。

 

他的誠懇讓我難過,我覺得自己很糟糕。
我是愛他的,但不是那種愛。

 

「我有聽說妳在L.A.的事,昨天妳上樓之前,我也聽說了妳為什麼遲到。」
「啊……」
「我昨晚應該不要碰妳的,現在我可更難忘了妳,妳真壞。」
「對不起……」我真的很壞。
「沒辦法,誰叫我愛妳。」阿泰恢復優雅的表情,下了車繞過來為我開門。
「我的門永遠為妳開。」他說。
「哪有什麼永遠的。」我嘟嘴說。
「別人我不知道,但我會盡量。」他深深看著我。
「你不要對我這麼好!」那瞬間,我抱住他。

 

如果換成別人,一定會被他融化,可是我知道我不是那種人。
是的,現在的我還不知道我要什麼,但是我很明白我不想什麼。
我雖然能對與阿泰的過往開始坦然了,可是這種長大是條不歸路,一旦往前走,就再也不能回頭。
如果我以後因此受了傷,那都是我自找的。

 

「掰掰。」我笑著說。
「掰掰。」

 

掰掰,我的王子。

Angel事後回憶我與阿泰的短暫戀情,兩人就像難得出現的金童玉女,可是我們認識得太早,沒有人在十幾歲就會知道珍惜,也沒有人懂得所謂的真愛究竟是什麼東西。

 

遇到了完美的對象,不見得能讓人奮不顧身;完美的相處,也許激不起什麼火花。
畢竟完美的相處,並不會得到天長地久的戀情,而是推演出「不如作朋友」的結論。

 

 

つづく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