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玖、遺失的片段

認識阿泰之前,我是用功的學生,一直很聽父母的安排與教誨,可能是學生時代我生長的環境比較單純,我沒想過,有關「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人生」的道理,所有父母與老師認為離經叛道的事,對我也遙不可及。
在去了「牛奶酒廊」之後,我的人生有了全然不一樣的轉變。
我一直以為我會考個高中,念個大學,然後做一個企業家第二代,然後有一個正常的家庭,戀愛了以後,才發現我的人生可以跟小時候想像的不一樣;雖然我是乖乖牌,但不代表我不懂叛逆。

 

當震耳欲聾的音樂在我的周遭響起,我愛跳舞愛到簡直瘋狂的程度,就跟喝酒對我來說,是一種本能,就算我離開「牛奶酒廊」這麼多年,我體內衝動的血液,仍翻騰每一吋細胞。
我想,我長久以來的溫馴其實只是為了醞釀一次大規模的出走,也許我並不做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也不追求轟轟烈烈的戀情,可是我反骨的性格,透過音樂、酒精和小野的死所產生的化學反應,已經讓我踏上另一條人生的軌跡。
阿泰是我的初戀,到現在重逢前我們並未發生過關係。

 

也許就是因為沒發生過關係,我們之間也沒有一個完整的結束,阿泰始終住在我心裡,不時會想起他;倒也不是忘也忘不了,阿泰就像我第一本閱讀的遊記,那遊記裡的景點,在我腦裡成為一種指標,除非哪一天我真的去了那個地方,或者看過更美的風光,才能蓋過深刻的印象。
說到另一條人生的軌跡,在阿泰去了日本後,小樹與阿Ben因為同齡的關係,順道陪我去了L.A.留學,後來雖因家道中落回了台灣,在那兒的一年,為我的人生寫下了另一篇遊記。

 


 

剛到L.A前半年,我除了上課,就是每個禮拜喝得爛醉。
阿Ben人比較直,勸我勸不過之後差不多就要放棄我了,小樹則因為阿泰的拜託,總是盡量把我扛回家看到我公寓外窗前的燈熄了以後才離開。
十二月小他們回台過聖誕節,要到過年後才回L.A.,剩下我一個人,我簡直是變本加厲,趁放假狂喝。
那時有幾次喝掛以後,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別人的床上,覺得很懊悔,可是還是晚上繼續喝,為了想忘掉懊悔的感覺,又產生更多懊悔。
其他時候捱著沈重不清醒的步伐,勉強到了家,不是在廁所跌倒,就是撞到門,然後吐得亂七八糟,怎麼睡著的不知道,醒來後頭疼欲裂,每天都發誓再也不要這樣喝了,晚上又重蹈覆轍。
直到有天我闌珊地走在公寓的長廊,跌跌撞撞進了家門,撞倒更衣室裡的櫃子,發現一個粉紅色的盒子攤在那邊,覺得很熟悉,勉強集中精神拆了開,是阿泰跟小野從迪士尼買給我的「Belle」。
那是卡通「美女與野獸」的公主貝兒人形的音樂盒,就是公主穿著她那件黃色蓬蓬禮服的樣子,把下面的發條拴轉上,貝兒就會緩緩轉圈,然後「Beauty and the beast」的音樂便會響起。

 

女生小時候都會有作夢的幻想,我也不例外,那時我除了十字架之外就迷音樂盒,總覺得那是人生唯一看的見摸的到的夢想。
看著貝兒在我充滿酒氣的更衣間裡跳舞,我哭得亂七八糟,覺得自己好墮落,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已經很久不曾一個人掉淚,不經意撞倒了貝兒,可是她還是那麼漂亮地跳舞唱歌;那跟一個人遠在L.A.的我相比,實在天嚷地別。
我縮在床角,徹夜哭到無法呼吸,視線中的一切混濁不清,滿身滿腦的難堪與悲傷讓我有想死的念頭。
這天起,我沒再去PUB喝酒,也沒上別人的床,可是我像生病一樣,沒有胃口吃飯,沒有力氣說話,眼淚動不動就流出來,一哭便哭到不能呼吸,頭痛得不得了。
好幾次我隨手抓了母親為我準備的普拿疼,一次吞了幾十顆,頭痛一點都沒消,只覺得整個人更暈,更沒有力氣。
有時候還覺得聽到有人在我身旁講話,我不敢睡在床上,覺得房間好大。
我都躲在更衣間裡,縮在地板與櫃子形成的角落,哭到睡著。
直到小樹他們回來,打電話給我都沒人接,才衝到我家發現了我。
他們不知道我把電話線拔掉了,因為我覺得聲音好吵,連窗外車子經過的聲音,都讓我覺得渾身不舒服,讓我沒辦法睡覺。

 

「妳幹什麼?」阿Ben看到我氣急敗壞,大罵著。
「啊……」我害怕得抱著棉被,整個人揪成一團,一直往角落縮進去。

 

阿Ben覺得不對,直忙道歉,然後跟小樹兩人安撫著我,握著我的手才讓我安心睡著,然後隔天帶我去看醫生。
醫生說我是憂鬱症復發,最好能住院,可是我不想去,我不是神經病,我只是生病了而已。
我躲在阿Ben身後,拉著他的衣角,一直搖頭。
小樹看到我這樣,跟醫生保證說他們會好好照顧我,醫生於是開了藥,囑咐一定要吃,隨時不對要立刻去醫院。

 

「為什麼是復發?」阿Ben不解地問。
「她一直拉著你的衣角,眼神渙散,跟你們帶她來時說發現她的情形來看,她是長期壓抑造成,之前沒有事情,現在只是發作了而已,可能是遭受打擊……」醫生翻閱病歷表,皺著眉頭說:
「千萬不要讓她受到刺激,只要乖乖吃藥,她願意振作,大概2到6個禮拜就會漸漸康復,然後要多注意她的營養,她瘦得很嚴重。」
「妳要加油。」醫生抬頭,意味深長地看著我,說:
「很多像妳這樣的人,年紀輕輕放棄了自己,那是很可惜的事情;人生還很長,不論妳遭受什麼打擊,都要知道,時間過去,一切也會過去,妳活著,那是再真實不過的事情,既然都活著,難過也是過,快樂也是過,那為什麼不讓自己活得快樂一點?」

 

我下意識抿了抿嘴唇,因為又想哭。

 

快樂與悲傷都是很瞬間的事情,我是獨生女,沒有兄弟姊妹跟我分享這些,久了,我也變得無法再與誰分享,就算Angel成了我的死黨,小野的出現像我的哥哥一樣,小樹他們陪我來唸書,可是他們都只是過客,並不是我的一部份。
我想要有人愛我、陪我,可是他們都不會是那個人。

 

 

つづく

 

 

4 Comments

  1. 在這個華而不實的人生裡,總是害怕空虛的想抓住些什麼。公平的二十四小時,每個人
    活著的方式不同。我的內心深處不想活輸別人,轟轟烈烈的過著。但膽小害怕的成份也
    不小,於是過著循規道矩的生活。無法放手一搏。
    我好喜歡小嫚。我喜歡她熱情的為自己活著。我喜歡她怕有遺憾的勇敢嚐試。看起來像
    放棄自己的人生,其實她比任何人活的都還要真實。我心裡也有一個小嫚,只是我不懂
    怎麼和人說她有多複雜,有多矛盾。但妳卻能真實的將她承現。妳真的好棒!

    1. Dear,
      我相信每個女生心裡,也許都有個小嫚:)

      不懂怎麼去說沒關係,去勇敢的活就好了。
      因為人生哪,只有一次呢。

      謝謝你,歡迎常來囉。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