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伍、時光無法改變的事

坐在Ken的車上,我真是滿肚子疑問。

 

「怎麼了?」Ken看我一直在想事情。
「你們好奇怪……」我說。
「奇怪?」
「嗯,就是今天大家的態度都怪怪的……」
「哦……跟妳解釋一下好了,我們跟蘇蘇是網友,在一起混兩、三年了,前陣子蘇蘇她出了一點意外,整個人變得很冷漠,我們都擔心她,她不太跟人交際,但是今天遇到妳,她竟然約妳逛街還跟妳換電話……」Ken說著。
「介不介意我抽煙?」
「介意。」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這麼嚴格?」
「我討厭煙味。」
「好吧,那我不抽了。」Ken說。「不過蘇蘇煙癮很大喔。」
「是嗎?她抽煙啊?」

 

看我一副下巴都快掉下來的樣子,Ken覺得很好笑:「妳剛都沒看到她抽煙嗎?」
「耶,我沒注意耶……我平常不太會注意別人的事情。」
「虧妳跟她聊得這麼投緣,耶,我看妳好像對女生抽煙很驚訝的樣子?」
「當然!我不知道女生也會抽煙!」我正經八百地說。
「……妳才奇怪吧?」
「靠北,有嗎?明明就是你們奇怪吧?」
「妳很兇喔!」
「哪有?」
「難怪妳跟蘇蘇合得來。」
「怎樣?」
「蘇蘇她……她不太喜歡人家談論她,不過講一下也沒關係吧,她雖然是高中老師,老實說我有一次經過她學校看到她差點沒昏倒,她看起來很溫柔慈祥,穿得也像個OL的……」
「你扯好遠喔,你是不是邏輯不太好?」
「什麼扯很遠?我剛講到哪裡?」
「我到家了耶!」
「……」
「……」

 

我們兩個怔住,然後對看,便大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
「很晚了,妳明天不是還跟蘇蘇約逛街?」
「恩,希望不要太早,不然我起不來,哈啊……」我打了個哈欠。「謝謝你送我,晚安囉!」
「等等。」Ken拉住我的手。「妳應該給我一個吻別吧?」
「……幹!你送我回家就要吻別?那你請我吃飯不是要上床了?」
「上床?這麼快喔?」
「神經病!」我拿起了包包,開了車門就出去。「掰掰!」
「妳……我開玩笑的啦,晚安喔!」Ken大喊。
「晚安。」我停下腳步,對他笑了。

 

因為今晚太奇異,蘇蘇的事情在我腦子裡轉個不停,我酒喝的又多,有點緊張,大概是下意識的防備,所以對Ken不是很客氣,不過剛剛發現,他其實人還不錯。

 

「……嗯,晚安。」Ken也笑著說,然後點了根煙。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身上有許多複雜的故事,造就了複雜的人生。
只是每個人的選擇不一樣,選擇怎樣的態度,就會變成怎樣的人。


手機響起,我直覺地從床上跳起來,接了電話:「喂?」
「小嫚嗎?我是蘇蘇。」蘇蘇聽起來也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聲音比昨晚還沙啞。
「早安,幾點啦?」
「不早囉,五點了,哈哈。」
「哦,怎麼樣?要約嗎?」五點還早耶,平常我都睡到七、八點。
「嗯…我們約在南京東路的衣蝶好不好?」
「好啊,幾點?」
「六點半,ㄟ,七點好了,七點順便吃個飯。」
「七點吃早餐不錯,哈,那等等見。」
「掰。」
「哈啊~~」我打了大哈欠,伸個懶腰,真爽。

 

起床梳洗一下,我就拎著包包出門了。

跳下小黃(計程車),看著人來人往,有點不太習慣。
昨晚的電音,還在我的耳畔發揮作用。

「小嫚!」蘇蘇跑過來,有點喘,說要有間餐廳不錯吃,要帶我去。

我身高172,蘇蘇167算很高了,不過因為我比較高,蘇蘇就很自然勾著我的手走著。

 

「對了,昨天阿Ken有沒對妳怎樣?」蘇蘇叫了一瓶酒,大口乾光以後說。
「沒有,他只問怎麼沒有吻別……妳又喝啊?」
「回魂酒啊,宿醉的隔天醒來,都要喝一杯酒回魂才會醒。」蘇蘇不以為意地說。
「妳們是網友喔?」
「對啊,阿Ken人不錯,就是色了一點,妳不要在意,妳朋友說妳也是狠角色,我想他應該拿妳沒皮條才對,才放心讓他送妳回去。」
「是醬子嗎?」
「耶,我對妳昨天說的故事很好奇耶!妳昨天沒講完。」蘇蘇眼睛發亮看著我,一邊吃沙拉。
「什麼故事?」
「阿泰啊,後來妳們沒有聯絡了嗎?」
「我昨天跟妳講了我跟阿泰的故事啊?」我差點把湯噴出來。

 

幹,我一定是喝醉了。

 

「恩,妳說那個叫什麼小野的死了,然後他就去了日本,真的喔?那後來呢?」
「沒有後來啊,我們都不知道怎麼面對對方吧。」我淡淡地說。
「妳不要害羞嘛!」
「唉唷,我沒有啦,妳吃飯啦!」
「小朋友就是小朋友,妳臉上就寫大大的『老娘害羞了』!」
「ㄜ……」我此刻的表情就像小丸子的爺爺,尷尬得不得了。「妳看起來很酷,沒想到還挺會虧人的……」
「不然怎麼混?哈!跟那群自以為是的小開混,不用太配合,越有個性他們就越拿我沒輒,重要的是,這樣才不會被欺負,知道嗎?小朋友要學起來!」蘇蘇笑著說。

 

她講得很輕鬆,我想一般人聽到會覺得她在薛凱子,可是在我看來,她不知道為什麼笑容裡總是有一股淡淡的哀傷,讓我很難把蘇蘇跟其他女生相提並列。
可是她沒有說,我也不敢問。
就像我昨天喝醉了酒才提到這個事情,高中的時候同學都只知道阿泰,並不知道小野的事情一樣,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段什麼故事,不想讓別人知道。

 

「哪天帶我去『牛奶酒廊』好不好?」蘇蘇認真地對我說。
「啊……」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問。
「人如果不去面對不想觸碰的回憶,那個回憶永遠都會困著妳,沒辦法前進。」她順手點了根煙,漫不在乎地說。
「……嗯,妳好像老師喔。」
「我本來就是老師啊!」
「我要是遇到妳這種老師就好了。」
「那就帶我去吧,今晚。」
「喔一!」

 

蘇蘇一副她是老大的樣子,教我很難拒絕。
我陷入回憶裡,而她拉我坐進小黃裡。

 

「小姐要到那邊?」司機問。
「『牛奶酒廊』。」蘇蘇說。
「拍謝,我基隆來的,不熟台北的路。」
「妳告訴他怎麼走。」蘇蘇看著我說。
「ㄟ,南京東路直走……」
「好乖喔。」蘇蘇摸我的頭。

 

站在『牛奶酒廊』霧銀的大門口,我握著皮包裡最底層拿出的會員卡,蘇蘇接了過來,刷了過去。

 

「好炫喔!」蘇蘇興奮的說。「走走走,讓我見識一下!」

 

我的心裡充滿忐忑,不可否認的,打開那道門之後耳邊傳來的鼓動,讓我有熟悉的感覺。

那個感覺叫「活著」。

 

 

つづく

 

 

攝影:小新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