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參、停留的記憶

小野是他與阿泰父親第一任台灣妻子所生的兒子,從小與阿泰患難與共,兩人感情極好,阿泰也是因為小野,才回台接管「牛奶酒廊」,因為小野一直希望能把事業交給阿泰,然後繼續出國深造。
阿泰的母親是日本人,中學時在日本唸書,家境一直很好,身高192,談吐優雅,是我遇過像白馬王子的典型。

我們人,在心中都有一些對於白馬王子或女神的樣貌,雖然我們都想遇到這樣的對象,卻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都好的人,假使真的有幸遇見了,就像我認識了阿泰,阿泰連個性都這麼好,要說錯的,大概只有相遇的時間吧,當相愛不在對的時間,再好的人再好的事,都不能完美。

 

這兩週來,我跟阿泰一起吃了一頓飯,因為阿泰都在為前女友S做地陪。
從加拿大回台北度假的S,據阿泰說S因為剛和在加拿大交往的男友分手,得了憂鬱症,回台是散心的,常半夜哭哭啼啼打給阿泰,阿泰只好盡量陪S。
我一開始有些反彈,但也相信阿泰,何況最近忙於籌備Angel的生日,倒也沒有對阿泰有太多怨言,我這時候對憂鬱症沒什麼概念,因為身為企業家的長女,從小受很多嚴厲教育,我的字典裡從沒有「做不到」與「不可能」,堅強得不會在人前掉眼淚。
我在20歲以前非常討厭煙味,是激進的反毒份子,對憂鬱症也只有不屑沒有同情,但也由於個性驕傲,討厭女生哭哭啼啼,所以自然也不認為哭哭啼啼會喚回阿泰的心,對S並沒太大顧慮。
只不過當時還是乖乖牌我是第一次談戀愛,對於戀愛的應對與常識都是從電影跟小說裡看來,因此當我下午到阿泰家準備考派時,意外撞見S與阿泰抱在一起,腦子一片空白,想也沒想就衝過去揮了阿泰兩巴掌,然後跑走。
我被自己的行為嚇了一跳,可是基於面子掛不住,並沒有理會阿泰的匆忙的挽留,自己到「牛奶酒廊」騎了車出去,漫無目的地在台北街頭遊蕩。
小野是接到阿泰的電話,剛好看見我的車,一路跟著我,直到在敦化北路停紅燈,才叫住我,讓我上了車。

我頭埋在小野的懷裡哭得用力,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小野只是任我哭著,直到哭得沒有力氣,才買了冰蜂蜜茶給我喝,陪我坐在路邊。

 

「不管怎樣,他都不應該讓妳哭。」小野心疼說著。
「他為什麼要抱她?」我沒說出口的是,其實是S抱住阿泰,阿泰看起來像是木頭人。
「老實說,我不知道事情發生的經過,我也不知道阿泰想什麼,但他絕對不會腳踏兩條船,可能是S情緒不穩吧……」
「我不想要了。」
「什麼?」
「我不要醬子,我不想再當他的女友。」
「不要衝動,這只是誤會……」
「我不喜歡不完美。」
「小嫚!」
「你跟他說,我不要了,我也不會再去『牛奶酒廊』。」
「先冷靜也好,想清楚再說,好嗎?」

 

就這樣,我沒有再見阿泰,只要電話是阿泰打的,我都不接。
這陣子,我顯得很平靜,沒再提過阿泰的事情,小野還是會每天電話關心我,陪我跟Angel喝下午茶,然後送我回家。

Angel畢竟是我的死黨,我一直是直來直往的人,如果像是什麼都沒發生的模樣,肯定是事情大條了。
Angel認為我一定很在意阿泰,只是自己並不清楚。
同樣地,這樣的情形,看在愛慕我的小野眼裡,很是複雜,但他誠心希望我幸福,阿泰在我心中有份量這件事情他很羨慕,但此刻能讓我幸福的也只有阿泰,所以小野一直有意無意勸著我,希望我冷靜一下,回到阿泰身邊,不要鬧脾氣,也不要跟幸福過不去。

小野的母親曾與他和阿泰的父親轟轟烈烈戀愛,卻生下他就去世了,因此小野深知,珍惜當下擁有的,是再重要不過的事情,只是人性,往往要經歷一番傷痛與故事,才能明白珍惜之可貴,我還這麼年輕,沒有人能說服我。
Angel與小野一直想撮合阿泰跟我繼續交往,直到Angel生日終於有了機會,我很重視朋友,即使知道阿泰會出席,也還是不會避開。
他們都想好怎麼巧妙安排兩人獨處等等,還想特別跟阿泰串通,但阿泰沮喪得不得了,並未配合。

 

「你搞什麼你?」小野終於動怒。
「我的事情是我的事,你別管。」阿泰也發飆。
「什麼別管?你是我除了父親以外唯一的親人,小嫚,該死,你知不知道你很幸運?我也喜歡小嫚?小嫚是我們的小公主,你是男人,你應該不要放棄!是不是一定要我這樣說,你才會聽?」小野不吐不快。
「哥……」阿泰怔住。「我不知道……」
「對,我喜歡她,不比你差,可是她在乎的人是你,你怎麼不懂?」
「那你更不應該撮合我們,我們應該公平……」
「你真是個傻子!混球!」小野氣得衝出去,安全帽也沒帶就騎上重車,他需要發洩一下。
「SHIT!」阿泰挫敗地重重坐下,沈思。

 

他一直都忽略了旁邊的人,眼裡只有我,如果他早知道小野的心情,他一定不會搞成這樣。
根據他後來的說法,那時他真應該要給我一點時間,然後更積極一點,坦誠地面對自己的情感,把我追回來。
然後他就拿小野氣急衝出忘了帶的手機,撥了電話給我。

 

「喂?小野?」我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
「……嫚嫚,是我。」阿泰緊張地說。
「啊……你怎麼可以用小野的手機,你真賊!」我有點不知所措。
「不要掛掉,給我一分鐘,聽我說,乖,妳坐下。」
「我是坐著的啊!」
「妳又嘟嘴了喔?」
「我哪有?」
「還說沒有?」
「我,哼,你再講我要掛了!」
「嫚嫚,聽我說,我要鄭重跟妳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妳相信我,我有太多的話要跟妳說,剛剛……」
「啊……」

 

阿泰把跟小野吵架的情形描述了一遍,我差點昏倒。
我真是太白目了,眼裡只有阿泰,根本沒注意到小野的心情,還讓小野陪著我散心……天啊,戀愛好難!

 

「……嫚嫚,我們不要吵架了好不好?」阿泰溫柔地說。
「……嗯嗯。」我拼命點頭。
「妳在哪裡?」
「房間裡,我站在窗戶邊。」
「等等我去找妳,我們一起去找我哥,好嗎?」
「嗯……等等!你說小野騎車出來?」我好像看見了什麼。
「是啊,我想他可能去海邊了。」
「他沒戴安全帽對不對?」
「恩,耶?他去找妳了?」
「恩,我看到他,他在對面跟我招手耶!」我開心的說。

 

然後我揮揮手,示意小野到樓下去。

 

「等等喔,他來找我,我叫他載我過去好了,我這裡有安全帽……啊……」我呆住,電話掉了下來。
「喂?喂?」阿泰在另一頭喊。
「啊……啊……他……」我不敢相信地發抖著。

 

我的家在兩條路口的斜對面二樓,房間的窗戶很大片。

小野跳上車直接朝我家樓下騎來,沒看見從後方快速左轉的砂石車。

 

「碰!」的一聲,砂石車碾過小野的身影,車子倒在路旁,砂石車才緊急煞車,事情發生得很快,劇烈的聲響惹得路人駐足。
「喂?喂?嫚嫚?」阿泰急得叫著。
「你快過來……」我嚇得說不出話。

 

直到阿泰出現在小野的旁邊,我呆在樓下,緩慢地走向前去。

 

「哥!!啊!」

 

阿泰用力的搥著地,他沒辦法抱住小野,他的頭已經被碾得成了粉紅色一攤。
我無法開口,也面無表情,更沒掉下一滴眼淚。

我們之間甜蜜與無暇的青春,就隨著小野存在的記憶,停在這一刻。

 

 

つづく

 

 

攝影:小新

 

6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