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貳、風暴的預感

阿泰從那日之後,每天下午開著跑車出現在我的校門口接我,並送上151朵香水百合,香水百合在21世紀已經顯得俗氣,但距今十年前算起來是高級品,一朵也要百元。
阿泰總是帶我逛天母的食材店,喝杯咖啡,然後拎著西點材料回他在「牛奶酒廊」旁的公寓。
那陣子,我因為跟父母去了趟香港,愛上華美達麗新酒店商務樓層餐廳才吃的到下午茶的「蘋果派」,於是都會跑去阿泰的廚房烤派。
阿泰一個人住的公寓很大,光廚房就有15坪,而且有可以烤一整隻火雞的進口烤箱,以及全套的義大利鍋,深得我心。
我把蘋果削了薄片,一片片層疊在壓得扁平,約不到一公分厚的硬餅派皮上,塗了一層研究了很久才想到使用楓糖打底的糖漿,輕輕塗在蘋果上,塗勻後,便放進烤箱,然後轉身蹎腳從廚具裡拿出阿泰從英國買回來的Benoist,開始煮紅茶。

 

記憶中的這個蘋果派,只有薄薄的一層餅皮,上面的蘋果烤得外香脆內軟,吃起來微甜而不膩,口齒留香,搭配只添些微冰糖的大吉嶺,整個滋味蔓延著幸福,不似美式蘋果派那麼黏膩,我當時連吃了六片,都意猶未盡。
阿泰看著我在廚房邊哼歌,動作像在跳舞般忙來忙去的模樣,我猜他很想飛過來抱住我;平常光跟我牽手,看著我的側臉,我都會幻想他吻我的畫面。
雖然我長得很高,鵝蛋臉看起來也很有女人味,但我還未成年,而且才15歲。

 

身為阿泰同父異母哥哥的小野常跟阿泰說:「玷污?你不碰她難道等她被別人碰嗎?」
對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來說,女神在眼前,什麼道德倫理通通滾一邊,只是在阿泰心裡,覺得,還可以再等一等。
只是這一等,阿泰沒想到也有人在等我,就是小野。

小野是跟阿泰同時把我拉出小黃牛群的,不過小野比較低調,雖然對我也一見鍾情,但是兄弟總不能為了女人鬩牆,何況阿泰一開始就這麼主動,我顯然也對阿泰情有獨鍾。
我都把小野當成哥哥一樣,每天跟阿泰電話熱線完了以後,都會跟小野聊上一會兒才入睡。

 

「小野,阿泰今天是去接什麼朋友?」我問。

 

平常都是阿泰送我準時晚上七點回家,半夜十二點再接我出門,今天則是小野來接我。
我的父母因為工作忙碌,大多晚上九點、十點多回來以後就睡了,要不,父親可能應酬還沒回來,我就會偷偷把衣服塞在床裡做成假人,然後再悄悄溜出門。

 

「接他在加拿大留學時的前女友啊,他沒跟妳說嗎?」小野露出尷尬的表情。
「前女友?他沒跟我說!」我不高興的嘟著嘴。

 

戀人的眼中容不下一粒沙,更容不下前女友。

 

「ㄟ,我想他可能是忘了告訴妳,或者怕妳生氣……唉呀,他沒跟我說妳不知道……」小野真糗了。
小野真的是無心的,倒不是為了阿泰,他只是不想看到我不開心。

 

「他幹嘛去接前女友?」
「從加拿大回來吧,她的家人都在加拿大,台灣沒有什麼朋友,也不太會說中文,妳也知道阿泰天秤座的,對朋友都很好,不要放在心上。」
「……嗯……算了,只是接機沒所謂的。」
「好乖。」小野摸了摸我的頭。

 

我的髮際飄出淡淡的香味,蔓延到整個車裡。

 

「我只是覺得他怎麼沒說清楚,醬子好像騙人。」
「他怎麼捨得騙妳?別擔心了,那女生連妳的手指頭都比不上,別想了。」
「你們兄弟都很會泡妞喔……嘿嘿!」我笑得很開心。

 

小野這一路上因為我的髮香有些心不在焉,還不時假裝摸鼻子,偷偷吸聞殘餘的氣味。
曖昧有曖昧的美好與樂趣,但暗戀型曖昧,一開始就是滿腹委屈。

 

小野載著我到了「牛奶酒廊」,今天因為是Friday night,路上擁塞,阿泰還在趕來的路上。
阿泰在「牛奶酒廊」像lounge的辦公室裡,為我隔了一間專屬更衣間,我偷溜出來都是穿puma的運動服,這個更衣間擺滿了她的衣物與阿泰送我的十幾條十字架項鍊。
我不是基督徒,也沒其他的信仰,但是從小對十字架就愛不釋手,但是我不喜歡貴重的禮物,所以阿泰都特別去四處搜刮非名牌的十字架精品送我。
我哼著歌換上紫色細肩帶絲質背心與DKNY的深藍色亮片小短裙和新買的馬靴,Angel也溜進更衣室。

 

「頭髮放下來吧,這樣比較好看。」Angel按著我的肩膀要她坐下,開始整理我的頭髮。
我對打扮都很有自己的品味,就是頭髮非常不會整理,而且老愛綁著馬尾不肯放下來,一怕麻煩二怕熱。

 

「挖,好厲害喔!」我總是對Angel神奇的化妝和整髮功力讚嘆不已。
我只會梳頭跟吹乾,但是Angel總能把頭髮像藝術品一樣在短時間弄得俏麗有形。

 

「那是因為在我眼裡,妳就是這麼漂亮,知道嗎?才有辦法弄成這樣。」Angel說。
「妳以後真該去做公關。」我笑說。
「是啊,等妳滿18來做『牛奶酒廊』的公關吧?」小野笑著走進來。
「真的嗎?」Angel尖叫。

 

Angel一直對夜店有憧憬,她更愛死了「牛奶酒廊」。

 

「真的啊,我說了算,誰叫這間店我出的錢比較多,哈哈,好啦,妳們去喝酒吧,我幫妳們一人調了一杯專屬的酒喔!」
「哇!」我們兩人同聲尖叫,幸好這裡的隔音很好。
「哇!哇哇哇哇哇~~~」我們到了吧台再度尖叫,幸好音樂夠大聲。
「Angel的酒是『薔薇』,是玫瑰萃取混搭大吟釀,因為Angel喜歡所以加了小蘋果凍;小嫚的酒叫『月光之吻』,是『天使之吻』加了茴香酒跟蜂蜜,還有我用蜂蜜做的小冰砂球。」小野解釋著。
「好漂亮喔!」Angel高興得不得了。
「好好喝喔!」我好想連喝個一桶。
「我已經跟Bartender照會過,以後這就是妳們的專屬調酒喔。」小野笑著說。
「謝謝你!!!」Angel跟我抱住小野。
「算我替阿泰賠罪,舞嫚不要再跟阿泰計較接機的事囉,好嗎?」小野說。
「嗯嗯嗯,一言為定!」我說。
「什麼賠罪?」阿泰貼近我耳際。
「秘、密!」我跟小野同聲說道。
「秘密……嘖,哥,你這麼大人人了還跟小女生有秘密喔?」
「沒事,跳舞。」小野拉著Angel到舞池。
「我們也去!」我也隨上。
「你知道什麼秘密嗎?」阿泰轉身問Bartender。
「I don’t know!」
「算了,Forget it!」他大概覺得,只要我高興就好。
「寶貝,今晚讓我為妳唱首歌。」看著兩個女生這麼開心,阿泰靈機一動走到Band中間,拿出我的專屬麥克風鎖在架上。
「哇,好棒!」Angel附和。
「好!那我還要再喝一杯!」我看著小野說。
「okok,馬上來。」
「這首歌,獻給我的小公主,舞嫚。」阿泰說。

 

他的聲音沒一般男人粗而低沈,顯得溫柔優雅。
此時全場口哨聲四起。

 

「If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Then why can’t I paint you?
The words will never show the you I’ve come to know
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
Then where am I to go?
There’s no one home but you
You’re all that’s left me too
And when my love for life is running dry
You come and pour yourself on me
If a man could be two places at one time
I’d be with you
Tomorrow and today
Beside you all the way
If the world should stop revolving
Spinning slowly down to die
I’d spend the end with you
And when the world was through
Then one by one the stars would all go out
And you and I would simply fly away~~」

(如果人能有分身
我的願陪著你
無論今日明天
我將永遠陪伴在你身旁
如果世界停止轉動
慢慢停下,直到盡頭
我會陪你到最後
當世界已經結束
星星將一顆顆熄滅
你我將一同飛遠
如果一幅畫能夠道盡萬語千言
那麼,為何我勾勒不出你
沒有任何言語能描述我所認識的你
如果一張容顏能使萬帆啟航
那我將何去何從
除了你,無處為家
你是我的唯一
當我對生命的愛日漸乾涸
你前來,並將你自己注入我心中)

 

我聽著聽著,眼淚都要掉了下來,一旁的Angel也眼眶紅紅的。

我在阿泰唱完之前,走上舞台,吻了他;吻上他的時候,眼淚也跟著落下。
Bartender因為看著入了迷,打破一只酒杯,小野的心也被敲了一下。

 

今晚的牛奶酒廊,充斥異常興奮的氣氛,就像巨浪前的高潮,有著要發生什麼的預感。

 

 

つづく

 

 

攝影:小新

 

2 Comments

  1. 看了妳寫的故事也有2-3天,內容很有趣。
    不過想問的是這篇故事裡的歌曲能聽得到嗎?
    希望你可以告訴我!! 只是覺得配上音樂更引人入勝。
    謝謝妳 女王

    1. 關於配樂的部分其實本來我有放,但是因為
      某些關係,所以配樂都拿掉了。

      這首歌叫做IF,有兩個版本:一個原唱是男的,那是老歌,但我忘了唱的人是誰;
      一個是莫文蔚的版本,好像是收錄在戀愛事務所之類的偶像劇原聲帶中。
      另,也謝謝你的支持,歡迎常來:)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