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貳拾、愛,就保持距離

「我的天。」小樹被我吻得暈眩未定地說:「妳,妳知不知道這樣很危險?」
「誰叫你說我是小女生!」我還在不爽。
「妳是阿泰的女人耶!」
「對吧!早承認我是女人就好了!」
「神經病,這有什麼好比的?」
「我……。」我愣住,現在才發現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

 

小樹說的對,這有什麼好比較的?
我想我確實很在意阿泰與女王之間,而且越來越在意。
我怎麼可以這樣做?到底想證明什麼?
而且,這樣對小樹好不禮貌。

 

「我會當作沒這件事,妳,以後絕對不可再這樣。」小樹的表情轉為嚴肅。
「對不起。」
「我不是開玩笑的,妳絕對不可以再這樣,尤其是對別人!」小樹看著我,說:「不要以為挑釁男人很好玩,換做是別人,妳很可能在玩火。」
「對不起!嗚……。」
「怎麼哭了?」
「哇!」

 

我原本只是癟嘴,誰知道竟然哭了。
小樹罵的對,我一定是酒喝多了。

 

「不要哭了,乖。」小樹摸摸我的頭,然後把我的頭抱在他懷裡,說:「只有這一次,下不為例,知道嗎?」
「嗯!」我啜泣著。
「這樣很像阿泰跟緋了吧。」
「笨蛋。」
「妳才是笨蛋。」小樹意有所指的說。
「對不起!」

 

小樹體貼地安慰著我,此刻,我發現他確實是個漢子。
而我也發現自己如同他說的,真的是個小女生。
我做得太過份了,簡直是任性。

 

「妳家在哪裡?」小樹把車子駛出停車場。

 

我說出了地址,然後低下頭。
小樹一路上專心開著車,不時瞄我,然後體貼地摸摸我的頭。

 

「忘了吧,我知道妳不好過。」他說。
「對不起,其實你很man,真的。」
「知道就好。」小樹瀟灑地笑了笑。
「小樹……。」我拉拉他的衣角,問:「你今晚可不可以陪我?」
「什麼?」他煞車。
「不是啦,我,我不想一個人。」我不好意思地解釋道。
「那我女朋友怎麼辦?」
「啊,對不起,我不知道……。」
「我沒女友啦,分手了。」
「喔,那你幹嘛嚇我!」
「讓妳知道我行情也很好啊!」
「什麼跟什麼嘛!」
「妳想去哪裡?」他問著我,一邊拿起手機:「我先打電話跟阿泰說。」
「都可以,不知道。」我只是想要人陪。
「喂?阿泰,不好意思,那個……。」小樹跟阿泰講了一下狀況:「好,你放心,嗯,那緋?……嗯,好,好,我會跟她說,哈哈,好,那先這樣,保持聯絡,掰。」
「他怎麼說?」
「阿泰叫妳不要勾引我,哈哈。」
「真的假的?」
「我想他是開玩笑的。」小樹看我的表情有點複雜,邊開著車邊說:「緋好像,狀況不太好,阿泰說他盡量陪著她,他看狀況怎樣在跟我們說,他要我跟妳說對不起,弄不好這幾天他都會陪著她。」
「那我們可以一起去陪她啊?」
「阿泰好不容易才安撫緋,平常她連阿泰都不見,如果我們跑去,那她可能會跑掉。」
「這麼嚴重喔?」
「嗯。」
「嗯……。」我低下頭。
「那,妳要去哪裡?現在很晚了耶!」
「反正阿泰也知道我們在一起啊,那去你家好不好?」
「為什麼?可是我現在開的是往妳家的路耶?」
「轉一下嘛!」
「好啦,真拿妳沒辦法。」
「謝謝!」

 

然後小樹在往他家的途中,買了豆漿跟蛋餅給我在車上吃,因為他家離台北比較遠。
還真的蠻遠的,他家在關渡。

 

「妳沒有換洗的衣服耶,穿我的t-shirt可以嗎?」小樹一進門,拿了毛巾還有t-shirt給我。
「啊,還要短褲!」
「咦?我的褲子都很大耶!」
「不行啊!」
「唉唷,真是的,女人好麻煩,等等。」他翻頭去衣櫃找,然後拿了一件短褲給我,問:「這個可以嗎?」
「謝謝!」
「浴室在那邊,我的床給妳睡,我睡沙發。」
「謝謝!」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小樹的家還蠻大的,他說因為台北的房子貴,同樣價格不如選遠一點的,反正他開車,也不用擠上下班時間,就挑了間景觀好也較大的房子。
躺在小樹的床上,他的沙發就在床旁邊一公尺的地方,而我還沒有睡意。

 

「小樹,你可以老實告訴我嗎?」我看著天花板問。
「什麼事?」
「阿泰還是很愛緋對不對?」
「……但他選擇了妳。」
「你覺得緋愛阿泰嗎?」
「……但她選擇了Jay。」
「那雷跟Marlboro lights她比較愛誰?」
「我不知道,人跟感情是不能比較的。」
「大人的世界好複雜。」
「是啊,當小女生比較幸福。」他笑著說。
「嗯,也許,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
「不是這樣說的,人的長大是很微妙的界線,只要稍微越過,就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緋跟阿泰就是這樣分手的嗎?」
「也許吧。」
「那你覺得我跟阿泰這樣好嗎?」
「怎麼說?」
「心裡還有一個人,怎麼能愛別人呢?」
「我不知道,我不是他們,而且,我也沒這種經驗。」
「好奇怪喔。」
「怎麼了?」
「我還是很好奇,剛剛緋跟雷出去發生了什麼事,雷到底生什麼病?他是想跟緋復合嗎?」
「你問我我問誰?」
「我也很好奇阿泰跟緋,後來怎麼樣了。」
「你問阿泰啊。」
「他會說嗎?」
「不知道。」
「真希望有誰拍起來可以看。」
「神經病,有時候,知道的太多不是好事情。」
「可是人家就是很想知道!」
「……嗯,剛緋跟雷出去的時候,我有跟出去。」
「真的嗎?告訴我!!」
「緋跟雷出去,打了他一巴掌,這個妳知道吧?」小樹點了根煙說。
「這個我知道,剛剛她有講!」
「可是妳不知道她為什麼打他吧?」
「為什麼?」我問。
「他們一出門口,雷就把緋按在牆上,緋氣得看著他,很激動,他就吻了她。」
「哇!!!」
「然後緋打了他一巴掌,就哭了。」
「天啊……。」我兩手摀著臉,有一種想哭的感覺。
「緋對他喊著:『我恨你!』,雷看起來很鎮定,也很心疼,然後他就抱住她,說,」小樹突然抱住我,說:「我一直不知道該拿妳怎麼辦?」
「……。」我呆掉了。
「我跟她分手了。」
「呃?」
「我的肺生病了,是癌,可能不會好了。」
「什麼?」
「就是這樣,然後緋就跑回去了。」小樹把我從懷裡鬆開,又恢復漫不在乎的表情。
「所以雷會死嗎?」我很,很驚訝!
「我不知道,他們沒有再說了,不過看起來好像不太樂觀。」
「天啊,如果是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對雷的病情,我仍無法置信。
「緋跟妳不一樣,換做是她,她會忍住,不會衝動。」
「啊?」他是說我在車上吻了他的事情嗎?
「人很奇怪,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善良的與邪惡的部分,不知道什麼時候誰會跑出來作怪。」
「我……。」我低下頭。
「其實一個吻、一個擁抱,有時只是一個短暫的動作,但是牽涉到感情,就應該要多想想……,」小樹認真地看著我,說:「誰都看得出來緋有多在意雷,可是如果她沒有忍住,她跟雷不是成了一樣的人嗎?Jay會有多受傷?何況,緋那麼愛Jay!」

 

我難過而羞愧地地看著小樹。
那,為什麼他剛剛也抱了我?

 

「緋跟阿泰認識得太早了,可是,他們有深厚的情感,不是只有阿泰一直在忍耐,緋也是,她很清楚她們之間如果忍不住,就會讓更多的事情無法收拾。」小樹繼續說著:「擁抱很容易,相愛很困難,妳知道嗎?」
「如果心裡沒有什麼對象,只要有好感,上床都沒什麼,可是,如果心裡有了別人,就算只是一個衝動的擁抱,只會讓人更寂寞而已,這就是差別。」我抿抿嘴,說: 「你就是要告訴我這個對不對?」
「知道就好,不要作會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一時的壓抑,有時反而會拯救我們。」小樹摸摸我的頭。
「謝謝你。」我笑了。

 

原來,在愛情裡,有一種距離一定要遵守,叫做「分寸」。

不只是彼此之間的分寸,對其他的人,更要保持有形與無形的距離。
這與道德無關,反而,如此的分寸才能守護我們想保有的東西,與我們的心情。

 

衝動確實很容易,身體的接觸也太容易,可是,混亂的距離往往傷害自己最單純的,關於愛。

鬆了一口氣後,莫名想睡,我抱著小樹的棉被,昏昏地睡去。

 

 

つづく

 

 

〝An Affair〞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5 Comments

  1. "原來,在愛情裡,有一種距離一定要遵守,叫做「分寸」。"
    分寸啊~~該怎麼拿捏才好?
    越來越困惑~~

    1. 盡量不要對不起別人,也不要對不起自己。
      這需要長時間學習。
      但是,我相信抱持著良心,就會知道怎麼做。
      分寸,這些東西,看完這部小說,總有一天你就會知道囉:)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