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拾玖、愛情裡的配角

「雷確實讓她有幾年很不好過,也影響了她很多,可是,你知道嗎?」阿泰直視著Marlboro lights,說:「就是因為她狠狠的愛過雷,受這麼重的傷,所以,她還去愛你,奮不顧身的愛你,那是需要很大力氣跟勇氣的,你明白嗎?」
阿泰繼續質問並勸著Marlboro lights,而我在旁邊插不上話。

每一對情侶都有自己的問題,就像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爭執著,而我卻覺得有一點疏離。
心裡,就是隱約會飄到外頭。
是啊,女王跟雷出去了,在外面的她和他,是否也一樣的爭執?

我應該是一個很容易受影響的人:那天下午公園裡Marlboro lights的吻,是他把悲傷與思念傳給我了,所以我竟然掉了眼淚。
剛才,女王本來被阿泰逼問著不知道怎麼解釋關於她與Marlboro lights之間,我感受到女王沈默的疼痛,所以也掉了眼淚。
這瞬間,我明白這幾個人之間外表風平浪靜心裡卻壓抑的情感,才知道,原來,過去是不會過去的,雖然過去了,卻也會一直影響著誰。

 

「我知道。」Marlboro lights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你知道你就應該要保護她啊!」阿泰看起來火了,重重地拍了桌子:「你知道她愛你,可是你不知道你去紐約後這些日子以來,她是怎麼過的!」

 

而Marlboro lights只是低著頭。

 

「這段時間她很少回家,都是我幫她回去拿東西,因為她只要一個人在家裡,就會想到你,但是,就算在這裡好了……呃,謝謝……。」

 

我拿了一杯水給阿泰,怕他太激動會口渴。
不過其實,那杯水,是一直站在旁邊的小樹遞給我的。

 

「就算是在這裡,她練團的時候,每次唱歌都會唱到一半跑掉,然後躲在更衣室裡哭,你知道嗎?」阿泰說。
「我也很不好過啊!」Marlboro lights激動地說。
「你愛她就應該在她身邊,不應該離開她啊!」
「可是她叫我滾!」
「面子有這麼重要嗎?」我忍不住開口:「如果很愛一個人,她叫你滾你就走,那算是愛嗎?我知道你很受傷,可是她一定也是因為這麼受傷才會說這些話不是嗎?」
「不要說了。」女王坐回位子上,手裡拿著一根快燃盡的煙。
「怎麼樣了?」我緊張地問。
「我……。」女王尷尬地說。
「我先回去了。」Marlboro lights突然站起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女王低下頭,並沒有叫住他。
「Jay!」阿泰見狀,準備追上去。
「讓他走。」女王拉住阿泰的手。
「為什麼?」我與阿泰異口同聲叫著。
「他不習慣面對這種狀況,讓他靜一靜也好。」女王冷靜地抽著新點的煙。
「嗯。」阿泰見女王這麼說,也沒再開口。

 

我們沈默地喝著酒,沒有人再提到Marlboro lights。

 

「女王,那個,那個……。」我還是忍不住想問。
「叫我緋。」女王說。
「緋,那個,雷呢?」這樣叫好不習慣喔!
「我打了他一巴掌。」女王說。
「什麼?」
「他們分手了。」
「跟那個小雪分手了?」我大叫。
「還有……。」女王手中的酒杯與她的眼神瞬間停格。
「那他有沒有說為什麼?」
「他,」女王深呼吸了一口氣,說:「他生病了。」
「生什麼病?」我問。
「他好像……,我很亂。」女王,感覺像是強忍著眼淚。
「緋,想哭就哭。」阿泰溫柔地說,然後轉身摸了摸我的頭,又轉回對女王說:「不要忍了。」他站起身,把女王的頭抱在懷裡。

 

女王遲疑了一下,然後摟住阿泰的腰,放聲大哭。

 

「他說他……,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女王的哭聲與說話聲黏在一起,我聽不見全部的話。
「奈奈,我讓小樹先送妳回去好不好?我,我陪陪她。」阿泰有點歉意地看著我。
「沒關係,我自己回去就好。」
「我送妳。」小樹在一旁偷看很久了。
「這不是妳的錯。」阿泰對女王說。

 

我邊走著,回頭看著阿泰與女王,阿泰一直摸著女王的頭,很心疼的模樣。
而女王只是坐在位子上哭著,然後緊緊抱著阿泰的腰。

 

「妳不要太介意喔,奈奈。」小樹關心地說。
「不會啦!」我拍了他一下。

 

說不會介意是騙人的,但是,我又能怎樣呢?
他們之間有太深刻的感情,不是我們這幾天的親密可以比得上的。
更何況,聽到他們的故事,看著真實的演出,我很清楚,沒有任何人可以跟別人相比,也沒有任何感情可以跟另一段感情相比。
每一段感情可能跟另一段感情糾雜在一起,但兩個之間的一切,都是私密且獨一無二的。
我開始感受到女王所謂「心碎」的,胸口那種緊緊的疼痛,是什麼滋味了。
因為這些故事都不是我們寫的,我們也沒有決定故事發展的能力,更不會知道,緣分的安排是甜蜜還是殘忍。

換做是我,好不容易等到了一直深深思念的戀人,另一個深深思念的戀人同時出現,我會怎麼選擇?
就算選擇了,結果也不是我能選擇的。
我,雖然介意阿泰與女王之間的,那算友情還是愛情?
但,其實我想我也希望自己是阿泰。

雖然我跟女王才見過幾次面,可是我對女王的瞭解和認識只有在文字裡,可是,我是真心喜歡女王,也很想關心她啊!
女王說她沒有朋友,其實我也沒有。
而且,我並沒有一個阿泰。

 

「小樹,你當我的阿泰好不好?」我突然看著小樹。
「什麼?」小樹被我莫名其妙的要求嚇到。
「唉唷,算了,怎麼可能……。」我揮揮手,覺得自己這麼問很蠢。
「我剛沒聽清楚。」小樹緊張地解釋。
「就是,你知道女王,呃,緋跟阿泰,他們之間有很深厚的感情,雖然她愛的不是阿泰,阿泰現在也跟我在一起,可是,就是那樣嘛!懂不懂?」我真不會說話。
「呃?可是阿泰好可憐。」小樹說。
「我也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阿泰。」我低頭。

 

這個世界上,除了雷跟Marlboro lights,只有一個阿泰啊。
而阿泰是不可能變成我的阿泰,我是說,如果我是女王的話。

 

「傻瓜,妳放心吧,阿泰這麼照顧我,我也會好好照顧妳的。」小樹笑了。
「對喔,我們都不熟耶。」
「一回生二回熟囉。」小樹說:「算起來,我們應該才是最早認識的唷!」

 

對!我想起來了。
女王在「牛奶酒廊」的演唱會開始前,還沒看過阿泰我就先看見小樹。
那時小樹拿了票給我,自我介紹了一下,我還驚訝地大叫,因為他在女王的小說裡有出現嘛!
可是隨即阿泰就出現了,阿泰真的太帥了,小樹就被我們忽略了。
其實小樹長得很優,只是阿泰太搶眼了。

如果這是一部戲,阿泰絕對是不輸男主角的最佳男配角!
而比起來,小樹比較斯文,但,仔細看,小樹其實很壯耶!

 

「小樹,我都不知道你身材這麼好耶!」我驚訝地說。
「哪有人這樣看別人的?」小樹叫著。
「我看看嘛!」

 

我把小樹的襯衫釦子解開,發現他果然很壯。

 

「你有練過喔!肌肉耶!」
「這年頭誰沒上健身房啊!」
「小樹其實也很高耶,一點也不小,你應該改叫大樹!」
「誒,妳很色耶!不要再摸了!」
「摸一下什麼關係?」
「妳是大嫂耶,我是男的耶!」
「喔……。」我失望地收回我的手。
「這樣也要嘟嘴喔。」
「真小氣。」
「我是男人耶!」
「男人怎麼樣?」
「妳這樣摸我,我也會有反應啊!」小樹臉紅地趕緊把襯衫釦子扣回去。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糟糕……。」我好像太失禮了。
「真沒想到妳長得這麼可愛,這麼恐怖!」小樹邊扣著邊瞪大眼睛說:「現在的小女生真可怕。」
「我才不是小女生!」不知道為什麼,我很介意人家說我是「小女生」。
「妳比我小啊。」
「有嗎?怎麼可能?」
「妳幾歲?」
「二十三啊!」
「那就對啦,我二十八了耶!」
「騙人!」
「騙妳幹嘛?」
「你看起來很小啊!」我尖叫!
「我大你五歲,這表示我上小學的時候妳還在包尿布!」
「我不信!」
「你的baby face會不會太扯!」
「可能我是ABC的關係啦,看起來比較年輕。」
「真的,你一點都不像個男人,看起來就是男孩子。」
「靠北,妳才像小女生,一點也不像個女人!」
「喔一,這樣說我!」我火了。
「要不要試試看?」我把臉湊近小樹。
「什麼?啊……。」

 

我在小樹的唇前一公分停住,然後吻了小樹。

 

 

つづく

 

 

〝Finale〞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6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