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捌、愛是不會結束的故事

Saturday morning,不到九點我就醒了。
酒喝得太多,一起床直往廚房,倒了一大杯溫開水,猛灌了幾口,我順勢點了根煙。

昨晚我喝醉了,最後的印象停留在當時站起來發現確實有點暈,臨走前看到Marlboro lights跟女王還坐在位子上,都沒有說話。
而阿泰一直小心翼翼攙扶我,直到上了他的車,我就不太清醒了。
隱約有聽到老大回來以後,說了什麼……,可是頭好疼,記不太起來了。
我很少喝醉,不是因為我很會喝,我只是愛喝而已,但我知道什麼時候我有點茫了,就不會繼續喝下去;昨夜卻例外,大概是心情上上下下,又感受到了異樣的,別人的心情吧。
真奇妙。

那是一個奇妙的夜晚,愛情的結束與發生是這麼快,但我相信,也有些深刻的愛,是永遠不會結束的故事。

關於永遠不會結束的故事,這點,證實在我開了電腦,連上Faith.com,便翻閱起女王的日記與文章,從最早一篇開始。
女王的網站是2002年建立的,那時她剛戀愛,對,就是跟Marlboro lights,經過昨天我可以確定。
女王在日記裡寫過,她的男人會看她的每篇日記,我想也是因此,她的日記裡只有Marlboro lights的蹤影。
可是看女王的文章與小說可知,在這之前有一段刻骨銘心,不過若換做是我,也不可能會把這些寫出來讓現在的男友看到吧。
離線前我看到幾個個月寫的,最近的還看不完,就發現出現了另一個人的名字。

原來,不結束的故事,不只會有一個。

很愛很愛一個人,心裡卻也有另外一個人,這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他們分手是因為這樣嗎?
之前每篇文章我都看過了,可是那不一樣,當小說情節與現實生活發生關連,我才開始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
看了將近四個小時,又覺得累,我於是躺回床上,想著女王與Marlboro lights之間,又朦朧地睡去。

 


 

Sep 7, 2005 發表人:Queen 篇名:「私密的駭客」

 

雷在我的生命裡是一個過客,但在我心深處,卻很難過去,不是因為我不願意,而是根本忘不了他。
我曾說過,強迫一個人忘記誰,是不智的,那只會讓心底壓抑到有一天爆發。
我是愛他的,年月過去,一度我以為我會這樣孤獨一輩子了,沒想到就遇見鍾堂。

我以為我的青春和愛已隨著與雷的故事結束而消逝,原來,那只是青春的一半,叫做衝動,奮不顧身的衝動;然,青春的另一半是決定,奮不顧身的決定,就像我已經明白了很多事情,卻還是決定奮不顧身去愛鍾堂。

愛上雷的時候我太年輕了,就像一張白紙,當我愛上鍾堂,鍾堂成為那張白紙,我成為為白紙塗抹顏色的人。
戀愛中的角色一旦對調,我對鍾堂的愛越來越深厚,就越明白雷當時的情感與決定。
跟雷在一起時,他有未婚妻,現在我有了鍾堂,雷回頭找我時他們分手了,我卻狠心拒絕。
感情一旦出現第三個人,總有人會受傷,否則就是全軍覆沒,我因為曾被雷傷害,所以選擇了傷害他。

重點是,我確信我愛鍾堂,他也愛我。
為此,我們不仁是應該的,否則就是對自己不義。

 

後來有一次,我和鍾堂吵架,其實不是吵架,而是因為相處後發現我們彼此的不同,開始有了歧異。
雷曾對我說過:「相愛的人並不一定適合一起生活。」
我和鍾堂就住在隔壁,不是他在我家就是我在他家,幾乎是同居了,就是因為太近,我們就越對對方任性,因為太近,有些話反而沒辦法跟對方說出口。
這時我看見雷在線上,竟然想也沒想便傳了訊息給他,而他也很快回應了我。
他問我過得好不好,我說「嗯」,他便問我是不是被欺負了,嚇了我一跳。
他說,我的「嗯」裡看起來簡短,但不簡單;我沒想過他這麼瞭解我。

拒絕雷的那幕一直印在我腦海,之後我們便失去聯繫,我總以為我忘了,想起時,胸口卻疼了起來。
我不想說另一個人的事情,此刻,我只是想見他,於是我們見面了。
見到他,往事就像電流穿透,洶湧而至,心裡本來有很多話想對他說,只是一句也說不出口,腦子一片空白,又充滿太多雜亂無章。
我們在那次見面並未碰觸對方,但我心裡的封印卻被掀開。

 

封印,就像一個咒語一樣,當關鍵字出現,私密便層層連線,把我的心與情緒全駭客了。
人一遇到真感情,再多的理智與判斷都會失準,我也不例外。
只是沒有人能告訴我怎麼做才對,做了會如何,我比較笨,只能選擇一種決定,然後繼續下去。

 

抽長壽煙和Marlboro lights的男人有著天壤之別,他們之間唯一的關連,是我。

 


 

「啊!」我像是理解了什麼,睡夢中又驚醒。
如果說長壽煙代表的是一個難忘的情人,Marlboro lights是更適合在一起,難忘的情人之後終於遇到的愛人,那女王與我之於阿泰,是否也是長壽煙與Marlboro lights?

 

「可是妳們抽的是七星涼煙啊?」阿泰在電話那頭說。
「對啦,可是我只是覺得很像嘛……。」我說。
「是妳覺得像,還是妳希望像?」阿泰又問。
「呃?我……,我不知道耶。」
「傻瓜,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樣的,更何況,我可不想跟緋一樣悲慘。」
「喔。」
「妳又嘟嘴了。」
「你又知道?」
「可惜我不在妳身邊,下次不要隔著電話誘惑我。」
「那你來啊!」
「好啊,我馬上到。」
「呃?我只是……。」人家只是隨口說的!
「待會見。」
「喂,等等!」
「嘟……。」

 

阿泰很迅速掛了電話,這下我酒意全醒了。

啊,我好緊張,我的房裡很明亮,現在又是大白天,不像昨晚微燻的夜店。
糟糕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去,去洗澡吧!
總不能披頭散髮見阿泰吧?!

 

我打開了音響,開得很大聲地去淋浴。
酒醉一夜後的沖澡,有個人在趕往我家的路上,那種感覺真好。
邊哼著「I don’t wanna be a doll」的歌,長壽煙與Marlboro lights被溫暖的水氣與沐浴乳的香味沖散,只剩下阿泰昨晚在我耳邊說的那些甜蜜。

 

突然想起,阿泰抽的是Lucky Strike。

 

 

つづく

 

 

piano solo〞 form GLOBE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3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