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陸、北京的那一夜

Friday night,好愉快。

Marlboro lights、我與老大還有他的兩個朋友,一起坐上七人座的計程車,到了「牛奶酒廊」。

 

「好厲害,七人座的計程車,這麼剛好。」老大說。
「是啊,一定是女王保佑!」我讚嘆道。
「哦,人挺多的。」Marlboro lights瞄了我一眼,又指著入口後的長廊邊,說: 「賣紀念品的,快去吧。」
「哇!」我跳著過去,看到了CD、海報、跟煙灰缸。
「好炫喔!我要兩張CD、兩張海報跟一打煙灰缸!」
「買這麼多?」Marlboro lights跟老大叫道。
「是啊,怕弄壞啊,海報一張要貼一張要留著,煙灰缸要放滿整個家跟辦公室!」我拿著海報得意地笑著。
「東西可以寄在右邊的寄物櫃,走的時候別忘了拿。」一個小男孩笑笑地對我說。
「ㄟ?你是……,你是圓圓的兒子嗎?」我大叫。
「啊,妳好。」一個女生走過來摸了摸那個小男生的頭,笑著對我說。
「妳是圓圓啊?」我又大叫。
「是的,這是我兒子。」
「久仰大名!我在『牛奶酒廊』的小說知道妳!天啊,是本人耶!」我又叫。
「呵呵,看來妳是女王的忠實讀者喔,來,我請人幫妳安排位子,這邊請。」
「啊,我還要先去吧台拿票耶!」
「拿票?妳是奈奈嗎?」
「對對對。」
「呵呵,那妳先請,我讓人待會送過去。」
「謝謝妳!」我握住圓圓的手。
「妳真有一套。」Marlboro lights瞄了我一眼。
「看來我該把妳轉調公關部。」老大也附和。
「喂,人家是忠實粉絲耶!女王的小說我可是看得很熟了。」
「喝酒喝酒。」老大跟Marlboro lights看來是不想理我了。
「奈奈小姐?」
「啊,我是。」
「妳好,我是小樹,這裡的bartender,有什麼事情找我就行了。」
「謝謝唷,我也在《牛奶酒廊》小說裡看過你耶!」我接過票,感謝地說。
「沒什麼,」小樹笑了笑,禮貌性地對著我們這桌的人示意。
「疑?啊,好久不見……。」小樹突然愣住。
「好久不見。」Marlboro lights跟他點了頭,有點尷尬的樣子。
「小樹,紅包廂要開酒,去招呼一下……,」另一個男人手搭在小樹肩膀上,也禮貌地跟我們點點頭,也愣住,問:「Jay?」
「阿泰。」Marlboro lights也尷尬地跟他點了頭。
「還好嗎?你從紐約回來了?」
「嗯,被調回來,這些是我同事。」
「你們好,我是阿泰。」
「阿泰?!天啊!」我忍不住又大叫。
「妳今天叫得太離譜了吧?」老大作勢摀住耳朵。
「對不起啦,沒想到小說裡的人全都跑了出來,我忍不住嘛……。」
「妳好,我是阿泰。」阿泰優雅地對我點頭笑了笑。
「我是奈奈……,天啊,你真的好帥!」
「哈哈,謝謝妳,你們還沒點酒,要喝什麼?算我的。」阿泰溫柔地笑著。
「怎好意思讓你請,我們能進來都要感謝女王小姐讓出的票,別這麼客氣,真的。」老大說。
「啊,不會,我的榮幸,大家交個朋友,何況Jay是老朋友了,很久不見,喝紅酒還是whiskey?」
「嗯,whiskey……」老大猶豫著。
「我要喝『牛奶酒廊』!」我舉手大叫。
「哦,哈哈哈哈哈,沒問題,其他人呢?」
「大家都喝『牛奶酒廊』!」我不等他們開口,非常嚴厲地說道。
「馬上來,我先失陪。」阿泰優雅地點頭,又優雅地走了。
「這裡不是『牛奶酒廊』了嗎?怎麼喝的也是『牛奶酒廊』?」老大的表情有點崩潰。

 

我想他應該腦袋陷入了「牛奶酒廊」的繞口令吧。

 

「『牛奶酒廊』是女王專屬的調酒,阿泰是這裡的老闆,來這邊當然要先從『牛奶酒廊』喝起,那是阿泰對女王的愛,女王的青春啊!感受一下嘛!」
「瞧妳義正辭嚴的。」老大清醒地說。
「『牛奶酒廊』來了。」小樹在每個人面前置放杯墊,然後把「牛奶酒廊」放在杯墊上:
「請慢用。」
「哇,好漂亮……,好好喝喔!」我輕啜一口。

 

清冽的酒香後一陣濃濃的奶香襲來,天啊,這就是幸福的滋味!

 

「不錯喝,調酒可以這麼有韻味,果然是個好店。」老大說。
「那是當然,之前我來這邊,要點『牛奶酒廊』可是喝不到的呢,因為那是女王屬的調酒,你們很幸運呢!」
「真的不錯喝。」老大的兩個朋友一男一女,看起來是一對,也喝得很幸福。

 

今天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真是不敢相信這一切。
沒想到,更不可思議的在後頭。
燈光暗了下來,「I don’t wanna be a doll」的前奏響起,全場吹著口哨,尖叫四起。

 

「音樂讚喔。」老大與大夥眼睛一亮,不約而同說。


「抽根煙 喝杯酒
再見了 規律的生活
你不懂 我是我 I hate the rule….」

「啊!」我忍不住狂叫。
現場的版本太震撼了,當女王唱起第一句歌詞,舞台的燈光唰地亮起。
女王穿著黑色的洞裝上衣、短裙跟吊帶襪,還穿了一雙深紫色亮皮的靴子,短髮挑染了發亮的藍色,煙燻妝畫得超正,簡直太屌了!
我忍不住跟著一起唱,發現大家都跟著唱。
演唱會真的好屌,好屌!

 

「女王,我愛妳!」全場陷入瘋狂。

 

女王這個小型演唱會唱了12首歌,便離場。
大家瘋狂地喊著「安可、安可!」,又瘋狂的叫著「Faith、Faith」,連喊了10分鐘,都沒停過。
我的嗓子快啞了,但還是好high,老大他們也熱情地喊著「安可」,終於舞台的燈光一閃一閃,大家更賣力地狂叫著。
前奏很抒情,女王這次變裝穿了一襲深紅色的貼身洋裝,蹬著紅色高跟鞋,妝也刷淡,看起來極有味道。

 

女王走出場感謝大家,坐上了高腳椅,說:「謝謝大家,安可,我只唱一首歌,感謝你們前來,這首歌,獻給一個人,and that night in Bejing。」
「啊!」我又是一陣尖叫。

「還記得嗎 that night in Bejing
我們說好唱整夜的歌給彼此聽
back to Taipei 我仍不忘你的聲音

你的吻 是我最重要的回憶
風吹來 that night in Bejing
你的熱情慢慢地變得冷清
你的心聽不見我在哭泣
我們的愛情就這樣與死去
你的心裡有一整片烏雲
遮蔽了幸福的風景
通往未來的路上多少會崎嶇
親愛的 我一直這麼相信
總有那麼一天來臨
一次沒有遺憾的相遇
愛 它的名字 是你
我從不放棄 但你若給不起
我不會等你
只是 that night in Bejing that night in Bejing
過去了 就成秘密」

 

阿泰在間奏拉著小提琴,弦樂聲的起伏讓這首歌好動聽。
女王唱著唱著,聲音有點沙啞,不知道是剛剛的搖滾太耗力,還是,我沒看錯的話,她的眼角泛著光。
我聽著歌,心裡隨著歌聲激昂,下意識地瞄了瞄Marlboro lights,他沈默而專注地看著舞台上的女王,我看見,他的眼紅了,淚水在複雜的眶裡打轉。
這一瞬,我聽見心碎的聲音。
原來,他們之間,就是這首「that night in Bejing」。

 

 

つづく

 

 

〝最愛〞 form Fukuyama Masaharu)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4 Comments

  1. 第一次留言.也是期待中,順便祝廚房生意興隆.畢竟現在餐飲不好做….><..我也是
    個cooker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