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柒、惡魔之吻

從他們嘴裡說出的話都像是咒語一樣會使人迷惑,任誰也忍不住墮落……。

 

「唔。」極關上門前,我發現他的手有點異樣。

 

他好像皺了一下眉,我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傷。

這陣子,極為了幫「命運之店」找貨,常常好幾天不在人間,回來以後往往滿身是傷。

前幾次我想幫他療傷,但他都會躲起來,等到傷好了才來找我。

我想他是不想我擔心,可是老實說,這樣我更擔心。

 

「還痛不痛?」我看著他精壯的手臂上包著一塊紗布。

「不痛。」他喝著我燉的蔬菜湯,又是不在乎的表情。

「怎麼可能不痛?」我皺眉。

 

惡魔是不會受傷的,跟天使一樣,但只有在不被應允的地方,他們就會跟凡人一樣流血疼痛。

如果不是為了我找那些珍貴的物件,我想極應該這輩子沒那麼狼狽過。

 

「別擔心我,」極看了我一眼,說:「這湯真好喝。」

「我用愛心煮的喔。」我早上就爬起來燉了,因為久違了一個禮拜,他剛找貨回來,知道今晚要見面,我就特地先準備。

「哦?」他挑眉,笑得很燦爛。

「你有問了嗎?」

「嗯,前幾次,老爸只有瞄了我一眼,就沒理我了。」他淡淡地答。

「那根本就問不到嘛!」

「我想他可能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所以沒理我,我就老實說了,結果他瞪著我……。」

「說什麼?」

「他也不確定。」他嘆了口氣。

「啊……。」我失落得垂下頭。

「我那時有點火,所以搞得有點僵。」他又淡淡地說,看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不會是?」我有預感……。

「嗯,我抓住他的領子,很想揍他,他也不爽。」

「所以你們?」

「打了一架。」

「老爸跟兒子打架?」

「常有的事。」

「那你有沒怎樣?」

「怎麼不問問他有沒怎樣?」他挑眉,一副「誰打的過我」的表情。

「咦?」

「光之華跟我對決都不見得能贏我了,何況是我老爸。」

「真的假的?」那個厲害得讓我想捏他的光之華?

「七海,妳的男人是惡魔之子,但他比他老爸行多了。」

 

「妳的男人」這個說法,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不然妳以為最近天使比較不敢動『命運之店』是為什麼?」極瞄了我一眼。

「咦?」對耶,想想這兩個月來,好像沒看到天使出現在我身旁,我還以為是我們躲藏的功夫進步了。

 

即使剛才在那麼公眾的咖啡店裡,天使們也沒現身。

平常雖然我下了結界,但對光之華無效。

 

「我在妳的店門口留下了一朵薔薇,那是惡魔的記號,」極把湯喝得一滴不剩,說:「表示,這間店是我在罩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

「也笑得太誇張了吧?」

「我沒想到光之華會怕你。」那個可惡的聖天使頭頭,如果不是因為他長的帥,我應該會詛咒他。

「不,正好相反。」極站起身,走過來牽起我的手。

「相反?」

「我認識光之華有五百多年了,」他牽著我,走到我那靠窗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說:「兄弟是不會對付彼此的女人的。」

「你們認識?」還不只是認識,五百多年耶!

 

我瞪著眼睛看著極,真不敢相信那張帥臉已經經歷了幾百年的歲月。

 

「嗯,剛認識時,她的女人死了,他到『慾望之都』喝悶酒,打了一架,就認識了。」極從背後摟著我,好溫暖。

「為什麼打架?」

「因為我的女人也死了。」他淡淡地說。

「噢。」

「妳不想知道?」他輕吻著我的髮。

「我不敢問。」

「為什麼?」

「我怕聽。」我不想知道他跟別的女人的故事。

「傻瓜,我現在愛上別人了。」

「誰?」我大叫。

「神經,不是妳是誰?」

「……。」好甜蜜喔。

「妳真好哄。」他笑了笑。

「你是哄我的?」

「天地良心。」

「惡魔也有良心?」

「沒有良心的話我才不管妳是不是我妹。」

「噢。」說的也是。

「怎麼了?」他似乎察覺我又憂鬱了起來。

「沒事。」我搖搖頭,不願多想。

「女人說沒事就是有事。」他把我轉過來,望著我。

「我怕這樣下去我還沒跟你亂倫之前,就先瘋掉了。」

「真巧。」他好像不在意,笑了。

「你為什麼可以這麼自在?」不能跟他越矩,我忍得很辛苦耶。

「如果跟妳一樣瘋瘋癲顛的誰安慰妳?」

「說的也是。」我快哭了,他真體貼。

「妳不是很會算,沒想到翻牌?」他話鋒一轉。

「我看不見自己的命運。」我幽幽地說。

「哦?那倒好,人生才有樂趣。」

「極,你有沒想過,有一天我也會死。」

「嗯,那就趁死前好好相愛吧。」他喃喃地,感覺好誘惑。

 

跟惡魔說話是這樣的,得有超於凡人的自制力,否則即使他們無心,但只要從他們的嘴裡說出的話,都像是咒語一樣會使人迷惑,任誰也忍不住墮落,除非不是人。

此刻,我慶幸我不是人。

 

「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在他的懷裡,問。

「當然記得,妳渾身都是誘人的氣味,沒這樣被誘惑過的我,自動被引誘來了。」

「我哪有誘惑你?酒也是你挑的,還叫人家要下廚,連餐具都要選純銀的。」

「我沒辦法用一般的餐具。」他挑眉。

「還第一次認識就喝Desire,你都不怕『自由之戒』可能會賣到一個恐龍或歐巴桑那邊嗎?」我笑了笑。

「沒在怕的。」

「為什麼會設定那種奇怪的販售條件啊?」我好奇地問。

「沒為什麼,刊登廣告就是這樣,總是要寫些有的沒的,我只是那時候肚子餓,也沒想太多就這樣傳真過去了。」他又是一副漫不在乎的表情。

「如果沒有那麼多禁忌的話,也許那時候我們就……。」也許那時候我們就會上床了吧,我想。

「現在也可以補上啊。」他說。

「可是如果你真的是我哥呢?」這個問題在兩個月裡我已經問了自己不下一千次。

「我不在乎。」極看著我的眼神,堅定無比。

「你為什麼沒有別的女人?」我突然好奇。

「妳希望有嗎?」

「當然不希望啊。」我希望他眼裡只有我一個人。

「那不就好了。」

「我不知道如果我們有血緣關係我會怎麼辦。」真的,我這輩子很少遇過部知道怎麼辦的事情,自從遇見他。

「要是妳那麼堅持,我可以就只是陪著妳,直到妳生命的盡頭。」他看著我,而我就快被他的眼睛吸到無底黑洞裡了。

「如果我死了,可以把我帶到地獄去陪你嗎?」

「在惡魔之邦很煎熬喔。」他挑眉,可是眼裡有笑。

「我不怕。」現在的我,只怕不能與他相戀,也只怕再也感受不到那份溫暖。

「真勇敢。」他的鼻子磨蹭著我的鼻子,我快被融化了。

 

地獄的煎熬有什麼了不起的?現在,所有他呼出的氣才是我最大的煎熬。

 

「可是都不能碰的女人,你還會愛她嗎?」我又問。

「別的女人都不會是我靈魂的另一半啊。」極不知何時將酒杯使了過來,遞了一只給我,還斟好了酒。

「你又知道。」我甜甜地接過酒杯。

「我問了光之華,他說soulmate的產品就是負責讓分開的兩半靈魂相聚,能使用跟會使用的,就是注定的伴侶。」

「你問了他啊?」我以為男人不會問男人這種問題的,他們不是只會吹噓自己的性生活或者感嘆年老力衰嗎?

「我們是惡魔跟天使啊,又不是一般的男人!還有,妳用過就知道我有沒有年老力衰了。」他邪邪地笑。

「唉唷,」我巴了他一下,又問:「他怎麼知道soulmate的事?」

「他跟他現在的女人就是soulmate手機的主人,不問他問誰?」

「啊?」我只知道光之華跟夜姬有一腿,不曉得原來他們竟然是受到神祝福的,還是我羨慕死的soulmate手機主人?!

「光還說,神會祝福通過考驗的soulmate產品擁有人,給予他們一個關於成全的願望,所以,我猜即使我們有血緣關係,神也會准我們亂倫的。」他想了想,說。

「……,有這種事?」我叫著。

「神也會亂倫啊。」他不在乎地喝了一口酒,然後靠近我,又用那種好深好深的眼神,直盯著我看。

「……。」求求你,別再這樣看我了。

「讓我餵妳。」他好像便了一個人似地,用的是命令而不是詢問的口氣。

「……。」求求你,別在這樣問了。

「早上來妳這裡之前,我問了光,然後就決定這樣做了。」他又喝了口酒,這次,他沒吞下,卻用唇靠著我的唇。

 

接著我的嘴裡就充滿了酒液。

Desire」是一款濃烈的純麥威士忌,是古老「存在之樹」旁的千年麥田旁的酒廠釀的,天界的千年。

那麥也是歷經千年北歐暴風吹撫過的,充滿著曠野的能量,凡人喝下肚就可以引爆內心滿腹的慾望,更何況是惡魔。

此刻,我嘴裡的Desire融合著原本的酒,與惡魔的唾液,和我自己的,使我的理智完全沒有殘留地瓦解了。

我熱烈地回吻著極,彷彿感覺自己就要下地獄,可是,卻一點也不畏懼。

原來,可以這樣放肆地與所愛的人相愛,並不是出於誘惑,也與道德無關,而是,由衷地相信自己和對方,心的歸屬。

如果現在就知道他跟我有血緣關係,我想,我也不會再鬆手了:

即使往後的結局是墜落到無盡的深淵,那也是我們此時快樂的代價。

 

「七海,我想這樣做好久了。」極吻得我暈眩,一手撫在我的背上,用力搓著,好像要把我壓進他的身體裡似地,一手撩起我的洋裝。

「啊。」我長久以來壓抑的熱情,那只要一掀起就會用力到想毀壞這個世界的熱情,狂放地回應著極的動作。

「妳的眼神好性感。」他咬著我的肩,不時親吻著我,又繼續向下咬。

 

他咬著我的身體帶來的刺痛與愉悅成了正比,而我把擁著他的手移到了他的褲前,解開了他的扣子。

在他進入我的瞬間,我看見了他黑色的翅膀。

 

「極……。」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我不會再放開妳了。」他動作著,同時我們的四周好像有著地獄般的火焰燃燒了起來。

 

原來,跟惡魔接吻,就像下了地獄,而跟惡魔做愛,就像整個地獄失火一樣狂放。

這真是太難以形容的滋味,但我有預感我會上癮。

 

「七海,我愛妳。」他咬著我的耳,邊用力,說。

「我也愛你。」分不清楚是快感還是什麼,我竟掉了眼淚。

 

大概是我從沒這樣愛過一個人。

 

「怎麼哭了?」極喘著氣,沒有停止動作。

「我不知道……,啊。」我勉強地睜開眼。

「我弄痛妳了嗎?」

「我不怕痛。」真的。

「傻瓜,」他溫柔地吻著我,說:「累的話,說一聲。」

「你累了嗎?」我們的親密好像經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惡魔沒有在累的,尤其跟妳做愛。」他笑得曖昧。

「那就再用力一點。」我抱緊他。

「妳說的。」他加重了力道。

「啊。」我完全沈溺在他放肆的溫柔裡,無法自拔。

「想叫就叫吧。」他埋首我胸前。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天不要亮,我願意在永夜中一直屬於他。

 

 

つづく

 

 

〝Epilogue ~Reunion~〞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0 Comments

  1. 在別人網誌看到,找到這裡:)
    好喜歡,好多感覺

    轉貼這篇摟,thanks

  2. 歸原來,可以這樣放肆地與所愛的人相愛,並不是出於誘惑,也與道德無關,而是,由
    衷地相信自己和對方,心的歸屬。

    好喜歡這句話~

  3. 好好看喔!
    無法停止的想繼續看下一集
    他們也能像光之華一樣受到神的祝福嗎?

  4. 我會覺得,七海是光跟夜姬的女兒,而極跟光曾愛著同一個女人?
    哈,胡思亂想囉
    好看耶
    再來呢
    更轟轟烈烈嗎?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