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參、自由之戒

就算我沒有幸福的命,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帶給別人幸福:那就是我的夢想。

 

認識極快兩個月了,是的,這兩個月來我們才開始做「代理」的業務。

每次極的出現都會讓我心跳加快,有時候會有把持不住的衝動,可是我們還是都忍住了。

以這世界上惡魔的數量來看,確實極與我會是親兄妹的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但我是那種就算只有百萬分之一的機率也要賭,以及就算只有百萬分之一的機率也不想做一生後悔的事情的人。

在遇上極之前,我交往的男人不是廢物、人渣,就是懦弱的混蛋。

因為那些男人喜歡女人快樂的時候,當女人不快樂,他們只會逃避。

對於逃避的人,我一律稱之為廢物。

 


 

「自由之戒?」兩個月前,我直盯著剛重換內容的本期《慾望事典》裡的新品頁瞧。

《慾望事典》每一季都會自動翻新內容,大致上修改的除了錯字,就是會有一些新品上市的介紹,有時候運氣好的還可以郵購方式取得。

那枚戒指太好看了,粗獷的銀色金屬是從遠古金屬提煉,由擅長神器工藝的侏儒們用盧恩文字拼成戒身,上面鑲了一顆黑色火焰石,戒指的文字翻成現在的意思,叫「自由」。

說也奇怪,我總覺得戴戒指是不自由的,這枚戒指卻叫做「自由之戒」

根據《慾望事典》形容,這枚戒指會挑選主人,主人需要具有神力,一旦戴上,就再也不能下,因為拿下就代表歸還,戒指會去尋找下一個主人。

可是「自由之戒」卻可以讓戴上的人擁有最大的自由,包括經濟的自由、生命的自由,以及愛人的自由。
真是太奇妙了,為了換得自由,必須犧牲一根手指的自由。

 

「愛人的自由啊……。」我看這那枚黑得發亮的火焰石,在銀色洗鍊花紋般的盧恩文字下襯得動人。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這麼想要一個物件,就像看到很想吃的食物一樣,這枚戒指也令我思念到要流口水的程度。

看了看價錢,嘖,要價十萬,我得卜一百次煙掛,或者得出十趟任務才買得起。

看來要戴上這枚戒指不只要資格符合,也不只要犧牲指頭的自由,還得犧牲很多的存款才行。

而且還是限量版?馬的,女人對「限量版」這幾個字沒有抵抗能力啊!

還限量一只?這簡直要用搶的了嘛!

 

「聯絡方式是……,靠北,這什麼鬼聯絡方式啊?!」要不是《慾望事典》很珍貴,我一定會把它撕了。

 

上面說,要「在一個月圓之夜,親自下廚,準備兩副純銀餐具,一瓶Desire威士忌和兩只透明酒杯」,心誠則靈,只要感應到準備好了,包括心情,賣家就會現身在門口自動按鈴。

去,我的門鈴剛好壞了,還得找人來修耶!

況且要是煮得很難吃怎麼辦?這時我突然想起月海的爛廚藝,這賣家真該慶幸看上「自由之戒」的不是月海。

嘆了口氣,我想我還沒得到自由之前,就已經失去了很多自由。

因為我根本就被想要「自由之戒」的慾望給制約了。

走出店門口,我抬頭望著天空,發現今天就是月圓之夜,不是吧?

拿出手機翻了一下月曆,今天是十五沒錯。

此時已是晚上九點鐘,不快點要再等一個月了。

 

「我今天早退。」我進辦公室拿了薄外套,對月海說。

「咦,我們才剛開店耶!」月海愣住。

「別吵,我有重要的事情,明天再說,有急事打給我,就醬。」我甩上門。

 

晚上九點三分,Desire只有「存在之樹」有賣,剛好我有純銀的餐具,再買些食材就好了。

 

「歡迎光臨。」我走進隔壁的「存在之樹」

「小紀?妳回來啦。」我瞄了一眼店員,說。

「是啊,一陣子沒見了,七海。」小紀笑著回答。

「身材恢復得很快嘛。」看看小紀,我吹了一下口哨。

「哪裡,都是妳教我的坐月子方法,超有用的。」小紀笑瞇瞇的,眼裡多了點作母親的溫柔。

「應該的,不用帶小孩嗎?」我點了根煙,問。

 

也幸好她沒把小孩帶來,不然這裡就變成禁煙區了。

 

「小樹每天都巴著女兒不放,我沒機會照顧,所以想想我看店比較適合。」小紀說。

「嗯,妳動作快,小樹那傢伙上個月妳坐月子,我看他相思病犯得嚴重,結帳時都在發呆。」想到精明幹練的小樹變成一個阿呆,我個人是覺得頗有趣的。

「對不起喔,七海,多包涵了。」

「沒關係,啊對,妳們有賣酒杯嗎?」突然想起我的酒杯是紫色的。

「買酒杯要抽籤喔。」小紀答。

「抽籤?為什麼?」我以為「存在之樹」只有做活動時才抽籤。

 

講到抽籤,我就一肚子氣,十年前剛開店時超級大放送,我們幾個女人最想要的soulmate手機據說一開店沒幾分鐘就被抽走了。

剩下的東西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噗,七海,沒關係,是妳的就會是妳的,」小紀神秘地笑著,說:「來,妳要機會還是命運?」

「當然是命運啊,」我手伸進箱子中拿了一張籤遞給小紀,問:「但是為什麼買酒杯還要抽籤啊?」

「因為酒杯都是成雙成對的,《慾望事典》裡的商品有來自天神的祝福,當然不能亂賣囉。」瞧小紀講得仍然神秘兮兮地。

「酒杯都是成雙成對的?」我皺眉。

 

怎麼我平常在百貨公司看到的酒杯都很孤獨?

 

「那是因為妳一直都是一個人啊,人的心情如何,就會覺得東西的心情如何,這是不變的道理。」小紀說。

 

這時候我就不由得覺得跟天使溝通很良好,因為他們擅長讀心,有時候不需太多言語就能理解。

不過小紀跟小樹是天使裡的特例,他們中立,其它那些礙眼的天使就不那麼好溝通了。

 

「七海別氣,阻擋妳們的某些業務就是天使們的任務嘛,大家都是工作。」小紀安慰著我。

「這年頭錢不好賺,」我有意無意地說:「多虧了妳那幫天使朋友們。」

「七海……。」小紀尷尬地看著我。

 

我也明白天使的工作是天神交代的,但我就是不爽那些「天神交代的事情」。

這幾年要進行「鎖心」業務時,總要非常隱密,尤其聖天使「光之華」的能力太強了,要不是有月海的暴風威脅,有幾次我們還差點給抓了去。

 

「七海,妳還有要別的東西嗎?籤要等一下電腦翻譯核對。」小紀看了看好像有點秀逗的電腦,說。

「嗯,我先去拿,待會見。」我在小紀遞上的煙灰缸中熄了煙,轉身去其它櫃子上。

「今天的蔬菜品質不錯……。」大概是受到卡通影響,決定來做一道很久以前的卡通裡面的經典名菜,雜菜煲。

 

那是把各種蔬菜切薄片進烤箱稍微烤過,然後疊在一起淋上以蕃茄為底的醬汁的菜。

當時這部片很紅,月海嚷嚷著想吃,我就試做了,沒想到味道還不錯。

我隨手拿了一些食材,然後決定烤一個pizza搭配,畢竟還要喝酒,吃太撐或喝湯都嫌多餘。

哇,九點半了,得快點!我看了看手機,再拿了一瓶Desire,就往櫃臺走。

 

「好了嗎?」把一堆東西往櫃臺上放,我問。

「嗯,妳抽到的,咦?」小紀按照貨號從櫃臺後面的櫃子裡翻出一只白色的箱子,上面印了黑色的字樣,寫著「soulmate」,然後大叫:「七海!」

「右。」我楞了楞,她幹嘛突然這麼驚訝。

「這是soulmate酒杯,是傳說中的聖天使工匠親手打造的,每個soulmate產品都有命運女神的祝福喔!」小紀把箱子遞給我。

「……。」命運女神?這下換我愣住了。

「一共是兩千四百元,」小紀迅速地結帳,有點八卦地問:「七海,妳今天買的是兩人份的材料?」

「嗯,約了人,不過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出現……,anyway,我趕時間,錢給妳,掰掰。」我把袋子一拎就衝出「存在之樹」。

 

大概是太意外了,我不想讓小紀看見我複雜的表情。

 

只要是想找到靈魂另一半的人,都想要soulmate的產品,因為soulmate的slogan是這樣的:「每只靈魂,都是成雙成對的來到人間。」

不過我還不知道他們有出酒杯,只知道最轟動的就是傳說中的soulmate手機,只可惜百年一對而已,再來聽說還有相機跟藥盒那些東西,只不過就連在「存在之樹」也不一定買的到。

畢竟那些珍貴貨色都要有管道才能到手,尤其天使們消息靈通的很,就連惡魔也搶,我們這些守著小店的人很難接觸到。

 

「每個soulmate的產品,都有命運女神的祝福喔。」小紀的話一直在我腦裡迴盪。

回到家,忙著做菜的我,不禁懷疑:

那是命運女神專屬給我的祝福,還是她只是祝福會拿到杯子的人?

她知道,我會拿到這一對酒杯嗎?

 

十點三十分,幸好我選了不用太多時間就能完成的菜色,就在我把酒杯往桌上一放的同時,門鈴響了。

 

「你是?」我從門後的小洞看見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應該是吧。

「在呼喚我跟這『自由之戒』的,就是妳嗎?」男人手插在口袋裡,問。

「請進。」我深呼吸,然後打開了門。

「好香。」男人看著我,說。

「……。」我一時發楞。

「神與惡魔的混種?」男人幾乎是貼著我的臉,在我耳旁嗅著,道。

「你對第一次見面的人一向這麼沒禮貌嗎?」他的舉動嚇了我一跳。

「我是極,原來妳就是『自由之戒』選的主人,」自稱「極」的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了「自由之戒」,然後舉起我的手,問:「妳願意犧牲一隻指頭的自由,來換得這枚戒指嗎?」

「……。」我該說我願意嗎?

「又不是在神父面前盟誓,妳怕什麼?」他笑了出來。

「女人對『我願意』三個字應該要慎重點吧?」

「妳骨子裡惡魔的基因會害怕嗎?」他有點挑釁地問。

「沒在怕的。」我瞪著他,舉起我剛一時驚慌收回的手。

 

可惡,一個陌生的男人,咳,一個陌生又長的那麼好看的男人,第一次見面就貼著我,還問我願不願意,怎麼想都沒辦法當作理所當然啊!

老娘我已經單身三年多了耶!

 

「好吧,」極忍著笑意,再次認真地問:「妳願意犧牲一隻指頭的自由,來換得這枚戒指嗎?」

「我願意。」我看著那美麗的金屬與火焰石,天啊,真是太好看了。

「是妳的了。」他為我套在左手拇指上。

 

剎那間,我感覺自己的左手有了靈魂。

很難形容的感覺,好像多了些莫名其妙的勇氣似的。

 

「快冷了,我好餓,可以吃飯了嗎?」極往內看了看我的餐桌。

「啊,請進!」我都忘了。

「好香。」他看著滿桌的菜。

「你剛說過了。」我打開Desire,用那兩只soulmate酒杯斟了七分滿的威士忌。

「那是說妳,不是說菜,」極用銀叉將雜菜送進嘴裡,放下後,又拿了一片pizza,說:「嗯,好吃。」

「我?」叉了一口雜菜的我愣住。

「妳身上散發一股誘人的香氣,應該沒有惡魔忍的住。」他用好深的眼神看著我。

 

這句話,似曾相識。

 

「你是惡魔?」我又楞。

「純種的惡魔之子當然也是惡魔,請多指教。」

「喔,你好,我是七海。」這才想起來我還沒自我介紹。

「原來還是鼎鼎大名的女巫。」極饒富腥味地挑眉。

「我不是女巫,只是接了女巫的店。」

「就連惡魔也去找妳占卜,不是女巫是什麼?」他繼續吃著我做的菜,但是頭完全沒低下去。

 

真不虧是惡魔之子,既高傲又充滿自信,我看,他才是沒在怕的。

 

 

つづく

 

 

〝Crash〞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6 Comments

  1. 終於看到小豔最新寫的文了!之前都是在msn看~第一次來小豔無名!我一直
    都很愛很愛你寫的文章唷!!加油~~還有~我想請問一下~之前的小說作品~
    牛奶酒廊到色情公寓3部曲~~有出書嗎??我好想買來收藏唷!!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