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獵艷一族 ♪ 壹、女神的微笑

「一旦通過真愛的考驗,就得以回歸天界,獲得眾神的祝福。」


 

故事又要從一株叫「存在之樹」的樹開始,在很古老的過去就有這棵樹,而這樹茂盛於現在,將延伸至無限的未來。

 

「存在之樹」連結著天境與人間,也是天使往來休憩與情報交換的驛站;當然,那裡面買得到各式各樣與占卜和命運有關的物件,也是我的最愛。

重要的是,「存在之樹」常有來自天上的消息,而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些跟自己有關的蛛絲馬跡,所以,幾乎天天都去報到。

這一天,我到「存在之樹」買煙,等到了久違的《慾望事典》。

很奇怪,百年出刊一次,我明明每次也才活一百年,可是就覺得好久、好久了。

大概就是因為才二十歲就覺得人生長到不想活了,才會如此的冷漠吧。

也許,我的冷漠和無情雖是天性,也許,我只是在等待一個什麼,能激起我的熱情—是的,有時我會幻想,一旦這份熱情被熊熊點燃,我大概會用力到去破壞了這個世界。

所以,此之前,我還是冷漠無情點的好,畢竟人害怕的不是受傷,而是想做什麼的時候已經沒有能量。

 

「從小就沒有雙親在身旁的我們,有時候會在人類的幼稚園旁邊徘徊,看著他們的爸媽來接他們回家,是我們最期待又最傷感的畫面。」月海接過我遞給她的煙,說。

 

我跟月海又偷偷跑到「存在之樹」隔壁的幼兒園,等著摩摩跟小奧會合。

這好像是我們除了抽煙、罵男人以外最常一起做的事情。

 

「老實說,我知道人間也有很多不幸福的家庭,跟不幸福的孩子,我見多了,畢竟那些老爸在外劈腿如家常便飯或打老媽的故事層出不窮,可是有時候我還是會偷偷希望自己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一天,只要一天就好了。」我看著月海,為自己的煙點了火。

「寶貝,對不起,讓妳久等了!」一個媽媽撐著傘,快步迎向那個呆坐在階梯上的小女孩。

「媽媽!」小女孩正玩著自己的手指,本來還蠻冷靜的,一看到媽媽,就衝上前去抱住了她。

「啊。」我跟月海兩個人看到出神。

 

我也想要一個人在下雨的時候,等了很久快哭出來,然後等到爸媽著急抱歉的擁抱,說:「讓妳久等了。」

只是我這輩子還沒有機會實現而已。

 

「真溫馨的畫面。」月海雙手握拳,一副感動不已的模樣。

「嗚……。」摩摩跟著掉了眼淚。

「摩摩,又是妳!」小奧白了摩摩一眼,說:「又下雨了啦!」

 

摩摩是天使的孩子,所以只要她一悲傷,天空就會下起雨。

 

「對不起嘛!」摩摩吸了吸鼻子,握住小奧冰冷的手。

「沒關係啦,我只是剛洗頭,大聲了點,來。」小奧把冷靜的能量傳給摩摩,一瞬間,天空的綿綿細雨就停了。

「放晴了。」我們四人抬頭望著天空。

 

這樣的情節跟我們小時候認識時差不多,那年我們只有四、五歲。

我們也在一個幼兒園裡,只是老師都是惡魔,貨真價實的惡魔。

別的孩子學的都是ㄅㄆㄇ跟ABC,我們學的是讀心、勾心和人性醜惡這些理論,以及把人心鎖起來之類的技術。

姑且不論我們學到的是什麼鬼東西,但當時我們就發誓,以後我們一定不會丟下自己的孩子,如果我們有機會組織家庭的話。

 

「只是男人大多不是什麼好東西。」我還記得四歲的小奧叉著手,這麼說。

「所以我們要很挑才行,要不然就不要生小孩。」五歲的摩摩接著回應。

「也要帶保險套吧?」也是五歲的我是這樣想的。

「七海,那是等妳有月經以後才要注意的……。」四歲的月海提醒著我。

 

月海跟我是親戚,聽說,只是聽說,我的母親是女神,父親是惡魔,月海則是神與凡人混種,而摩摩跟小奧一個是天使與惡魔的私生女,一個是冥王與天使所生。

所以小時候我跟月海相依為命,直到幼兒園認識了摩摩和小奧,我們就組成了一個幫派,叫「獵艷一族」。

我們這個幫派的宗旨就是要不斷的狩獵男人,直到獵到這一生都不會把我們的手放開,而我們也這樣愛他的人為止。

除此之外的男人,我們都要讓他們好好對待女人,不出軌不外遇好好顧家庭。

所以長大以後,我們這個幫派本來還運作得七零八落,因為大家各自談著戀愛,又各自對男人失望,不是戀愛時候失蹤,就是失戀時抓狂搞得一團亂。

直到今天,我們又一起對男人失望,只是這次我們打算一起結束生命而已。

看到了最後一次的爸媽接小孩下課,這種千篇一律的戲碼,算是我們送給自己最後的告別禮物。

就在我們決定起身前往要投身的海邊前,我們發現自己正聚在一間店前面,因為燈突然亮了。

 

「凌晨三點才開的店?」摩摩皺著眉頭。

「我有預感……。」我話還沒說完,店門就開了。

「嚇!」小奧跳了起來。

「歡迎光臨。」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人站在門口對我們微笑。

「……。」月海是第一個走進門的。

 

後來據月海回憶,她那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覺得腳好像長了翅膀,她根本是衝進那間店的。

 

「喝杯咖啡?」那個漂亮的女人笑盈盈地問。

「請問妳是?」摩摩忍不住發難。

「我是VORTUMNA,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也是倒數第二次見面。」漂亮女人神秘的笑著,卻不讓人覺得恐怖。

 

應該說是有一種溫暖吧。

 

「倒數第二次?」小奧又跳了起來。

「妳是為了等我們才在選在這種時候開門?」我懷疑地問。

「好聰明,七海,真不虧是『命運之店』選上的代理人。」VORTUMNA遞給了我第一杯咖啡,也接著把三杯咖啡遞給小奧她們。

 

然後她為自己斟了一杯紅酒。

 

「為什麼妳喝酒我們喝咖啡?」月海問。

「因為我要下班了,而妳們剛準備上班啊。」VORTUMNA說。

「上班?」我們齊聲大叫。

「我等妳們好久了,好不容易才等到妳們同時心灰意冷啊。」VORTUMNA很優雅地啜了一口酒。

「同,同時……。」月海一副「這種說法未免令人髮指吧」的表情。

「月海,別動怒,她說的也沒錯。」我按住月海的肩。

 

月海是個不能生氣的孩子,因為她只要一生氣,就會掀起巨浪,人間就有地盤要遭殃。

 

「嗯……。」月海一口氣將咖啡飲盡。

「其實我覺得這個咖啡不錯喝。」摩摩認真地聞著咖啡香。

「很適合妳們現在的心情,」VORTUMNA把店內的一切像我們介紹著,說:「這個店面不大,只有十二坪,裡面辦公室有七坪,三坪是倉庫,最裡頭是衛浴,衛浴比較大,我個人偏好泡澡,所以有五坪,浴缸是天堂製造的,不需要加浴鹽直接可以選要泡什麼,至於……。」

「妳是仲介嗎?」摩摩狐疑地問。

「樓上有兩層樓,四個房間,你們剛好一個人一間。」VORTUMNA不理會摩摩的發問,逕自繼續:「鑰匙在這裡,一人一把,剩下的,就妳們自理。」

「那妳呢?」我們異口同聲問。

「我功成身退,到別的失落城市開店囉。」VORTUMNA回答得一派輕鬆。

「妳留給我們這些都不用錢嗎?」摩摩見VORTUMNA沒有任何要跟我們收費的意思,於是問。

「女巫不會平白幫助人,但是命運會。」VORTUMNA神秘地說,然後就真的瀟灑地走了。

「任何需要,桌上的古董水晶座會指引妳們。」VORTUMNA臨走前留下這句話,然後就消失在濃霧之中。

 

這一切真像是科幻劇情,但是真實的發生在我們之間了。

雖然我們的身份也像是科幻劇情,但……。

 

「好不可思議喔。」月海又泡了一杯咖啡,直搖頭。

「我們第一次擁有一間店耶。」摩摩接著說。

「我們還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家耶。」小奧恍然大悟。

「對啊,那我們要把家當搬過來嗎?」我突然想到,在這之前,我們都還住在原來的幼兒園裡!

「我該說萬歲嗎?」摩摩小心翼翼地問。

「對啊,這是不是夢啊?」小奧仍不可置信道。

「我們會不會碰到詐騙集團了?」月海看著我。

「我想這是真的,我有預感。」我拍拍月海的肩。

 

我們就這樣在命運的指引下,接了一間女巫的店,運用我的占卜能力,摩摩負責刻印,小奧打造鎖,月海管理店務。

這是生平第一次,我們真心感謝老天,也真心相信命運。

因為不論我們的感情是否飄盪,至少我們的人生不再飄盪,不再有一餐沒一餐,也不用失戀了露宿街頭找地方窩。

我們有了自己的家了。

 

「對,我們有家了耶!」摩摩大叫。

「是啊!不是回那個可怕的幼兒園,是回家耶!」小奧也跟著叫。

「乾杯吧!」月海舉起咖啡杯。

「嗯,乾杯!」我笑了。

 


 

自古以來,天使的任務是幫助人們為善,導入正途;
而在人間作亂的不只有貪枉的人類,也還有惡魔,
以及天使與惡魔的混種,例如「獵艷一族」。

數千年前,當「存在之樹」還是一棵茂盛的樹,而不是如今的便利商店前,在天上也發生了一些禁忌的戀情,例如女神在征戰中與惡魔相戀,天神在凡間遇到了化身凡人女子的惡魔,也有如天使與逆天使、天使與惡魔,甚至惡魔與凡人偷偷摸摸或轟轟烈烈的交往下,誕生了一群擁有不同於凡人的孩子。

這些孩子因為與生具有不同於一般人的能力,令身為父母的神、天使與惡魔們無法把他們和正常孩子放在一起長大;加上他們因為在禁忌的戀情下出世,也同時受到來自天界的詛咒,讓他們只能在人間暫時遊蕩。

原本最反對這些戀情與私生子女的女神,就是創立不能讓這些孩子歸屬天界法令的一位,後來自己卻在數千年的征戰中愛上了惡魔,礙於身份,兩人至今只能私下相會無法修成正果。

女神因為同理心,又疼惜自己的寶貝千金,於是與天界主導周旋了良久,獲得神祉們的暗允,在《慾望事典》第八章訂立了一條規範:

「真愛是通往墮落與救贖的唯一途徑,因此天神和天使與其它種族因愛而生的子女,一旦通過真愛的考驗,就得以回歸天界,獲得眾神的祝福。」

 

在此之前,女神運用自己的神力並追加了讓這些子女得以五百年重生一次的機會。

因為女神明白,沒有愛的人在人間不斷地飄盪,多半只會使得人更失去熱誠與情感,久之麻木,便可能再也沒遇見真愛的機會。

為了避免他們如此痛苦,他們可以在成年之後決定自己的的重生之期,亦即死亡,然後再次輪迴,直到遇見真愛並獲得神的認可為止,他們便能與神一樣永生。

 

「七海,」女神溫柔地在床前摸著女子的額頭,說:「這是我唯一能為妳做的,剩下的,就看妳的造化了。」

「媽媽……。」七海昏沈地又睡又醒,在夢中,媽媽來看她了。

「她也辛苦了好幾輩子了。」收起黑色翅膀的惡魔,也用溫柔的眼光看著女神。

「嗯,我已經跟天神祈求,祂應允了。」女神鬆了口氣似地,將手搭在惡魔撫著她的肩的手上。

「Soulmate的酒杯是祂破例請託聖天使的工匠親手打造,十日後就送來了,那店,也是HADES向VORTUMNA商量的,多虧了她,」惡魔說:「幾個孩子孤單很久了,至少給她們一個自己的窩,讓她們過點好生活。」

「即使我們無法獲得祝福,也希望我們的孩子平安,幸福。」這是女神作了母親之後才有的體悟。

「嗯,回去吧。」他輕吻了她。

「嗯。」她笑了。

 

這是「這輩子」,數千年來第一次,除了跟他相戀外,她唯一真心笑了出來的一次。

 

 

つづく

 

 

  前傳:慾望事典  [/button]

 

〝Hands In Plain Sight〞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2 Comments

  1. 電影的名稱是:Percy Jackson & the Olympians: The Lightning Thief。

    Easter 假期上映的是:Clash of the Titans 人神魔戰

    1. 咦,我前陣子有看到預告,就是Percy Jackson這部片耶
      Clash of the Titans 我朋友說好看,但還沒機會看哪
      謝謝告知!

  2. 來看下半篇。

    昨晚看了一張老舊電影 —— 天火之賊,說的也是神、人相愛結合後,而產生的後
    裔,他們之間發生的種種事情。神人的故事,果然吸引。

  3. 哇哇哇 女王女王 我等到白頭髮都長出來了我 好久沒有看到你的新文

    超興奮的 一樣精采耶 。 忙翻了吧 辛苦了辛苦了

  4. 只是隨便進來逛逛,忍不住就看了半篇,下次再來看下半篇。

    題材有點特別。感覺不錯!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