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參、逆姬的第一次

昨天我還是個失業的上班族,今晚我就在「慾望之都」接到了第一個任務。

 

「首先先講解一下任務內容,」浪收斂起風流的模樣,正經地在他那面讓我看見Storm生長環境的鏡子裡的影像:「這次的客戶是泰舍連鎖餐飲集團的董事長,目標是他兒子Steven,三十二歲未婚,女友一天到晚換,每夜笙歌,根據行事曆顯示若集團敗在Steven身上,會造成連帶效應,衝擊的是以後超過百分之三十的人間飲食健康。」

 

哇靠,我們幹天使的連人間的飲食健康都要管?

 

「行事曆?」我問。
「喏,妳自己看。」浪把那本叫「未卜」的行事曆遞給我。

 

哇,這真是大八卦,我看到好多名人的未來。
每一個未來都切割成正面與反面的影像,看得出來是抉擇後的對比。
跟塔羅牌好像喔。

 

「那我要做什麼?」我把行事曆還給浪。
「所以妳得用妳的『月之影』斷絕他的花心。」泉回答,他說的是我手裡伸出的那把劍。
「他沒事會讓我斬嗎?」我冷冷地問。
「當然不會,因此妳要找機會跟他獨處,並在有機可乘時下手。」翼調著他的吉他道。
「……,叫我去欺騙人家感情就對了?」我沒好氣地說。
「事後我會把他這段記憶消除。」泉拍拍我的肩。
「果然是黑道。」我嘆氣。

 

天使可以幹這種事情的嗎?

 

「不,只有身為逆天使,有『月之影』劍的妳才行。」小樹從櫃臺拿了一包Storm給我。
「妳之前也不是滿口仁義道德的上班族吧?」泉瞄了我一眼。
「不要偷看人家的記憶!對了,說到這個,我一直想知道為什麼我總是對男人很快就冷感。」我問。
「因為妳太挑了。」小樹回答。
「這什麼鬼理由?」我把煙的包裝拆開。
「之前的心動都只是寂寞,其實妳並沒愛過任何人。」小樹又說。
「我很懷疑我是不是真的懂愛,甚至很懷疑愛是不是存在的。」我看了看他,說:「記憶可以被消除,人的心與慾望可以被斬斷,這種事情都發生了,誰會相信愛?」
「『慾望事典』第七十期第六十六頁有言,『愛,是唯一通往墮落與救贖的路徑』。」泉翻開雜誌給我看。
「墮落跟救贖差這麼多,這誰說的?」我問。
「不知道,妳問上帝。」泉說。
「上帝在哪裡?」我又問。
「妳相信祂的時候就會聽到他的聲音。」小樹回答。
「身為天使卻不相信上帝,好像不合邏輯。」泉笑了笑。
「如果有天我真的愛上誰,我也許就會相信,但,叫我怎麼相信我是天使?你看,我的胸部摸了會有感覺,我還抽煙,小時候也會受傷流血,跟人不是都一樣嗎?」我忍不住照著店裡的鏡子叨唸。
「天使也是有慾望的啊,跟人一樣,我們只是有特殊的能力與使命,否則祂就不會讓我們擁有身體。」泉為我點煙說。
「你說的有道理,但我還是滿腹問號,」我吸了一大口的Storm,說:「真high,呃,『存在之樹』可以抽煙喔?」

 

我這才想起,我們是在便利商店不是在酒館。

 

「為什麼不行?天使不會像人類那樣對人權作法矛盾。」翼邊罵邊開始彈起吉他。
「你待會要表演嗎?」我看了看翼。
「沒有,只是想唱情歌給妳聽。」翼瀟灑地朝我拋了個媚眼。
「幹嘛唱情歌給我聽?又不是荊軻刺琴,還送別咧?」我皺眉。
「妳誤會了,是大家都使出渾身解數想博得公主芳心。」小樹黯淡地走回櫃臺。
「……,他一直都是這樣嗎?」我問泉。
「嗯,誰叫他不能碰妳。」泉用手撥了一部份我的髮,聞著,說:「好香,妳用那個牌子的洗髮精?」

 

我楞了一下,因為泉一直都很沈穩,不像浪的外放,翼的火爆,小樹的憂鬱,很明顯可以看出來。
而那讓我有一點小小心悸的感覺。

 

「妳知道嗎,在我三歲那年受洗,聽說了我的存在是為了一位美麗的公主,我就常幻想她長得什麼模樣,身上會有怎樣的香味,然而她的一切是個謎,直到昨天在『慾望之都』門口看到妳,我驚為天人。」泉用一種好溫柔的語氣喃喃說著:
「我想,這就是命運吧。」

 

泉的說詞很動人,仔細想想,這跟坊間聽到「真命天子」的理論很類似。

女生都相信有一個為她量身訂作的男人,所以從小就會幻想白馬王子長什麼樣子,要有怎樣的相遇;經過了多年,當遇到那個人的時候,就會知道:
「啊,這就是命運。」
不過我是不來這一套的。

 

「好啦,該出發了吧?」我瞄了泉一眼。
「遵命。」我的四個帥哥護衛說完便消失了。
「啊。」走出「存在之樹」的大門,我與一個女生相撞。
「對不起,我沒看到妳。」我說。
「啊,妳是,啊,妳好。」她緬靦地道著歉,看起來好像很怕我的樣子。
「她是新來的店員小紀,小紀店裡麻煩妳了,我有事先出去。」小樹從一輛車裡走出來,為我開前座的門。
「慢走。」小紀笑了笑。
「喔,那走吧。」我看看她,然後坐進了車。
「照片跟檔案再給我看一次。」我對後面的浪說。
「是。」浪把行事曆遞給我。
「唔,仔細看長得還不賴,是有花心的本錢。」我看著顯示中的影像。
「比起我來差遠了吧。」浪吃味地說。
「哼,女人喜歡有才華的男人。」翼又朝著浪挑釁。
「你們不要一天到晚吵嘛。」我皺眉。
「當獵物只有一個的時候,男人當然會爭,這是天性。」小樹下了結論。
「我可以三個都不選嗎?」我問。
「當然可以。」小樹笑了笑。
「好狠心的公主,選擇同個家族不是可以保有高貴的血統嗎?」浪從中間探頭看著我。
「保有什麼鬼血統?我才不在乎高貴不高貴。」我拿出包包裡的Strom,看了一眼那只紅色的Soulmate手機。

 

這只手機很厲害,昨天才一打開,就自動把我舊手機裡資料號碼全部轉移過去了,也就是說,直接取代了原本的功能。
至於其它的,說明書上說,這是兩只一起打造的手機,有個按鍵可以打給專屬的對方,以及傳專屬的訊息,但號碼會保密。

原則是除非兩個人心意相通,手機就會顯示彼此的影像,告訴對方彼此是誰。
而且備註欄裡面說,只要雙方心意相通,除了會讓彼此相認之外,還可以因為找尋到真愛,神會應允彼此一個除了金錢以外的願望。
唔,那可以說「我想要實現一百個願望」嗎?

 

「嗶。」手機竟然響了。

 

有人傳簡訊給我,來電者是「The half」,訊息寫著:
「雖然我不太相信這種事情,但我好奇妳是誰。」

「巧的是我也不相信這種事情,但,你是誰?」我本想這樣回覆,不過卻清除了。

 

看著窗外,開著車的泉說就要到目的地,於是我匆匆打了幾個字:
「我說我是天使,你相信嗎?」

 

我按下送出鍵,便闔上手機。

 


 

我的任務就在這間包廂裡,翼利用他歌手的身份,介紹我是他從國外回來的表妹,然後我便跟在場十幾個人打招呼,趁機坐在那個叫Steven的人身邊。
本來還有點緊張,發現其實跟同事去唱歌差不多,我就鬆了口氣,想想還是作自己就好,太刻意反而很奇怪。
所以我跑去點歌,沒事就跟大家敬酒,等換我唱歌時就開心地跟翼一起合唱。

 

「果然很好聽。」我讚賞地看著翼。
「剛剛唱情歌時妳都沒在聽。」翼責怪地笑了笑。
「唉唷我在想事情嘛。」我說。
「沒事的話多想想我。」翼湊近我。
「表兄妹會不會太親密了點?」Steven開始主動坐到我身旁。
「我去廁所。」翼瞄了我一眼,然後笑著離開包廂。
「因為跟大家不熟嘛。」我對Steven笑著說。
「回來台北多久?」Steven問。
「兩個月,過完寒假就回去了。」我回答。
「台北熟不熟?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帶妳四處逛逛。」Steven又說。
「啊,你人真好,可是,」我看了看包廂另一頭跟朋友玩得很high的女生,小聲地問:
「你不是有女友嗎?她會不會介意?」
「我們只是好朋友,怎麼樣,妳介意我有女友嗎?」Steven反問。
「不會,女友對我從來都不是威脅。」我誘惑地笑了笑。
「哦,妳好辣,待會要不要一起續攤?就我們兩個人。」Steven在我耳畔說。
「待會我可能會累了。」我喝了口酒。
「那,還是明天好了?」Steven緊張地問。
「不如現在吧,現在還有精神。」我笑著說。
「好,好,那,妳先下去等我,我們在樓下見,我開藍色的跑車。」Steven高興地把酒一飲而盡。
「嗯。」

 

我隨後起身,跟大家說我不勝酒力,於是就出包廂搭電梯。

 

「這麼快。」翼在門口靠著牆抽著煙,看著我有點訝異。
「我如果勾引你需要一分鐘嗎?」我瞄了他一眼。
「有道理。」他笑著揮揮手,然後上了泉的車。

 

我把Storm拿出來,才剛點燃,就有輛跑車在叭我。

「小舞,上車。」Steven一手靠在車邊。
「哦,沒幫女人開車門,不及格喔。」我抽了口煙,說。
「sorry,下次改進。」他滿臉歉意。
「開玩笑的。」我笑道。
「那,要去哪?」他問。
「天涯的盡頭好了。」我說。
「呃?」
「就開吧,到沒人的地方。」我把身子往他耳邊湊。
「好。」他笑了笑。

 

Steven開著車,一路飆上了山,果然是渺無人跡之處。

 

「停在這裡吧。」我說。
「我以為妳會想吃個宵夜還是什麼的。」
「不餓啊,我比較想被吃。」我鬆開安全帶,然後跨坐到他身上。
「妳好大膽。」Steven的眼神興奮起來。
「別吵。」我吻了他。

 

嗯,感覺還可以,上帝保佑。
我把手環在Steven的頸後,然後右手往車門外一攤,「月之影」也慢慢地從手心裡伸出來。

 

「告訴我,你以後想做什麼樣的人?」我邊吻著邊問。
「啊?我沒想過。」他的手在我背後遊移。
「不回答就沒有下一步。」我笑了笑。
「妳好壞,」Steven喘著氣,勉強地思考著,說:「真的沒想過,我不想繼承家業,只想這樣過一輩子。」
「有車有錢有女人,每天這樣很快活嗎?」我鼻頭磨蹭著他。
「是啊,誰想每天承受那麼大的壓力。」他看起來快把持不住了。
「但是那些東西都是父母給你的,不是嗎?只想要享受,卻不想要付出,這樣不太好喔。」我說。
「沒想到妳還會教訓人。」他朝我的臀部捏了一把。
「這是一定要的,答應我,」我腰用力往後退,把手中的劍朝他胸口,說:「以後要做個努力的人,知道嗎?」

 

瞄準後我便用力刺了下去,頓時,我的黑色極光從十字架中發出放射狀的輝芒。

 

「啊!」他叫了一聲。

 

幸好他沒流血,不然我可能會昏厥。

 

當我把「月之影」從Steven的胸口拔出時,彷佛看到他的過去一幕幕眼前歷歷。
把劍收回手裡,從他的身上爬了起來,我直接跳下車。
不知為何,我掉了一行淚,心裡有一種難以平息的起伏。

 

「接下來就交給我們。」泉手搭著我的肩,輕揉了一下。
「嗯。」我再度點起Storm。

 

這次抽的時候,覺得有一陣暴力的悲傷朝我的腦門席捲而來,直入心底。

 

「之後他會怎樣?」我問。
「他回去睡一覺起來後,就會忘記這件事,然後也會振作起來,不再每天花天酒地。」小樹回答。
「那他失去了什麼?」我又問。
「親愛的,不能說他失去了什麼,因為每個逆天使不一樣;當刺下的時候,因為每個人不一樣,逆天使也會感受到不一樣的情緒。」泉再度搭著我的肩。
「他應該慶幸遇到的逆天使是妳,因為妳的心很正直,我可以感覺到妳只是喚醒他的勇氣與積極,帶走了他的不安與遊蕩。」翼溫柔地說。
「真的嗎?」我抬頭看著他們,我的護衛。
「真的,而且如果可能的話,他應該會去珍惜以後遇到的緣分了。」翼笑了笑。
「那就好。」我心中放下一塊大石。
「第一次難免,以後不要太敏感,把別人的情緒都收走,這樣妳會受不了的。」泉摸了摸我的頭,好像也消去了我莫名的傷感。
「需要我慰安嗎?」浪笑嘻嘻地問。
「吃屎你。」我瞪了浪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泉與翼大笑。

 

在把劍往Steven心裡刺去時,我其實有一點恐懼。
我怕我會不會殺了這個人,還是扼殺了他的心。
雖然我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但我不想因為使命就把人的這個部分給斷絕了。
否則,以後他交往或娶的女人不是很可憐嗎?
幸好翼的喚醒能力給我打了一劑強心針。
我想我終於可以比較坦然面對,自己是逆天使的事實。

 

身為逆天使既然是一個宿命,我就會認命做我該做的事情,不過,那得照我的規矩;這一刻,我是這樣想的。

 

 

つづく

 

 

〝Paine’s Theme〞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7 Comments

  1. ,『愛,是唯一通往墮落與救贖的路徑』。」
    我也愛這句話…真期待我的珍愛>///<

  2. Name: sunmmer10092 哈哈 我有遇感 我一定又會想先留言
    不會想先登入 所以自我介紹一下 呵~ 是阿真期待另一支手機
    的主人 女王 我很喜歡著句話,『愛,是唯一通往墮落與救贖的路徑』。」
    之前無意間看到你的網誌以後就變成了常客真的很高興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逆天使 那世界就和平囉

    1. 我也很喜歡那句話,而那句話是我這整篇小說想表達的重點之一呢。
      我想,這個世界上的逆天使,其實應該就在每個人的心裡(笑)

    1. 應該是脆弱會讓人哀傷,如果仔細一點看劇情,會發現她還感受到了別人的徬徨與不安,當然會更加哀傷。
      同時,確實也顯示出她本質的善良沒錯。

  3. 能扼殺一個人的心
    應該只有自己吧…
    放棄了自己 抹滅自己的存在
    那應該是最可悲 最可憐的人
    (看到扼殺兩字 不知不覺就打這段話)
    (真奇妙的感覺)

  4. 疑?!看完了好快哦!好看的東西總是看的特別快,想看的時候就沒了
    精彩吶^^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