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拾貳、秘密的預演

與光和璇吃過午餐,光有事先趕回公司,而我與璇就一起去逛街逛了一下午,然後於傍晚時分散步回「存在之樹」。

璇比我想像的親切而善良,只是她的外表可愛,看起來很卻酷,實際上則是非常體貼的人。

 

「小舞,為什麼妳看起來這麼緊張?」璇勾著我的手問。
「呃,我不太習慣有朋友,還像這樣勾手……。」我不好意思地說。
「啊,對不起,妳不喜歡這樣是不是?」
「不會啦,還蠻舒服的。」我笑了笑。
「我是獨生女,從小家族的女生都不跟我來往,妳是第一個被我勾手的女生喔。」
「真的假的?為什麼?」
「嫉妒啊,女人的嫉妒最恐怖了。」璇說得很理所當然。
「咳,真的,我最怕那種小女生的心機了。」
「其實我也會,今天約妳出來,就是心裡有種感覺,想確定妳是不是跟光在一起。」
「呃?」
「不過好高興確定了,看得出來光真的煞到妳了。」璇笑得很曖昧。
「唉唷。」
「小舞不用害羞喔,我認識光也好幾年了,從沒看過他對一個女生這樣喔。」
「是嗎?對了,那妳知不知道他曾經愛過一個女生,可是後來她死了的事情?」
「沒有耶,有這種事情喔?」
「嗯,不過我不敢多問。」
「放心啦,我看得出來他對妳很認真喔。」
「真的嗎?呃,不過,我應該跟妳道歉才對。」
「為什麼?」
「因為泉啊。」我尷尬地說。
「妳不需要跟我道歉,真的,我喜歡泉很久了,從小就喜歡他,可是感情是不能勉強的,我只能一直等他,但是他喜歡上誰,不是誰的錯。」
「妳好成熟喔,為什麼妳可以想得這麼開?」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啊。」她笑道。

 

我看著璇自信的表情,覺得很不可思議。
不知道我會不會也有一天,可以這樣理所當然的說:「因為我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啊。」

 

「妳可以的。」璇說。
「妳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我訝異地問。
「讀心我會一點,如果對方不刻意遮掩我就一定聽的到。」
「妳好厲害,怎麼學的啊?」
「用心就學的到囉,基本上天使的感應能力都很強,其實功夫用久了就可以融會貫通,像妳的『月之影』,不只可以斬斷慾望,也可以斬斷情感,只是神不會告訴妳,要妳自己去發掘,因為一個天使越誠懇或認真,只要她以正直的心情下手,沒有做不到的能力。」

 

不只可以斬斷慾望,還可以斬斷感情?
聽起來很恐怖,不是什麼好的能力。

 

「我也常懷疑,為什麼天使可以改變人的想法,但換一個角度來說,人不也常被別人影響嗎?」璇又讀出了我的心思。
「我一直對此很困惑耶。」我拿出煙。
「其實,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即使同樣的事件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一定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所以,我們的任務只是幫忙,但不是改變,這是我到現在體認的事情。」
「嗯,妳說的有道理。」我點著煙,抽了一口。
「小舞,那個,有件事情……。」璇突然認真地看著我。
「啊?」
「如果光就是你們這次棘手任務的對象,妳會怎麼辦?」
「呃?」
「因為,昨天回去以後,我聽見泉他們的談話,加上我對光的觀察,還是要提醒妳一下。」
「……,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
「妳愛他嗎?」璇問。
「應該吧。」不知為何,此刻,我的胸口悶悶的。
「我會為妳祈禱,希望光不是那個人。」璇笑著安慰我。
「謝謝。」
「咦?」好像聽到什麼吵鬧的聲音。
「是店裡傳來的。」璇機靈地聽著,然後我們一起進了「存在之樹。」

 

果不其然,「存在之樹」的暗門一推開,就看見小樹跟泉他們。

 

「小樹,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們?」泉盯著正在抄寫紀錄的小樹問。
「呃?」小樹心虛地抬頭。
「說。」泉不知何時拿了把劍,頂在小樹的額前。
「……。」小樹為難地看著泉。
「我知道你是礙於身份必須中立,但看在哥兒們多年的份上,這種事情不該不跟我說。」泉冷冷地道。
「泉是怎麼了?」璇怔怔地看著泉,拉拉一旁的翼。
「他只有碰到跟某人有關的事才會這樣。」翼瞄了我一眼。
「我從沒看過泉這麼生氣。」璇看起來很驚訝。
「他是在生氣嗎?」為什麼他面無表情?
「寶貝,妳有時真是個呆子。」浪搭上我的肩。
「說。」泉把劍朝小樹逼近了一釐,感覺已經要刺入小樹的皮膚裡。
「他就是Soulmate手機的另一個主人。」小樹終於脫口。
「呃?你早就知道啦?」結果大叫的是我。
「廢話,從我手裡送出去的,我怎麼會不知道?」小樹用眼角瞄著我。
「為什麼不早說?」泉瞇起了眼睛。
「職業道德。」小樹回答,邊責怪地看著我,說:「誰知道有人叛逆到還沒相認就跟對方見面了?」

 

咦?
這下好了,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到我身上,害我想落跑都不行。

 

「Soulmate手機……,是傳說中那對手機嗎?」璇訝異地看著我。
「這下我搞清楚為什麼他會出現在你屋裡了。」泉把劍收回,看著地面,卻是對我說著。
「小舞的屋裡?什麼?」翼大叫。
「原來妳對我那麼冷淡,是因為已經跟他搞上了。」浪搖著頭,不可思議地說。
「不要講那麼難聽嘛。」我皺眉。
「天使跟人類談戀愛從古至今沒有好下場的。」翼看著我。
「如果他就是委託人的兒子,那就更沒戲唱了。」泉無表情地說。
「應該不會是他吧?」我沒把握地道。
「我有預感就是他,因為名單上另外六個人,都一副蠢樣。」翼閉上眼睛,好像在搜尋什麼。
「對,他似乎精明到連我都一時難以讀到他的心思。」小樹接著說。
「真的假的?」我大叫。
「是真的,他常來店裡,事實上開幕後,他是你之後第二個進店裡的客人,當他抽到Soulmate手機的時候,沒有半點反應,我試著讀他的想法,是聽到了一些聲音,不過感覺怪怪的。」
「怎麼說?」浪莫名其妙地問。
「我感覺那時他有種極度傷感的情緒,可是我卻讀不出來什麼,只是一種感覺。」小樹回答。
「看來這個人類不簡單,一旦確定,要斬他得分外小心,別再完成任務之前拆穿了我們的身份。」泉提醒著。
「真的不簡單,不帶男人回家的妳,竟然會讓他出現在妳屋裡。」浪一副心碎的模樣。
「有這回事嗎?」翼衝到浪面前。
「是啊,有天我問小舞能不能去她家,她還嚴厲拒絕了我,說她從來沒帶過男人回家裡,除了你擅自闖入那次以外。」浪拍拍翼的肩膀。
「原來大家都知道了。」璇看看我。
「看來是這樣沒錯。」小樹下了結論。
「我累了,我要回家了。」我轉身就走。
「喂,寶貝,等等我,我送妳回去。」浪追了上來。
「不要,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我滿腹莫名的憂鬱。
「一個人太危險了吧?」浪不死心地問。
「讓我靜一靜。」
「小舞!」浪在後頭喊著。

 

而我頭也不回地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有種落失到無可救藥的難過。

我是逆天使,應該相信自己的直覺,卻一直欺騙自己,當昨晚我覺得光很可能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下手對象時。
剛剛璇一提醒,我的腦子還嗡嗡作響,好像是有感應一樣。

如果真的確定是他,我該怎麼辦?
難道,要我親手,把自己從他的生命裡剔除?
上帝,這是祢的旨意嗎?
你給了我們一條命運的紅線,卻又要我斬斷它。
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好不容易才愛上一個人,而我卻因為使命沒有辦法跟他在一起。

雖然,身為天使的我與凡人的他,也許就像翼跟泉說的,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但,我應該剝奪他對我的愛,然後眼睜睜看著他從此在自己生命裡消失?

要我帶走誰的傷心,誰的痛苦,誰的不安,誰的徬徨,我都做的到。
可是,身為天使,即使是神,可以剝奪一個人的愛的意志嗎?
不,若那刻來臨,不只是剝奪了光的,也剝奪了我自己的。
或者,祂想告訴我的,其實是身為逆天使不應該有私人情緒參雜,當然也沒有愛與被愛的資格?
我不懂,真的不懂。

 

「我有預感我會愛上妳,不,我想我已經愛上妳了。」我看著光傳過的簡訊,發著呆。

「光,我愛你,不論發生什麼事情,請你一定要記得,我愛你。」我把這通簡訊設定成七天後發送,因為不能讓他起疑心,也,到那時,我很可能已經把「月之影」刺進他的胸口。

 

我會這樣做嗎?還是,我真的該這樣做嗎?

 

「回來啦?」光叼著煙,靠在我家門旁的欄杆上。
「呃?你怎麼會在這裡?」看到他的笑容,我頓時淚如雨下。
「太想妳了,我一下班就立刻趕過來,怎麼又哭了?」光把我低著的頭輕輕抬起。
「我現在才知道我真的愛上你了。」我緊緊抱住他。
「被欺負了嗎?」他的手摸著我的背,安撫著我。
「沒有。」我只是拼命搖頭。
「妳看起來好傷心。」
「明天不要去上班好不好?陪我一天。」
「……,好。」
「對不起,我很任性。」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你今天可以說一百萬次你愛我嗎?」
「什麼事情這麼嚴重?」
「沒有,我只是想撒嬌。」我忍住淚水笑了笑,不想讓他太多心。
「會笑了就好,上去吧?」他伸出手。
「嗯。」我把手放在他的大手上,讓他牽著上樓。

 

一開門,又就覺得餓,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

 

「剛剛不是才吃過嗎?」他笑了笑。
「中午一直聊天沒吃太多,下午跟璇逛街逛好久耶。」我攤在沙發上。
「冰箱裡還有存貨,我去煮,妳要不要先洗個澡?」
「不要,人家要跟你一起泡澡。」那包「Eros’」浴鹽還剩下三包說。
「好,」他笑了笑,摸摸我的頭,說:「那去換個衣服吧」
「嗯。」我走進房裡,穿上那件光第一次到家裡時,我穿的大襯衫;還是光前幾天幫我洗的呢。
「好香喔。」一走出客廳,就聞到熟悉的香味。
「快可以吃了,等等唷。」光舉起平底鍋,表演起廚師才會的那種翻剷。
「真愛現。」我真心笑了。

 

沒多久,他把煎好的牛排與蔬菜端上桌,我們便享用了起來。
吃著光的愛心晚餐,看著他看我的溺愛的眼神,我多希望時間就此停住,不要再往前走了。
然而牆上時鐘的秒針仍滴答滴答地響著,平時沒注意過的這微小的聲音,卻好像成為我們告別的倒數計時。

 

「把東西吃完,我去放水。」光站起身叮嚀著,邊走往浴室。

我聽著水流,邊把花椰菜送入口中,然後便衝進去抱住正在丟浴鹽的他。

 

「有乖乖吃完嗎?」他回頭笑著看我。
「有,哦,今天是白色的,好像牛奶浴喔。」我看著浴缸裡的乳白色。

 

我們褪去身上的衣服,然後泡在白色的水裡,有一種既圓滿又純淨的感覺,彷彿企圖沖洗著我的悲傷。

 

「剛剛是怎麼了?」回房後沒多久,我們躺在床上,他從背後摟著我,問。
「沒有,可能那個快來了,想太多。」
「傻瓜,那好好休息。」
「不要。」我轉過身,吻了他。
「哦,那好好運動再休息吧。」他輕咬著我的耳朵,說。

 

在光熱烈地安撫下,我暫時忘卻了可能將面臨的悲慟。
今夜,我們的交纏在傷感的情懷與激烈的動作中顯得格外深刻。

 

會不會,在我還沒有學會怎麼愛一個人,就得先學會離別?
那是我怎樣也想不到的,狂野的孤寂。

 

 

つづく

 

 

〝A Really Good Cloak〞 form Crash Original Motion Picture Soundtrack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9 Comments

  1. 呵…劇情越來越偏向…..悲傷了…

    我想重頭戲要開始了…

    我怕要是看到….太可憐的…我會大哭一場…

    因為我已經入迷了….靈魂…也都附在文上了….

    媽呀~

    怎會如此般….

    嗚….狂野的孤寂…..那是多麼令人…扼脕不已…

  2. 出乎意料的劇情
    女王的心思 難懂(我不是小樹阿XD)
    期待下一集 !
    還要來玩大賭盤嗎? (笑)

    1. 賭盤不是賭了嘛?哈。
      要改的請趁早囉~~
      下一集這幾天可能沒空貼耶,因為圖還沒畫XD
      最近在忙跨年的準備,不知道會不會得等到1/2了,拍謝拍謝

  3. 阿..好哀傷喔>"<
    討厭…
    光應該不會從此就消失在舞的生命裡了拔
    人家不要拉><

  4. Name: SUNMMER10092
    天阿 怎麼會試著樣子的結果… = =
    女王 你真的太殺了啦…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