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玖、狂亂之寂

光已經在我家待了七個晚上,今天是第八天早晨了。
跟前幾日一樣,我趴在床上,被他的早餐香味喚醒。

 

「早安。」光把早餐盤放在邊桌上,吻了我的額頭,說。
「早。」我揉揉眼睛,爬起來喝了口咖啡。
「妳今天要去上班囉。」他摸摸我的頭。
「咦?」我吃著他煎的馬鈴薯片,楞了楞。
「剛剛有人來敲門,他說是妳同事,我問他要不要叫妳,他說不用,要我轉告妳他提前回國了,今晚要記得去工作,」他邊切著法式土司,邊說:「妳同事看到我好像很驚訝的樣子。」

 

我同事?
我仔細地回想,提前回國?
啊不,不會是他們三人中的一個吧?

 

「妳的臉色好難看。」光把切好的土司送進我嘴裡。
「他長什麼樣子?」我嚼著土司,土司很甜,而我的預感很不妙。
「跟我差不多高,帶一副黑框眼鏡,斯文斯文的,嗯,真香。」他喝著咖啡,說。
「那是泉。」我想。

 

也對,如果是翼的話可能會衝進來揍人,換做是浪的話應該會也會跑進來哈拉,那兩人的嗓門肯定會吵醒我,只有泉會默默離開。
嗚嗚,為什麼來的人不是小樹。

 

「泉?」光低著頭,像是想到了什麼,問:「哦,那個晚上,寫情書給妳的傢伙嗎?」

 

我可以想像泉來找我時的驚訝,以及立刻恢復禮貌地道別。
那時浪被抓回家族受訓,應該跟我現在的心情很類似吧。

 

「啊,真不想去上班。」吃完早餐,我又趴回床上。

 

我真不想面對泉。

 

「那有點糟糕,我只穿了內褲就去應門了。」光說。
「什麼?噢!」我把頭埋在棉被裡。
「妳怕他知道嗎?」
「可以這麼說。」
「為什麼?」
「因為,唉,如果你是他,你會怎麼想?」
「哦,我會殺了來應門那個穿內褲的男人。」他想了想,說。
「這不就對了嗎?」我從棉被裡探出頭來。
「對不起,我沒想那麼多,他門鈴按得急,妳又叫不醒,我只好去開門。」他抱歉地說。
「我沒有怪你啦,你又沒做錯什麼,我只是不知道怎麼面對他而已。」
「你喜歡他嗎?」
「呃?」
「看來是有。」他挑著眉看我。
「咦,你好像不太高興?」我睜大眼睛。
「為什麼妳看我不太高興,卻很高興的樣子?」他挑了另一邊的眉。
「因為光總是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啊,驕傲的很,你吃醋我很開心嘛。」我笑道。
「壞女孩。」光溺愛地看著我。
「喂,你贏了耶。」我甜蜜地說。
「哦,七天的賭注嗎?」
「是啊,沒想到你把我堵在這裡七天,算你厲害。」
「聽起來好像贏得不太光彩。」
「哪有啊,」我勾住他結實的的手臂,靠著他的肩,說:「我好佩服你,你讓我打破了冷感紀錄,而我有預感我還會繼續喜歡你。」

 

光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我,捧著我的臉,在陽光下溫柔地地吻著我。

 

「好像沒有什麼好要求的,等我想到在告訴妳好了。」他說。
「嗯,讓你先欠著囉。」
「待會要去上班了,妳再睡一會兒吧,晚上不是也要上班?」
「啊,對喔。」我從天堂跌落到地獄。

 


 

「寶貝,一個禮拜沒見,好想妳唷。」浪一看到我出現在「慾望之都」,便像蝴蝶看到蜂蜜一樣黏了過來。
「花癡。」我用手擋住他。
「這幾天還好嗎?」浪不在意地問。
「很好啊。」想到光,我就忍不住笑。
「妳好像變漂亮了,有什麼好事情發生嗎?」浪楞了一下,讚嘆地看著我。
「秘密。」我食指貼著唇,說。
「嘖,什麼時候讓我脫下妳的秘密跟衣服?」浪不死心地湊過來。
「下輩子吧。」我挑著眉。
「翼待會就到,浪,講解一下今天的任務。」泉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哦,好,今天的任務有兩個,第一個跟上次差不多,應該很快解決,再來第二攤要到一個party場合,因為這次委託人比較神秘,我們需要先收集情報作一點功課……。」浪拿出那面神奇的鏡子,秀出第一個案子的對象。

 

我邊聽著浪的解說,邊覺得惶恐,因為泉看起來很沈著,好像沒發生過早上的事情;我在心裡偷偷祈禱他已經忘了。

 

「翼打電話來說會晚一點,直接跟我們約在目的地見面。」泉收起手機,說。
「那我去開車過來,順便去『存在之樹』叫小樹閃人,門口見。」說完,浪便離開,剩下我跟泉。

 

我們走在往「慾望之都」門口的長形通道上,沈默著。

 

「妳學聰明了。」泉瞄了我一眼後終於開口。
「呃?」
「懂得遮住記憶,不想讓我看到。」
「喔,沒什麼好看的嘛。」我點起煙,心裡其實在發抖。
「那個男人是誰?」他也點了根煙,問。
「泉,他只是普通人!」我有點激動。
「怕我對他怎樣?妳對他是認真的嗎?」泉看著我。
「不要這樣。」我別過頭去。
「早上我沒殺了他就不錯了。」泉臉色一沈。
「天使可以殺人的嗎?」我忍不住大吼。
「那,妳認為天使跟人類在一起會有好結果嗎?」泉把我按在牆上,露出複雜的眼神。
「啊,我,我不知道。」我低下頭。
「小舞,我不管妳跟別人怎麼樣,但我對妳是認真的,我的存在就是為了妳。」
「……。」天啊,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
「我本來以為我們有的是時間可以相處,因為我不想動作太大嚇到妳,可是妳給那個男人機會,給浪機會,就是沒給我機會。」他的表情看起來很受傷。
「別這樣看我,我也不知道事情會演變成如此……。」我不敢面對泉的眼神。
「沒有妳的允許,我連碰都不敢輕薄妳,妳知道那有多難熬嗎?」
「泉……。」
「我們該出發了。」他的臉靠得我好近。
「那走啊。」我還是低著頭。
「為什麼不敢看我?」
「我不知道。」
「妳怕我嗎?」
「有一點。」
「怕我對妳怎樣嗎?我不會傷害妳。」
「我知道你不會。」
「那為什麼怕我?」
「你好認真。」
「那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妳。」
「泉,你會不會是把我想得太美好了,你愛上的也許只是那個幻想而已。」
「所以妳是怕我只是愛上幻想,不是妳嗎?」
「……。」有一點。
「妳記不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在公園回家的路上,有個醉漢在巷子裡要把妳扯進去?」
「呃?」
「他強行抱住妳,妳大叫,然後妳就昏倒了。」
「……。」好像是有這麼回事,那是我小學的時候。
「妳國中的時候,跑去跟一群飆車族夜遊,有兩群人為了妳打起來,妳差點被擄走,後來妳跌倒在地上,他們就被警察抓住。」
「……。」我想起來了。
「妳高中的時候,有次晚歸坐計程車,車子差點撞到一輛卡車。」
「那時候有道光,然後我呆了很久,結果就像沒事一樣,司機還是繼續開著……。」
「妳都沒覺得奇怪嗎?」
「有,好奇怪,我不是鎖住記憶讓你看不到了?」
「因為我從小就在妳身邊,遠遠地守護妳。」
「呃?」
「是真的,浪跟翼都不曉得,當我知道妳的存在,有次忍不住偷偷跑去看妳,就剛好看到那個醉漢想欺負妳,從此之後,我每晚都會到妳附近,怕妳有危險。」
「聽起來很恐怖。」泉竟然一直在我身旁默默地陪著我。
「那妳為什麼掉眼淚?」他用手指輕拭去我的淚。
「那我的事情你不是都知道了?」
「我不敢越矩,只有在遠處,妳跟別人約會時我不想也不敢看。」
「所以『慾望之都』開幕那天,你不是第一次見到我?」
「也不能這麼說,那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妳,第一次跟妳說話。」
「你怎麼能忍那麼久?」我看著他,覺得很心疼,忍不住伸手摸他的大臉。
「也許之前我害怕見到妳,只敢在旁邊守著妳,直到妳跟妳相認的那晚,我才發現我再也忍不住了。」他的手撫上我的手。
「你怎麼不早說。」我癟嘴。
「早說妳就會正眼看我嗎?」
「也許,我不知道,畢竟都到現在了。」可是我必須承認,泉所說的一切,讓我震撼,也令我感動。
「我的心裡從以前到現在,只有妳一個人,閉上眼睛,就可以聽見妳的笑聲,看見妳的影子;可是礙於規定,該死的規定,馬的,我應該要勇敢一點。」
「我以為我的護衛們都很勇敢。」我幽幽地說。
「也許,只有在愛之前,我們卻往往比誰都卑微。」泉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什麼上帝嘛?為什麼要設下這麼多限制?
為什麼不是讓我早點聽到這番話?
又為什麼讓我在遇到光之後,又對泉這麼動心?

 

「我本來沒想過要跟妳說這些,但,早上的畫面讓我太震驚了。」泉說。
「你有沒有想過,你愛上的這個公主,她根本不是什麼好女人,根本不懂愛是什麼,自己要的是什麼,也不懂怎麼去愛一個人。」我推開他。
「妳也許不懂愛,但是我懂,我知道愛一個人不應該只愛她好的一面,就算對她不好的那面恨得牙癢癢的,我也還是忍不住愛她。」他深情地看著我。
「你這樣說讓我好亂。」我搖著頭,眼淚拼命地滑落。

 

可惡,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弄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愛。
還是,那一種愛才是對的?

 

「那就不要想了,不要想了,我不該說這些話讓妳難過。」他一把抱住我。
「我們該走了,浪跟小樹在等。」
「嗯,先把淚擦乾吧。」泉看了看我,然後吻去我臉上的淚。
「啊。」

 

他既輕又溫柔地碰著我的臉,我還依稀聞到他身上的味道。
就像那天晚上他撥起我的髮,說我好香,此刻,我也有那種心動的感覺。
原來,之所以Soulmate手機尚未告知我與光可以相認的訊息,也許是因為我的心其實還不定。

 

我開始發現人對於愛的種種慾望,竟不是那麼地單純。
我想要甜蜜,想要被呵護,也想要被人深深地愛著,期待轟轟烈烈的什麼。
而且我意識到自己之所以之前那麼怕泉,其實是因為抗拒不了泉對的我慾望,關於浪之前說到的:
愛的慾望,想愛的慾望,受傷的慾望。

 

「他們在等。」我輕輕地說。
「我捨不得放開妳。」泉抱我抱得更緊了。
「我完了。」我伸手抱住他。

 

不曉得是不是感受了泉的感受,我感覺心裡有一股激動,忍不住與泉依戀著彼此的擁抱。
我只知道,現在的我,充滿想狂亂的慾望。

我已經算是很高的女生,但泉高出我將近一個頭,而他除了擁抱,沒有對我有其他碰觸,只是不斷地在我的髮際深呼吸,輕輕地吻著我的髮。
如果說光是大膽放肆,毫無保留的情人,泉就是小心翼翼,不捨造次的那種。

 

「泉。」
「嗯?」
「你想吻我嗎?」我抬起頭。
「……。」他看我的眼神,充滿渴望。
「我不喜歡太客氣的男人。」我勾著他的頸子,把他拉向自己。
「這是邀請嗎?」泉再次深呼吸。
「你說呢?」我用鼻尖磨蹭著他的臉。
「原來不是邀請,是挑逗,」他的嘴角泛著笑意,說:「妳比我想像中還壞。」

 

然後他就吻了我。

泉的吻慢慢地,深深地,很濃郁,會讓人情不自禁地投入。
然後他在我脖子上吻了起來,又吻上我的唇。
不過,沒過多久,浪就衝了進來。

 

「怎麼這麼久?呃?」浪一時還會意不過來。
「啊。」我趕緊別過頭去。
「唔,真掃興。」泉把我按在他的懷裡,似乎挑釁地看著浪。
「你在幹什麼?」我感覺到浪的怒火。
「你不都是看到了嗎?」泉清清喉嚨。
「馬的,那時候把我抓回去,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浪大吼。
「要打架嗎?」泉不改冷靜地問。
「喂,別忘了你們的身份。」小樹適時出現。
「打完再去。」浪捲起袖子。
「那天忍住了,今天我奉陪,」泉把我放開,溫柔地說:「妳跟小樹先出去,我們馬上來。」

 

剎那間,我好像看到浪的手裡有一球火光,泉的前方有一團漩渦。

 

「呃?」我看看小樹。
「不要這樣,已經耽誤時間了,我們還有第二個任務要趕。」小樹站到他們中間。

 

我第一次看到小樹這麼有男子氣概。

 

「謝謝,」小樹轉身對我笑了笑,然後嚴厲地說:「泉,浪,有什麼事情任務完成再說。」

 

被小樹這樣認真一說,那火光與漩渦便消失了。

 

「你說的對。」泉眼神變回沈穩。
「既然你誠心誠意地要求。」浪恢復嘻笑的表情,拍了拍小樹的肩膀。

 

當我們走出「慾望之都」,在臨坐上浪的車之前,我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
小樹坐在駕駛旁座位,我與泉在後座,一路上,大家都沈默著。

 

「……。」突然間,泉不動聲色地握住了我的手。

 

我楞了一下,看著車窗外的景色,不知道是不是泉傳來的意念,我滿腦都是剛才他深情的告白,與我們激吻的畫面。

 

 

つづく

 

 

〝Corale〞 form NANA2 original soundtrack vers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37 Comments

  1. 阿~queen←不知道該不該這樣稱呼妳…因為妳對我沒有熟悉感…= =

    妳好認真喔…都有回覆每一個人的留言耶….一次性的….嘿嘿

    對於妳思想下的人物,我已經無可自拔的深陷下去了﹝這有點像戀愛﹞

    怎麼辦?我無法停止的一直往下看,一點也不想就此止住。

    妳有魔力喔!ㄒ_ㄒ

  2. 原本是先從"一夜情開始"那一章節開始看的..
    愈看愈入迷…
    卻不知道慾望事典是做有續集類的..
    所以重頭第一章節看到最後一章…
    嗯…..滿入味的長篇小說…
    真期待續集^^
    可否加妳好友?
    我想讓我朋友看看..而且往後想看妳的文章也比較簡單些..
    要加油哦*~^^~*

  3. 看到你又開始寫文章,知道你的心情應該平復了不少,
    希望你可以更堅強,更加油哦:) 支持你的讀者^_^

  4. 文章分類分錯了… 分到 "日記碎碎念"了…

    好想知道結局!! ><

  5. 呵呵 女王 不好意思 剛剛眼睛有點大 謝謝唷 我找到著首歌了
    加油唷 很高興看到你回來

  6. 女王你的配樂 真適合著個激動的情節 很好聽 可以告訴我是什麼歌嗎

  7. 妳的文章有一種魔力
    看了總是讓我好想愛人,也好想被愛^^

    小艷加油喔!

  8. 女王~哈囉~^^
    幾天沒見更想妳了呢~>///<
    最近有點消沉…看了妳的文章覺得好多了~^^
    期待…期待…

    1. 哦,那以後會多寫一點刺激的(笑)
      我也喜歡刺激,不過考慮到年輕讀者與MSN的專欄都要比較單純,所以一直很猶豫啊……
      以後如果有時間,還真想來寫一直想寫的東西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