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慾望事典♪陸、命運的一瞬

「在脫掉妳的秘密之前,可以先脫了妳的衣服嗎?」浪喘著問。
「在車裡啊?」我勉強地推開他。
「打鐵要趁熱啊。」
「這樣不好吧?」我晚上還跟另一半先生約了耶。
「那回妳家。」
「不行,除了上次你們擅自闖入,我是不帶男人回家的。」
「哦,真要命,那繼續好了。」他又吻了我。

 

浪的吻跟他的魔法一樣,有種花俏的魅力,讓人想知道還會發生什麼。
而他確實這部份跟平常很不一樣,雖然吻著我,卻沒對我上下其手。

 

「叮叮。」浪的手機響了。
「不接嗎?」換我喘著問。
「不要,討厭鬼。」他仍留戀地吻著我。
「浪,接電話!」天啊,手機竟然會說話。
「你老師的,不知道人家在忙嗎?」浪心不甘情不願地伸手拿了手機,接了起來。
「翼說他聞到慾望的味道。」是泉的聲音。
「你們不是在受訓嗎?」浪沒好氣地問。
「你剛剛做了什麼?」泉冷冷地說:「你完了你。」

 

事實證明,千萬不要有一個會閱覽你記憶的朋友。
尤其,千萬別成為他的情敵。

 

「你趁我們不在的時候帶小舞去哪裡?」是翼,聽起來很火的樣子。
「約會啊。」浪聳聳肩。
「不是說公平競爭嗎?」翼不爽地吼著。
「那是你們說的,不是我,你不是說我們是黑道嗎?」浪哼了一聲。
「今晚就讓小樹接替保護公主的任務,你,給我滾回來。」又換泉聽了。
「你們很煩耶,就差那麼一點!」浪說。
「就、差、那、麼、一、點?」不妙,我感覺到泉與翼的憤怒。
「把電話給公主。」泉命令道。
「喏。」浪挫敗地把手機給了我。
「喂?」我戰戰兢兢地接過電話。
「小舞,我們跟家族溝通好,今晚就讓小樹回去接替浪,妳要乖乖的喔。」泉的聲音變得溫柔。
「喔,好。」我還能說什麼?
「我們會盡快回去的,要想我。」泉又說。
「喂,怎麼不是叫她要想我?」翼在一旁大喊。
「先這樣,掰掰。」泉掛了電話。
「喏。」我尷尬地把手機還給浪。

 

浪看起來暗幹在心裡,害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他白了我一眼。
「看來你剛剛說的那條慾望之路,不太好走喔。」我繼續笑。
「誰知道他們這麼防我,馬的,竟然偷看我的記憶,那個礙眼泉。」
「真恐怖,喂,有沒辦法不要讓泉看到發生過的事情?」我突然意識到這是個很嚴重的事情,否則,不是都沒有秘密了嗎?
「只有妳可以,妳用意志力操控妳項鍊裡的黑色極光,他就看不到,」浪嘆著氣,點了根煙,說:「我就慘了,回去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黑色極光啊?
我低頭看了看那條十字架項鍊,跟普通的其實沒有兩樣,因為平常根本不會發光。

 

「他們會對你怎樣?」我問。
「誰知道,看來他們是玩真的。」浪瞄了我一眼。
「都是我害的,你們兄弟一場二十幾年耶。」我越想越難過。
「傻瓜,除了感情該爭就要爭,不會有任何事情破壞我們的,大家都有這種默契,」他又把臉湊向我,說:「沒關係,來個吻別吧。」
「呃?」他,他也變得太快了吧?
「叩叩。」正當浪快吻上我時,有人敲了車窗。
「車震會得罪守護的車神喔。」小樹沒好氣地對浪說。
「好快啊。」看著小樹竟沒多久便現身,我讚嘆道。
「你用飛的喔?」浪開了車門,說。
「廢話,我們是天使耶,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小樹搖搖頭。
「哈哈哈哈。」我走出車內,也跟著笑了。
「浪,抱歉,泉與翼威脅我,所以……。」小樹拍拍浪的肩膀。
「不是你的錯,唉,是我太大意了。」浪聳聳肩。
「他們怎樣威脅你?」我好奇地問小樹。
「呃,沒什麼。」小樹好像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
「肯定是拿著劍頂著他的腦袋,」浪瞄了我一眼,說:「這種事情只有泉幹得出來。」

 

什麼?那個溫柔沈穩的泉?

 

「真的假的?」我不可思議地抓著小樹的領子。
「差,差不多啦。」小樹看起來很無奈的樣子。
「泉是這種人嗎?」我問浪。
「翼頂多就是衝過來打架,雖然他真的很會打,不過泉可是很狠的,我從小領教啊,」浪嘆著氣,對小樹說:「好啦,交給你了,我回去受死。」

 

然後浪就坐回車內,跟我們揮揮手,揚長而去。

 

「……。」我突然覺得非常的不妙。
「泉平時什麼都沒關係,處處都讓浪與翼,但他對妳是非常認真的,只要他認真起來,是六親不認的。」小樹說。
「……。」哇,聽起來很man耶。
「妳知道嗎?大難臨頭還這麼雀躍的人,妳算是奇葩了。」小樹白了我一眼。
「你又偷看我的心思。」我大叫。
「這種事情不用偷看,妳的表情就說明一切了。」小樹搖搖頭走回店裡。
「歡迎光臨,啊。」小紀看到小樹,很是驚訝。
「嗨,我提早回來了。」小樹笑了笑。
「嗨。」我跟小紀打著招呼。
「……,呵呵,公主殿下,妳要習慣。」小紀竊笑著。
「我的表情又說了什麼嗎?」我再度大叫。
「沒有,是我偷擅自讀心。」小紀吐了吐舌頭。
「我來幫忙,妳去休息一下吧。」小樹對小紀說。
「謝謝。」小紀走出櫃臺,勾住我的手,說:「公主,我們去外面坐一坐好不好?」

 

咦,小紀好像沒那麼怕生了。

 

「好啊。」我看了看小樹,然後跟小紀走出「存在之樹」,在路邊隨意坐了下來。
「嗶。」我的手機傳來簡訊:「妳不會忘了吧?」

 

啊,還真的忘了。
我差點忘了跟另一半先生有約說,糟糕,看看時間,已經九點了。

 

「對不起,剛有事情耽擱,要怎麼約?」我回傳給他。
「都可以,看妳。」另一半先生如此回覆。
「我家附近有一間叫『存在之樹』的便利商店,你知道嗎?」我又傳。
「廢話,我就在那裡抽到手機的,半小時後見。」他回覆。

 

半小時,好快唷。

 

「看來公主真的很受歡迎。」小紀一旁笑著。
「呃,你不要跟他們說喔。」我小聲地講。
「不會啦,聖天使就算被威脅也會保守秘密的。」她笑了笑。
「唉,我好苦惱。」我點了根煙。
「看得出來,所以才找妳出來聊啊。」她貼心地說。
「如果妳是我妳會怎麼辦?」我問。
「不知道耶,我沒談過戀愛。」
「真的假的?」
「真的啊,所以我跟妳這部份是類似的。」
「喔,對,妳跟小樹一樣,一直很孤單。」
「還好啦,一個人習慣了。」
「可是我不太喜歡一個人。」
「看得出來。」
「浪今天跟我說,想愛的慾望,想被愛的慾望,想狂亂的慾望,想安定的慾望,受傷的慾望,那都是心裡最真實的渴望;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控制得了的。」
「他說的沒錯啊,否則怎麼會知道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呢?」
「是這樣嗎?我以為人應該找到自己要什麼,再去堅持。」
「是沒錯,不過,在找到之前,人一定都會徬徨,會迷惑啊。」
「有道理。」
「其實陷在多角關係,好像也不比孤單沒有人追容易。」
「呃?」
「看妳這麼煎熬,我只是突然覺得寂寞好像也沒那麼難受。」小紀笑了笑。
「妳看的好開唷。」
「不知道,也許哪天真的有個人讓我動心,我就沒辦法看開囉,」她看看我,說:「所以,妳對他們動心,當然會苦惱不知道怎麼辦,這是很正常的,不要太介意。」

 

小紀說的話讓我稍稍獲得安慰。
也許我把這一切看得太嚴重了。

 

「我想我知道他們為什麼對妳那麼傾心了。」她突然說。
「為什麼?」
「因為大部分的人遇到這種狀況,都很自私只想到自己,而妳卻顧慮他們每個人的感受,甚至看得比自己的渴望更重,這是很難得的。」
「是這樣嗎?」
「旁觀者清囉。」她笑了笑,然後神秘地說:「妳約的人來了,我先進去啦,別讓小樹看到,我去引開他。」

 

然後小紀用眼神示意我,便走了進去。
我看到小紀不知跟小樹說了什麼,小樹便走了出來。

 

「小紀說想吃小籠包,永康街還有一家高記有開,我去買買待會就回來。」小樹手揮著鑰匙對我說。
「喔,好,路上小心。」我笑了笑。

 

直到小樹開著他的藍色小車駛過對街,我才想起剛小紀說我約的人來了。
在哪裡啊?

 

「這裡。」是另一半先生的聲音:「嗨。」

 

我站起身,發現他也很高,抬起頭,便愣住了。

 

「要怎麼稱呼妳?」他笑著問。
「小舞,跳舞的舞。」
「小舞,我是光。」
「喔,那,要去哪?」我還在發楞。
「去喝酒嗎?」
「好,附近有一間,」我本來想帶他去隔壁的「慾望之都」,突然覺得不行,便改口,說:「啊,呃,買點酒去我家喝好了。」

 

這種時候如果還帶了另一個男人出現,我那三個護衛肯定會搞得天下大亂。
還是帶回家比較安全一點。

 

「可以啊,那進去吧。」他說完,便走進「存在之樹」。
「喔。」我跟了上去。
「喝什麼?紅酒?」他問,而我們在酒櫃前逛著。
「嗯,不要喝Desire就好了。」免得出大亂子。
「Desire?二十五年的蠻好喝的說,這裡好像沒賣。」他看了看。
「這個怎麼樣?」我拿著一瓶酒標上寫著「Poem」的紅酒問。
「妳喝過嗎?這個我沒喝過。」
「沒有啊,聽起來蠻有詩意的,好像不錯的樣子。」
「……,挑酒不是先看產地等等的嗎?」他挑著眉看我。
「我才不懂那種鳥規矩,我都是挑酒標的,名字取的好就買。」我說。
「哈哈,好吧,那就這個,買兩瓶好了,呃,妳吃過飯了嗎?」他拿了兩瓶「Poem」問。
「接近傍晚時吃過早餐,其他還沒。」我說。
「這樣會把胃搞壞喔。」他皺眉。
「那買點東西回去吃嘛。」
「老吃外食不是好事,妳家有廚房嗎?」
「有啊,可是我不會做菜。」
「調味料什麼的有嗎?」
「有啊,可是我不會做菜。」我又說。
「我聽見了。」他看了我一眼,走到食材櫃挑了一些野菇跟蔬菜。
「我說我不會做菜啊。」我又跟上去。
「我會就好啦。」他笑了笑,然後拿了醬料、生肉丸跟義大利麵。
「哇。」另一半先生會做菜耶。

 

結帳時,小紀禮貌地為我們把東西裝進袋子裡。

 

「呃,我還要兩包Storm。」我說。
「好的。」小紀轉身去拿。
「妳抽Storm啊?」他訝異地問。
「這很涼啊,為什麼這種表情?」奇怪,泉第一次看到我抽Storm也是這種表情。
「哦,沒什麼。」他轉向小紀,說:「給我一包BLACK DEVIL,謝謝。」
「妳家在附近嗎?走路就能到?」他看了看我,問。
「嗯,五分鐘就到了。」我回答。
「那我先去把車停好點,直接走去妳家吧,外面見。」他拿著那袋食物跟酒,走出了「存在之樹」。
「他好帥喔。」小紀從櫃臺裡黏過來,雙手握拳,高著八度音叫著。
「妳也這樣覺得喔。」我也湊過去。
「他們四個已經很帥了,可是這個男人感覺不太一樣耶。」小紀八卦地說。
「對啊,我也這樣覺得。」

 

小紀說的沒錯,那叫「光」的男人,真的感覺不太一樣。

 

第一眼見到他時,我一直楞楞地,可以說是完全呆了。
他穿著一件低圓領白t-shirt跟深藍牛仔褲,脖子上隨性寬鬆地圍了一條黑色薄針織圍巾,挺拔的鼻梁上戴了副細框的大墨鏡,十分有型。

 

「他來了,快去。」小紀提醒著我。
「喔,好。」我跟小紀揮揮手,走出了「存在之樹」。
「帶路吧。」他笑了笑。
「嗯。」我不好意思地看看他。

 

會讓我愣住,不是因為他長的好看,要說帥哥的話,這幾天我看多了。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理由,也許應該跟泉借用一句話:

「我想,那就是命運吧。」

 

 

つづく

 

【舞夜姬的真愛對象大賭盤】

至此,所有男主角全部出列,所以來囉來囉,暨《色情公寓》緋的真命天子大賭盤,這次,我們要發掘的任務叫「真愛」。
一個賭注1元起跳,在本集(第6集)的「回應」地方開始下注,可加碼。
來,留言回應,大家一起下賭盤吧。

你認為,故事到最後,究竟誰才是逆天使公主(舞夜姬)「舞」的真愛?

1、擁有「喚醒」能力的「翼」
2、擁有「讀心」能力的「小樹」
3、擁有「操閱記憶」能力的「泉」
4、擁有「咒術」能力的「浪」
5、另一半先生「光」

 

〝Akagi Party〞 form final fantasy x-2 piano collection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55 Comments

  1. 我說呀!艷的文真ㄉ粉棒呢!
    偶來跟你頂一下~~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2. 【QUEEN公告】
    ▼光:amykandy、YCWU、MADKID、舞、petalin、ayumi09013、
    goodagirl、bloodyrose、蘋果、peichi、panda08、breakingyue、
    IamYvonnie、a7173241
    ▼小樹:bluerene、giupo12、hihi4118
    ▼泉:icmy0792、irene5085
    ▼都沒有:pul150、久久
    ▼翼:oceancandy、Myumyu

  3. 想愛的慾望,想被愛的慾望,想狂亂的慾望,想安定的慾望,受傷的慾望,那都是
    心裡最真實的渴望;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控制得了的。」
    這句話真好

    我要賭光

  4. 那個…我有問題
    所謂賭金 我要怎麼給阿=_____=

    我賭光!

    而且我猜他說不定是聖天使喔 😛

    1. 大家的賭金都是累計的唷,從上一篇小說就開始了,哈,就累計吧(笑)
      等有機會辦個blog聚,再來結算吧:P

  5. 【QUEEN公告】
    ▼光:amykandy、YCWU、MADKID、舞、petalin、ayumi09013、
    goodagirl、bloodyrose、蘋果、peichi、panda08
    ▼小樹:bluerene、giupo12、hihi4118
    ▼泉:icmy0792、irene5085
    ▼都沒有:pul150、久久
    ▼翼:oceancandy、Myumyu

  6. 我投『 小樹 !』

    因為覺得他也是偷偷愛的 !

    舞,應該也會慢慢的對小樹有感覺 !

     ^ˍ^ "

  7. 好像很多都选了光耶 我也觉得像他饿 虽然我不是最喜欢他 哈

  8. 【QUEEN公告】
    ▼光:amykandy、YCWU、MADKID、舞、petalin、ayumi09013、
    goodagirl、bloodyrose、蘋果、peichi、panda08

    ▼小樹:bluerene、giupo12

    ▼泉:icmy0792、irene5085

    ▼都沒有:pul150、久久

    ▼翼:oceancandy、Myumyu

    【QUEEN回覆】
    下好離手囉。(賊笑)

  9. 早就覺得你一定不會按照牌理出牌的..哈
    經過一夜的深思熟慮後,我想改選翼耶..*(因為突然比較喜歡翼呀)

  10. 噗噗 這樣才像女王的作風嘛!
    真相永遠都不是我們所料想的
    總是出人意料 ! (新鮮)
    嘻~

  11. 【賭盤暫時公告】
    光:
    amykandy、YCWU、MADKID、舞、petalin、ayumi09013、goodagirl、oceancandy、bloodyrose、蘋果、peichi、panda08

    小樹:
    bluerene、giupo12

    泉:
    icmy0792、irene5085

    都沒有:
    pul150、久久

    其實我個人在這幾個人裡面是最喜歡泉的,而且本來故事不是要這樣寫。
    當然接下來幾集選光的人應該會以為贏定了,不過,我的故事可不會就照大家想的這樣演呢(笑)
    沒有來亂愛一下怎麼知道真愛是誰:P
    還有,提示一下,劇情發展總是會在大家以為是這樣那樣時不這樣那樣,大家以為會那樣這樣時不會那樣這樣唷。

  12. 我賭 真愛出現在 不可知的未來
    所以… 上述的男主角 都不是
    哈哈…

  13. 我投"光"一票
    我猜光應該是天使的頭頭吧
    然後就會有正逆天使的大戰
    最後卻是真愛戰勝一切
    maybe….

  14. 光光光光光光光啦~
    但我希望逆天使選另一個人,因為我喜歡光啦!

  15. 當然是選 另一半先生「光」囉~
    還是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比較有看頭~

  16. 我覺得 都沒有
    ”都沒有”一票
    我不是來亂喔 這是我的感覺
    如果不妥 提醒我

  17. 喔! 在下注了阿
    有趣! 小愛上次賭了多少阿
    在全押下去!
    賭誰呢?
    大家都賭光
    那小愛來賭泉好了(嘻)

  18. 我賭小樹。
    因為因為因為…………….他感覺就很可愛

    這音樂好好聽說

    貓兒忘記了

  19. 我也是賭 "光",覺得他有獨特的魅力說,還是女王會有出乎意料的答案呢??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