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拾伍、搖滾吧,惡魔

「哦,穿這樣會讓人想扒光妳身上的衣服。」銀挑著眉看我。
「哪裡會?你變態喔?」我看著自己身上的中性裝扮。

 

我明明只是穿一件貼身白色襯衫,還有貼身西裝外套跟黑色鑲釘緊身皮褲而已。

 

「腰際弄得破破的,胸前也開了三個釦子,哪裡不引人遐想?」嫚嫚幫我梳著頭髮,沒好氣地說。
「我看變態的是妳吧。」打扮成龐克淑女的小夏義正辭嚴道。
「幹!」我咒罵了一下,然後有點沮喪地問:「這樣不好看是不是?」

 

人家一直想穿帥一點出場嘛。

 

「不,很迷人。」阿泰靠在休息室門口抽著煙道。
「還是你最好了。」我忍不住學起小愛的「少女的祈禱」,可惡,一定是被薔薇傳染了。
「時間不早了,我們先上台調樂器,等妳出來就開始。」嵐站起身,嫚嫚她們也跟著嵐走出去。
「還在化?」阿泰看著大家都出去了,走到我身後靠在椅子上。
「嗯,我覺得煙燻感要重一點。」我拿起眼影畫了兩下。
「銀回來以後我就沒有機會接近妳了。」阿泰湊到我左側,看著鏡子裡的我問。
「剛好跟薔薇走近啊。」我曖昧地笑了一下。
「妳不介意嗎?」他問。
「還好,薔薇讓我沒有意見。」我照了照鏡子,滿意地說。
「妳這樣好性感。」阿泰靠著我的耳畔吹氣。
「我已經化好妝啦,別引誘我。」我白了他一眼。
「再畫就好。」阿泰笑了笑。
「屁啦,待會要上場了。」我站起身。
「如果我仍忘不了妳呢?」他站在我面前,差點就貼著了。
「誰忘的了我?」我挑著眉看他。
「唉,我就愛妳這個樣子。」他嘆口氣。
「你如果可以一直等我,我相信以薔薇的個性,她也會一直等你。」我笑著走了出去。

 

我們大概是傍晚七點到「牛奶酒廊」的,表演是九點開始,這之中我們都在化妝更衣、吃點東西然後喝酒。
八點「牛奶酒廊」才營業,沒想到一走出休息室嚇了我一跳。

 

「喂,你怎麼沒說人這麼多?」我看著遠方的人潮,停下來問阿泰。
「看妳看到忘了講,今天票賣了一千七百多張,我們把所有椅子全收起來,只留下部分高腳桌,才擠的了這麼多人。」
「哇賽,比『ROSE』賣的票還多耶。」我讚嘆道。
「咳,可是『ROSE』的票價是一千五,妳們的八百。」阿泰解釋著。
「幹……。」我點了根煙,不服輸地看著阿泰,說:「沒關係,待會就讓他們下次願意花一千五來看。」
「我相信,從今天開始,妳就是大家的女王了,」阿泰牽起我的手深吻了一下,邊看著我,說: 「但,妳永遠是我的公主。」

 

我把阿泰吻過我的那隻手放在唇邊輕輕地印上,魅笑著看了看他,然後便走向還暗著舞台。

 

「Ready?」我拿起麥克風,瞄了大家一眼。

 

嫚嫚、銀、嵐、小愛、貝兒、小夏、阿喜的眼神都已經進入狀況,然後朝我點點頭。

 

「Show time, guys.」我說。

 

然後嫚嫚便在銀的混音處理下放了一段很炫的開場,再來,貝兒的琵琶便開始輕揚起微中國風的前奏。
觀眾的掌聲與口哨聲四起,接著,燈光全開,銀的吉他便開始狂飆。

 

「陽光 灑在青春那張臉龐
我抬頭 卻被過去灼傷
他說過的話 就像預言一樣

愛的來去 都鬧得沸沸揚揚
打開昨日的鎖 是誤打誤撞
春天 隨著手中煙霧 出外逃亡

After that, I put the mask on
直到落淚 才明白無情是假裝
我靠在記憶的肩膀

往事 只能下酒無法療傷
愛處在地獄和天堂
不甘心就此被遺忘

在那條回憶的長廊
愛是一扇關不緊的窗
風雨落在寂寞的後方
打開門 卻有一整片陽光

ooh 即使有時心痛迷惘
發現愛就是有你在身旁 Keep Faith.
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愛的信仰
因為我心中有一種力量
It’s Faith, woo~ Keep Faith.
woo~ Keep Faith.」

 

「謝謝,我們是『姬八』樂團。」我笑著,然後介紹了每個團員。

 

隨後唱完八首歌,我聽到了越來越興奮的尖叫,真讓人興奮。
想當然爾,觀眾們的安可聲不斷,隨後又唱了預定的兩首安可曲,我們就直接下舞台,回到休息室。

 

「好讚喔。」小夏拉著嵐兩個人跳來跳去。
「這就是樂團。」貝兒與小愛高興地加入跳舞陣營。
「好感動唷。」嫚嫚抱著阿喜。
「怎麼樣?」銀充滿笑意地看著我。
「一個字,爽。」我接過阿泰的whisky,猛喝一整杯。
「Muse!」薔薇衝進休息室,熱情地抱住我。
「妳來啦?」我摸摸她的頭問。
「當然啊,人家八點半就來了,跟妳介紹一下,這個是Vivi。」薔薇鬆開我然後推了一個女生過來。
「妳好。」我笑著打招呼。
「妳好,你們很棒,真的。」Vivi也笑著說。
「謝謝,怎麼樣?妳覺得呢?」我問薔薇。
「很精彩啊,Muse果然很有氣勢,大家的表現都太好了,好high喔。」薔薇像個小粉絲一樣,根本忘記自己是天團「ROSE」的主唱。
「這是我的名片,這兩天看妳們什麼時候,我登門拜訪一下,剛剛有跟幾個唱片公司接觸過了,他們印象都很好,其中有兩間很大,非常適合。」Vivi理智地分析著,但她看起來沒那麼現實,反而有種溫婉的感覺。
「妳是經紀人啊?」貝兒跳了過來。
「是啊,希望以後簽下妳們成為『姬八』的經紀人。」Vivi笑了笑。
「待會就可以談啊,喂,阿泰,幫我們開個包廂。」我瞄著阿泰。
「早就預留了,妳們休息一下,到隔壁坐。」阿泰一副「我早知道」的表情。
「可惜你是夜店大老闆,不然你來當經紀人應該不賴。」我取笑著阿泰。
「那我要下令團員不准談團內戀愛。」阿泰挑著眉看我。
「幹!吃屎去。」我白了他一眼。
「哈哈哈。」銀忍不住笑出來。

 

接著,我們便跟Vivi還有薔薇一起到隔壁的包廂,也就是我們跟薔薇認識的那個包廂。

 

「來,講一下合作方式。」Vivi馬上切入主題,分析了一下狀況,然後認真地講解著她對樂團的計畫和推行想法。
「哦?真有條理耶。」我佩服地看著Vivi。
「我OK啦,薔薇介紹的就是自己人,至於合約部分交給嵐就好,我們需要專業經理人幫我們打理很多事情,萬事拜託了。」我跟Vivi說:「對了,給妳公寓的電話,要過來前打個電話,隨時都可以來,因為我們可能隨時都在,也可能隨時都不在,哈哈。」
「好,我知道了。」Vivi對我笑了笑。

 

我把電話抄給Vivi,然後讓嵐跟Vivi做溝通,我便坐到一旁喝酒。

 

「咦?嫚嫚咧?」我點了點名,發現嫚嫚不在。
「剛剛世訓捧了一大束花來給嫚嫚,嫚嫚就跟世訓出去了。」薔薇說。
「什麼時候?我沒看到耶。」我叫著。
「因為妳遲鈍啊。」銀挑著眉看我。
「靠北喔,那世訓怎麼不過來坐?」我又問。
「出來一下就知道了。」阿泰神秘兮兮地站在包廂門口說。
「咦?」我跟薔薇湊了過去。
「哇賽!」我的眼睛差點沒脫窗。

 

世訓跟嫚嫚在包廂外長廊上,他一手抵著摟著嫚嫚的腰,一手撫著她的背,兩人熱烈地擁吻著。

 

「哼,那幹嘛不去開房間?」他們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好浪漫喔,難怪不進來。」薔薇羨慕地說。
「這樣很浪漫嗎?」阿泰問薔薇。
「是啊,難分難捨的激情,我都沒有這樣過。」薔薇露出崇拜的表情。
「沒有這樣過?喂,你們交往假的啊?」我忍不住問銀。
「呃?」銀尷尬地看著我。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還是學生啊,沒有這麼激情耶。」薔薇無辜地解釋:「我總覺得銀對吉他跟音樂比對我還熱情。」

 

我看了看銀,腦裡浮現他在我房裡那些張狂的模樣,實在無法相信薔薇說的是真的。

 

「我們以前也沒有這麼激情啊。」阿泰聳聳肩道。
「幹!」我臉上冒出三條線,用力敲了一下阿泰,說:「你不講會死啊?」

 

我們四人尷尬地看著彼此,然後都笑了出來。

 

「唉,關係真亂。」我嘆氣。
「這就是成人的世界啊,說不定,這就是命運喔。」嫚嫚不知何時走了過來。
「唷,結束啦?」我挑眉問。
「你們那麼大聲誰都聽的到,電燈泡。」嫚嫚哼了一聲。
「哼,不知道是誰肉麻也不害臊。」我沒好氣地說。
「命運之輪,還真是扭轉兩個真命天子的命運。」嫚嫚神秘地笑了笑。
「所以到底是誰跟誰?」阿泰不耐地問。
「很快就揭曉了。」嫚嫚勾著世訓的手說。
「你們怎麼都杵在哪裡?進來喝酒啊?」貝兒好像又喝多了,熱情地拉著大家進去坐。

 

原來Vivi跟阿喜還有小愛喝了不少,幾個人玩得不亦樂乎,貝兒才出來叫我們。
阿泰今晚好像特別放得開,一直拿酒進來,連嵐的男友也出現了,大夥玩著遊戲,聊著天,喝得好像全世界只剩下這個狂歡的包廂。

 

「妳還好吧?」銀看我走得跌跌撞撞,到洗手間前扶住了我。
「OK啦。」我拍了他一下。
「喝這麼多,妳看,路都走不直了。」銀溫柔地道。
「怎樣?你咬我啊?」我頭抬得高高的看他。
「正有此意。」他笑了笑,把我一轉,壓在洗手間內的牆邊,貼近我的臉,說:「不要挑釁男人。」

 

然後他朝我的胸口輕咬下去。

 

「啊。」我小聲地叫著。
「要我在這裡剝光妳嗎?」他微瞇的眼神看起來好性感。
「你喝醉了。」我害羞地別過頭去。
「妳才醉了。」他他吻上我。
「嗯……。」我忍不住低吟。
「好想在這裡想侵犯妳,只是,」他貼著我的臉喘著氣,隨即別過頭去,說:「到底要看多久?」
「咦?」薔薇一臉尷尬。
「真不知道該看下去還是打下去?」阿泰搭著薔薇的肩,臉上的表情有點無奈。
「你們不是也來『借用』洗手間的吧?」銀挑著眉看阿泰。
「不錯的提議。」阿泰曖昧地對薔薇笑了笑。
「呃?」薔薇蘋果般的臉頰更紅了。
「可惜洗手間只有一間。」銀似乎暫時不打算離開,反看著阿泰。
「真為難。」阿泰瞧瞧我,一手摟住了薔薇。

 

大概是酒喝多了,我看薔薇害羞的樣子,還有阿泰複雜的表情,不知為何心裡有一股氣。

 

「阿泰!」我掙脫銀的懷抱,衝上前抓住阿泰的領子,莫名火大地說:「你如果只是賭氣還是寂寞而碰了薔薇,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薔薇有點愣住,然後雙手緊緊地握在胸前。

 

「那我呢?妳對我是寂寞還是一時興起?」阿泰抓住我的雙手,複雜地看著我。
「我……。」我啞口無言。
「我是對薔薇有好感,但是叫我怎麼放得下妳?」阿泰皺著眉頭,眼神盡是痛楚。

 

銀與薔薇就在我的後方,那瞬,我感到自己的任性和可惡,因為阿泰、薔薇與銀也不會不比我為難。
我說不出任何話,好恨自己太衝動。

 

「對不起,我是壞人,我不值得被愛。」我顫抖地說。
「緋……。」阿泰還抓著我。
「Muse……。」銀把手放在我的肩上。
「不要管我。」我自責地推開了阿泰,甩掉銀的手,衝出包廂,拼命地跑出了去。

 

穿越「牛奶酒廊」的長廊,所有的往事在我的腦裡快速閃過:
阿泰第一次跟我求婚時那只被撞碎的酒杯,雷於過世前幾天在「牛奶酒廊」門口狠狠地吻了我,還有曾因我喝得爛醉在舞台前跌倒的鍾堂。

 

我是個罪人,就算我是那麼認真用力地愛過他們,他們卻最後都為我如此心碎。
本來不要再相信男人了,可是我卻還是愛上銀,愛上了銀以後又跟阿泰上床。
為什麼愛要那麼複雜?為什麼不能跟一個人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好?
我對阿泰的感情到底是誘惑還是愛?
那,我對銀呢?
如果我愛他,為什麼還是抵擋不住 阿泰的那強悍的溫柔?
我不知道,我想不出來。

 

剎那間,天空飄起了雨,我抬頭望著黑夜中的月光,雨越下越大,就像我臉上止不住的淚水。
驟雨來得突然而急,沒多久便停了。
我蹲在「牛奶酒廊」對面路口的小巷子內,遠遠看著「牛奶酒廊」的銀色招牌,開始覺得無力。

 

「不要,放開我!」好像是薔薇的聲音。
「一個人落單很危險的,讓我們陪陪妳嘛。」陌生的男子似乎用調戲的語調說著。

 

我恍惚地抬頭,發現有三個混混般的人纏著薔薇,薔薇則奮力抵抗著。
而她已經被嚇得哭了。

 

 

つづく

 

 

〝莖〞 form 椎名林檎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0 Comments

  1. 「妳才醉了。」他他吻上我。
    「嗯……。」我忍不住低吟。
    「好在這裡想侵犯妳,只是,」他貼著我的臉喘著氣,隨即別過頭去,說:
    ↖這是不是"好想在這裡侵犯妳"?^^"

  2. 成人世界阿…
    不知道是個什麼顏色的世界
    三個可惡的小混混阿!
    可惡歸可惡 一個故事裡還是要有壞人
    來個美女救美女吧

    1. 哈,小愛,提前一天POST上來囉(笑)
      成人的世界有很多種,那還得看生活圈呢。
      不過,外表越華麗的,內心不是越孤獨,就是越充滿誘惑與痛苦。
      我是這麼認為的。
      但,當然也要看人啦,哈哈。

  3. 愛情真的很複雜,要堪破的確不易。文章褱的歌詞寫的真好,感觸良多,
    對了,歌名叫什麼?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