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色情公寓 ♪ 玖、意外的薔薇

「我先打個電話回去跟阿泰說,不然本來預定是九點半開始,怕妳們來不及看不到,只有一個小時而已。」小樹拿起手機。
「今天是那個團?」我跳到駕駛座旁,從煙盒裡拿了根煙問。
「『ROSE』。」小樹順勢幫我點火。
「什麼?好棒喔!」阿喜叫著。
「這就叫狹路相逢,」嫚嫚拎著化妝箱上了車,說。
「妳不說話沒人當妳是啞巴。」我沒好氣地說。
「怎麼了嗎?」小樹問。
「沒事,開車。」我見小夏換好了衣服,便跳回後座。
「好快喔,怎麼這麼快?」貝兒問小夏。
「怕遲到啊,嫚嫚說在車上幫我化妝,所以我換了衣服就趕快下來了。」小夏回答。
「阿泰是故意的嗎?」我牙養癢地抽著煙。
「應該不是,他昨天以前還不知道『ROSE』是什麼。」嫚嫚說。
「可以親眼看到偶像,我真幸福。」阿喜開心地手足舞蹈。
「可是我的偶像好像不太高興。」小愛小聲地說。
「看表演就看表演,待會不要多話。」我叮嚀著她們。
「遵命,嘻嘻。」大家都不懷好意地笑著。
「唉。」我嘆了氣。

 

一路上,我都看著車窗外,沒有說半句話,心裡卻一直想著,在銀的畫布上畫下這些顏色的女人是怎樣的人?她又在這畫布上留下了什麼?
當紅的團,阿喜的偶像,是一個跟我完全不一樣,很有氣質的女人……。
幹,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自從阿泰在「牛奶酒廊」為我打造了一個舞台以後,這幾年每個禮拜五晚上都會有一些不錯的樂團表演;每回看著那個舞台,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什麼時候換我站在上面?」
不是跟以前一樣讓別人為我伴奏,唱一些別人的歌,我也想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演出自己的音樂。
而現在,銀的舊情人,站在我的舞台上,還真的是魅力四射。
我心裡真是有說不出的複雜。

 

「啊!」開場後,阿喜瘋狂地尖叫著。
「真不虧是天團。」嵐站在我的右手邊說。
「怎麼樣?要拼嗎?」嫚嫚從前面回頭朝我笑著。
「嗯,熱血沸騰。」我說。
「貝斯很厲害。」小夏專心地研究著。
「我的吉他根本比不上她們的耶!」小愛此刻上演的是名畫「吶喊」。
「就是她嗎?」阿泰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
「嗯,怎麼樣?」我問。
「目前為止這裡表演過最好的團了。」阿泰看著我,說:「不過,她,沒有妳猖狂。」
「這算恭維嗎?」我白了他一眼。
「說妳猖狂還算客套了。」阿泰笑了笑。
「嫚嫚,怎麼樣,要多久?」我看著舞台上的「ROSE」,拍了拍嫚嫚的肩膀問。
「差不多了,妳們呢?」嫚嫚看看嵐跟小夏。
「一個月。」小夏說。
「我隨時OK。」嵐自信地道。
「那等銀回來,阿泰,下個月底的Friday night換我們上。」我看了看阿泰。
「就等妳這句話。」阿泰說。
「安可、安可!」阿喜還沈醉在「ROSE」的表演,瘋狂地喊著安可。
「他們只秀一個小時?」我問。
「是啊,因為團裡有小樹的朋友,小樹好不容易才敲到他們的表演。」阿泰說。
「真大牌。」我不爽地看著台上。
「待會幫妳們開包廂,表演完進去坐吧。」阿泰說:
「讓小樹先帶妳們去包廂,我去跟樂團的人打聲招呼。」
「可不可以要簽名?」阿喜湊過來問。
「好啊,那帶妳一起去?」阿泰看了看阿喜。
「萬歲!妳們要不要簽名?」阿喜尖叫著問大家。
「不要。」我們異口同聲。

 

小樹向我們招招手,我便領了大家一起走過去。
穿過舞台後方有一排包廂,小樹帶我們到最裡面,靠近辦公室的那間。

 

「這裡好大喔。」小夏讚嘆著。
「跟小說裡敘述的一模一樣耶。」小愛接著開口。
「緋,喝什麼?」小樹幫我們放了幾個煙灰缸後問。
「Highland Park 25年,她們的話香檳好了。」我說。
「我要喝「牛奶酒廊」!」小愛舉手。
「其他人呢?」小樹問。
「要喝『牛奶酒廊』的舉手?」小愛興奮地點著人頭。
「牛奶酒廊」是阿泰開的店,其中有一款調酒也叫「牛奶酒廊」,那是阿泰跟我在一起時為我調的專屬酒,不過我老了,不喝那麼甜的東西。
「大家都要「牛奶酒廊」,那我另外再冰兩瓶香檳,還有妳的Highland Park,隨後就來,大家慢慢玩。」小樹笑著離去。
「小樹有女朋友嗎?」貝兒湊上問我。
「咦?喔,妳喜歡猛男,我都忘了。」我點了根煙,說:「妳自己問他囉。」
「小樹那個肌肉真是性感。」貝兒眼神發亮地說。
「女王,妳今天心情不好嗎?」小愛鬼鬼祟祟地問。
「怎樣?」
「妳喝25年的whisky耶。」小愛說。
「那怎樣?不要每次我喝whiskey都以為我心情不好好不好?」我叫著。
「明明就是心情不好。」嫚嫚微笑道。
「幹!」真討厭的傢伙。
「嗯,說的也是,新戀人的舊情人是當紅的主唱,這是愛與夢想的考驗啊!」嵐不知何時也學會了小愛那招「少女的戲碼」。
「妳們看!」阿喜用力地開了門,手揮著一張簽名,說:「我要到簽名了!」
「喔。」我冷冷轉過頭去。
「嗨,大家好。」一個不認識的女聲也出現在阿喜身後。
「她就是薔薇,她說要來跟大家打招呼!」阿喜興奮地解釋。
「呃?咳,咳!」我被煙嗆到了。
「妳好,妳們的表演很棒,我是嵐。」嵐馬上站起來。
「阿喜很熱情,她說妳們也有一個樂團,又說是『牛奶酒廊』老闆的朋友,所以就不請自來了。」薔薇笑瞇瞇地說。
「我是keyboard手嫚嫚,我幫妳介紹,嵐是我們的鼓手,小愛跟阿喜是吉他手……。」嫚嫚也站了起來。
「嗨,薔薇,好久不見,我是貝斯手。」小夏笑了笑。
「小夏?好巧喔,好久不見了!」薔薇笑得更燦爛了。

 

薔薇的笑容很自然,舞台上的專業感完全消失,一下台就親切地像一個小女生。
那天壤之別簡直就是深藍紫跟粉藍紫。
我想起阿泰曾說,會紅的人在舞台上跟私生活反差越大。

 

「薔薇,久仰大名,貝兒是搖滾琵琶手。」貝兒也跳起來。
「琵琶?好特別喔。」薔薇笑著說,然後看了看我。
「呃,我是Muse。」我朝薔薇點了點頭。
「大姐頭是我們的主唱。」貝兒解釋道。
「妳好。」薔薇對我笑著,說:「妳們樂團好多人喔。」
「還有一個混音DJ,從妳們那邊跳過來的。」小夏補充。
「咦?」薔薇的表情馬上轉為訝異。
「銀今天出國了,所以沒有過來。」嫚嫚笑著說。
「啊,銀原來是妳們的……,真巧。」薔薇有點愣住。
「大家都認識啦,這麼快。」阿泰拎著裝了香檳的冰桶進包廂。
「阿泰,好巧喔,我們的吉他手去她們的團了。」薔薇對阿泰笑著。
「是啊,聽說了。」阿泰意味深長地看著薔薇:「趕著走嗎?」
「沒有,今晚沒事。」薔薇回答。
「那坐下來一起喝酒?我招待。」阿泰笑了笑。
「可以嗎?」薔薇不知為何,畏畏地看著我問。
「啊,歡迎。」我口是心非地說。

 

接著,我們一票人在包廂裡聊著天,這些女生簡直把好香檳當水喝,我實在感到浪費,於是阿泰便又貢獻了一瓶Highland Park 25年。

 

「這個好烈喔。」小愛喝了一口。
「是啊,不過很香,麥卡倫的就比較清新,但是沒這麼有力。」我說。
「其實還不賴耶。」嫚嫚品嚐著。
「沒錯,這是大人的味道。」薔薇笑了笑。
「說的好。」我跟薔薇碰杯。
「鈴……。」我的手機響了。
「Muse還在用這種鈴聲喔?大家不是都會用音樂當來電答鈴?」嵐問。
「我怕聽不到啊,不然會搞錯。」我打開手機往廁所走去:
「喂?」
「是我。」是銀。
「這幾天好嗎?」我問。
「嗯,剛回到旅館,妳在外面?」
「在阿泰的店裡,大家一起出來玩。」
「我好想妳。」
「我也是。」
「玩得開心嗎?」
「不錯啊,喔,對了,今天在店裡表演的團就是『ROSE』。」
「是嗎?真巧。」
「更巧的是剛剛薔薇還跟我們同一個包廂,坐在我旁邊。」
「呃?會不會太巧了?」
「她人不錯。」
「嗯,妳介意嗎?」
「說不介意是騙人的。」
「早知道就把妳偷偷打包帶來。」他笑著。
「來不及了。」
「阿泰呢?我忘了叫他離妳遠點。」
「你也會吃醋啊?」
「是啊,以前很少吃醋,但是妳讓我發狂。」
「真會說話。」我心裡甜滋滋地。
「去玩吧,講太久她們又要虧妳了。」
「嗯,小心點。」
「妳才是,妳這個酒鬼,別喝穿了。」
「誰叫你要出去工作?」
「嗯,下次如果不能帶著妳,我也不要去這麼遠了。」
「嘿嘿。」
「去吧,小心點。」
「你也是,掰掰。」
「掰掰。」

 

我依依不捨地闔上手機,才一轉身,就撞到薔薇。

 

「啊,對不起。」薔薇不好意思地說。
「抱歉,是我沒看到。」我扶著她。
「大家都很好相處,很久沒這麼開心。」她笑著說。
「是啊,她們很可愛。」我也笑了。
「跟男友講電話?」她突然鬼鬼地問。
「呃?」
「我剛看到妳收手機的時候笑得很甜蜜。」
「……。」我尷尬地不知如何回答。
「妳們在這裡幹嘛?」阿喜冒了出來,有點茫茫地。
「對啊,怎麼都擠在這裡?」小愛也湊了過來。
「剛剛Muse講了一通甜蜜的電話唷。」薔薇促暇地說。
「銀打給妳喔?」小愛不知死活地問。
「呃?」薔薇楞了楞。
「銀也會查勤喔?」貝兒喊著。
「好、浪、漫、喔。」小夏繼續接著。
「吵死了,關妳們屁事?」我吼著。
「薔薇,Muse平常都很兇,但是她其實很親切的,不要在意喔。」嫚嫚跟薔薇解釋道。
「Muse,她跟銀在一起嗎?」薔薇呆呆地問。
「節哀順變。」嵐的手搭上薔薇的肩。
「……。」我完全敗給這群八卦女性,哪壺不開提哪壺。
「對不起,我不知道……。」薔薇拼命跟我道歉,但看得出來她很難過。
「呃……。」我沒遇過這種場面,一點也不知如何反應。
「薔薇,妳,妳還對銀……?」小夏問。
「嗚嗚。」薔薇的眼淚掉了下來。
「都是妳!」我朝阿喜的頭敲了一下,再看看嫚嫚她們,責怪道:
「妳們也不顧慮一下別人的感受?」
「薔薇,對不起,我不知道妳還這麼在意……。」嫚嫚抱歉地安慰著薔薇。
「不,是我自己的問題,不是妳們的錯。」薔薇的眼神很黯淡。
「喝酒吧。」我拿起酒杯,然後把薔薇的遞給了她。
「……,嗯。」她看了看我,然後勉強笑了一下,坐到我的身旁。
「那天我打給銀問他要不要接工作的時候,他問了我一個問題。」薔薇幽幽地說。
「什麼問題?」我問。
「他問我,可不可以帶人去。」薔薇看著杯子,晃啊晃地。
「啊,他真的問了。」我以為銀只是哄我的。
「我問他,那個人是誰,」薔薇抬起頭看我:「他說『我的女神』。」
「呃?」我愣住。
「我以為他是開玩笑的,但是他說的很認真,對不起,我沒想到那就是Muse。」
「他一向這麼會說話嗎?」我問。
「Muse是女神沒錯啊。」薔薇終於恢復她自然的笑容。
「妳還愛他嗎?」我點了根煙。
「……,但是他不愛我了。」
「薔薇,我,呃,唉。」我抓抓頭,不知道怎麼講。
「這樣也好,如果是Muse的話我認輸。」她笑著看我。
「……。」她說得太理所當然了,我可以嗅出她的心碎。

 

一個小時前,我還嫉妒站在舞台上的薔薇,不爽得跟什麼一樣,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小心眼。
畢竟站在舞台上是薔薇的工作,原本陪她一起站在舞台上的她的愛,那日與我纏綿了整晚,該嫉妒的人其實不是舞台下的我。

 

「不久前因為小夏,我才知道妳們的,呃,過去。」我尷尬地看著薔薇。
「是啊,其實已經過去了。」她晃了晃杯裡的酒,說。
「我也不知道今天會看到妳們的表演,更不知道會跟妳一起在同個包廂。」
「我很羨慕妳。」薔薇抬起頭看看一邊打鬧的其他人,說:「妳們感情好好,我沒有這樣的朋友。」
「……,認識她們之前,我也沒有什麼朋友。」我笑了。
「真的嗎?」薔薇睜大眼睛。
「真的,我一直都是一個人,直到最近,老實說還不太習慣,因為她們實在很吵。」
「妳們怎麼認識的?就是樂團嗎?」薔薇好奇地問。
「嗯,其實那要從阿泰的公寓開始說起……。」我喝了口酒,把公寓招租到現在的經過簡單敘述了一下。
「好好喔,好好玩,再告訴我……。」薔薇又像個小女生一樣,拼命問了一堆問題。

 

我跟她喝著酒,邊聊著公寓跟這些八卦女生的事情,只見薔薇又是尖叫,又是大笑,不知不覺中大夥也湊了過來,一起講述著生活上的事情。

 

「Muse真的很像媽媽,雖然她很兇,可是有Muse的公寓最棒了!」阿喜突然跳到桌子上喊著。
「真的,我這輩子沒有這麼開心過!」貝兒也接著舉起了酒杯。
「那是妳們還沒有被我操過。」我皺著眉說。
「不要這麼嚴肅嘛,大家是真情流露耶。」嫚嫚靠了過來。
「對阿,我們是好朋友,好、朋、友!喔耶!」小愛喝掛了,整個人醉茫茫地對每個人抱來抱去。
「好朋友,好朋友!」貝兒、小愛跟阿喜抱在一起大叫。
「要不要扶她們回去?」嵐把手搭在下巴問。
「嗯,我覺得不妙。」我說。
「我也想一起去。」薔薇哀求著。
「呃?是,是可以……。」我看了看嫚嫚。
「薔薇可以來住我房間,我還清醒。」嫚嫚笑了笑。
「真的嗎?Muse,可以嗎?」薔薇尖叫一下,然後戰戰兢兢地問我。
「雖然沒有空房了,妳也不是我們樂團的,不過,來吧。」我朝薔薇笑。
「歡迎加入公寓好友幫。」嵐說。
「萬歲!」然後薔薇高興地擁抱了嵐與嫚嫚。
「先別高興得太早,這裡還有三個醉鬼。」阿泰在一旁提醒著。
「真的。」看著攤成一團的小愛、貝兒與阿喜,我瞬間背脊發涼。
「我背一個,另兩個交給妳們了。」阿泰站起身拍了拍小愛。
「等等,我想吐。」小愛迅速跳起來,然後把頭鑽進垃圾桶。
「妳咧?妳還好嗎?」我也拍拍貝兒的背。
「嘔……。」結果阿喜吐了。

 

就這樣,我們狼狽地扛了三團爛泥回公寓。
我到房間拿了三條毛巾出來,然後與嫚嫚和薔薇分別幫她們擦拭了一下,嵐已經累得先睡了。
把小愛安置好,我跟阿泰便坐在公寓前的階梯上。

 

「呼,貝兒OK了。」嫚嫚喘著氣。
「阿喜也睡囉。」薔薇笑著坐下。
「今晚月亮好圓。」我望著天空。
「真的耶。」薔薇跟嫚嫚也把頭仰著。

 

我們抽著煙,清晨的秋風吹來有點涼意,味道卻很清新。

 

 

つづく

 

 

〝two nanas 2〞 form NANA Original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2 Comments

  1. 「什麼時候換我站在上面?」
    這篇裡面最喜歡這句話
    我想我自己在每個過程中是用什麼方式站上去的
    我沒有好學歷
    以為要站上舞台是件難事
    後來我更喜歡搭建一個舞台
    搭建出一個可以讓愛唱歌的人唱歌
    愛跳舞的人跳舞的舞台

    也許很難
    我想我已經是台上的演員
    只是我的歌聲能迷醉多少人還在使盡全力

    也許我是個賭徒
    總是全力以付的要突破所有的框界
    就算我很清楚我還是在框界中還是堅持
    堅持創造出來一段有好多前輩退敗的嘗試

    我會不會成為被退敗的其中之一
    也許會
    也許不會
    我只要盡全力

    威士忌
    欠你的
    下次
    回台北
    討論劇本

    1. 沒錯,我贊同你說的,因為,我也是這樣啊(笑)
      (有點懷疑你的靈數會不會跟我很像?)

      我大學沒畢業,也沒好學歷,不過這我倒是一點不在意。
      其實從小到大,我常站在各種真實舞台,但總是不會把握,可能因為不夠聰明吧。
      直到開始想要站在自己的舞台上,才發現,啊,原來高難度,哈。(畢竟人不可能同時是伯樂又是千里馬)

      ANYWAY,對於會不會幸福,或者這輩子有沒有那樣的真命天子,倒不是我最重視的事情,雖然愛情是我的一切動力,但,我比較想知道,死之前,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可以留下什麼。
      所以,一起努力吧(握手)

      關於腳本,我今天睡覺時還在想那些拍攝畫面說。
      另,真的很高興並感謝你,這份心意。

  2. 薔薇的出場竟是如此的不堪,好殘忍哦!會不會強言歡笑內心在滴血,他們三人
    見面後的反應會如何?期待。

  3. oops~
    sorry忽略了上面的無名氏阿
    太high了
    直接拉到最下面 沒看到她 :p
    it's so pity.不是第一個
    對不起阿 上面的
    小愛昏了頭

    1. 其實不算快喔,雖然才第九集,不過已經快四萬字了(笑)
      我這部小說每篇字數都寫得比較長。
      (可惜頭彩被搶走了,不過二獎也不賴啦,哈。)

  4. 阿阿~~~我是第一個看的耶~~~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大大的文章~~~好好看喔~~~
    ≧ˇ≦~~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