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鄭重聲明

根據這篇文章中,BEN在我生日時寫了一首詩送我並朗誦給我聽。
而這,被眼尖的路人在同一篇的回應中,指為「第一首詩是情詩大集嗎」、「而且”參考”的」,用了這樣的說法與引號,原文如下:


呃,第一首詩是情詩大集嗎?
絕大多數摘自〈我願與妳共度〉(I’d like to live with you by Marina Tsvetaeva) 和〈致我羞怯的情人〉(to His Coy Mistress by Andrew Marvell) 還有陳黎的〈親密書〉……
而且”參考”的剛好都是陳黎的譯作吧? 壞了小艷的興致先道歉,不過…

我願與你共渡 在某個小鎮
享有無盡黃昏色澤 與繞樑不息的鐘聲
在這小村舍的旅店裡
古老鐘擺輕敲出那微弱聲響
彷彿歲月般落下
有些黃昏的時刻 自頂樓某個房間傳來了笛音陣陣
吹奏的人兒倚向窗櫺 碩大的鬱金香花
若此刻你不愛我 我也不會介意。
在房的中央 有磁磚堆砌成的爐子
每一磁磚上繪著:心 帆船 與玫瑰
自我們僅有的窗口望去 雪景遍及。
你會躺成我喜歡的樣子:慵懶地 冷淡地 漠然地
劃開火柴的嗶啵聲響 擾人
那煙絲的火苗由盛而逐漸微弱
末梢顫動著、顫動著
短小灰白的蒂頭 – 連灰燼你都懶得彈去
於是 煙塵都飛進了火光中

 

不幸是個愛讀詩的路人 於 July 22, 2007 05:39 AM 回應 |


 

昨夜我與好友和BEN一起在討論這件事情,BEN非常慎重的花了兩、三個小時寫了短短的回應,原文如下:

 

不幸是個愛讀詩的路人

關於指正
確有參考網路轉載的譯作句型
不過
這原只是抒發讚頌小艷偉大的
私人情境‧私人心意
於歡樂的好友聚會
非於個人名義發表

非胡亂拼湊

盡相映鋪陳
感謝許多大師們美好的陳述方式
讓我對美好的人事物更能精準表達
不至
壞了大家的興致

BEN 於 July 23, 2007 03:17 AM 回應 |

 


 

而,BEN寫的「濕濕小可愛」這首詩,原文如下:

 

BEN

 

就像最後一隻腳指
即將黑亮的被均勻塗布

就像一名不熟的朋友
不太見面
卻突然出現在餐桌
不對稱的默默坐著

如果我們的世界夠大 時間夠多
這樣突兀就算不上罪過
我們會坐下來 想想該上哪邊
去覓食 像一班長途列車

繞過大半個地球 拖著長長的人名 地名
在慵懶的午後
在海邊的某個小鎮

鎮上傳來微弱聲響
又幾乎隱而不察
遍傳整個鎮上

有時候 在傍晚 自某個公寓傳來
此刻你若不愛我 我也不會在意

在公寓 一個石磚砌成的爐子
每一塊石磚上刻著各式的文字
而窗戶開著

你會躺成我喜歡的姿勢 慵懶 淡然 冷漠
一兩回點燃火柴的
刺耳聲

你香煙的火苗由旺轉弱
煙的末梢顫抖著
短小灰白的煙蒂
連灰燼
你都懶得彈落

你想起許多曾經有過的角落
在思想空檔處匆匆記下筆記

想起在別人書冊頁邊的空白處寫字
在未書寫的書頁上辯駁論證

你想起一條不怎麼難看的圍巾
冬天用過 夏天忘掉
你想起圍巾像一條歌 而歌
是彎彎曲曲的街道

不再聳立於河上

不再存在城市裡

不再存在地圖上

 


 

我把根據路人提供的原文,對照BEN寫的詩,有多數雷同的部分用粗體為之標示,在此,我想請大家多看幾次路人提供的詩與BEN的詩,以讀詩的心情和方式。
再來,就是我的正式聲明:

 

BEN是我的男友,而這首詩,是我下命令要所有參與我生日派對的朋友,都得寫一首詩給我,連他也不例外,而產生的。
我還記得生日派對前夕我為了趕製送給大家的謝卡感到半夜,BEN除了陪我弄好之外,還在我熟睡時為了這首詩寫到早上,幾乎沒什麼睡。
很感謝路人的眼尖,讓我得知他究竟是參考了誰的,與參考詩的內容,但,我仔細的對照看了多次,還真的認為只是參考而已。

之所以鄭重的特別提出來,我也想了良久。
可是就是因為這首詩在他唸出時令我感動萬分,想到他花了一夜寫的,又寫成這麼好,應該說,他本來就是文案高手,我們剛戀愛時他就會跟我互相用寫短文與詩給對方,以日記的形式,中間經過很多磨合與歷程,當然那也只有在熱戀的時候,這幾年他連卡片都沒寫給我了。
我想說的是,路人先生(或小姐?)真的不清楚我們之間的故事,但這首詩的每一句,都是我們曾經發生的故事,或關於我們的,情人之間的秘密。
當然我不可能說得更明白了,不過還是有些可以澄清。

 

之所以認定這真的純粹參考,就算是多數雷同的部分,前後文與含意真的差很多。
拿「小鎮」這個用法來說吧,那海邊的小鎮,是我與姬八好友的夢想,那就是我們一直希望未來能一起到墾丁去開一棟「色情公寓」,是的,「公寓」也是從這個地方來。
至於「你會躺成我最喜歡的姿勢」、與關於「煙」的描述,那還真的不巧都是非常寫實的我們之間的私密和情調,非常非常的確實。
我想,BEN真的是剛好在苦惱時看到了這些詩,覺得這幾個描述太相像了,所以放到了自己寫的詩裡面,雖然要在大家面前朗誦,可是那私密的暗示,還是只有我們才最清楚。
於此,如果我不特別出來澄清,那他還真的是跳到黃河洗不清了。
大概是這名網友真的是個路人,否則,真正熟悉我的網友或讀者,從我的日記,或先前的日記、文章中,應該可看出BEN的詩裡面的,關於我們的故事。
在這個部分,我捍衛的是我的愛情,與那麼認真看待我的生日和與我之間的點滴的我的愛人。

 

另,身為創作者的心態,我也要捍衛「創作」這件事情本身。
先要聲明的是,這並不是BEN以個人名義貼在網路上認定是自己作品的詩,他是真的私下送給我,在那樣的場合裡,是我擅自貼了出來的,我個人的因素造成了BEN的苦惱和困擾,真的很抱歉。
其次,「抄襲」這兩個字是很嚴厲的指控,尤其「這首詩是情詩大全嗎」這句話我個人認為極難聽。
雖然「閱讀」是很主觀的事情,但「抄襲」應該是很明顯的事實,而,在BEN寫的這首詩裡,我頂多只會使用「他還真用了兩個一樣的句子」這種形容,除此之外,是有像,但又很不像。
這就是我請託大家仔細多看幾次BEN寫的詩與路人提供的詩的原因。
「愛」讀詩與「會」讀詩兩件事情我認為是非常不同的,愛這樣那樣都是好事情,也是自己的事情,但是要說到「會」就是要負責任的。
詩很重要的東西叫做「意境」,我反覆端詳兩方的詩作,那意境不僅相差甚遠,兩方詩作的優劣在我的主觀裡,也相差甚遠;對,我明顯覺得如果原文是這樣,那BEN寫的還真是好極了。
我會這麼說是當我第一次聽到他念這首詩,以及看了他的列印稿之後,對文字寫作與詩寫作甚有自信的我,都甘拜下風。
因為,「情詩」本身能寫得如此莊嚴隆重,又能把我們之間從開頭到未來的故事和我們相處中間的點滴寫得既細微又深刻我承認我自己是做不到的,就「情詩」而言;我可還沒寫過這麼好的情詩。
當然,言論至此,BEN非常慎重的因此事件,對我說:「我重寫一首新的詩給妳好了。」
身為情人的我自然很開心,可是,我也不會因此就把這則詩下架,我反而覺得他應該更理所當然些。

 

我自己曾數度被嚴重的抄襲過,不論「抄襲」或「模仿」皆有,當然也有一些被小盜用的狀況,就像BEN的詩有兩句還是真的就小盜用了;而,「抄襲」與「模仿」又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狀況。
可是我想反問的一個問題是,「改編」或「翻唱」、「翻寫」的事情不是常有嗎?
這,會被人說成是抄襲嗎?
伍佰的「愛你一萬年」就比原版的對我來說經典太多了,就連我與我所熟知的一些作者、畫家,在創作的時候有時也會需要一些參考的東西,認定當然都是主觀的,因此我也就我的認定和各個角度,作出我評論。
當然路人並沒有直接用了「抄襲」這兩個字,可是「這首詩是情詩大全嗎」,特別又加重了「參考」兩個字的用法,我感到不懷好意。
對於路人先生(或小姐)的留言,如果真基於愛護創作者的心態,也請你十分仔細的去明白這首詩的背景,或者就單純從認真閱讀這首BEN寫的詩,也該同樣尊重創作的立場和作品。
畢竟這兩造詩的意境和和描述手法相去甚遠、甚遠。
當然他是好意提醒我的,也許,這自然是也沒壞了我對這首詩的興致,倒是我對這以上的評論產生很多疑問跟不滿,如他真的只是拼湊抄襲,我此刻的聲明就一定是道歉和糾正,但實際並非如此,於是特此聲明。
以上。

 

我是小艷。

9 Comments

  1. 【QUEEN回覆】又是個路人:呵呵,說的真好,給你拍拍手。
    很可惜BEN先生最近跟我一樣忙碌,希望,有機會囉:)

  2. 首先,我要聲明我是路人,也沒不懷好意!
    偶爾會過來這裡拜讀艷老大的文章,剛好看到這篇聲明
    如果要平心而論這首詩,確實有抄襲之嫌!
    不過Ben先生自己都承認了且也聲明並非以個人名義創作
    而只是表達對小艷之私人情境
    所以也不必用嚴格的創作角度來看待此事!
    很佩服艷老大第一時間站出來替愛人也替自己捍衛愛情
    可見Ben先生在艷老大心中的重要性
    總歸,此事爭端確由Ben先生所燃起
    我想最好的辦法是罰Ben先生重新寫一首原創的情詩
    送給艷老大當賀禮,也好好謝謝艷老大替你出來擋子彈這份情誼!

  3. 【QUEEN回覆】
    ▼逛逛:沒忘,那是要做成紀念網頁,等著大家的影片跟照片都集合才能做,這月
    初才集合完畢,大家都很忙,現在換我忙。
    以上。

    ▼xmen:哈,同感。

    ▼dragonchina:謝謝分享。

  4. 原來一直很哈空姐的班

    真的看很多詩

    讓我又更景仰了

    真實情況出現在先前偉大作品的我都發生過

    更何況你們這偉大的新愛情故事

    開心就好

  5. ^^
    小艷我來不及說
    去年你們辦跨年,我以為我有時間可以參加,結果~~
    聽你提起會把照片傳上來
    我就一直期待著你們的活動照片
    我不是催你
    我很煩惱你忘了,而催你,我沒立場又沒禮貌
    現在夏天了
    期望的溫度讓我幾乎中暑
    只要你沒忘,我可以慢慢等

  6. 【QUEEN回覆】
    ▼其實不真的只是路人:
    其實,就是因為我不想把每一句詩背後真實的故事寫得太清楚,所以可能也造成你
    的誤會了。
    真要講到圍巾,我們戀愛的第一年,我編了一條長長的大大的圍巾給他,確實是冬
    天用過,夏天忘掉……(這,每個東西要解釋解釋不完了)
    之所以會用鄭重的聲明,是因為我一向很認真看待每個尊重我的人,所以,為了尊
    重我的人與愛護我的人,我自然也感到必要即時跳出。
    而且,這真的是我擅自把他私人的心意貼了上來,不願讓他被任何人誤會。
    另,非常感謝你的澄清和愛護,。
    以上。

    ▼逛逛:
    其實我家BEN沒有向愛看詩的不只是路人那麼愛看這幾首詩啦,他應該只是要寫給
    我的時候看了一堆東西。
    我本來以為他會搞笑隨便帶過,沒想到非常認真的寫了給我。
    如果要說嚇到的話,我想路人先生當時的留言,與我昨夜看到BEN嚴肅的表情和為
    了短短幾個字的回應苦惱了一晚的樣子,如果我不拿出來仔細的說明,不就辜負了
    他的心意嗎?
    當然我大可以當作沒有看到,不過剛好我就不是這樣的人,也不打算這樣做而
    已:)

  7. 小艷你嚇到他了
    在我看來路人只是想表現一下遇到同好的喜悅罷了
    同樣愛看詩吧~~~~~我想
    而所謂的抄襲~~~那又太過沉重
    也許他只是想讓你們驚訝的呼喊
    啊!你也愛看他的詩!
    ㄟ小艷沒發現所以應該
    BEN驚訝的呼喊~~啊!你也愛看他的詩!

    雖然他的表達方式有待商確
    也許是個還年輕的孩子

    一個不能累積的經驗;一個不能傳承的智慧;一個不能散播的感動
    有何意義呢?
    這是我看到他第一篇留言而小艷尚未鄭重聲明前的感想

    為路人說情的逛逛

  8. 小艷,

    首先我想先澄清一件事情。關於指出這些詩句的用法這件事情其實我並沒
    有惡意,即使單純在文字上看起來善意實在不足。如果這麼造成妳的不舒
    服,請接受我真誠的道歉。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是妳的忠實讀者,妳的文章
    和小說,甚至妳的個性和作風我都相當喜歡,所以才會很直接的提出這個
    問題。

    如我所說,BEN先生的這首詩引用或者說參考的不僅是Marina Tsvetaeva
    的 I'd like to live with you,還包括了Andrew Marvell的to His Coy
    Mistress(如果我們的世界夠大,時間夠多,小姐,這樣的羞怯就算不上
    罪過。我們會坐下來,想想該上哪邊去散步,度過我們漫漫的愛情天。)
    以及陳黎的〈親密書〉(站在同樣的窗前,像此刻/背對一排半暗的衣櫥/
    你想起一條不怎麼難看的圍巾/ 冬天用過,夏天忘掉/ 你想起圍巾像一條
    歌,而歌/ 是彎彎曲曲的街道)

    我無意否定BEN先生的真誠與創意,事實上我非常欽羨小艷擁有一個這樣
    才華洋溢的男朋友啊。只是同樣身為一個創作者,我想小艷應該能夠超微
    理解讀者的疑問……

    再一次,如果讓小艷感到不懷好意我感到很抱歉,那確實非我的本意。也
    謝謝小艷和BEN先生特此說明 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