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親愛的,記得再那樣去愛。

親愛的,記得再那樣去愛。

 

當時,你的眼裡還有神采,閃爍著令我一度著迷的光芒;
那年,你還沒有遇見她。

 

連日的陰雨綿綿,好似誰的堅持正飄搖著;寒冷的溫度,就像是快要不能抵抗寂寞在耳邊喃喃的語氣,一點點侵蝕著身心。

 

「Before finally breaking apart」,是最近MSN上你的暱稱。
「還好嗎?」我試探地問。
「快不行了,跟她。」你簡略回答,藏著沒說出口的無奈與複雜。
「嘿,又不是世界末日。」我打笑說。
「就算是世界末日,也沒有現在這麼絕望。」你緩慢地打著字,消除,又傳來。

 

還記得跟你相識,好多年了。
印象中,你的眼裡還有神采,閃爍著令我一度著迷的光芒。

那時,你還沒有遇見她,而讓你無法忘懷的,是另一個女孩。
在我還很嫩的年紀,不懂的事情太多了,卻又覺得自己什麼都懂得了。
隨便就答應沒有意義的約會,跟有點感覺的人上床,又很快地清醒,莫名其妙又帶著驕傲地享用著只有一次的青春,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見對的人。

剛熟起來的我們,對彼此充滿新鮮感,年齡和社會經驗的差距,一度令兩人打得火熱。
我很好奇,關於你很早便遠赴異鄉工作,在寒冷得讓人會想放棄自己的世界,是怎樣侵蝕你也曾熱情過的歲月。
你說,你剛失戀,就決定出走到不認識的地方,狠狠離開那個傷害了你對愛情信仰的所在,然後,你又是如何迷失又沈溺地度過了好些年。

 

「勇敢去愛,因為那是還活著的證明。」聽我說了我荒唐又認真的遭遇,你摸著我的頭,微笑道。
「是嗎?」當下,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只想依偎在你的懷裡。

「活著,好辛苦。」是我近幾年的感想。
我總是用力的去愛,帶著又蠢又傻的直接。

 

「但,這樣的愛,很純粹。」你說。
「是嗎?」我依然不瞭解,也不急著知道。

 

就像我大多的感情故事,一下子衝動地擁抱,又一下子冷淡便分手,我們之間很快也吹熄了聯絡;雖然,我和你,是刻意彼此冷落。

從不理解自己是什麼,到真的知道自己要什麼,是一段好長的旅程。
後來的我,終於明白什麼是適合自己的,也找到了踏實又轟轟烈烈過的幸福。

幾次我們巧遇,聽你說跟又一個她結婚了。

 

「幸福嗎?」我問。
「就,結婚了。」沒想到你這樣回答。
「噢。」我沒再繼續問。

 

我想,不是每個人的婚姻,都是因為遇見對的人,或覺得遇見了對的人。
有些時候,成年人的結合,就是一個階段而已。

 

「不論如何,要加油喔,不要放棄希望。」我認真的說。
沒說出口的,是希望你堅強,也希望你的心情,別像冬日的憂傷那樣沈重。

「會的,我盡量。」你笑了笑。

 

那瞬間,我沒有意會過來,也許,當時你就已經感到絕望。
因為愛情是支持你走下去的力量,雖然你有很多能耐可以讓生活過得好,也讓自己看上去很好,但,你跟別的男人不同,你不只有令我傾慕的才華,還有很深內心世界,需要被溫暖照耀。

我跟你剛好相反,從前一直覺得孤單,所以尋找格外濃烈的愛情,讓自己感覺活著;我以為我處在黑暗的角落,期待冬日的陽光,其實,我的內心裡的熱切,需要出口,於是我只要心動,就忍不住去愛,沒想太多。
直到認識你,我才知道,給不起的不能去愛,否則只會任憑對方燙傷了自己,也澆熄了對方。

後來,我不再輕易去愛。
沒有辦法給我想要的愛情的人,我也選擇離開。

多年後的我,從幸福獲得的堅強,內心早能抵擋那刺骨的寒冷。
想不到的是,你還身處在寒冷的世界,難以抽離。

 

「勇敢去愛,因為那是還活著的證明。」現在,我想把這句話送還給你。

 

親愛的,我們都知道環境沒有辦法一時改變,也許,一輩子都無法復原。
但,帶著傷也可以勇敢地去愛。

我衷心地希望你,不要忘記,要再那樣去愛。
因為,會獲得幸福的人,永遠是會去愛的人。

 

 

No Comments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