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他,Stanly。

他,Stanly。

 

夏季要到來之前,總會下幾場大雨。
雨聲轟隆隆,就像一種華麗跌落的心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樣的六月天分手,或者幸福。
我心底,總是有一些時候,一個角落,負責擔任思念你的工作。

 

Stanly那一年初到東京。
盛夏之前,我們約在昔日的小酒館碰面,與一些朋友。

 

我如同往常一般走進玄關,卻意外發現一張紙片。
太熟悉了,霧銀的長廊,長廊邊從那一張紙片開始,蔓延了一整牆的紅色漸層。
每一層顏色上面都有一顆糖果;糖果,是我那時候的英文名字。

我心想:「我的生日還沒到吧?」,立刻《One Sweet Day》的歌聲就緩緩地撥放起來……。
馬德烈,一聽到這首歌我總是忍不住掉淚。
大概是因為小野的死去。

正想是哪個王八蛋讓我哭泣,模糊的視線便開始發光。

那道光,從一個點開始閃著,接下來整個圈圈都是一點一點輝芒。
我伸手擦了眼角的水滴,不解地抬頭,他就跪在我面前。
他手裡捧著的,絢爛光點正是傳說中的Tiffany鑽戒。

 

「放這首歌,時間真是太剛好了。」他溫柔並且好深好深的望進我的靈魂。
「妳聽到這首歌會哭,是因為妳沒有把握好,是因為他走的太突然;現在妳如果拒絕我,不只我會很傷心,下一回,妳聽到這首歌,還是會這樣哭唷。」
「可惡……,你這是威脅還是求婚?」別再說了,再說我會克制不住狂哭的。
「求婚,為了讓妳嫁給我,用威脅的用跪的都可以,韓韓,嫁給我。」
「我……。」在那之前,我從來也沒有那麼猶豫過。

 

可是他望進的我的靈魂裡面,是一隻非常空虛的殼子。

 

Stanly非常愛搞派頭,而我從小到大都習慣搞派頭。
Stanly呵護我就如同手中的蘭花,而我從小到大都習慣被人呵護。
Stanly就像我夢中的白馬王子那種形象,恰好在我作夢的年紀出現。
一切都是那麼完美。

可是,我想我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更不會明白幸福的真諦。
我找不到任何嫁給他的理由,也找不到婚姻的解釋。

十幾歲的年紀也許可以有一百次性經驗,但是比起人生經歷來說,年紀太小了,早熟的身體或者玩樂的經驗,都比不上心靈上還很幼嫩的人生。
即使十多歲的時候,沒有人會承認自己還是孩子。

 

第一次拒絕他之後,我們隔了三年才見面。
這是我第一次拒絕他的求婚,當然,我什麼也沒有說就跑走了。
我相信他細心安排的一切都感到很失落,甚至是酒杯,跑開的時候我撞掉的一只酒杯,大概就像他的心碎一樣清楚。

如果說多年以後,他在我的文字裡面看見自己的名字,以及我們共同發生過的那一段故事,會感到欣慰或者傷心,都不是我說這個故事的本意。

但這個故事,影響某個純潔部分的我非常深遠,那是我平凡人生中第一個不怎麼平凡的故事。

 

第一個發生的故事的我,如果接受了故事裡面這樣的安排,也許就不會有寫故事的我了。
自此,順遂的我即將成為歷史,我的戀愛與人生再也沒有那麼容易。

就像硬要打破童話故事,走出城堡的公主一樣,外面的世界比她想像所能及的冒險真實,並且殘酷多了。
這些,我們當初都不曾預料到。

傳說的鑽戒、夢一樣的Moet & Chandon香檳,會員制的夜店,想唱歌就有團伴奏並且有舞台可以表演的晚上,那時候是如此理所當然。

 

誰知道多年以後,要找到一個送妳Tiffany並且給妳承諾的男人比登天還難,Moet & Chandon被引進了台灣。
Lounge bar一間間的開,朋友帶我到一堆現在的名人出沒的店,我像劉姥姥似的連廁所也找不到。
想到Party玩,自己下海辦,才搞懂辦一個Party的細節有夠麻煩﹔唱歌去KTV居然要排隊,還不一定有位子……;這些當年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一我都遇見了。

而我當然也漸漸明白,男人不是天生下來就應該會疼愛女人、寵護女人。
愛情也並不是妳愛他,他就一定愛妳。
就算他愛妳,妳們也可能一輩子也無法在一起。
藍綠色小盒子裡面的戒指,有鑽石的一只要兩萬元以上,妳的男友卻不一定買的起。
幸福原來就是在最不相信幸福的時候出現的東西,兩個人手牽著手走過一條條崎嶇的路,而我不再幸福需要婚姻的約定或是一只鑽戒。

 

在這之前與那之後,世界成為兩元的,我所意料未及的過程。
完好的開始結束了,我的人生卻才剛開始。
Dear Stanly, dear readers,
也許你們會問我,那怎麼還選擇這樣的故事或者這樣的男人?

 

那便是我所要告訴你們,有關於我對「幸福」的感觸:
「如果說一開始就找到幸福,我的人生總是會不斷的懷疑那個幸福的真實的可能,換言之,我怎麼能夠確定並且堅定幸福?我畢竟是更深切希望完成自己某種詩人的慾望的,我可不希望我的人生這樣單純而順利的活著。」

「但如果說要在幸福毀滅或者深愛的一切失去了,我才能成為一個偉大的什麼人,那麼,我寧可不要那麼有名,不要那麼悲劇性的神聖──我要跟著我所選擇的男人,直到老死。」

 

我寧願我這輩子是屬於小我的創作以及深愛著我的男人。
只有他,在我懷孕胖得亂七八糟的時候還可以真心地說:「不會啊,這樣很可愛。」
他會在我餓得發昏的半夜,耐心陪著我逛遍整座台北城,只為了我想吃一碗熱騰騰的麵。
直到現在,除了老天爺以外沒有人能拆散我們。

還有什麼事情比,找到一個妳不需要偽裝,不需要維持美麗,不需要賢慧的守著家庭,又可以自由的寫作,自由的說著故事這件事情,還要更幸福的?

 

幸福的背後,一切都草草或者用力的結束,包括另一個夏天的男人。

某個夏季來臨之前的大雨後,我結婚又離婚了。
前男友與女友分手了。
兒子會守在甫初生的妹妹身旁哄她。

我多少故事裡面的主角們四分東西了。

來來去去的人生就像那幾場華麗的雨。
淋得誰一身濕。

 

Stanly後來改裝成酒店巷子中的餐廳,又改建成住商的大樓。
Stanly也成為一篇未完的小說。
Stanly,你,則永遠只是故事裡面的一個你。

屬於過去的夏天。

 

 

2003年作‧2010年2月修改發表

 

 

2 Comments

  1. Dear Yean,

    I envy you.

    I'd like to know where to find ur story.

    I need to make an important decision recently and you really
    encourage me.

    Thank you.

    Claire‧Shayla

〓留言吧|Leave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