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古董床上提案。」

古董床上提案

 

「對不起,借過一下,謝謝。」我急忙鑽進人群裡。

 

今晚是第一屆的設計博覽會開幕酒會,我一直很想去參加,剛好朋友在主辦的公關公司裡上班,幫我拿到了入場邀請函,讓我期待許久。
但沒想到我去的那間髮廊生意實在太好,光等設計師就等了一個半小時,本來以為可以早點到場卻遲到了。
所以,剛下計程車時,看到入口滿滿的人潮與閃光燈,我就覺得不妙。

 

「妳好,麻煩出示邀請卡。」好不容易到了入口,接待人員禮貌地招呼著我。
「喔,好,稍等一下。」我馬上把包包打開。

找了半天,卻發現邀請卡不見了。
糟糕,一定是我從公司換了衣服後,放在洗手間的檯子上,怎麼辦?

 

「小姐,不好意思,我邀請卡好像忘記帶了……。」我一臉尷尬地不知如何是好。
「啊,抱歉喔,酒會有管制,一定要邀請卡才能入場,妳要不要再找找看?」小姐面有難色地解釋。
「嗚……。」我垮著臉,黯然地往後退到一旁。
「怎麼了嗎?」一個男人拍拍我的肩膀。
「我的邀請卡不見了。」我垂頭喪氣,連頭都沒抬。
「真巧,我的也不見了,」那男人聲音心情聽起來很好的樣子,說:「靠邀請卡入場的方式真不人道,誰沒事會帶著一大張信封來參加party,對吧。」

 

聽到他這麼說,我感到有點安慰,便抬起頭看他。

 

「讓我來想想辦法。」他朝我笑了笑,拉起我的手挽著他,然後便帶著我又朝入口處走去。
「蕭先生,歡迎光臨,請這邊簽名。」剛那位小姐一看到他,馬上尊敬地把簽名筆遞給他。
「謝謝。」他挑著眉轉頭對我笑了一下,然後對小姐說:「我們一起的。」
「呃?」我愣住。
「好的,小姐您好,請簽名,」小姐又拿了另一支簽名筆給我,並遞給我一只袋子,說:「這是大會的紀念品,裡面請。」

 

我呆了一下,然後在印刷精美的大張簽名紙上簽上了名字,並瞧見了他的簽名。

 

「走吧。」我的手還挽著他的,他便領了我進去,一副對這裡很熟的樣子。
「蕭凱?」他走的好快,我大步跟上,邊想著他的名字,好像在哪裡看過。

 

入口處是一堆樹叢,他帶我穿越了一條長長的光道,然後看見一棟老日式建築,他在平房外的戶外吧台前停了下來。

 

「好了,進來囉。」他把我的手放開。
「啊,謝謝你。」我急忙鞠躬。
「那,妳自己來的嗎?還是……?」他還沒說完,就有兩個人走到他身旁。
「蕭先生,您來了,馬上要開場了,請到舞台區。」其中一人禮貌地說。
「喔,好。」他看了看我,似乎想再說什麼,但另一人已經把他拉得老遠。

 

算了,反正我本來也是一個人來,那就四處晃晃好了。
我到吧台拿了一杯香檳,打開剛剛小姐遞給我的那只袋子,拿出了一份導覽說明,翻了翻幾頁,然後看到他的名字在上面。

 

「名人私房時尚,蕭凱,三十二歲,新藝術建築設計師……。」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發現他的來歷好像不簡單,還拿了不少國際設計大獎。
「各位嘉賓,第一屆設計博覽會正式開幕,感謝您的光臨……。」會場傳來主持人的聲音,在吧台前空地的人們聽到後,也紛紛往平房內的舞台區移動。

 

我看了看爆滿的人潮,發現自己應該擠不進去,而且我想好好看一下導覽上的每個設計師做的時尚房間,人太多根本沒辦法好好參觀。
於是我又去斟了一杯香檳,然後拿了些服務生送來的小點心。

這些小點心做得非常精緻,應該是哪間飯店的外燴,每一道都像懷石料理一樣有華美的裝飾,與Moet的香檳十分搭配。

 

「一個人嗎?」三個怪怪的男人出現在我左側。
「喔,不,肚子裡還有一個。」我禮貌地回答。

 

這已經是今晚第四次被搭訕,平常參加party時,我都統一使用這套說詞,男人們會立刻向倉皇的小鳥四散,非常管用。
看著他們落荒而逃,我滿意地喝了口香檳。

 

「肚子裡還有一個什麼?」又一個男人出現在我右側。
「咳、咳。」我被香檳嗆了一下。

 

抬頭一看,是他,蕭凱。

 

「沒有孕婦會獨自來參加這種酒會吧?」他促狹地問。
「誰知道,如果是我就有可能。」我白了他一眼,說:「幹嘛不聲不響出現,害我嚇一跳。」
「我在對面那邊站很久了,誰叫妳眼裡只有點心跟酒,沒看到我。」他無辜地說。
「呃?有嗎?」
「我還看到妳把不少人嚇跑。」他竊笑著。
「噗。」我差點又把香檳噴了出來。
「你不是去裡面了嗎?」我問。
「剛剛被抓去交際,好不容易偷溜出來,沒想到妳也在這邊。」他笑著說。
「因為人太多了嘛,我不喜歡跟人家擠,而且也不善於SOCIAL,所以就待在這邊,想說等人散了點再進去看展覽。」
「嗯,每次一個人參加這種活動,就有點無聊,所以都會出來喝喝酒吹吹風。」
「你也一個人來嗎?」
「嚴格說起來不是一個人,剛還有一個女伴。」
「女伴?在哪裡?」
「在這裡啊。」他又把我的手拉過去挽著他的手。
「呃?厚,你還糗我。」原來是說我。
「其實剛剛在外面,我是說進來之前,我就注意到妳了。」
「呃?」
「因為,」他眼裡充滿不懷好意的笑,說:「一下車就差點跌倒,又非常敏捷地擠到入口,還忘了帶邀請函,實在很顯眼。」
「你連這個都看到了?!」我失聲大叫。
「是啊,妳穿這麼優雅但是又很搞笑,非常有趣。」他看了看我。

 

我穿著著一件輕毛呢材質的灰色平口上衣,裡面搭了一件墨綠針織露出在腰際,以及同上外衣材質的短裙,配上深灰色長襪與中長靴,剛出門前照著鏡子也覺得十分滿意呢。

 

「啊,活動好像結束了,自由時間,怎麼樣,要去看嗎?」他指著前方逐漸多出來的人群,說。
「好啊。」我高興地跳了起來。
「走吧。」他把手肘弓出來,看了看我。
「嗯。」我笑著把手伸了去挽他。

 

我們進了平房後,他帶著我參觀每一間設計師的作品,其中有夜店風格,也有居家設計,我看得目不轉睛,他一一為我解釋著他對這些設計的一些巧妙觀察,一邊講了一些設計師們的趣事。

最後我們走到一間英式殖民風古董房間,整個地板都是舊的,還有古早時代的門窗,以及比利時的亞麻床單。
在房間的底部有一個透光的窄落地窗,打開後是一條窄窄的陽台。

 

「哇,如果在白天,透光進來的話,整個空間感一定更有穿越時空的意味。」我讚嘆道。
「咦?」他驚喜地看著我,說:「沒錯,這種白色跟咖啡老舊基調,良好的採光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好想住在這種房間啊,真是舒服透了。」我忍不住說:「不過,這種古董雙人床應該不會太好睡吧。」
「不會啊,床很軟喔。」他說。
「你怎麼知道?」我問。
「這是我的房間啊。」他笑了笑。
「呃?」意思是?
「有些設計師是做了一些調整,我則是原封不動把自己的房間搬過來。」他說。
「真的假的?那房間搬過來以後你睡哪裡?」我走到床旁邊用手指戳了戳。
「我又不只一個房間。」
「是喔,感覺不出來很軟耶。」
「用躺的才準,摸是摸不出來的。」他挑著眉看我。
「好可惜喔。」我看著那張床,怨嘆道。

 

因為這裡的規定是房間可以進入,但椅子不能坐,床不能碰,因為那都是作品,怕弄壞。

 

「我只能想像那個畫面,陽光灑進房間,躺在白色的床單上面,真是太舒坦了。」我說。
「哦?如果是妳躺在上面的話,應該還會很好看。」
「神經病。」看著他的眼神,我突然覺得有點害羞。
「真心話,沒別的意思。」他笑著,說:「有沒有msn?」
「有。」
「我把我的給妳,名片上有,回去加入我吧。」他說。
「嗯,一定。」
「很想跟妳多聊聊,不過待會還有慶功宴……。」
「沒關係,我自己去逛逛,反正也差不多了。」
「嗯,其實我是……。」他突然變得有點緬靦。
「是怎樣?」
「那個,妳要一起去嗎?慶功宴?」他抓抓頭。
「呃?」我有點心動。
「慶功宴是十點,在附近的店,結束以後我可以送妳回家。」他說。
「有酒喝嗎?」
「咦?」他楞了楞,然後大笑:「哈哈,有酒妳就會去了嗎?」
「不然咧。」我瞄了他一眼。
「那妳等等我,我到裡面打聲招呼,等會一起過去。」
「好。」

 

他大約離開了十五分鐘,然後我上了他的車,到一間也有古董風味的店。
剛開始我有點後悔跟來,因為大家都一直找他聊天,感覺有點悶。
後來,一個男人說是他的朋友,問我是不是他的女伴,我回說我們只是朋友,他便非常熱切地陪著我。
那男人叫阿齊,很會說笑話,逗得我一直笑。

 

「過來一下。」阿齊從吧台後方對我揮揮手。
「喔。」我走了過去,發現那是店裡後院的出口。
「這裡吹風很舒服。」阿齊說。
「嗯,還不錯。」我抬頭看看天空,然後靠在後院的欄杆上。
「月光照在妳的身上,看起來很迷人。」阿齊靠近我,說。
「呃?」
「待會要不要去別的地方?」他的手伸了過來,似乎想摟住我。
「去,去哪裡?」我有點來不及反應。
「看是要去我家,還是開房間,都可以。」
「小玫?啊。」蕭凱推了門出來,剛好看到他抱住我,他立刻轉身,說:「不好意思,打擾了。」
「呃?等等……。」我正想叫住他。
「他還蠻識相的。」阿齊試圖吻我。
「不要!」我推開他。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才要問你為什麼,我要進去了。」我覺得好難堪。
「小玫!」阿齊叫著我,而我頭也不回地進了店裡。

 

我衝回回到座位上,拿起包包,便往大門走。
心情非常的失落,也感到好氣憤。

 

「小玫?」蕭凱追了上來。
「我要回家了。」我說。
「是不是打擾到妳了?」他尷尬地問。
「你是個混蛋,也是個笨蛋!」我氣得用包包打他。
「怎麼了?」他抓住我的手,擔心地問。
「他叫我出去,我不知道他會那樣……。」我的眼淚掉了下來。
「啊……,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蕭凱用手為我擦眼淚。
「討厭!」我越哭越大聲。
「我不應該讓妳一個人,對不起。」他拼命道歉。
「你竟然還跑掉了!」
「我,我以為妳們……,唉,都是我的錯。」
「人家是因為你才來的!」
「呃?」他楞了楞。
「嗚嗚……。」我哭得亂七八糟,連造型好的頭髮都亂了。
「對不起,我該死。」他抱住了我。

 

他起初輕輕地,後來便緊緊擁著我。
他摸著我的髮,而我只是一直哭。

雖然我跟阿齊沒有怎樣,我也有點被嚇到,但其實讓我難過的是蕭凱的反應。
我本來期待可以跟他多相處,但是事實剛好相反,沒想到還讓他看到阿齊抱我,他竟然跑了。

 

「混蛋!」我又忍不住揍了他一拳。
「啊,好痛。」他被我打倒在地。
「呃?」看他痛苦的樣子,趕我忙蹲下扶著他。
「哇賽,妳不好惹。」他勉強地笑著。
「很痛是不是?」我剛剛真的打得很用力。
「妳打到肚子,正中要害。」他到現在都還爬不起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難過了。」我緊張地解釋。
「看來以後不能惹妳哭。」他又伸出手擦了擦我臉上的眼淚。
「你還好嗎?」
「可以。」他慢慢地撐著地面,然後站了起來。
「對不起。」我抱歉地看著他。
「該對不起的是我。」他又抱住了我。
「啊……。」

 

剛剛太混亂,他抱著我的時候我還沒什麼感覺。
但此刻的靜默,卻讓我心悸不停。

 

「我送妳回去?」他問。
「不要。」我的頭還埋在他的懷裡。
「呃?」
「你要幫我收驚。」我嘟嘴。
「咦?」
「你讓別人碰了我,感覺很不好受。」
「那……?」
「唉唷,這種事情不要讓女生自己說嘛。」我害羞地喊著。
「呃?」他一臉木然。
「笨蛋!」我又罵他。
「喔,好,那,那要去哪裡?」
「我要去古董房間。」我又把頭塞回他的胸前。
「呃?」

 

這次,他只楞了一秒鐘,隨即笑了出來。
然後他又伸出手讓我挽著他,我們便上了他的車。

 


 

午夜十二點,我躺在他另一個更大的古董房間裡的床上,而他溫柔地撫著我。
床真的很軟,彈性也很好,非常適合做運動。

 

「原來,月光下,妳裸身躺在這裡的畫面也很好看。」他眼神熱切地說。

 

 

20 Comments

  1. 未何都是HAPPY END男主角個個來頭不小..請問他們有哥哥或弟弟嗎?!^_^

  2. 女主角後面的表現感覺有點假,妳文章裡的男主角都很性福,羨慕ㄋㄟ。

  3. 小愛接到球了!! (傻笑 乖乖的把球遞出去)
    這兩天小愛在努力的考試
    祝我好運吧! (女王的祝福阿~~陶醉)

  4. 古董床 月光 雙人裸著擁抱
    既純潔又煽情
    浪漫卻又靜謐

    最近啊 要好好努力工作
    然後再給自己去渡個假享受~~~

    雖然也好想去參加你們的跨年
    不過今年怕是要錯過了
    Q_Q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