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從吻別開始】

對,人生就是這樣:好景不長。
正常的生活,馬上就會崩解,就像我現在……。

 

「妳好,請問需要什麼?」店員送走了前一位客人,終於輪到我了。

「我要一杯招牌黑咖啡,熱的,還有一杯義式摩卡,要甜一點……。」說完,我低下頭望著蛋糕櫃,有一種想吃又不能吃的衝動。

「好的,熱招牌黑咖啡,義式摩卡甜一點,請問中杯可以嗎?」店員又問。

「大杯的,我要大杯,嗯……。」我看著那彷彿對我說「吃我、吃我」的蛋糕們繼續掙扎著。

「小姐還需要什麼嗎?」店員看出了我的猶豫,好心地問。

「不行,我不能再吃了!」我毫不堅決地婉拒。

「好的,一共是兩百三十元,請問付現嗎?」

「嗯,我有儲值卡,等等我找一下。」攤開皮包,找不到卡,糟糕,我不知道丟到哪裡去了?

「用這張。」一隻手從我背後伸過來,把儲值卡遞給店員。

「咦?」我回頭。

「嗨。」是一個男人。

「你幹嘛幫我付?」我楞楞地問。

「妳不是忘了帶卡?」那男人笑笑地。

「是忘了……,但是我有帶錢包啊!」

「我剛好有嘛。」

「醬子,那,那你還會來嗎?」我不好意思地問。

「會再來,不過我不介意再幫妳付。」

「為什麼?」

「剛好嘛。」

「哪裡剛好了?」這男人有病嗎?

「妳常來也常忘記帶卡,剛好我不會忘。」

「你怎麼知道我常忘記帶?」

「剛好看見囉。」

「剛好、剛好,又是剛好?!」

「妳……,」男人張望了四周,低下頭,有點尷尬地湊到我耳邊,問:「妳那個來了嗎?」

「……。」這男人是有病。

「小姐,請到旁邊等好嗎?來,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店員打斷我們的談話,問。

「一杯義式摩卡,苦一點,一起結,」那男人向店員點了他要的東西後,又轉頭對我,說:「女生那個來都比較容易火大,沒關係。」

 

瞧他一副很理解的模樣,看得我想揍人。

「……。」我不想理他,轉身便走去等我的咖啡。

 

好,你愛裝大方,老娘就給你請,才不會囉唆。

 

「妳幫人跑腿嗎?」那男人果不其然跟了上來。

「你跟蹤我嗎?」我沒好氣。

「等咖啡啊。」他一臉無辜。

「……。」我想我是一臉大便。

「妳臉色好難看,一定沒有補身體對不對?」

「……。」他好煩。

「妳有男友了,所以討厭別人搭訕?」他下了結論。

「你可以去編劇了。」爆炸,我快爆炸了!

「沒有男友,也不是那個來了,妳是討厭我?」

「知道就好。」我別過頭。

「對不起,讓妳生氣了。」

「……。」這麼容易就道歉,真討厭。

「道歉妳也不高興,看來妳真的很討厭我,好吧,我站遠一點。」

「不用啦,咖啡又不會等很久。」他真的一臉歉意,讓我反而有罪惡感。

「可是妳不是討厭我?」

「也不是討厭,反正,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不爽。」坦白說,其實他並不那麼討人厭,長的也不差,人模人樣的。

 

很莫名其妙的,我想,可能是他雖然很有禮貌,但看起來很高傲,我對高傲的人過敏。

 

「對不起,我不習慣跟女生搭訕,可能跟你講話的模式太像跟同事說話了,惹得妳不高興。」他想了想,說。

「你跟同事都這樣?」

「差不多。」他又想了想,回答。

「說要幫我付帳就幫我付帳,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又扯到我什麼那個來,管也管太多了……,你平常都這樣跟同事相處的?」我皺眉。

「嗯,差不多。」

「奇怪耶,剛才是你『剛好嘛』先生,現在又變成『差不多先生』?」

「妳看,我又惹妳不高興了。」他小小倒退了兩步。

「……,噗。」結果我笑了。

「哦,那我可以站回來嗎?」他看我笑出來,臉上的表情安心許多。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耶。」他真的好怪喔。

「哪裡怪?」

「你明明就怕我不高興,又硬要跟我講話,卻一直說錯話,但是臉皮很厚也不願意離開。」

「妳好聰明。」他的眼神多了讚嘆。

「咦?」這是哪門子回答?

「小姐的招牌咖啡跟義式摩卡好了,先生,您的義式摩卡也好了。」另一個店員冒了出來。

「真不巧,拿了咖啡我就得走了,」他看了看錶,問:「還有機會請妳喝咖啡嗎?」

「呃?」

「妳往那邊?」

「我?我待會出去要過馬路。」

「那很巧,一起走一段好了,邊走邊聊。」他不等我反應,拿了他自己的咖啡,也拿了裝有我咖啡的紙袋,看了我一眼,便往門口走去。

 

看著他的腳步,我竟也莫名其妙跟了上前。

 

「妳幫別人買咖啡嗎?」等紅綠燈時,他又重回老話題。

「我自己喝的,行了吧?」我企圖從他手上拿回我的紙袋。

「妳同時喝黑咖啡又喝甜的摩卡?」他完全當作沒看見,巧妙地避開了我的手。

「你幹嘛又幫我拿啊?」

「剛好啊。」

「又剛好?!」我也「剛好」又火大起來。

「妳喝的咖啡感覺像是雙重人格。」綠燈亮了,他抬頭看了看,逕自往前走。

「關你什麼事?」我追上。

「妳怎麼知道不關我的事?」他停下腳步,看著我。

「咦?」被他這麼一問,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妳往那邊?」站在路口,他問。

「前面。」我手指向前。

「那剛好。」他又繼續走。

「喂?」我追上去。

「脾氣不好的女生,一定也有很可愛的時候,就像妳現在是黑咖啡,也可能是甜的摩卡。」他分析道。

「你問我那麼多問題又分析來分析去,到底是要幹嘛啊?」真沒禮貌。

「說妳可愛也不高興,看來我跟妳溝通的方式要加強。」他又分析起來。

「我,喂,我公司到了。」我叫住他。

「哦?」他看了看我身後的大樓,說:「真巧。」

「……,你的意思不會是說我們『剛好』在同一棟大樓上班吧?」

「就說妳聰明了。」他笑嘻嘻地,繼續理所當然地拎著我的咖啡,進了大樓。

「喂!可以還給我了吧?」再怎麼巧,也不可能走進頭一間公司,又坐在隔壁吧?

 

我有時候是生活迷糊,但沒迷糊到連同事都不認得。

 

「看來沒理由留住妳了。」按了樓層,他還是笑笑地。

「知道就好。」我搶過裝有我咖啡的紙袋,呼,終於回到我身邊了。

「那,希望有機會再喝咖啡囉。」他的公司到了。

「再、見。」我用力地說。

「別說再見,要說掰掰。」電梯門開了。

「為什麼?」

「再見是分手的時候說的,還會再見到,要說掰掰,掰掰。」他向我眨了眼,然後電梯門便闔上了。

 

快被他氣昏外加搞瘋的我,很高興能回到正常的辦公室,喝我正常的咖啡。

 


 

對,人生就是這樣:好景不長。

正常的生活,馬上就會崩解,就像我現在……。

 

「一起結。」又是他!又是他伸出他長長的手,又要幫我付咖啡錢!

「我今天有帶!」我也伸出我的卡。

「呃……。」店員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用這張,」他笑笑地看著店員,把我的手連同卡片一起拉回,對我說:「別跟我計較。」

「……,好吧。」看著他認真的表情,我接受了。

「這樣很可愛。」他笑了笑。

 

然後我們便一起走到一旁等待咖啡。

 

「今天也忍住不吃蛋糕?」他突然問。

「……,這你也發現了?」

「剛好嘛。」

「哪有這麼剛好觀察別人的行為?」

「好吧,因為是妳,所以我有比較仔細點。」

「說,你到底是什麼企圖?」

「妳這麼聰明,看不出來嗎?」他反問。

「……,你不是真的要跟我搭訕吧?」

「果然很聰明。」

「你幹嘛跟我搭訕啊?」

「有規定不行嗎?」

「是,是沒有。」我一時語塞。

「為什麼想吃蛋糕又不點?」

「因為我很猶豫不知道要吃哪一種。」

「所以都不吃啊?」

「不然呢?我又不減肥。」

「幸好,我也想妳是不是腦袋壞了,這麼瘦還要減肥。」

「謝謝你喔。」

「妳喜歡什麼蛋糕?」

「草莓,也想吃巧克力。」

「那一起吃不就得了?」

「可是我無法抉擇要先吃哪一個啊!」他不懂,草莓那副令人垂涎的模樣,跟巧克力那種驕傲的姿態,不論吃哪一個都覺得對不起另一個!

「哦?那,如果妳不趕時間,我們一人叫一塊,一起吃?」

「呃?」這,這主意不錯!

「我去點,妳找位子。」他笑了笑。

「嗯。」本來想阻止他去買單,不過應該沒用,我乾脆心甘情願地接受。

 

今天運氣很好,窗邊剛好有兩個人的座位。

我坐了下來沒多久,他捧了蛋糕過來,又再回頭去拿咖啡。

 

「你其實蠻體貼的。」看著他像服務生一樣,我覺得很好笑。

「昨天就被妳打槍。」他不在意地道。

「看起來好好吃喔!」我看著兩塊蛋糕,滿心愉悅。

「是啊,」他看了看我,說:「請用。」

「不介意一起用叉子直接吃?」我問。

「當然。」

「……。」我看著蛋糕,又發起楞。

「不會是猶豫要先吃哪一口吧?」

「……。」被他猜對了。

「所以妳除了對蛋糕會猶豫之外,對男人會嗎?」他突然問。

「呃?」

「來,先吃草莓蛋糕。」他趁我遲疑時,餵了我一口。

「謝,謝謝。」我滿口蛋糕地答。

 

啊,草莓的芳香真是令人如沐春風。

 

「草莓蛋糕的味道比較清新,巧克力味道濃厚,先吃草莓蛋糕才不會被蓋住味覺。」他笑道。

「你對吃有研究啊?」我繼續咀嚼。

「那是常識。」

「……。」為什麼我覺得他的話有點刺耳?

「為什麼我覺得妳眼睛瞇了起來?」

「我脾氣不好。」

「呵,好像刺蝟。」

「……。」他的話果然很刺耳。

「其實我覺得妳有本事吃完另一個蛋糕。」他看了看已經被掃一空的草莓蛋糕盤。

「咦?」糟糕,我忘了分他。

「沒關係的。」他眼神曖昧地笑了一下。

「那你先用。」我把蛋糕推向他。

「要吃再點就好了。」他完全沒有要開動的意思。

「那我不客氣囉?」我把蛋糕盤拉回來,深呼吸,然後享用了起來。

「還要不要吃起司蛋糕?」他提議。

「呃?」

「這間咖啡店的起司蛋糕也很好吃,旁邊可以加手工的鮮奶油喔。」他誘惑著我。

「哇,你吃過啊?」我的眼光都只停留在草莓蛋糕跟巧克力蛋糕的身上,沒注意過旁邊不起眼的起司蛋糕。

「我前女友很愛。」他啜了口咖啡,輕描淡寫道。

「前……,分手啦?」我吞了口口水,感覺有點尷尬。

「分一陣子了,她常會嚷著要吃起司蛋糕,怎麼樣,要試試看嗎?」

「好啊。」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等我一下。」他站起身。

 

我繼續啃著那香濃的巧克力蛋糕,一邊瞄著走向櫃臺的他。

他笑起來有點稚氣,但說話起來又有點成熟,感覺他是個聰明的人,只是不太討喜,總而言之,他其實條件蠻不錯的,可是我弄不懂,他幹嘛跟我搭訕啊?

 

「喏。」一份切得很完美,旁邊加了一陀鮮奶油的起司蛋糕佇立在我眼前。

「哇,看起來也好好吃!」我怎麼之前都沒注意過?

「因為草莓很鮮豔,巧克力很顯眼,除非特別就愛起司蛋糕的人,不然很容易被忽略。」他又繼續分析道。

「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啊?」他好神喔。

「先吃吧,鮮奶油融化就不好了。」

「嗯,」我開心地點頭,然後切了一塊,正要放進嘴裡,,想了想,又遞給他,說:「喏!」

「……,謝謝。」他楞了一下,眼裡有一絲溫柔,張開嘴吃了那口蛋糕。

「好吃嗎?」我問。

「妳餵的更好吃。」

「你講話蠻不害臊的。」

「可是妳看起來害羞了。」

「你不知道對女生講話有時不能太坦白嗎?」我瞪了他一眼。

「為什麼?」

「有些話要委婉的說,才浪漫啊,說穿了就沒那麼浪漫了。」

「哦?我會記住的。」

「還要不要?」我又問。

「好啊。」

 

然後我又餵了他一口。

這回,他張開嘴吃下第二口蛋糕時,我才發現,我們這樣的舉動,好像有點親密。

 

「怎麼發起呆來?」他挑眉。

「沒什麼。」我低下頭。

「明天還會來咖啡店嗎?」他突然問。

「明天?」

「哦,明天星期六。」

「啊!我明天要加班!」

「是嗎?真巧。」他笑了笑。

「你也要加班?」

「可以安排。」

「可、以、安、排?」

「是啊。」

「你是真的要追我啊?」該死,我怎麼講話這麼不修飾?

「我該誠實回答,還是委婉地回答?」他學乖了他。

「隨便啦。」我別過頭去。

「得回公司了。」他看了看錶。

「啊,對,我都忘了!」天啊,回去會被主管盯的!不知不覺吃了半個小時。

「吃完了,一起走吧?」他看了看我。

「嗯。」既然冤家路窄,不答應他,他跟著我還不是一樣?

 

我們同時站起身,在門口時,他搶先一步為我推開了門。

那一瞬間,我確定,他其實並不那麼讓我討厭。

 

「今天沒有紅綠燈了。」他看了看斑馬線。

「是啊。」我有點尷尬地回答。

「六樓?」走進電梯裡,他問。

「嗯,謝謝。」

「我在三樓,很快就到了。」

「再見。」

「別說再見,要說掰掰。」

「嗯。」

「怎麼了?」臨出電梯前,我下意識地拉住他的衣角。

「啊,對不起,沒事,你趕快走。」我發現我捨不得他離開。

 

才見兩次面,我是怎麼了?

 

「……,來。」他看了看我,電梯裡還有別人,於是拉著我出了電梯。

「這裡是你公司耶!」

「沒人敢說什麼的。」

「那又怎樣?!」我大叫。

「這麼大聲,不怕大家都出來看?」

「噢。」我真是衝動。

「這邊。」他看看櫃臺小姐,正經地點了點頭,然後走到一旁,示意我跟上。

「幹嘛?」他帶我到樓梯間裡。

「妳不是有話跟我說?」

「沒有啊。」我真的沒有,好吧,我,我不知道要怎麼說。

「妳剛剛沒說掰掰。」

「掰掰。」我竟然看都不敢看他。

「果然是雙重人格,妳好像變了一個人。」他笑道。

「你還取笑我?」我小聲但是用力地嚷嚷。

「對不起,我只是實話實說。」他看起來好不無辜。

「不是跟你說了有時跟女生講話不能這麼坦白?」

「那可以坦白別的事情嗎?」他低下頭,呼吸就停在我的臉前。

「什麼?」

「如果想吻一個女生,應該要先問她嗎?」他好整以暇地看著我。

「……,看,看她對妳有沒有意思啊。」我別過頭去。

「那妳對我有意思嗎?」

「這種話就不應該問了!」他是想把讓我無地自容嗎?

「那好吧。」他伸出手,把我拉向他,然後吻了我。

 

樓梯間,涼風吹過,他的吻彷彿剛才我吃到的草莓蛋糕一樣,清新甘甜。

不過沒幾秒鐘就轉為濃烈的巧克力蛋糕了。

 

「……。」不知吻了多久,我想我要被老闆K了。

「呼。」他不捨地離開我的唇,看著我。

「這算是吻別嗎?」

「嗯,經常性的話還蠻不賴的。」

「……。」他是認真的嗎?

「明天再一起喝咖啡?」他問。

「嗯。」我仍低著頭回答。

「那先吻別吧。」他又碰上我的唇。

 

我們繼續糾纏了一陣,我還是乖乖回去上班了。

 

下班時,發現他已經在公司大樓前不知等了多久。

一見面,他又給了我一個「吻別」。

 

隔天,我也沒去加班了。

因為我都在他房裡「加班」。

10 Comments

  1. 哇!艷,你又開始寫劇情了,我要找時間把它一次看完,喝喝~~

  2. 哇 我第一個留言耶><
    好開心喔
    這次的巧遇好特別唷
    還是好喜歡^^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