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命運之吻。」

命運之吻

 

一生中,總有那麼一個難忘的,深深的吻,會讓人奮不顧身……。

 

這幾年,我在日本唸書,剛好透過同學,輾轉得到了一份打工的工作—
MV女主角,那首MV多半靠男主角的演技,我什麼也不用作,只要走在京都的老街上,日本橋的橋中間,在諸如此類的場景裡當個花瓶就好了;一與導演聊過,我馬上接下這個打工機會。
因為這首情歌叫做「Destiny Kiss」,開拍前,導演希望加入一個命運之吻的動作,便安排我站在櫻花樹下,與男主角深長的一吻。

我一直是負責敬業的人,既然答應了,雖然跟男主角並不熟,但也沒關係,反正只是一個碰到嘴唇的吻而已。
導演為了讓我們的那一個吻有命定的味道,於是要我在拍攝前兩天跟男主角培養一下感情,於是讓我們在這三天住在同一間飯店,一起吃飯並到一些有名的景點逛逛。
起初我對這個工作只抱著「要完成它」的想法,但當我看到男主角的時候,有一點傻眼。
我們約在六本木一間位於二樓的咖啡店見面,我比約定的早了十五分鐘,而男主角晚了十五分鐘,所以等得有點不耐煩,本來還氣得想走人了,正在收拾包包準備起身,就有一個男人抓住我的手,在我對面坐了下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他緊張並帶著歉意地說。
「啊,我,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抬頭看他。
「妳打算走了嗎?」他的表情看起來很尷尬。
「差這麼一點。」我用拇指與食指比了「一點」的樣子。
「對不起,我忘記東京的時間到底是早一個小時還是慢一個小時,結果調錯了,對不起!」他繼續道著歉。
「沒關係,來了就好,那……,那接下來呢?」我能說什麼呢?
「去上野公園好不好?」
「好,你知道路嗎?」
「日本是一個電車國度,哪裡都能到,不過好像是要走一點路……。」他拿起地圖翻著。
「笨蛋,耍你的,我在這邊唸書耶,我帶路!」看他認真皺著眉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啊,」他愣住,也笑了:「妳好皮,妳看起來好小,幾歲啊?」
「我滿二十了!」
「是嗎?」他挑著眉,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說:「看起來只有十六歲。」
「那你幾歲?」我不悅地問。
「三十,大妳十四歲。」他的聲音很低沈,但很厚實。
「屁啦!我二十了!」我忍不住用尖尖的聲音叫著。

 

氣死我了。
這個人有病嗎?幹嘛一直這樣惹我?

 

「二十歲可以接吻了嗎?」他突然把頭湊得好近,直直看進我的眼睛裡。
「呃?」
「保持這種感覺,妳的表情很好。」他又把頭縮回去,站起了身,說:「走吧。」
「喔。」然後我便傻傻地跟著他的腳步下了樓。

 

他走得速度很快,幸好我也習慣走得快,不然還真追不上。

 

「之前有經驗嗎?」他問。
「廢話,都不是處女了,怎麼會沒接過吻?」我沒好氣地說。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突然很大聲笑了出來,還停不了。
「笑什麼?」我氣急敗壞。
「我是問妳有沒有拍攝的經驗,不是問妳的那種經驗。」
「啊!你又沒講清楚!討厭啦!」
「誰叫妳這麼主動。」
「我不要理你了!哼!」我轉身就走。
「好好好,對不起,因為妳實在太可愛了,我忍不住。」他又抓住我的手。
「騙人,你明明就是覺得我笨!」
「不可否認,笨也是一種可愛。」
「你少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老頭子!」
「可惜我們不是拍情侶吵架,不然我相信妳可以表現得更好。」
「你!」我氣得說不出話。

 

可惡,要不是工作,我一拳揮過去!
講錯話已經很糗了,他還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看得我牙癢癢的!
氣死了,氣死了!

 

「櫻花開了。」他突然停下腳步,抬頭看著空中的櫻花。
「好美喔……。」我讚嘆道。

 

因為天氣比較暖一些的關係,今年的櫻花開得晚了一個月。
雖然已經看了三年的櫻花,總覺得今年的特別美,可能是等得比較久的關係。
我抬著頭,沈醉在粉紅色漸層的櫻花中,眼睛捨不得離開一秒。

 

「妳這個樣子,比櫻花還漂亮。」他說。

 

我突然被拉回現實,頭低下看他,發現他不知道看了我多久。
被他這樣看著,我覺得有點不知所措。
其實剛剛在咖啡店,他的手拉著我的手的時候,看到他的第一眼,我有點震撼。
因為他長得很好看,穿了全身的白,配上曬得古銅的肌膚,帶了一副黑色細框眼鏡,健美而斯文。

 

「我就說妳只有十六歲,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他瞄了我一眼,眼裡竟是嘲諷。
「你說什麼?!我二十歲、二十歲、二十歲!」我大叫。
「嗯,成年是好事情,這樣不會犯法。」
「什麼?」
「吻妳不犯法。」他又把頭湊過來,這次,靠得比剛剛還近。

 

他的氣息吹在我的臉上,那瞬間,我的心跳都要停了。

 

「我想應該可以拍得很好了,妳根本不用練嘛。」他又擺回原來那可惡的模樣。
「耍我很好玩嗎?」
「妳誤會了,我不是耍妳,是在忍耐。」他的表情轉為嚴肅。
「忍耐?」
「要忍著不要碰妳,對我來說很不容易。」
「呃?」
「畢竟妳只有十六歲。」他又虧我!
「去你的!」

 

這次我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跟在我後面,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默默的跟著,而我拉不下臉,沒跟他再說話,也沒回頭瞧他一眼。
我們回到飯店裡,都沒有接觸,我連晚飯也沒吃,再見也沒說,回到同一個樓層,我用力的關上門。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可是此刻,我差點給氣哭了。
年紀小又怎麼樣?我以為我已經長大了,他為什麼要這樣戲弄我?
為什麼,一下子嘲笑我,一下子又這麼認真的……,我不懂!
我不懂他想什麼。
可是,短短一個下午,我的心裡卻滿滿的,都是他。

 

「今天有工作,不能陪妳,明天樓下見,拍攝加油,我是三十男。」

是他,他塞了一張紙條在我的門縫。
這下好了,我頂著失眠的熊貓眼,心裡又高興又失落地看著他留給我的紙條。
他的字跡清楚有力,就像他說話的樣子。
原本我複雜的心情,現在都不用想了,明天就要拍MV,然後他就會回台灣,這一切只是短暫的相遇而已。
笨,我到底期待什麼?
一整天我就這樣呆在飯店房內,沒有出門,晚上醒來已經是晚上十一點。

 

「叮咚。」我的門鈴響起,剛淋浴出來的我穿著裕袍便去應門。
「啊。」是他。
「哦?打擾妳了嗎?」他問。
「不會,我剛洗好,什麼事?」
「為什麼又嘟嘴?我惹妳不高興嗎?」
「我有嘟嘴嗎?」這下我才發現。
「妳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很明顯,太想我了嗎?」
「不要臉!」
「我帶了蛋糕給妳,劇組的人說今天妳都沒出門。」
「要進來嗎?」
「不了,我怕我沒那個自制力走出去。」
「神經病。」我接過蛋糕,心裡甜甜的。
「早點睡,明天見。」他溫柔地說。
「我睡了一天了,你早點睡吧。」
「聽起來像是捨不得我。」
「那又能怎樣?」我很訝異自己的誠實。
「這麼直接,很容易受傷。」他看我的眼神轉為複雜。
「那又怎樣?」

 

我堅決地看著他,心情也很複雜。
我不懂某些大人的世界,可是我相信就算是十年後的我,也不會害怕受傷。
喜歡一個人就是喜歡,我管不了這麼多。

 

「吃蛋糕吧,我回去了。」他收回靠在門上的手,掉頭就走。
「碰!」我用力關上門。

 

我把蛋糕放在桌上,顯得失神。
我感到挫敗,也氣自己為什麼這麼容易被他影響。
我明明就覺得他也喜歡我啊,為什麼他的行為這麼反覆?
老實說,如果不是因為蛋糕會壞掉,我會忍不住把蛋糕留著當作紀念。
他買的蛋糕用一個紅底白色條紋的盒子裝著,外面還有一個黑色的緞帶蝴蝶結。
打開蛋糕,我呆住。
那是一個白色鮮奶油的蛋糕,上面有粉紅色漸層的櫻花。
櫻花應該是用糖霜做的,吃起來甜甜的,卻不會膩,讓我想起昨天下午。
我捨不得但滿足地吃了蛋糕,然後躺回床上。
快睡著的時候,我決定,明天拍完以後,我要找機會,跟他告白!
對,就算他的猶豫不決是因為他有女友還是老婆,就算他的猶豫不決是他對我只是一時的,就算,這只是一場櫻花下的白日夢,我都想告訴他我喜歡他。

 


 

「好,最後一場!」導演站在三十公尺外,喊著。

 

劇情的安排是我與男主角一見鍾情,但沒有機會互相表白,接下來總是在街頭擦身而過,直到有一天我們在櫻花樹下相遇。
我在櫻花下低著頭,想念著他,然後他朝著我走來,我剛好抬頭。
抬起頭的那一剎那,我以為他會離我遠一點,因為原本導演預設他要慢慢朝著我走過來。
可是當我抬起頭,他已經離我很近,就在眼前。
我有點不知所措,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這是工作,不要想太多,但我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跳與反應。

 

「我等這一刻很久了。」他溫柔地看著我,說。

 

然後我竟呆掉,因為他的吻。
雖然只有嘴唇輕輕地碰著,我還是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就像那個下午沈醉在櫻花的美麗中,我也迷失在這個吻裡。

 

「卡!很好!」導演高興地朝我們走來。
「表現得很好,氣氛掌握得太好了,比想像得還好。」

 

導演拍拍我的肩,說晚上去吃飯慶功,邊誇著我。
我禮貌地答應了,笑著跟工作人員們聊著,卻不敢再看他一眼。
到晚上我們在餐廳外見面時,我的唇上都還依稀留著他的溫度。

 

「這裡也有櫻花。」他的聲音出現在我背後。
「啊,嗯。」我有點驚訝他也跟著我出了餐廳門口。

 

因為大家氣氛都很好,可是我的心情很複雜,不想破壞大家,也想要安靜,於是就下意識地走出來,沒想到他跟了來。
這間餐廳聽說很有名,劇組包了一間榻榻米包廂,包廂外有一個漂亮的庭園造景。
餐廳的門口也有一個有流水的庭院,門外是一條安靜的巷子,餐廳內嚷嚷的人聲沸騰。

 

「蛋糕好吃嗎?」
「嗯,很好吃,你在哪裡買的?」
「昨天談一部要在日本拍的電視劇,我問很熟這裡的編劇哪裡買有櫻花的蛋糕,他介紹的。」
「啊,所以是特意買的?」
「嗯,電視劇也是特意談的,平常我不太接,是剛好要在這裡拍,之前他們拗了我好久。」
「那為什麼?」他把我弄糊塗了。
「因為還不想這麼快離開妳。」
「呃?」
「這兩個晚上我都睡不好,我怕回台北以後得吃安眠藥才能睡。」
「你生病了嗎?」我有點不太懂他的意思。
「我得了一種,要看到妳才會有精神,忍著不能接近妳會失魂的病。」

 

真巧,我也得了一樣的病。

 

「我就知道你喜歡我!」我叫著。
「妳少得意忘形,待會還靠妳治病。」
「咦?」

 

他在我的錯愕下吻了我,不給我釐清的機會。
這回,吻終於不在只是停在唇畔,而他吻得我觸電。

 

一生中,總有那麼一個難忘的,深深的吻,會讓人奮不顧身;我想我已經遇到了。

 

「晚上,我要吻遍妳全身。」他說。

 

空中的櫻花,此刻隨著一陣風落下。
夜裡,他的房間中,上演著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MV。

 

 

2006/08/15作,2010/3/28修改

 

14 Comments

  1. 窩4第1次抗到尼寫ㄉ文章 抗完窩只u1ㄍ想法那揪4~尼太強惹!令窩感到五體投地
    ㄚ~

  2. 很喜歡 , 也寫的很棒 ><
    我也是在MSN看到的 ,所以很幸運看到這篇文章

  3. 妳這個樣子,比櫻花還漂亮………..這句水ㄛ
    但最後一句,兩ㄍ人ㄉMV………嗯兩ㄍ人ㄉaV如何 ^^
    ps:氣氛都沒ㄌ….哈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