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意外的聖誕】

意外的聖誕

 

一打開厚重的大門,滿地的衣物就像是我凌亂的心情。
對女人來說,有些時候,我們與情人的溝通很積極,因為我們想解決問題,可是,也有些時候,我們會漸漸地麻木,然後失去任何改變的動力。

最近常有這種感覺,就是我的熱情似乎冬眠了。

我把散落在地上的襪子與西裝褲拾起,看著桌上雜處的食物殘渣,突然覺得一切有一點荒謬,但是,我也無能為力。
不知道自己到底還在堅持些什麼,明明被他擁抱的時候還是有的溫度,也隨著越來越冷的天氣,被凝結在某個曾有的時空。

 

「回來了?」他抓著頭髮,打開房門,問。
「嗯。」我把桌上的東西收著丟進垃圾桶,然後把衣物拿到洗衣間。

 

我聽人說過,當妳與另一半的對話只剩下柴米油鹽,就是該分手的時候。
可是我們之間沒有人開口,好像還在依賴著最後的一絲慰藉,但就是沒有人會去打破這場僵局。
這樣下去我應該會變成一具屍體,而他會變成一攤爛泥。

 

「餓不餓?吃晚飯沒?」他看看牆上的鐘,又問。
「你呢?」
「要出去吃嗎?」
「不要,我好累,我想先休息了。」我看了他一眼,然後進房。

 

同居果然不是一個明智之舉,不能適時的分居,也是一種不明智的作法;而我兩種都不及格。
進了浴室,我脫掉身上的衣物,聽見他打開浴室的外門,當下,我有點心灰意冷。
我們之間的關係究竟是苟延殘喘,還是視而不見?
他果然拉開浴簾抱住了我,而我感到自己是低廉的佣人。

 

「不要這樣。」我推開他。
「妳每天都加班,我們很久沒有了。」
「我說過我很累。」
「妳每天都很累。」
「混帳東西!」我感到羞辱地看著他,眼裡浮現與蓮蓬頭一樣的熱氣。

 

最後我像是逃一樣跑出了浴室,頭髮半濕,便穿上衣服快速衝出家門。

 

人果然不能太衝動,我沒帶手機,也沒帶錢包,我想,他應該也看到了,所以沒有追出來。
他大概覺得我又會像前幾次一樣乖乖的回去了,可是我不想這樣。
於是我在街上晃呀晃地,竟不知不覺走到了鬧區。

 


 

每間商店都放著應景的聖誕音樂,玻璃窗內滿是金色的星星與野放的聖誕紅。
到處閃亮亮,就像要慶祝了般,我的心情卻不斷地墮落著。
這個世界上似乎沒有收留我的地方,我唯一的選擇看樣子只有回到原來的地方。
但,那地方原來也就不屬於我,不是嗎?
那麼我究竟可以去到哪裡?

 

「來聽聽看。」一個男聲叫住了我,發給我一張傳單。
「呃?」我有點錯愕地看著那張傳單,上面寫著「一個人的聖誕」。
「我們團明天在這間pub表演,有興趣來聽聽。」
「喔,嗯。」我盯著傳單發楞。
「妳看起來臉色不太好看。」那男生本來要離開了,又跑了回來。
「有嗎?」
「嗯,妳,妳的眼眶紅紅的。」
「……。」被他這樣一說,我就忍不住哭了。

 

大概他的傳單上有一絲手裡的溫度,這對濕淋淋就穿上衣服衝出來的我,特別敏感。

 

「哈啾。」我摀住臉。
「妳還感冒了。」
「沒有,只是沒擦乾身體就跑出來了。」
「看樣子妳是出了包了。」
「什麼是出包?」
「就是遇到麻煩,trouble。」他把手中的傳單塞到褲當裡,從口袋裡拿了包煙出來,說:「別人的聖誕就算寂寞,好像也沒妳那麼悲慘。」
「你嘴巴很壞。」
「我這是老實,不是嗎?」他瞄著我,繼續點他手中的煙。
「嗯,如果我還活著,明天一定來看你們表演。」我幽幽地說。
「不要勉強,還有,不要說傻話。」
「我是說真的。」
「我也是說真的,」他有點不耐煩地看看後方,然後把傳單拿出來,說:「喏,妳幫我發,發完我請妳喝酒,順便請妳洗個熱水澡。」
「呃?」他不管我的反應,傳單就這樣丟給了我,然後他便走去前面繼續發。

 

我遲疑了一下,便跟著他的腳步,發起了傳單。

 

「你們樂團是幹什麼的?」我小聲地問。
「玩音樂的。」他回答。
「我當然知道,我是說,你們都唱什麼歌?」
「都有,你要聽聖誕歌也可以。」
「……。」他完全沒回答我的問題。
「妳來聽就知道了,少廢話,發妳的傳單。」他嘴裡唸著,又別過頭去。

 

可是,我突然發現,他是個好人。
因為他暫時收留了我。

 


 

發完傳單後,我跟著他走回了原來的地方,也就是我看見一大片聖誕紅與金色星星的那間店。
原來他們表演的pub就在那間店的隔壁地下樓。

走進pub,吵雜的聲響傳來,有人講話的聲音,也有吵死的人搖滾樂。
他帶著我走到吧檯,點了一杯金色的小杯的酒給我。

 

「忘了問妳會不會喝酒?」他突然想起來似地問。
「可以喝一點。」
「不會一杯就掛了吧?」
「應該不會吧?」
「應該不會?那妳還是不要喝好了,女人喝醉很盧。」
「我不會醉的,更不會盧你!」我不知道怎地,很堅決地搶過了那杯酒,一飲而盡。
「喂,那是很好的威士忌,別浪費了……,唉。」他看我一口氣喝光,搖了搖頭。
「好烈喔。」我有點嗆到,可是還蠻痛快的。
「喝了以後應該比較不冷了,我看妳剛剛有點發抖的樣子,等等不要病倒了。」
「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我理妳就不怕妳麻煩,只是看妳很虛弱,生病難過的都是病人。」他喝著自己的酒,說。
「我以為玩樂團的人都很恐怖。」
「為什麼?」
「不知道,就以為。」
「白癡。」
「現在知道不恐怖了嘛。」
「妳怎麼知道不恐怖?我就認識很多恐怖的人。」他威脅著我。
「唔……。」
「妳真好騙,講什麼妳都相信。」
「我對這個世界不熟悉啊。」我反駁道。
「一個人在大街上遊晃,要不是妳長得白白淨淨的
,別人應該會以為妳失心瘋。」
「你這是誇獎還是毀謗?」
「實話。」
「你真的很不會說話。」不知道為何,我有點生氣。
「要不要去洗個熱水澡?喝了酒應該比較不冷了,可是妳頭髮還濕濕的,洗個澡吹個頭髮,就不會生病了。」
「去哪裡洗?」
「我住在樓上,就妳剛發呆那間店的樓上。」
「……。」他好奇怪,明明看起來很龐克,可是人又很囉唆。
「我不會對妳怎樣的!」他解釋道。
「我沒怕你對我怎樣啊。」他是個好人來的嘛。
「妳這樣很容易被騙耶。」他皺眉。
「噗,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又來了,他果然是個好人。

 

「馬的,到底要不要去?」他站起身,應該是被我笑得不太高興。
「要!」
「……,真拿妳沒辦法。」

 


 

熱騰騰的水氣與水滴淋在身上,果然去除了幾個小時前我的傷感。
浴室外還傳來他彈吉他的聲音,讓我突然感覺自己不那麼孤單。
就算是一下也好,我都覺得,老天爺對我很好了。

走出浴室,我坐在沙發上用他遞給我的大毛巾擦拭著頭髮。
他一看見我,便放下手中的吉他,拿起地上早插好插頭的吹風機,便幫我吹起了頭髮。
我感到好驚訝,可是還是乖乖地讓他幫我吹。
他的動作非常溫柔,跟他嘴裡的粗魯和不屑的眼神,有很強烈的對比。
大概就像是他身上那一條條很粗的銀鍊子跟破牛仔褲一樣,我剛進他家,就深深覺得這應該不是他的房間。
太乾淨了,很整齊,使用了大量的白色,點綴了很多好看的紅。

 

「差不多乾了,這樣比較不容易感冒。」他放下吹風機,拿起梳子為我梳頭,邊說。
「你一點也不像男人。」他為我梳頭的動作也未免太小心了。
「什麼意思?」
「就是不一樣嘛。」
「那是你沒遇過這種的吧。」
「哦,說的也是。」
「餓不餓?」
「有一點。」我摸摸肚子。
「我這裡只能炒義大利麵,要吃嗎?」
「……,好啊。」
「要出去吃也可以。」
「沒關係,義大利麵好棒。」我感激地看著他。
「幹嘛那種眼神。」
「我越來越崇拜你了。」
「聽過我的音樂再崇拜我。」他頭也不回地走進廚房。

 

不久後,我開始聞到香味,然後他便在幾分鐘內端了兩盤義大利麵出來。
是蒜片炒了一點辣椒,很陽春,可是味道香極了。

 

「不要吃太多,不然你剛喝了酒會吐。」他解釋著為什麼沒有份量很多。
「沒關係,吃到我就很滿足了。」我聞著香味,用以很崇敬的心情吃了一口,隨即大叫:「哇,好好吃!」
「好吃就好。」
「謝謝你。」我低著頭吃麵,邊道謝。
「為什麼聖誕夜一個人在街上晃?」他突然問。
「吵架吧。」
「那待會吃完我送妳回去。」
「為什麼?」
「吵架還是要和好啊,不然也應該講清楚,總不能一個人在街上繼續晃吧?」
「不是一般的吵架,我……。」我不知道怎麼開口,但是又忍不住掉了眼淚。
「對不起,我沒別的意思,妳不想回去就不要回去,真的,我只是想知道是怎麼了,我才知道怎麼幫妳。」他看見我哭,便急忙放下叉子,遞了衛生紙給我。
「你收留我,請我喝酒,又幫我吹頭髮,就很好了,真的。」
「那他怎麼沒追上來?」他又問。
「……。」我深呼吸一口氣,把剛剛發生的事情,簡短地跟他說。
「混帳東西!」他站起身。
「呃?」
「妳家住哪裡?我去扁他。」
「不用這樣吧?」我也站了起來。
「男人怎麼能這樣對女人?」他看起來真的很火大,跟剛才的溫柔差好多。
「不要激動嘛!」
「怎麼能不激動?妳白白淨淨的,他就這樣對妳,讓妳跑了,還不把妳追回來?」
「那跟白白淨淨有什麼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
「是什麼關係?」我疑惑地問。
「妳,唉呀,妳不懂啦!」
「你怎麼臉紅了?」他真的好奇怪。
「妳管我?」
「……。」我楞楞地看著他,突然眼前的他,其實還蠻可愛的,而且,他真的是個好人。
「不要那樣看我。」
「怎麼了?」
「妳還愛他嗎?」
「應該不了吧。」我低下頭。
「那我可以愛妳嗎?」
「呃?」

 

就在我抬起頭的那瞬間,他吻了我。
這時,我才意會到我們是男人與女人,也才明白他為什麼對我的態度這麼奇怪。

 

原來,他從我走到鬧區的第一秒鐘就發現了我,一路跟著我去發傳單,最後因為我停在那間店門口,他才鼓起勇氣發傳單給我。
原來,他說的「白白淨淨」的意思是,他覺得我應該是被保護的好好的女生,而他不是對每個人都這麼囉唆的,只有對我。

 

「所以,明天妳會來嗎?」他微喘看著我,問。
「今天我可以不要走嗎?」我抱住他。
「早說嘛。」他又再度吻上了我。

 

 

 

■插畫╱小刺

 

29 Comments

    1. 噢,好感動!謝謝你,我下載了!妳真聰明(摸頭)
      妳說的對,就算沒有之後,一點關心也會樂很久,我相信老天爺一定會看見你這樣樂觀的看法,新的一年,祝福你有美好的故事發生喔:)

  1. 好久沒有發言[欠揍]
    看完故事
    覺得應該多注意派傳單的男生(笑)
    如果能遇上這樣的好心人
    應該不用唱lonely christmas過聖誕了

    ps 咱艷女王又上msn.tw的首頁了:p

    1. 可惜我昨晚失血痛得亂七八糟沒看到(淚)
      妳的心得很讚,被你這樣一說,我也覺得好像應該多開始注意派傳單的男生,哈哈。
      聖誕快樂囉!

  2. 我和他之間連材米油鹽都沒有耶
    我想我早已成為沒有靈魂的自己
    才會走不開這早該結束的感情
    明明是在看著故事
    卻痛著自己的心

  3. 女王…雖然聖誕節還沒到~
    不過先祝你聖誕快樂拉~XD

    這篇很好看呢~><
    剛開始雖然難過之後卻重新找回幸福~

  4. ""「我也是說真的,」他有點不耐煩地看看後方,然後把傳單拿出來,說:「喏,
    妳幫我發,發完我請妳喝酒,順便請妳洗個熱水澡。」""

    狠能體會想幫手卻又懶得解釋一堆的心理… ^^

    ( 圖. 男人的手 反了.
    如果拇指在內 那鑰匙就是在手背上
    可如果鑰匙在手背上 接近手腕處應該不會有那樣中凹的弧度 0.0" )

  5. 好刺激的聖誕節 呵呵 今年的聖誕節 因該也會平平淡淡
    的度過 ㄧ定也不可能發生著種 浪漫的事啦

  6. 這麼激情 ! 很久以來,這種感覺只偶爾出現在夢裡了

    每次看小艷的故事都有一種痛快感 !!!
    人要是真的可以這麼不顧一切就好嚕,呼…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