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夏日工作室之詩。」

夏日工作室之詩

 

這樣算有病嗎?
我只是覺得如果沒有想要待在他身邊的人,好好的跟自己相處也是一種生活的方式罷了。

 

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很奇怪,因為沒有正當的理由,就無法改變。

 

「妳有病啊?」小A大叫。
「那是他不能接受而已。」我不屑地重重放下咖啡杯。
「妳這樣子誰能接受啊?」小A繼續唸道。
「所以呢?我就要為了男人改變自己嗎?」我開始激動。
「但是……。」小A還試圖想說服我。
「我本來就是這個樣子。」我點了根煙,心裡偷偷想著,如果她再說一句,我就馬上走人。

 

對,我就是這副死德行,沒有男人愛是我活該,誰叫我死也不改。

 

「別這樣,一個蘿蔔一個坑,雖然我對小晴的個性不敢苟同,但我也不認為應該為了誰改變。」小A平時不多話的男友突然發表了意見。
「話是沒錯……。」小A看起來還想繼續奮戰。
「我要去流浪了。」我拎起包包,從口袋裡掏出一百三十元放在桌上,轉身就走。

 

雖然對於要去流浪的地方與流浪的未知我是茫然的,可是卻很高興自己終於鼓起勇氣這麼做。
三十歲了,談了兩次非常糟糕的戀愛的我,起初總是懷疑是不是自己個性不好的關係,直到最近我開始發現,如果只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好不斷的修改自己,結果到頭來,自己會變成自己都不認識的自己。

小A是我不多朋友裡面的其中一個平常比較有聯絡的,而我只是告知她我因為想要一個人靜段時間去流浪,那第二個很糟的戀愛對象開始疑神疑鬼,索性分手了而已,她就單方面認為我有病。
她說流浪很不健康,好不容易有個交往很久的對象也該定下來了。
可是,我總是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而且如果就這樣結婚生子,那也不是我;所以只收拾了一個行李袋,我報名了某個位於山上的工作室為期三個月的繪畫課程,準備來個小小的隱居生涯。
這樣算有病嗎?

我只是覺得如果沒有想要待在他身邊的人,好好的跟自己相處也是一種生活的方式罷了。
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很奇怪,因為沒有正當的理由,就無法改變。
明明不想繼續在這個公司上班,只是因為找不到合理的藉口,每天即使再多的抱怨與不滿,也無法離職;明明不想跟這個人繼續在一起,甚至已經沒有愛可言了,只是因為也沒有第三者,對方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對待,就默默的忍受著彼此直到誰真正爆發。

到底有病的是我們這些不想再這樣下去的人,還是那些勉為其難繼續這樣下去的人呢?

 

「我只知道,勉強是不健康的,妳說呢?」原本專心示範著筆法的繪畫老師不知何時走到我背後,冒出了這句話。
「啊,對不起,我只是在自言自語。」被聽到了心裡的雜唸,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沒關係,那麼我們來討論一個問題好了。」老師拿了張椅子隨性地坐到我身旁。
「討論什麼?」
「妳覺得,跑到山上是一種逃避,還是一種釋放?或者說,隱居這件事情到底算是躲起來,還是選擇了自己嚮往的方式呢?」此刻問著這句話的老師,眼裡有種充滿潛藏溫柔的光芒。

 

這種光芒,一度讓我的眼睛有點濕熱感。

 

「不用急著回答我。」老師邊說,邊遞了張面紙給我。
「謝謝。」我很意外自己竟然在陌生人面前哭了。
「別客氣,妳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人大多都有病,沒什麼了不起的。」他邊說,邊向我眨了眨眼睛。
「呃?」
「有病的人又分成兩種人,一種人覺得有病很丟臉,另一種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病,像擁有最新的流行一樣。」他把畫筆放下,直直地後退了幾步,專心地看著自己的畫;那銳利的眼神與他溫柔的口吻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人。
「那,你也有病嗎?」我忍不住問。
「妳說呢?」他轉身微笑地看著我。
「我,我不知道。」我呆呆地回答。
「我應該算是很健康的病人吧。」他此刻的笑容,就像他身後那抹絢爛的陽光。

 

突然間,我感到自己有越來越迷惘的趨勢,可是又覺得自己似乎並不如想像中孤單。

傍晚,結束了第一堂課,我靠坐在這棟木屋和式走廊旁的柱子邊,看著大片的綠色與遠方的夕陽,直到天空變成好幾層飽滿的藍,我感覺自己身處的地點,其實並不屬於這個世界。
友善的風舒服地吹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找到了一個地方,一個可以把自己藏起來,又不用把自己藏起來的地方。

 

「妳常這樣自言自語嗎?」老師不知何時又晃到我背後,拎了一瓶玻璃瓶裝的啤酒,在我身旁坐了下來。
「啊,我不知道耶。」我有點尷尬地笑了笑;如果不是他這麼問,我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自言自語。
「要不要喝?」他問。
「哦,好啊,謝謝。」
「沒拿多的杯子,現在的姿勢很舒服,那就一起喝好了,不介意吧?」他看了看那只玻璃瓶提議道。
「呃?」
「妳有潔癖嗎?」
「沒有。」
「哪就乾杯吧,喏。」他笑了笑,拿起酒瓶喝了一口,然後遞給我。
「嗯。」我遲疑了一會兒,有點不好意思地輕啜一下。
「妳都不會擔心孤男寡女在山上的一間小木屋裡,這種事情嗎?」
「咦?」對耶,他沒說我還沒想起來,好像早上到這邊報到的時候就只看見老師一個人,剛剛畫畫的時候也是。
「我看妳不只有病,神經還蠻粗的。」他笑著瞄了我一眼。
「我應該擔心嗎?」老師看起來又不像壞人。
「本來至少還有我一個助理的,但是他剛從國外回來,很顯然有時差,根據經驗大概要幾天以後才會現身。」
「那只有我一個學員啊?」
「我不知道耶,報名跟聯絡的事情都是助理處理的,我本來就住在這間工作室,大概是只有妳很自動就來了,其他人可能沒聯絡好吧。」他說著,看起來不是很在意。
「老師平常在做什麼啊?」
「畫畫啊。」
「叫我易就好了。」
「喔。」
「妳好像沒有自我介紹。」
「對喔,我,我是小晴。」
「小晴,名字取得很好,妳來之前這裡連下了一個禮拜的大雨,妳一來倒是放晴了。」
「是嗎?」
「啤酒喝光了,我再去拿。」
「嗯。」

 

沒多久,易又拎了兩瓶啤酒跟一個開罐器,他說兩個人一起喝比較熱鬧,所以我們還是共飲一個瓶子,邊聊著天,邊把兩瓶啤酒喝完,就各自回房睡了。

早上醒來時,我發現我的神經真的很粗,因為昨晚我並未發現那頓好吃的紅燒魚定食是易的好手藝,直到吃今天坐在餐桌上,他端來兩杯熱咖啡,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早餐也是他做的。

 

「你平常都自己下廚?」我訝異的吃著一片好香的土司。
「嗯,山上不方便,一個禮拜採買一次整週的伙食。」
「這土司好好吃喔。」
「別小看它,雖然很簡單,但那用了很好的牛油煎的。」
「難怪這麼香。」
「我很挑食,所以都自己來。」
「喔。」到現在,我可以非常確定他是個怪人。

 

易完全就是一個藝術家的樣子,挑食又會做菜,畫畫時非常專注,畫作有著深遠的魔力,說話極有哲理又語氣溫柔,住在這個木屋跟他實在太搭調了,就像一首在夏日裡的詩。
這種人在我平常的生活裡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

 

「我助理打電話來說他車子壞了送修,大概要三、四天後才會上來。」易攤開報紙,邊說。
「唔,我以為藝術家都不看報紙的。」
「不會啊,住在山上不代表一定要結蜘蛛網吧。」
「有這種說法嗎?」
「妳不正親耳聽到了嗎?」
「說的也是。」我講不過他。
「怎麼看起來有點嘔。」他把報紙放下,用一種促狹的表情盯著我。
「我哪有。」
「其實這樣也蠻好的。」他沒頭沒腦地冒出這句話。
「啊?」
「上課吧。」

 

易幫我把畫布架好,然後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專心地畫起畫。

我不知道怎麼了,看著他專心的樣子,我卻遲遲無法專心。
過了一個上午,我什麼也畫不出來,只是看著他的背影發呆。
我想,我這種狀況,就算是看醫生也診斷不出來我到底是生了什麼病吧?

平常上班的時候常感到不平衡就會發脾氣,跟朋友聊天時常狀況外,連現在到了山上圖個清靜,竟然也莫名其妙躁了起來。

 

「我發現我好像病了。」易不知何時又繞到了我背後。
「呃?」有病的明明是我吧?
「自從妳來了以後,我就沒辦法專心畫畫,才第二天而已。」他說得好無辜。
「你剛剛很專心啊。」明明不能專心的人是我吧?
「我不知道,我昨晚也睡不好。」
「咦?」明明昨晚睡不好的人是我吧?

 

昨晚入睡前,我滿腦子都是他的臉。
翻來翻去怎樣也睡不著,山上出奇的安靜,都還聽的見他起床走動的聲音。

 

「剛才在畫布前,我想到的都是妳昨晚喝啤酒時,碰到瓶口的嘴唇。」易直直地看著我。
「呃?」天啊,我覺得我的腦袋要爆炸了。
「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晚上會變成狼人去敲妳的門。」
「聽起來好像不太妙。」
「是啊,嗯?妳怎麼什麼也沒畫?」他現在才注意到我空白的畫布。
「我……。」我怎麼好意思說,我看著他的背影在發呆。
「好奇怪,妳就在我身後,我卻一直想著妳。」又來了,他又露出那溫柔的微笑。
「……。」真不可思議,因為他就在我的面前,我也一直想著他。
「妳相信一見鍾情嗎?」他蹲了下來,雙手輕輕摟著坐著的我。
「你,你常這樣跟女學生告白嗎?」
「哦,妳還有疑心病。」
「這種懷疑很合理啊!」我大叫。
「妳知道嗎?只有戀愛的人才會有疑心病。」他的眼睛笑成一條線。
「呃?」我想我此刻一定紅了臉。
「所以妳也愛上我了嗎?」
「也?」
「嗯,我很挑的,所以才故意跟妳一起喝一瓶啤酒。」
「啊,你好賊啊。」
「不過我做錯了。」
「咦?」
「我好羨慕那幾支酒瓶。」
「你!」
「我應該昨晚就吻妳,這樣今天早上就不會犯相思病了。」
「你,你廢話這麼多是怎樣?」
「哦,對不起,久等了。」說完,他便一個向前吻了我。

 

整個下午,我們倆都沒完成任何一幅畫作。
倒是用身體在充滿陽光的木屋裡,寫了一首首夏日的詩篇。

 

 

25 Comments

  1. 一見鍾情~
    我現在這段戀情就是一見鍾情的耶!
    男友也說他不相信一見鍾情
    我們對彼此都是一見鍾情
    只是ㄍㄧㄥ了好久才確定彼此的心意捏

  2. 這樣算有病嗎?
    我只是覺得如果沒有想要待在他身邊的人,好好的跟自己相處也是一種生活的方式
    罷了。
    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很奇怪,因為沒有正當的理由,就無法改變。

    勉強是不健康的

    找到共鳴聲了 ..^ ^..

  3. 每個人都有一份人生劇本 . 在哪個階段 做哪種角色.只是過程 的不同 與你對戲的
    人 是讓你成長 還是讓你難過 傷心 其實 現實的生活裡 看你怎對待 道德 倫理
    囉 我有感而發 說說

  4. 好久沒看見新作
    T^T 真棒…
    不好的個性要收斂 要改
    其他本性就那樣呈現 不也很好
    每個人都不一樣 都一樣獨特阿

    1. 其實我講的並不在於「改變」這件事情,也不是個性的問題。
      我想講的只是人心裡偏向自我與自我以外的世界的一種矛盾情結,和我的感觸:)

  5. 人都需要獨處的 給自己一些空間跟時間

    和自己相處、對話   適當的孤獨是必要的

    i think so

    🙂

  6. 我也是不想跟世界妥協的人
    因為找不到原因
    要為了別人改變自己
    我想這原因不會被找到的
    或許是別人該為我們改變

  7. mm.. 其实在无形中人自然会改变。。
    不全然是变了整个人似的。
    只是。。
    变得像他,他也变得像你。
    嘻。。

  8. 這篇也讓我覺得很好看
    不過 怎麼有些不懂呢?
    還是我歷經的人生還不夠啊

    1. 當然囉。

      其實這篇算很明確,只是,想講的東西有部分深了點。
      如果可以的話,過幾年再看看囉:)

      成長的樂趣,不也就在這裡嘛。

  9. 改來改去 好像很累((囧
    還是做自己吧:)
    雖然多少都會改一下XD

  10. 我只是覺得如果沒有想要待在他身邊的人,好好的跟自己相處也是一種生活的方式
    罷了。
    為了情人改變,到最後,自己不認識自己,情人也不認識自己。
    也不知道要到哪找自己?
    於是又換了個人似的。
    又想要改回原本的樣子,改來改去,累~
    多點自信就不會想改來改去,我想,我需多一點。
    @@
    這篇文章讓我想放空一下。
    呵呵~
    廢話不要太多,會久等。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