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哈囉,室友。」

哈囉室友

 

當男人說「只有對妳才這樣」時,該相信嗎?
即使是騙人的,當我聽見他這麼說,也忍不住臣服……。

 

又要流離失所了,唉。

真的很「雖」,去年底搬來這間公寓時,原本還覺得超幸運,因為外表雖不起眼,裡面裝潢可是一應俱全,房東還特地重新裝潢粉刷過,家具也都是新的,月租才八千塊,又在捷運站附近,我想也沒想便馬上搬進去。
可是,這是一個有兩個房間的房子,也就是說我得跟另一人分租共用客廳跟浴室,其實這都不打緊,重要的是,不曉得為何,在半年內我陸續跑來的五個室友都搬走了,不是臨時家裡有狀況要回鄉,就是不聲不響地跑掉。
害現在房東跟我一樣傷心,他還打算乾脆租給小家庭,因為如果再沒人跟我分攤房租的話,房東回收有限,看來我也得搬走了。
好想哭。

房東人其實很好,八千塊還含水電,於是我這次便上網幫他一起到處登訊息,看看會不會有新室友,我就能保有我那有美麗陽台的房間了。

 

「這次一定要打好契約,現在的年輕人唷,賴皮的你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說走就走,根本不管合約,看來我得狠心點,唉,真的要提告,也還得花律師費……。」房東矛盾地碎碎唸道。
「你放心啦,我看這個禮拜牡羊座運勢很好,一定會馬上租出去的。」我手裡拿著剛出爐的週刊星座專欄,安慰著房東。
「真的嗎?我看看。」房東一副「拜託借我看」的模樣,我於是馬上把雜誌遞給他。
「這種東西準嗎……,唷,真的耶,上面說本週牡羊座銳不可擋,低迷一時的棘手關係,瞬時獲得解決,咦,還有不小心當紅娘的機緣,」房東伯伯看得入迷,順口問了我,說:「小慈,那妳是什麼星座?」
「我?我處女。」怎麼扯到我頭上來了。
「處女座本週有意外人際收穫,愛情是遲來的春天,妳有沒有男朋友?好像都沒看過。」房東唸著上面的處女座運勢,又繼續追問。
「沒有啊,我媽說我這輩子嫁不出去的可能性很高,你趕快找房客,不用管這種事啦。」我揮揮手,拿回雜誌,準備把房東趕出門。

 

真是的,講到什麼男朋友結婚的事情,本人一律迴避。

 

「哈哈,好啦,不打擾妳了,謝謝妳幫我登網路廣告,那種東西我們老人家很難用。」房東笑瞇瞇地站起身,走到門口,臨時前,說:「對了,我這兩天下南部,我留妳這裡的電話,有人要租房子看房子的話,再麻煩妳,不好意思犧牲了妳的假日喔。」
「沒關係,放心去吧。」我趕忙把他推出去。
「謝謝啦。」房東闔上了門。

 


 

「叮咚,叮咚叮咚……。」唔,我是不是有聽到門鈴響?

 

我揉揉眼睛,抬頭看了一下鬧鐘,天啊,現在是禮拜六早上九點,會是誰?

 

「呃?嗨。」我打開門,是一個高我一個頭的男生。
「請問你是?」我再度揉揉眼睛。
「呼。」那男生吹了聲口哨。
「啊?」
「我看到網路上有登出租消息,剛好路過附近,就來看看。」那男生解釋著。
「喔,啊,那,你先進來坐,我,哈啊……,」我手遮著臉打了個哈欠道:「我去梳洗一下,等等喔。」

 

我剛醒,腦子一時轉不過來,想也沒想,便請他進來客廳坐,關上門後,我轉身就進了房間。

 

「SHIT!」刷牙洗臉時,我面對著鏡子,才發現我穿的睡衣,很露。

 

該死,最近因為都沒室友,一個人在家裡,我其實還蠻HIGH的,可以不用穿內衣走來走去,結果養成習慣,剛剛就忘了換個衣服再去開門。

 

「噗。」我回到客廳,只見那男生摸著鼻子悶笑了聲。
「幹嘛?」我白了他一眼。
「這樣蠻危險的,萬一開門的是色老頭,妳就完了。」他還繼續笑。
「誰知道你一大早就來看房子,不會先打電話喔,」我走到開放式的廚房把磨過的咖啡豆放進咖啡壺裡,問:「要不要來一杯?」
「好啊,謝謝。」他笑著說。

 

過兩分鐘,我把煮好的咖啡端上桌,然後跟他講述了這幾個月來陸續的室友跑路事件。

 

「哦,我也是遇到室友跑了,房東改租給一對夫妻,所以只好找地方搬。」他喝著咖啡道。
「這麼巧?真是的,現在人真的很不上道。」我拿起桌上的煙,點了點,說。
「哦,原來是大姊頭。」他挑著眉看我。
「哪有?」
「翹著腳罵別人不上道,樣子看起來還挺兇的,說不定房客是被妳嚇跑的唷。」
「你不講話會死啊?誰跟你嚇跑房客?」這個男生長的還不賴,就那張嘴真是賤的可以。
「妳再罵下去我可能也會被嚇跑喔。」
「……。」我一時氣結。
「哈哈哈,開玩笑的。」他捧著肚子。
「有沒有人說過你嘴賤?」
「有沒有人說過妳身材挺好的?」他意有所指地賊笑著。
「你!」
「妳沒跑我不會跑的,放心吧,不過什麼時候可以搬進來?」他的話突然急轉彎。
「呃?這麼快就決定了嗎?」
「房東禮拜一才會回來?」
「嗯,那我打電話問問他好了。」
「好的,麻煩妳。」這下他又變得彬彬有禮了。

 

我皺著眉頭到房裡拿手機,撥了電話給房東,房東原來是回南部參加婚禮,正要準備出發,他說,只要我覺得OK就可以叫那人搬,等他週一回來再跟他簽約就好。

 

「房東說你可以先搬進來,禮拜一再跟你打合約。」我出了房門,朝著那男生說。
「喔,謝謝,那我回去收拾,問問看搬家公司,可以的話下午就把東西搬過來。」
「這麼迅速?」
「是啊,後天就要被趕出門了,有房子就趕快搬,而且室友還挺辣的,這種機會蠻少。」他笑嘻嘻地說。
「……。」我真想到廚房拿刀砍他。
「禮拜六妳不出門嗎?」他又突然問。
「嗯,我都會待在家。」
「喔,那手機號碼給我,要過來之前我打電話,我叫阿良。」他拿出自己的手機。
「好,我是小慈。」
「嗯,待會見,謝謝妳的咖啡。」

 


 

整個下午,阿良非常有效率地請了搬家公司把他的東西全搬來,而我就待在房裡繼續睡回籠覺。
晚上醒來時,阿良已經不在了。

好餓喔。
突然想起,中午我只吃了阿良帶來的烤飯團,現在肚子正咕嚕咕嚕叫著。
我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快十二點了,天啊,我太會睡了,一定是早上太早被吵醒。
我換了件t-shirt,想想這種時間只有夜市有東西吃,於是便騎車到去吃路邊攤。

一個人吃飯還真是無聊,不過,雖然不喜歡,但我早習慣了。
我隨便晃著,然後看到一間賣炒飯的攤位,好像生意不錯的樣子,便走了過去。

 

「啊,沒有啦?」我前面那隊情侶大叫。
「不好意思賣完囉。」隔著招牌,我看見小吃攤老闆回答著。
「哇,沒啦?」我上前確定。
「是妳的話當然要有。」那老闆回答。
「咦?」我有沒有聽錯。
「睡到現在才起床喔?」老闆問。
「你怎麼知道?」我狐疑地低下頭,這才從招牌下看到老闆的臉。
「吃什麼?」竟然是阿良。
「蝦仁炒飯。」我看了看招牌後,點了餐。
「馬上來。」只見阿良跑到隔壁攤位,又跑回來,然後炒起飯來。

 

我看著他熟練的動作,有點驚嘆。

 

「您的蝦仁炒飯。」不一會兒,阿良笑著把炒飯端了過來。
「謝謝,你在這打工?」我聞著炒飯的香味,問。
「跟朋友合夥開的,喏,喝湯。」他又遞了一碗湯給我。
「我沒叫湯啊。」
「我請客啊。」
「不是說賣完了嗎?」我邊吃著邊問,哦,炒飯好好吃喔。
「是妳點的當然要有囉,等等。」他不知在另一個老闆耳邊說了什麼,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走過來坐到我旁邊。
「老闆,我要一個蝦仁炒飯。」我身後又有客人上門。
「不好意思賣完囉。」他轉身回答。
「噗。」我笑了出來。
「幹嘛?」
「差別待遇耶。」真的差別好大,他跟那人講話的語氣與剛才跟我說「是妳當然要有囉」的語氣,完全天壤地別。
「一定要的,妳比較辣啊。」
「靠,那如果我長的很抱歉呢?」
「那就不好意思,賣完囉。」他露出一副遺憾的表情。
「哈哈哈。」我被笑死了。
「妳怎麼來的」他問。
「騎車啊。」
「喔,那待會一起回去?」
「好啊。」
「那等等我,我收一下攤子,不趕時間吧?」
「快去吧,我慢慢吃。」
「好。」他笑了笑,便轉頭回去忙。

 

阿良真的動作很快,我才剛吃完,他叫我站起來,然後把桌子收了之後,整個攤子也收得差不多了。

 

「你真的好快喔。」我不可思議地說。
「床上沒那麼快。」他靠到我耳邊。
「色狼!」
「誰叫妳在男人面前說他快。」他聳聳肩,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你什麼星座啊?」我問。
「射手。」還真像。
「妳睡這麼晚,晚上應該會睡不著吧?」
「我夜貓子。」
「哦,那平常上班怎辦?」
「我沒上班。」
「無業遊民喔?」
「才不是,只是沒固定工作而已。」
「喔。」他看我沒解釋,也沒再追問。

 

其實我平常靠寫專欄跟一些雜誌稿為生,但是又不是什麼大作家,如果回答「我是作家」,聽起來應該很可笑。

 

「走了嗎?」他開著車,停在我的摩托車旁。
「等等,我想去便利商店買點東西。」
「我跟妳一起去。」

我們走進夜市旁的超商,他竟跟我一起走到紅酒櫃前挑起酒來。

 

「幹嘛?」他瞄了我一眼。
「我以為你應該喝啤酒。」
「那種東西吃燒烤的時候才喝,幹嘛,妳晚上要烤肉嗎?」
「哈哈哈。」他的回答很妙,因為我也是這樣想的。
「還有要去哪?」
「嗯,去租點片子來看好了。」

 

後來,他開著車先陪我騎回家停好,又開車載我去附近的百視達租了些DVD。
那是一部日本電影,叫「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我之前就超想去看,不過當時趕稿子,後來忘了看,一直很惋惜。

 

回到家後,我們就一起坐在客廳看片子,邊喝著紅酒。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有沙發,我就喜歡坐在沙發下面的椅墊上,然後靠著沙發。
他看著我這樣坐,也跟著坐下來,然後我們就靜靜地看著電影。

這劇情描述一個叫松子的女生,用非常華麗的歌舞與影像與爆笑的手法來講述她悲慘遇人不淑的的一生。
這部片子真的是太悽慘了,可是導演好厲害,當要流下眼淚時,馬上就會忍不住笑出來,節奏抓得超好的,一直震撼著我。
松子一直用非常奉獻的方式去愛人,搞的自己渾身是傷,好像不太懂怎麼愛一個人,卻全心全意,讓我想到自己過去也是如此,但就是因為受傷,所以就乾脆不再戀愛。
松子的一生讓我有很大的反省。

 

「好好看喔。」阿良本來在我租這部片時皺了眉,剛開始播放時也漫不專心,但看完後,卻不斷驚嘆。
「對啊,好好看喔。」我只講得出這句話,然後就忍不住留了眼淚。
「這片子很讓人感動。」他遞給我衛生紙,安慰著我。
「嗯,松子真是太了不起了。」我超容易入戲的。
「乾杯。」他舉起酒杯。
「嗯。」我朝他笑了笑。
「妳條件這麼好,為什麼沒有男友?」他問。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
「有男友的女生不會假日不出門,也沒熱線電話,浴室裡的東西也全是女人用的。」他的觀察似乎太仔細了點,令我意外。
「你也不賴啊,那你怎麼也沒女友?」我反問。
「沒看上眼的。」
「喔。」
「妳寫的書跟妳本人不太一樣,是作家都有內心世界,還是妳只是寫寫?」他收起了一派玩笑的眼神。
「呃?」他怎麼知道我寫作?
「下午我要去工作之前,敲妳的門沒回應,就擅自打開了,看到妳在睡覺,就瞄了一下妳的書櫃。」
「啊,小偷!」
「看到妳寫的文章我還挺意外的。」
「呃?」我想我的臉一定紅了。

 

我寫了不少女人的私密情感,還有過去的愛情,那些都是一個人獨處的時候的心情,當然在生活中不可能用這種面貌面對陌生人,甚至是認識的人,也鮮少如此。

 

「我蠻想知道跟妳談戀愛是什麼感覺。」他就這樣直直看著我,我感覺自己好像沒穿衣服一樣。
「只是好奇的話,我書借你看就好了。」我靠在沙發邊,沒有路可以退。
「不勉強,反正住在一起有的是機會。」他的表情看起來好賊。
「什麼機會?」
「這要看妳給什麼機會囉。」
「你!」
「妳書裡沒寫到妳臉紅的樣子。」他靠了近我。
「我們才認識第一天。」我覺得不太妙,可是怎麼覺得他的眼睛很勾人。
「如果妳害怕,我可以忍耐。」
「……。」
「妳書裡不是說,不先用用看怎麼知道合不合用?」
「這你都看到了?」我大叫。
「沒全看,不過該看的都看了。」這下他距離我根本不到一公分。
「你好賊喔!」
「只有對妳才這樣。」他說完,便吻了我。

 

不知道是喝酒還是電影的作用,我竟然一點也不想拒絕他。
這晚,我終於發現,射手座的男人果然不會很快,而且還很猛。

 

我不知道星座說的準不準確,但阿良說的都沒騙人。
至少我找到了不會落跑的室友,也開始覺得我可以很用力的愛一個人。

 

 

37 Comments

  1. ………

    我發現,結尾,你喜歡採取,甜蜜式的喔!

    接吻收場。^^

  2. ㄎㄎ真的好棒,元氣好久沒這樣用力看字句了
    似乎怕錯過好句子ㄎㄎ
    謝謝您^^

    送您「7、3、8、8」元氣,
    希望您天天「精神飽飽」哦!
    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
    元氣元氣元氣
    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
    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元氣

  3. 讚…..我也是無意間來此…….這部落格快變成我的首頁了……i like u 女王

  4. 我的天呀!!
    第一次看你的作品,我以後一定會常來的,
    我愛上妳了…

  5. 哈哈哈~被發現我跟上時髦的速度太慢了…
    那我還是繼續搞笑好了…
    嘻嘻~~~
    女王萬歲!!
    瘋子萬歲!!

  6. 嗯嗯
    色情公寓裡的每個人
    個性就都不一樣
    每個都有很大的差別 也很生動
    很棒 很喜歡

    1. 沒錯,不過那之所以生動,主要還是因為,那些都是真人啊(笑)
      下次的小說女主角性格也是截然不同的唷(嘿嘿)
      我還在考慮要先寫哪一個企畫呢……

  7. 喜歡你開頭的slogan,再怎麼堅強獨立的女生,都想在自己男人的心目中是特別
    的,或許只是騙人的,我真的會心悅臣服~~

  8. 是我的錯覺嗎?
    故事裡的女主角個性是不是跟女王有點相似相似
    而且好像每個故事女角的個性都有點一樣(?)
    (不過好像沒資格講這種話 :p 聽聽就算了 別太計較)
    (以後還是會很認真的看你的文!)
    但故事每個主題都不一樣
    這點很深的佩服!

    1. 我的故事裡女主角一定都有我的性格存在啊,包括會講的對白、行為與跟男主角的對話等等,都是設想過會發生的情境與狀況的說。
      請恕我只能去想像不一樣的男主角性格,至於女主角的話,拖多重人格的福,只是我自己愛寫這種女生而已:P
      不同的女主角,我應該會以小說來奮力描述不同的個性喔,這點應該可從色情公寓跟慾望事典中不同女主角看出。
      當然她們還是會有類似的地方,因為故事都是以我生活中的情節來發想的:)

  9. 哇~好好看...
    我老媽每次看到我在看文章時都會說
    "天啊!這傢伙又要被電腦給吸進去了!!"
    哈哈哈~
    女王~我最近走憂鬱路線唷!!
    不過快跌下來了...

  10. 回覆女王的問題:
    你覺得記得的人可憐,還是不記得的人可憐呢?
    A→如果擁有不堪回首的過往和不想記得的回憶我選擇不記得人總是現實的想記得
    好 我也不例外。
    能去愛的人可憐,還是不能去愛的人可憐?
    不能去愛人來的可憐,竟然喜歡卻得不到更可憐。
    女王你為什麼突然想問至著個你也想過同樣的問題嗎

    1. 我的話,我覺得即使再沈痛我也希望能記住,因為那些東西
      一定會給我很重要的啟示,關於如何不重蹈覆轍,以及原諒(笑)

      能夠真正去愛的人,一定不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11. 小艷,你的畫風越來越棒了~..
    好久沒見到妳了~偶爾會來你的blog看看你的近況,
    從你頭髮短了到現在又長了,有blog真好..,
    偶爾也來點消息互聯吧:)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