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倒數之吻。」

倒數之吻

 

聽說,在新舊年交接倒數之際,
人們聚在一起的信念與新的一年的煙火綻放那瞬的吻,
就是通往幸福的鑰匙。

 

在去年的跨年夜之前,我的感情生活已經空了半年多。
這段時間以來,只要一下班我就回家上網,而我的姊妹淘見我每天太過隱居的生活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拼死在前兩天對我耳提面命,如果再不出來跟她們跨年,就一輩子不要再見了。

幸好這天老天賞臉,天氣還算不錯,沒下雨,也不至於太冷,於是我就赴約了。
但沒到過這裡跨年,還真的不知道所謂的人山人海有多恐怖:
從捷運出來我就對滿滿的人潮感到震撼,一路往與朋友約定的大樓走過來,也仍是絡繹不絕。
甚至剛剛我還撞到一個男人,超級尷尬的;那時我不知道踩到什麼,嚇了一跳,整個人直往後倒,結果一個男人適時抱住了我,但我卻害他跌到地上。

 

「小楓,這邊。」朋友一看見姍姍來遲的我,立刻揮著手指引我到大樓的一角。
「對不起,我來晚了,」我滿懷歉意看著朋友,然後環顧著四周,說: 「天啊,好多人喔。」

 

台北的信義計畫區自從誕生了101高樓,好像這最時尚的科技煙火,就成了跨年的指標。

 

「這麼晚,再過兩分鐘就要開始了,我還擔心妳趕不到呢!」朋友飛快地領著我走到她們那群的集合地。
「喂,等等啊!」我見朋友走得急快,趕緊跟上。

 

原來她們早就佔領一個觀賞煙火的「好位置」,據說早在晚上七點就有人過來等了,真不愧是OL典範!

 

「哇……。」
「開始了開始了!」

 

當我一站好,不遠處的101大樓就放出五彩繽紛的煙火,漂亮極了。
看著越來越美麗的火花四射,我開始覺得出來跨年是個正確的決定。

不過煙火放得很快,美好的時光總是很快消逝,沒多久,在約數十萬人的驚嘆聲中,大樓便亮起10、9、8……的倒數數字,然後跨年倒數便結束了。
接著,朋友便找我到安和路上的一間小酒館喝酒,由於人潮擁擠的緣故,我們選擇用走路的到酒館,避免掉過多的時間浪費。

 

「啊,對不起。」該死,我又踩到人了。
「沒關係,小心點,妳有沒怎樣?」那個男人看我跌跌撞撞,便伸出手扶住我。
「謝謝。」我站定後,就抬頭道謝。
「呃,我好像在哪裡看過妳?」男人問。
「咦?」我也突然覺得他面熟。
「啊,妳是剛剛那個……。」
「啊!」我認出來了,他就是剛剛那個被我撞倒在地上的人。
「妳又差點跌倒了。」男人笑了笑。
「對不起。」我滿臉尷尬。
「不會,看完煙火了?」他問。
「是啊,你也是?」
「嗯,看那邊人很擠,就走路去酒館。」
「這麼巧?我也是跟朋友走路去……呃?」我與他聊著,差點忘了身旁的姊妹。

 

只見她們用著曖昧的笑容竊竊私語,我想,她們一定是誤會了。

 

「那些是我朋友,咳,那不打擾了。」我趕緊跟他點頭。
「不會。」他笑了笑,也點點頭,然後轉身與他另一個朋友並肩走著。

 

我從包包裡拿出一根煙,然後把圍巾圍好,若無其事地跑回朋友身旁。

 

「他是誰?」朋友拉著我小聲地問。
「剛剛不小心撞到的人啦。」
「撞到還這麼有得聊?」
「他說他剛好也要走路去酒館啊。」
「這麼巧?不會同一家吧?」朋友尖叫道。
「小聲點!誰曉得?安和路那麼多夜店。」
「那我去問他。」
「喂!」

 

來不及了。
我那充滿八卦細胞的姊妹,在我還來不及伸出手制止她之前,就衝上前去。
我簡直想把頭埋在街上的垃圾桶裡了。

 

「小楓,好巧喔!」朋友講沒多久,就回頭興奮地對我揮手。
「啊?」如不是風吹得我的臉有點僵硬,我想我的臉色應該是綠的。
「他們說他們也是去那間店耶。」朋友繼續招著手示意過我去。
「……。」最好真的是這麼巧。

 

我不情願地走上前,再度尷尬地對被我撞到的男人與他朋友笑了笑。
好死不死,我的好姊妹,竟還理所當然地把我用手肘推向了被我撞倒的男人身邊,然後自顧自地跟他的朋友走到我們前方,並熱絡地聊了起來。

 

「噗嗤。」男人看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幹嘛?」我又點了另一根煙。
「妳朋友很熱情。」他嘴裡說著,臉上仍是笑意。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說了什麼。」我沒好氣地答。
「哦,這麼厲害,來猜猜看。」他挑了挑眉。
「她一定是說我被拋棄以後就一個人關在家裡很自閉,擔心我會得憂鬱症,今天好不容易才拉我出來走走,叫你一定要多照顧我,對不對?」
「哇,全部命中耶。」他又好笑又訝異地說。
「我就知道。」我嘆了口氣。
「妳朋友很關心妳。」他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但我沒那麼悲慘好不好。」
「看得出來。」
「真的這麼巧,你們也要去那間酒館?」我仍有點懷疑。
「其實沒那麼剛好,但我朋友蠻配合妳朋友的,於是就順著她的話說我們也是要去那間。」
「哦,他們看起來好像蠻熟了。」我望著前方。
「緣分囉,既然有幸撞在一起,就再一起去喝杯酒也不賴,反正我們是兩對孤男寡女。」他側著頭幽默地說:「講著講著好像就到了。」

 

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已經走了一大段路,而酒館就在眼前的轉角處。

進了酒館,人超多的,幸好我那姊妹早訂好位子;而剛剛那群敬業的OL則在剛剛竊竊私語後,轉到另一間大的夜店續攤。

 

「要喝什麼?」他的朋友坐在我姊妹身旁,拿著menu問。
「不知道耶,我看看……。」我姊妹湊了過去,兩人看起來就像一對嘛。
「那妳要喝什麼?」他禮貌地遞給我menu。
「你看吧,不要啤酒就好。」我把menu遞回去給他。
「嗯,那開瓶紅酒好了?」他問向他朋友。
「好啊。」
「吃過宵夜了嗎?要不要順便叫點東西來吃?」服務生問。
「嗯,那點盤生牛肉配紅酒,再來個炸薯條跟魚塊好了。」他看了看,然後把menu拿給服務生。
「嘿,小薇,好久不見。」酒館的店長看見我們,便跑來打招呼。
「嗨,新年快樂,介紹一下,這個是Sam,這個是阿良,至於小楓你還記得吧?」小薇說著。

 

原來,他叫阿良啊。

 

「新年快樂,」店長禮貌地對兩位男士點點頭,然後向我湊了過來,瞄了坐在我身旁,被我撞倒的阿良,問:「小楓,新男友嗎?」

 

只見我臉色迅速恢復鐵青。

 

「討厭啦,還不是啦,小楓會害羞的。」小薇揮揮手打笑著。
「哦,嚇我一跳,害我差點心碎了。」店長手摀著胸口,故做一副滑稽的表情。
「你很八卦耶。」我忍不住皺眉。
「誰叫妳好久沒出現了,小薇每次來都會講到妳啊。」店長無辜地說。
「吼!」我瞪著真正八卦的小薇。
「好啦好啦,我去開酒,四位慢聊。」店長快速閃人。
「妳很嚴肅耶,新年來喝酒要輕鬆一點嘛。」小薇吐了吐舌頭。
「是。」我沒好氣地道。

 

沒多久,服務生把餐點送上,替每個人斟了紅酒,我們便舉杯慶祝。
這時,我們都真心的笑了。

 

「哈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小薇和Sam聊得很投緣,到我們開了第二瓶酒,兩人已經越坐越近。
「你不覺得我們很像來併桌的嗎?」我拉了拉阿良的衣角,低聲交耳地問。
「是啊,好像變成電燈泡了。」阿良笑了笑。
「這樣會不會打擾他們啊?」
「那,不如到外面走一走?」阿良提議。
「呃,好啊。」我附議。

 

於是我們偷偷瞄了一下小薇與Sam,然後推開了酒館的大門,走到巷口人行道上,找張椅子坐了下來。

 

「哦,有點冷。」大概在裡面酒酣耳熱,這時我突然覺得寒風刺骨。
「這樣有沒好一點?」阿良坐近了我,把他一邊的外套褪了下來,套在我的背上,然後用手撐著外套,也搭著我的肩。
「呃……。」我有點愣住。
「別緊張,雖然我蠻想吻妳的,可是我不會亂來。」他笑著說。
「為什麼?」我呆呆地問。
「我這兩年都在上海外派,明天要回去了。」
「喔。」

 

他說的話,就像我們走出了酒館,一切顯得真實起來,也充滿涼意。
難怪我明明對他有好感,也覺得他對我有好感,但我們之間就是硬有一種距離,誰也不敢跨越一步。

 

「現在說好像太早了喔,那個……。」阿良欲言又止。
「嗯?」
「明年我就回台灣了,外派只有三年,因為公司到大陸開設,得去打先鋒。」
「喔。」
「我跟妳一樣單身。」
「喔。」
「妳想進去了嗎?」他從剛剛就直直看著我。
「沒有,再坐一會兒吧。」我笑了笑。

 

他有一雙很好看的眼睛,挺拔的五官,髮線也很好看。
這也是一個浪漫的晚上,紅酒很好,我們現在的位置也很好,但也許是緣分還不到吧。
阿良與我維持著近乎擁抱的姿勢,靜靜地看著彼此,小聊一下,又沈默。
直到我們回去酒館裡,看來小薇與Sam已經黏在一起了。

 

臨走前,我與阿良依依不捨地對望,此時,店長拿起麥克風,對酒館裡的客人們演說起來:「謝謝大家在跨年的這個夜晚光臨敝店,雖然101有美麗的煙火,不過明年此時,歡迎不喜歡擁擠的朋友,到這裡與我們一起倒數,祝福大家新年快樂。」

掌聲瞬間響起,酒後的人們特別歡呼吹著口哨,阿良看了看我,問:「明年,要再一起來跨年嗎?」
「好啊,如果明年我們還單身的話。」我吐著舌回答。
「那就約好囉,明年這個時候,這裡見。」阿良誠懇地看著我。
「嗯。」我雖心裡充滿複雜地答應了,卻沒抱著任何希望,畢竟,在酒後的約定,往往醒來的隔日,就像煙花一樣散去,難以實現。

 


 

又到了冬天,今年聽說是暖冬,但不知怎地,在聖誕節前,雨拼命地下,常常冷得我打哆嗦。
再度過了一個孤單的聖誕節,當然啦,小薇和Sam還是一對,只有我仍一個人。

本來真的不想跟她們一起出去,但她們說一定要慶祝相戀週年,而且就要在那間安和路裡的酒館才行,我當然被拉去繼續當電燈泡。
一踏進酒館,看到了店長,我想起去年跟阿良的約定。

這年來,我們偶而在msn上面碰到,聊沒幾句,他好像很忙,就匆匆下線,本來開始還有點的熱度,也就消失無蹤。
果然吧,當下沒把握住的東西,除非命運對我們太好,否則在這什麼都來得快也去的快的年代,哪有二次補考的機會?

 

「小楓,這邊!」小薇看到我,大聲揮手。

 

小薇這次找了更多朋友來,於是我們分開兩桌坐,她並且還安排我坐在男生最多的那桌,叫我一定要把握機會,不要又孤單一年。

當紅酒在我的酒杯裡形成一個漩渦,我想起去年此時,好像我也是坐在這個位子。
只是今年旁邊換了人,一樣的不熟,卻沒有一點溫度。
但看著小薇和Sam感情很好的樣子,我還蠻慶幸今年沒去跟別人擠看煙火,雖然在場的人不太認識,但是在酒館裡跨年的滋味好像也挺不賴的。

 

「歡迎大家來我們店裡,再過兩分鐘就要邁入新的一年,我很榮幸在這裡帶著大家一起倒數,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上面有一句話,我想趁倒數前跟大家分享,」店長在大家的注目與掌聲下拿起一本書,唸道:「聽說,在新舊年交接倒數之際,人們聚在一起的信念與新的一年的煙火綻放那瞬的吻,就是通往幸福的鑰匙。」

 

聽到這番浪漫的話,我的心也開始感嘆,同時有小小的期盼。
不過,到哪裡去找這種人呢?唉。

 

「所以呢,根據這個說法,如果現場有情侶、夫妻,請你們在最後三十秒守住另一半,單身的朋友們也別沮喪,下一次就輪到你們囉,來,我們一起來倒數,二十、十九、十八、十七……大家站起來!」

 

大家真的都站起來,有的人手握著彼此,有的人已經擁抱在一起。

哇,好快喔,離新年只剩下十五秒不到了!
可惡的阿良,不但沒遵守約定,連音訊也沒一聲。

 

「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店長越來越興奮地喊著。

 

我也被這歡樂氣氛感染,全神貫注地看著站在吧檯前的店長,大家開始騷動,有的人擠到我。
突然之間,我好像撞到誰,整個人往後滑了一下。

 

「啊,對不起。」我趕緊道歉。
「十、九、八、七……。」整個酒館陷入空前高潮。
「找到妳了。」那個人說。
「呃?」我還會意不過來。
「五、四、三、二、一!Happy new year!Woo!」大家都瘋狂了。
「唔……。」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是他。
他,他吻了我。

 

「Happy new year。」阿良說。
「啊,你,我……。」我口齒不清地說。
「呼,差一點就遲到了。」他笑得很燦爛,呼吸還有點喘。
「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感動地看著他。
「有,我剛在店長唸那段話時剛好開門進來,人太多了,好不容易才找到妳,擠了過來。」
「啊……。」所以他聽到了,他也赴約了,而他還吻了我。
「我回來了,不會再走了。」他不顧旁人的眼光,就在酒館走道的正中央摟著我。
「話不要說的那麼滿,萬一公司又派你去呢?」我嘟起了嘴。
「那我就帶妳一起去。」他的鼻頭磨蹭著我。
「嗚,哪有人像你這麼笨,去年的約定還記得?」
「妳不是也記得嗎?」
「可是我們中間都沒什麼聯絡啊。」
「所以是怪我沒跟妳聯絡是不是?」
「有一點。」雖這樣說,但,我有更多點的開心。
「對不起,真的很忙,而且我不太會講電話,msn打字也慢……。」他滿臉抱歉。
「來,物歸原主。」店長走了過來,笑笑地把剛剛唸那番話的書遞給阿良。
「咦?」我看著這一幕,更加的驚訝了。
「人家是煞費苦心給妳surprise喔,上禮拜就把書寄過來了。」店長對我眨眨眼睛。
「呃?」我怔怔地看著阿良。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跟妳開口,一年沒見了,」他突然變得有點羞澀地說: 「我還記得欠妳一個吻。」

 

天啊,他都記得!
而我這陣子還孤單得像個笨蛋。

 

「我好感動。」我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阿良眼神裡都是熱切。
「吻他、吻他……。」店長開始跟著吧苔旁的人們起鬨。
「可以嗎?」阿良挑著一邊的眉問道。
「晚上在床上的時候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了。」我曖昧地笑了,然後吻上了他。

 

暫時我還不清楚這倒數的吻是否真是通往幸福的鑰匙,但,此刻我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而且,夜半在他的臂彎裡,我終於不再感到孤單。

 

 

16 Comments

  1. 喜歡這句,「而我這陣子還孤單得像個笨蛋」。如果不知道或不相信在遙遠那一方
    的他是想著自己的,真的會覺得自己「孤單的像個笨蛋」呢,呵。

    1. 是啊,因為這也曾是我的困擾呢(笑)
      雖然不知道哪時候會實現,但我覺得,相信的力量是很美好的唷。

  2. 好久不見女王 哈哈 著個 也太浪漫了吧 看了都要哭了我 哈哈新年快樂

  3. 好幸福喔(笑)

    我只希望可以考上國立普大^0^

    我還在等你的小說>"<~~~~~(吶喊)

    1. 不好意思,最近事情太多,趕著新專欄上線還有規劃跟修正,小說的音樂上傳出了點問題,所以稍微延遲了。

  4. 新的耶 好好看唷
    不過我還是單身一個
    因為 我有一個很喜歡很喜歡的男生
    因為他 讓我從新感到愛一個人的感覺
    所以 這次我想永遠守護的他
    或許這樣很呆 很傻
    不過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對吧 女王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