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貳拾貳、當愛來敲門

「妳的手好漂亮。」他低頭抓起我的手。

 

那瞬間就像觸電一樣,我的腦子閃過一陣麻。
我低頭看著他把玩我的手,他的酒氣在我的臉上,成了勾引。
該死,我又不是小女生,竟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為什麼不看我?」
「呃?我,我不知道……,」我的表情現在一定很尷尬。

 

然後他吻了我。

他的吻功很好,既純情又纏綿,是單身良品中的高手。
我們吻了半小時,他牽著我的手,一路吻著我回他家,證明了他的床上功夫更是高明。
我在他家待到禮拜一早上,用他設計的notebook,與我這幾天在床上跟他聊天得到的訊息,寫了一篇報導,中午我們依依不捨地吻別,各自去上班。

 


愛走的時候,誰也留不住;愛來的時候,誰也擋不住。
只是愛,愛有很多可能。


 

最近因為鍾堂的關係,我想到他就會忍不住笑出來。
我們非常的契合,他是我喜歡的類型,而且,他個性不做作,跟他在一起,不用考慮太多。
他的品味非常好,對衣服、對酒,還有吃。
我喜歡有品味的男人,跟他在一起,覺得自己很幸福。
幸福,我多久沒使用這個字眼。

今晚他原本約我看電影,不過在這之前,我現在有個一部小說要趕,唉,都是那天酒喝多了,被老K陷害。
那天在出版社的Party上,老K趁著我喝多聊開的時候跟我打賭,說叫我把我的故事寫成小說出版,都怪我那天講了太多,出版社的編輯們聽得津津有味,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
我根本就不想出書,也不喜歡當那種拋頭露面的作者。
現在的生態很奇怪,出書要上一堆通告,然後常被問到跟書一點都沒相干的話題,還得像個小明星一樣,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拆了一瓶每朝綠茶,我坐回電腦桌前,那甜極類似幸福的滋味「楓糖菊花露」,就在我離開雷的那一年停售;而現在我因為年紀大了,開始重視健康,當然我沒什麼改變,只是每天會喝一杯廣告說很健康的綠茶。
大概是心血來潮,剛淋完浴,我穿了件黑色薄紗睡衣,未乾的髮上裹著毛巾,開始動筆寫下我的小說。
我不知道會寫多長,因為故事發生了,我卻還不知道自己的結局會是什麼。
剛開始寫時,我像是冷眼站在空間之外直視自己的過去,寫得緩慢而順暢,可是越寫就越沈重,很難把自己的情緒拋棄。
因而我陷入一種糟糕透頂的心情,等回過神來,七涼抽了兩包,綠茶也喝完了,於是我再為自己泡了一杯黑咖啡。
我的小說當然以《牛奶酒廊》為名,那是我很少完整敘述的故事,我的秘密基地,也是影響我至深的地方。
而我生命中的幾個男人,咳,總不能全部寫上去,要是都寫了,幾十萬字也跑不掉,所以我挑了阿泰跟雷當作我的主角,故事就由他們倆發展起來。
但結局,好難。
難道結局就是我離開了雷,這樣而已嗎?

 

其實雷後來跟他跟未婚妻分手了,而聽到的當下,我的訝異與期待是一樣多的。
這幾年網路興起使用MSN MESSENGER,我也因此跟雷恢復了聯絡,但我們只是偶而聊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我因為工作忙碌,就下線了。
直到那天雷傳了訊息跟我說他們分手了,我以為他很難過,拼命安慰他,沒想到他卻對我告白。

 

雷:「我是愛妳的。」
我:「ㄟ?」
雷:「她生了病,我那時不能離開她,所以辜負了妳。」
我:「(匡啷)」
雷:「那是心碎的聲音嗎?」
我:「大概吧。」
雷:「我想見妳。」
我:「不好吧!」

 

我承認我很想見他,但是我要出差。
好吧,出差是藉口,我如果再見他,我就不是好馬了。
好馬不吃回頭草,我才不要相信他說的話。

 

雷:「妳還在嗎?」
我:「如果你那時就跟我說,我會等你,但是你現在這樣跟我說,你以為我這幾年努力忘了你很容易嗎?」
雷:「妳忘了我嗎?」
我:「你很可惡!」
雷:「我愛妳。」

 

我關了電腦,躲回床上哭了起來。
我相信他說的話,可是我沒辦法原諒他。
他如果那時說了,我一定會等他,就算他騙我也沒關係,可是現在我已經恢復了,而且我還戀愛了。
鍾堂在我心裡的份量越來越重,而雷在我心裡的份量是沈重。
我想把這塊沈重的大石丟掉,專心地戀愛。
可是我還是很沒用地哭了。
離開雷的時候,我沒想過我能忘的掉他,這幾年來傷心的晚上,我都是一個人躲在棉被裡哭到睡著。
我一點也不怪他,當時我確實恨他,但是現在我對他已經沒有恨。
可是他又來擾亂我的心情。

 

「討厭!」我到廁所拿了一整包的衛生紙,放在電腦前,因為要寫這部小說,我動不動就會掉眼淚。
原來煙、咖啡、酒和衛生紙是我寫作的基本配備。

 

「喂?」是鍾堂打來的。
「寶貝,妳吃過了嗎?」聽他的聲音,他正在開車。
「你開車還打電話?」我嘟嘴。
「妳不要嘟嘴嘛,我用車機打的,很安全。」
「喔,我還沒吃,你呢?」
「當然沒有,妳想吃什麼我買過去。」
「我想吃牛肉燴飯,啊,我還要五十嵐的蜂蜜綠茶,兩杯喔!」
「好,等我。」
「等等,再幫我買醉雞,還有兩瓶酒,我晚上寫作時吃!」
「早就買啦,乖,等我。」
「嗯,掰掰。」

 

我甜蜜地掛了電話,心裡的激動已經平息。
我笑著回到電腦前,繼續寫我的小說。
因為鍾堂就住在我家隔壁巷子,他這陣子都會買晚餐準時到我這裡報到,我們運動完以後,他就會在我床上睡著,而我便會爬起來到書房寫作。
高潮果然有益身心健康,而且之前看了報導,說高潮有助於清醒的思考,果然每次我們運動完,我小睡一下,就會很有靈感地爬起來寫小說。

 

不論值不值得,有沒有結果,就是,要去完成那麼一件事。
而我已經做好準備去面對我的過去,與未來。

 

 

つづく

 

 

2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