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拾捌、哀傷的果實

隔了幾天,我便忍不住又拖著虛累的身軀跑到《牛奶酒廊》,畢竟午夜是洗滌我靈魂的重要時段與空間。

 

「小嫚,妳來啦?雷好像帶了幾個朋友在包廂裡呢!」Angel見到我,立刻關心地跟我通風報信一下。
「咦?我不知道耶,他可能有他的事吧,我還是別去打擾了。」我笑笑。

 

老實說,我「現在」對雷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從醫院回來以後,雷沒有再打給我,而我也不想打給他。

 

「啊,妳不想見他啊,嗯,老實說,好像他還帶了一個女人……。」Angel仔細看著我的反應。
「哦,搞不好是他正牌女友喔,那我真的不要出現了。」我無所謂地點了杯《月光之吻》,然後安靜地抽起煙來。

 

能抽煙的感覺好極了,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我渾身都活了起來。

 

「那看妳囉,不過妳怎麼不在家裡好好休息呢?妳身體又不好,厚!」Angel很關心地罵著我。
「唉唷,我精神一來,就想在晚上『爬爬造』嘛!」我地扮了鬼臉:「好啦,等等妳幫我去跟小鐵講一下,我今晚想唱歌。」

 

雖然我表現得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但是我今晚的心情確實很複雜。
雷為什麼又出現在這裡?如果遇到要怎麼辦?
我還沒準備好面對他,而我知道他也還沒準備好面對我。


(記念 Tanya)

「想念變成一條線 在時間里面漫延 長得可以把世界切成了兩個面
他在春天那一邊 你的秋天剛落葉 剛落葉
如果從此不見面 讓你憑記憶懷念 本來這段愛情可以記得很完美
他的樣子已改變 有新伴侶的氣味 的氣味
那一瞬間 你終于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嗯)~~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也許那一次見面 是生命給你機會 了解愛只是人所渴望的投射面
只是渴望會改變 他的愛已經不見 已不見
那一瞬間 你終于發現 那曾深愛過的人 (嗯)~~
早在告別的 那天 已消失在這個世界
那一瞬間 你終于發現 心中的愛和思念~~
都只是屬于 自己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曾經擁有過 的記念」

 

「我去一下洗手間。」 隨興唱了「記念」,台下掌聲雷動。

 

我這兩三個月都沒在這邊唱過歌。

 

「好,妳順便休息一下吧!」Angel遞上一杯熱騰騰的黑咖啡給我。
「謝謝。」

 

通過《牛奶酒廊》的舞池邊,又是一個類似大門口造型的迴廊,只是那裡的裝潢有點時空感,兩側是藍色透明果凍的壓克力厚板,打著變換的燈光,那邊左右都放著我平日的水彩畫與書法字。
迴廊的盡頭是洗手間,我在門口題了「此處是茅房」幾個字,很惡搞。

 

「這間店真的不錯。」我聽見雷的聲音。
「就是啊,對了,雷,你跟我姐也在一起好幾年了,什麼時候要結婚啊?」另一個男聲說著。

 

隔音不是做的挺好的,我才在門口就聽見男廁所的嚷嚷聲,而且,好像還是在講我男人跟另一個女人的事,SHIT!

 

「啊,怎麼最近大伙老跟我提這事?」雷爽朗地笑著,似乎不是那麼想答。
「他姐也三十好幾了,這樣拖下去不好吧!」其中一人又追問。
「那,等她有了就結囉,呵呵。」雷隨口笑道。
「哦,哈哈哈哈哈,也對,哈哈,那說不定快囉!」接下來那幾個男人便繼續他們無聊的男人話題。

 

而我整個人呆了,說不出話。
我感到胸口一陣緊壓,頭爆裂地疼著,呼吸困窘。
真是該死,可惡,為什麼要讓我聽到?
我多想像個潑婦一樣,衝進去抓住他的衣領問他:「那麼我呢?」
那麼我呢?
我不要名份,不要承諾,我可以什麼也不要,但是,當我前幾天還虛弱地躺在醫院裡,我還記得那瀕臨死亡邊界的折騰,當時我失血過多,曾好幾度陷入險境的,我都辛苦的熬了過來,我要的不是雷的心疼或者同情,我只要他知道我愛他,他也愛我啊!
他說等那個女人有了就結,那麼,我算什麼?
我真是活該!像個白癡一樣!
幹!
我不行了,我要回去喝酒。

 


情緒有時美好得讓人如置天堂,也,經常是那樣肆無忌憚地侵虐人的理智;
當一切藉口用盡的時候。


 

我喜歡Angel。
「天使」這兩個字對我意義非凡,也或者該說我好希望有一個天使可以拯救我。
我一個人坐在小包廂得爛醉回到家,打給了Angel。

 

「嗯,Angel……。」我在電話裡輕輕地吐著些字,但語氣非常沉重。
「小嫚,等等,妳怪怪的,怎麼了?」Angel聽出我的不尋常:
「妳還好嗎?」
「嗯,我不太好。」我苦笑了一下。
「到底怎麼了?」Angel不安地緊張了起來,我從不在她面前表現得不能自己。
「Angel,我發作了。」我深深抽了口煙,繼續沉默。

 

那沉默裡,帶著莫名顫抖。

 

「小嫚,發生了什麼事嗎?妳要不要緊?要我過去嗎?」
「我……,救我……。」我整個人像是失控的引擎,突然悶聲而強烈地啜泣起來,再也無法將語句清楚表達。
「我的天啊,妳怎麼會這樣呢?妳哭了?」聽出我細微地抖聲,Angel嚇了一跳。

 

換作別人哭著打給她,她應該不會這樣驚訝,可要今晚打給她的人是我,我想Angel知道我已經忍受某種壓抑到極限邊緣了。

 

「噢,我的天,小嫚,妳撐著點,我現在過去妳那邊,妳等我,拜託,等我!」Angel急忙掛了電話。
「妳電話不要掛好不好,嗚嗚嗚……。」我又痛哭失聲。
「好,我不掛,親愛的,我很快就到了,妳喝點楓糖菊花露好不好?」Angel試著轉移我的注意力。

 

Angel知道當我有想哭的衝動時,喝冰飲料能忍住我的淚水,緩和那份激動。
很詭異,可通常奏效。

 

「我幹掉六瓶了,一次,可是沒有用……。」我此刻哭得像個孩子。
「親愛的!妳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呢?」Angel又急又氣,她想起我在L.A.時憂鬱症發作的情形。

 

Angel平時也只能心疼我,雖然她會嘮叨得像老太婆,然後被我吐槽,可是她知道我對「人性」很瞭解,她也很清楚我總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因此,她都是默默或盡力幫助我,不論什麼部份。
平常都是Angel向我徵詢意見,失戀了我安慰她,而這次我們對調了。

 

 

つづく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