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拾陸、兩條線

「說吧,還是,妳不願意告訴我?」雷那種皺眉憂鬱,又好似不在乎地表情,真是,讓人很難拒絕。

 

而我心中忐忑的指數不斷攀升。

 

「我,喔,唉呀!!」我撒嬌地撇過頭去,想忽略他關愛的眼神。
「怎麼了,來,說,然後我聽。」雷徐徐不急地口吻,實在讓人不知該一槍掛了他好,還是巴上去要求他再做一次好。
「我不知道怎麼開口,我,那個……,嗚……。」我從來沒這麼緊張過。

 

我一向都是把一切拿捏得宜,成敗握在手中的人,這回栽給他不說,偏偏又遇上命運的那兩條線。
我大口地深呼吸。

 

「一我好像有了,二好像不是好像而已……,我「那個」沒來了!就這樣。」我起身穿上衣服想逃避後續發展。
「……,等,等等,」雷收起他玩笑的神情。
「妳的意思是……,有了?」他試探地問,讓人摸不著他情緒。
「嗯。」我不再回話,沉思。

 

老實說並不是沉思,我是陷入一種空前緊張的情緒。
整個人渾身僵硬,腦中除了空白就是滿滿的想法跑來跑去,抓不到重點,雖然看不出來,但是,我在發抖。

 

「小舞,嗯,妳在發抖?」雷看出我的恐懼,一把將我抱入懷裡,輕輕吻著我的眼。
「寶貝,是我不夠小心,對不起,妳擔心很久了嗎?」雷好溫柔地安撫著我,也鬆懈了我累積了一陣子的不能適應。

 

沒想到我的眼淚霹靂啪啦地落下,全身顫抖,卻沒哭出聲來。
天知道我的壓力有多大。
我一點也不想在他面前掉眼淚,我哭的樣子好難看。

 

「不是你的錯,我只是,只是不曉得會這樣,我……。」我的手緊緊扣著他的頸。

 

而他只是抱著我,沒說半句話。
我的心就這樣上上下下,腦子裡充滿不同的聲音。

 

我知道,此刻我的掙扎與不安,還有那強大的壓力感,一方面是因為身體轉變的突如其來,二來是因為我愛他。
我愛他,當然也會想懷他的小孩,可是我不知道他對這件事情怎麼想的,再說,他已經跟別人訂婚了。
如果人生只有愛情,不要這麼多討厭的現實面就好了。
基本上,懷孕是件很美好的事,對於平常的情形來說,男未婚女未嫁,多麼完美!
可是載入自我的考量、對生命的考量,還有,這並非我能決定,或他能選擇的命運,我怎麼會不遲疑?
我知道愛情對我而言肯定是人生中最多采的一面,但絕不是生存的唯一理由。
可是我現在,肚子裡有了小生命。

 

二十歲之前,我成天想生個小孩,不是出於有趣的心態,可能是自小家境因素,我對教育看得很重,尤其是孩子。
我一個人長大,也遇見過很多不好的事情,可是生命裡的美好與天生的母性,讓我雖然自覺不會活得很久,可是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要生小孩。
我不知道我有沒辦法勝任母親的身份,但是既然一定會生小孩,我希望在我還年輕,對生命還有熱情,跟小孩不要相差太多距離的狀況下當媽媽。
我對路上可愛的小孩有種狂熱,一律戲稱他們是「小冬瓜」。
看到可愛的小孩,我的眼睛會笑到瞇成一條線,彷彿就是己出一樣的疼惜與開心;不過看到不可愛或長的抱歉一點那種,尤其是家教不好的,就會眼神發冷,然後警戒自己以後該不要把小孩變成這樣。
我是那種對每件事情都很嚴肅看待的人,對每種可能也是。
連看到同輩的女孩,不論對方年紀比我小或是大,只要瞧見自己過去的影子,我就會努力盡可能幫忙,害怕對方重蹈自己傷痛的過去。
看見有希望與潛力的朋友,我也會真誠地交往。
說穿了,其實是我想的太多,太在意人生發生的每件事情,每個人。

 


當情感走到現實的交界,如果繼續追求純粹的愛情,就要「捨得」?


 

「小舞,看妳這樣我好心疼。」雷再度皺著眉,憂鬱的眼神足以殺死我全身的細胞。
「雷……」我則撒嬌地偎著他。
「我們是不是應該要討論一下?」雷終於要跟我談這件事了。

 

我的腦子裡迸出一堆想法,他應該也是。
雷是那種非常沈穩的人,而我相反,雖然我在朋友面前很沈穩,在他面前我就像個小朋友一樣。
其實我還想過要一個人偷偷帶著全身家當躲到墾丁把BB生下來的,而這是我剛剛在「7-11」裡,順手因為奇怪的預感而買的驗孕片,結果出現的第一秒鐘的念頭。
然後我就開始滿腦子不停運作「講、不講」和「生、不生」的「撥小花瓣」舉動,更誇張的進一步思考「為什麼」與「然後呢」這些讓我煩悶緊張到快去跳樓的想法。

 

「嗯,妳當然該要告訴我,不應該自己一個人承受這些的。」雷又吻了我一下:「我們在一起,妳總是習慣把情緒自己埋掉,我也是這種人,但這次我們應該一起傷腦筋,好不好?」

 

他這麼溫柔,讓我更猜不透他的想法。
我本來以為他會生氣,或者很煩惱的樣子,可是他只是安撫我,這樣而已。
而我發現我是很好哄的女生,只要他給我安慰或輕吻,我就覺得心安。
這應該是愛吧?

 

想到愛,我好像不曾問過他愛不愛我的問題,也沒跟他說過我愛他。
只有我從L.A回台北前寫的那張明信片上寫過一句:「我愛你,簡單的說。」
我對他的情感太複雜,我有千百個問題想要問他。
可是千言萬語需要很長的時間,很確定的狀況我才能全部說給他聽,於是簡單的說,是我愛他。
因為我們都是不輕易愛的人。

 

何況,雷有著他自己的故事與人生,像我,也有著自己的未來一樣。
我們其實只是恰巧走到彼此人生的某一點,在這一點上有了交集罷了。
所以這個時候有了小孩,對我們而言會是契機還是危機?

 

想著想著,鼻頭一酸,我終於忍不住抱住雷的肩,開始壓抑地痛哭。

而這個晚上我們約定好給彼此一點時間,冷靜想想以後再來討論要怎麼辦。

 

 

つづく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