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捌、我要我們去開房間(上)

我溫柔而強悍地吻著蘇蘇,蘇蘇的反應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她平常看起來很酷,但我吻著她的時候,她的喘氣聲跟動作,就像是任我擺佈一樣,根本是個小女人。
她激烈的回吻我,身體也貼近了我。
我想她一定渴望很久了,從男友死去以後,應該沒有人碰過她。

我一點經驗也沒有,我是說跟女人的經驗,以前打死我也不可能,連女生碰我的手我都會覺得嘔心,而現在我卻吻著蘇蘇,一點也不覺得討厭。
我想著之前我做愛的時候,我喜歡男人們對我的撫觸與動作,小心翼翼地脫了她的衣服與內褲,然後把手伸了進去。
她叫了出來,然後我就這樣跟她「做了」。
事實上,是我用手跟她「做了」,等她跟我說舒服了很久以後,她喘著氣靠著我,問我會不會想要,我只是抱著她,吻著她的額頭,叫她安心睡。
然後她就睡著了,像天使一樣。
我真不敢相信,我會「上」了她。
我有吻她的慾望,也有想跟她上床的慾望,但是我並不想她「上」我。
男人跟女人果然是不一樣的,男人與女人的情慾也不一樣。
跟男人做愛的時候我會百分之百投入,可是跟蘇蘇做愛的時候,我很在意她的反應。
天啊,明天起來以後我要怎麼面對她?

我看她熟睡地翻了過去,然後我跳下床,到浴室洗了澡,樣品屋的浴室竟然可以用,真不錯。
我頭髮還沒乾,走下樓到陽台,發現Ken也在那邊。

 

「怎麼抽?」我跟他要了一根煙。
「妳真的要抽嗎?不好吧?」Ken遲疑地問我。
「我問你怎麼抽?」

 

Ken拗不過我,教我點煙,我抽了一口,因為很大口,嗆得我一直咳嗽。

 

「嗆到了吧?」
「幹,咳咳……啊,好爽喔!」我笑了出來。

 

煙果然不是很好抽,不過我想我會習慣它。

 

「妳怎麼突然抽煙了?妳不是很討厭煙味嗎?」
「我是討厭抽二手煙!」
「那妳還抽?」
「所以我抽一手的啊!」
「……有道理喔!」
「廢話。」

 

抽第二根煙的時候,感覺順口多了,不過我不太喜歡這個煙草的味道。

 

「這是什麼煙?」我翻著煙盒問?
「白色的Davidoff。」
「白大衛喔?」
「……有道理。」
「你怎麼回答跟白癡一樣?」
「妳講話很不客氣耶!」
「這附近有沒有便利商店?」
「幹嘛?」
「我想買煙。」
不是有煙嗎?」
「我想抽別的。」
「走,我帶妳去。」

 

Ken開車帶我到便利商店,挑了半天,我選了一款店員說是新的煙。
那是白底綠色線條的「七星涼煙」。

 

「七星涼煙……還真淒涼!」我打開煙抽了一口說。

 

幹,真的很涼,好舒服。

 

「女生都喜歡抽涼煙,我們男人不敢抽,怕陽痿。」
「會陽痿喔?」
「聽說啦,我不知道,我又不抽。」
「喂,謝啦!」我拍了Ken的肩膀說。
「不客氣。」

 

早上醒來以後,蘇蘇跟我就像往常一樣,並沒有尷尬,這點讓我比較釋懷。
我想我們都很清楚,我們應該要繼續,不該被任何事情絆住。
而我們愛的都是男人,不會是彼此。

 

蘇蘇看到我點了煙,什麼都沒問,就幫我點火,說:「以後,一定會有能讓妳幸福的人,為妳點煙。」
「妳也是。」我說。

 

回到台北,我跟大家告別。
心裡突然有些事情變得明朗。

 


 一種熟稔的相逢,已然不是處女般的誕生。


 

今天是聖誕節,果不其然,下了樓門,看到一大束花。
真的是假花。
那個假花很漂亮,跟我在春天百貨地下樓看到的一樣,做得極精細。
想也沒想,今晚,我要去「牛奶酒廊」。

Angel一看到我,使著眼色告訴我,阿泰回來了。
我想也是,阿泰聽到我的消息,怎麼可能沒有動靜,果不其然連夜訂了機票就飛回來。

 

「嫚嫚。」阿泰優雅的聲音從他優雅的身影傳出。
「好久不見。」我笑著說。
「……妳抽煙了?」阿泰看著我手裡燒了一半的香菸說。
「嗯,昨天開始抽。」
「昨天……妳拿煙的樣子就像個煙槍。」
「有嗎?」
「有,妳拿煙的樣子很好看,手很漂亮。」
「你就是會說甜言蜜語。」
「怎麼突然抽煙了?」
「我滿20了啊。」
「瞧妳說的很理所當然。」
「嗯,跳舞嗎?」我用挑釁的眼神看他。
「我的榮幸。」

 

他伸出手,我把手放在他的手上,兩人走到了舞池中間。
小鐵反應很快,放了慢歌。

 

「幸好他不是放探戈。」我笑說。
「我好想妳。」阿泰看著我。
「我也是。」我抿著嘴。
「愛哭鬼。」
「我哪有!」我嘟嘴。
「愛嘟嘴。」
「你……」阿泰把額頭貼在我的額頭。

 

我靠著他,跳著舞,感覺到了身體的渴望。

 

「去開房間?」我問他。
「啊?」他突然呆掉。「妳說什麼?」
「哈哈,我說『去開房間』。」我把嘴湊到他的耳邊。
「妳勾引我。」
「嗯,15號生的人擅長誘惑。」我說。
「誰說的?」
「生命靈數。」
「我沒想太多,我只是想跟你開房間。」我看著他。
「妳確定嗎?」
「嗯。」我笑著看他。
「嗯。」他把放在我腰上的手,捏了我屁股一下。「真誘人。」

 

跳完舞,我回到吧台喝酒,阿泰說要去辦公室一下。

 

Angel湊過來,笑嘻嘻地問我:「妳們剛剛在幹什麼?」
「秘密。」
「什麼??」Angel揍了我一拳。「我們是姊妹,妳竟然說『秘密』?」
「唉唷,妳很煩耶……」
「我訂好了。」阿泰走過來,要了一杯香檳,說。
「什麼訂好了?妳們要訂婚啊?」Angel說。
「神經病,開房間啦!」我沒好氣地說。
「我的老天爺~~~」Angel倒退三步。「妳真是變了!妳以前不抽煙現在抽煙,以前反毒妳朋友吸毒妳沒反應,妳是衛道人士竟然主動說要去開房間?」
「小聲一點好不好?」我摀住她的嘴。「吵死了!」
「我訂了西華的行政套房,妳可以叫大聲一點沒關係。」阿泰溫柔地說。

 

可惡的傢伙,明明講的這麼露骨,還一副優雅的樣子,真讓人想啃他。

 

「想咬我?」阿泰說。
「你怎麼知道?」我眼睛瞪得可大了。
「因為我也想咬妳。」阿泰又是那副溫柔的口氣。
「阿泰!」我氣得大叫!
「快跑。」阿泰大步退後。

 

在吧台的大夥全笑了出來。

 

其實今晚在來「牛奶酒廊」之前,我猶豫了很久。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我也不是來追尋什麼回憶,還是想跟阿泰復合。

 

我只是很單純聽見著自己心底的聲音:
有一個人,在我心裡與青春中,一直有一個特別的位置。
我知道,我們今晚上了床以後,一切就會不一樣了。
但我還不能確定那會是什麼。

就像我跟蘇蘇,如果沒有跟她做愛,我可能弄不清楚我對她的同情跟愛的界線,而我對阿泰沒想這麼多,我只是想跟男人上床,而今晚,這個男人是阿泰。

 

 

つづく

 

 

4 Comments

  1. 我對阿泰沒想這麼多,我只是想跟男人上床,而今晚,這個男人是阿泰。

    噢 這句話 真妙 哈哈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