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柒、相似的天使

因為對蘇蘇太過好奇,我便應了Ken的邀約,跟他吃飯。
那天回去後,我有兩個禮拜沒跟蘇蘇聯絡,蘇蘇也沒有再打給我。

 

「蘇蘇有跟你聯絡嗎?」我劈頭就問。
「蘇蘇……啊,妳不知道,上次本來要跟妳說的,結果妳到家了。」Ken咬著小籠包說。
「快講!」我沒耐性的說。
「上禮拜是蘇蘇男友的忌日,她應該是關在家裡,她一直都很自閉。」
「忌日?」

 

啊,難怪,我問她有沒有男友,她都笑著跟我打太極,搞了半天什麼也沒說。

 

「恩,她男友是黑道的,之前被人家用槍『幹掉』了。」
「歐買尬!」
「聽說就在蘇蘇面前,她男友叫他在車上不要下來,結果被人開了兩槍,蘇蘇跑下去的時候他就沒氣了……男友死在自己面前,應該打擊很大吧。」
「啊……」

 

難怪,蘇蘇聽到我的故事這麼有興趣,原來她比我想像中發生更大的事情。
難怪蘇蘇會勸我回去「牛奶酒廊」面對,一定是自己很難受,不希望看到我也被回憶困住。
她一定很傷心。
她的笑容裡總是有莫名的悲傷,她其實是個熱情的人,可是感覺上又異常冷漠。

 

「我們網友都知道,蘇蘇就是因為心情不好,本來想了斷的,我們都勸她,才每個禮拜陪她喝酒跳舞,想讓她轉移注意力。」
『所以也難怪她會吸毒。』這句話我沒說出口。

 

蘇蘇的際遇讓我對她的神秘增加了很多心疼,她遇到這麼嚴重的事情都還會勸我,我真是不成熟。

 

「蘇蘇一定覺得妳跟她以前很像,所以特別喜歡妳,妳們脾氣都很硬,長的都漂亮,個性又酷,然後,也遇過類似的事情……」
「屁啦,我哪有她那麼酷?」
「不一樣啦,妳比較年輕,年輕的人恢復力比較好,妳如果要老不老遇到這種事情,會很難走出來。」
「你好像暗戀蘇蘇。」我突然說。
「不是暗戀,我追她很久了。」Ken無奈地說:「可是,死掉的人,我們活著的很難比得上。」

 

他說的對。
在意的人走了,我們對他的記憶會越來越模糊,不好的部分漸漸會消失,剩下的都是那個人的好。

 

「我希望蘇蘇幸福。」我由衷地說。
「我也希望,但是,這麼久了,她的心裡,一直都沒有人進的去,他眼裡根本沒有我們。」
「嗯……對了,聖誕節快到了耶!」
「怎樣?」
「我們可以一起出去玩啊!聖誕節一個人多寂寞,對吧?」
「我跟妳喔?」
「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我是說蘇蘇啦,我們一起找她出去玩。」
「那妳跟她說,我可不敢。」
「交給我吧。」

 

包子在我嘴裡還沒吞下去,我就打了電話給蘇蘇。
蘇蘇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哭,但是她講話講得蠻自然。

 

「我們去哪裡好?」我問。
「環島好了。」蘇蘇說。
「襪賽,這麼豪華喔?」
「是啊,等等妳回家上網我們再聊,我去洗澡。」
「恩,掰掰。」
「掰掰。」
「怎麼樣?」Ken小心翼翼地問。
「OK啦!她說去環島好了,還說晚上線上聊。」
「沒問題!」

 

跟Ken吃完了飯,我繞到「牛奶酒廊」喝了杯酒,順便跟Angel說要去環島的聖誕節計畫。

 

「真好,幫我一起玩吧,我要看店。」Angel羨慕地說。
「老闆娘真勤勞。」我說。

 

其實我很佩服Angel,因為她才19歲,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也小有成績了,而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未來在哪裡。

 

「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有時候浪費一點生命,從生活裡獲得的,會對未來有更多幫助。」Angel看出我在想什麼,安慰著我。
「瞧妳講的像真的一樣……」我白了她一下,然後想到了什麼:「對了,妳好久沒幫我算塔羅,快,幫我算一下!」

 

Angel跟我國中時很瘋塔羅,可是我犯了禁忌,所以封了牌。
塔羅一不能算政治,二不能算生死,我那時靈性很強,有天在「牛奶酒廊」我的穿衣間裡跟Angel一時興起,看到了生死,而小野便離我們而去。
小野公祭後,我就把牌裝在牛皮紙袋裡收了起來。

 

「今天沒帶耶,下次幫妳算!」Angel說。
「好啊!」

 

找人幫忙算命的人是幸福的,自己不用對結果負任何責任。

 


聽說,每個人都有喜歡同性的傾向,只是比例不一定。
聽說,每個人年輕時候或多或少都有對同性特殊情感的時期。
不論哪一種結果,人最後都會明白自己的意向,只是不見得有一樣的命運。


 

聖誕節的前一個禮拜,我們一行9個人,開著Ken家裡的小巴士出發了。
我們去了宜蘭、花蓮、台東、台南、高雄,最後一站是台中。
那一晚,台中的飯店不知道怎樣,全部都客滿,跑了六間之後,我們才終於找到落腳的地方。
那個落腳的地方還是樣品屋!

Ken原來做的建築業,是房屋建案跟售案,剛好我們在找旅店休息,經過重劃區一棟漂亮的樣品屋,我跟蘇蘇討論起來,發現那竟然是Ken的其中一個案子,靈機一動便想到可以在這邊過夜。
在樣品屋裡面生活一直是我小時候的願望,小時候只要父親開車經過樣品屋,我都會覺得,如果能住在裡面一定會好幸福。
沒想到竟然實現了。

我跟蘇蘇是同行唯一的女生,所以我們挑了最大的房間,躺在Double king size的大床上,我們天南地北的聊。
我不小心透露出我知道蘇蘇男友的故事,蘇蘇沒有生氣,反而跟我說了內心話。
原來她跟男友感情非常的好,已經訂了婚,在路上因為仇家尋仇,她男友怕他危險,叫她在車上等,沒想到就被人開了槍。
蘇蘇受不了打擊,得了嚴重的憂鬱症,變成很自閉的人,直到上網交了這些朋友。
我想起阿泰的前女友S跟加拿大的男友分手後,也得了憂鬱症,原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能承受壓力與打擊的能力也都不同。
情緒一旦受到打擊,身體自然也會產生反應,如果打擊夠大,當然會生病。
說著說著,蘇蘇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我直覺地幫她擦了眼淚,蘇蘇抬頭看我,眼神迷濛,美得不像話。
我們對看了很久,而我竟然忍不住吻了她。

 

「啊……」我沒想到她更熱烈的回吻我。

 

這一刻,我多希望自己是男人。
我想要保護她,想要讓她快樂。

 

 

つづく

 

 

4 Comments

  1. 聽說,每個人都有喜歡同性的傾向,只是比例不一定。

    聽說,每個人年輕時候或多或少都有對同性特殊情感的時期。

    不論哪一種結果,人最後都會明白自己的意向,只是不見得有一樣的命運。
    我喜歡這幾句話~很棒~ 又或者…..只是剛愛上了那一個人而它剛好可能是 同性或異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