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牛奶酒廊 ♪ 壹、美麗故事的開端

舞嫚漂亮的倒車入庫,付了100元小費後,豪爽地將鑰匙交給泊車小弟,旋即像風一般地飄進「牛奶酒廊」霧銀打造的玄關。
像是闖入虛幻迷矇的世界,一通過迴道,四周便鼓聲律動,令人振奮。
舞嫚朦朧似地雙眼隨糜糜的電音閃亮了起來,庸懶的腳步也變的有了節奏。
她熱愛舞動全身的感受,幾杯酒下肚,那種打自心底high翻起來的愉悅……。

 

身為酒鬼的準則:「紅酒、香檳,威士忌」,但在「牛奶酒廊」,這裡的bartender永遠會為你調製一杯屬於你的飲品,只要熟客進門,臉蛋就是識別證,bartender會立刻送上專屬酒精。

 

「牛奶酒廊」不收新會員,只賣熟客,只要bartender覺得你上道,你就會得到一張銀色的卡片,卡片上沒有店名,只有電話,刷卡便能打開那道霧銀的門。
台北的夜店可分成「去跳舞的」、「看名模的」、「找小開的」、「看明星的」跟「純喝酒的」,玩家都知道,要「冒險」,一定要去「牛奶酒廊」。

「牛奶酒廊」365天全年無休,有一大一小兩個舞池,大舞池後方有Band,舞池的前方是弧形吧台,舞池旁的長廊到盡頭則有12個包廂。
「牛奶酒廊」的Band採開放式,只要熟客有程度,可以直接下去邊玩邊表演,舞嫚什麼樂器都不會,但唱的歌極好聽,每個Friday night,很多人都是去碰運氣看看會不會聽到舞嫚的演出。
有時太High玩到凌晨3、4點,舞嫚還會跟固定一同玩Band的好友飆歌到早上,到延吉街喝了豆漿之後,所有的人再一同早早回家。

「牛奶酒廊」的幕後老闆阿泰是舞嫚的前男友,每天在店內穿梭的老闆Angel則跟舞嫚是死黨,通常在這邊玩Band的小鐵和圓圓是年輕小夫妻,比25歲的舞嫚小3歲,兒子已經上幼稚園了;而bartender小樹和阿Ben是還跟舞嫚一起去在L.A.留學。
這些都是舞嫚學生時代的朋友,舞嫚從15歲飆車玩到現在,很「安分」的每晚出現在「牛奶酒廊」,而她,就是到「牛奶酒廊」的冒險。
在「牛奶酒廊」沒有情人節Party,也沒有X’mas主題,只有活著的每一天。

 


 

【之一】阿泰與舞嫚

 

我是舞嫚,在我15歲的時候,門禁是晚上7點,直到我認識了阿泰,門禁悄悄變成早上七點。
那一天陽光頗好的下午,冬天的風吹得人慵懶,我與同學到統領百貨看電影,遇到前面小黃牛充混混插隊,我想也不想便上前制止,小黃牛覺得沒面子,黃牛之友們上前作勢圍住我,阿泰把他的跑車停在紅線,然後走到人群中把我拉了出來,剛好,阿泰之友們也衝上前,小黃牛與朋友就嚇得跑開。

 

「沒事嗎?」阿泰問我。
「嗯,謝謝。」我抬頭看他。

 

他好高,大概有190吧,我還搞不清楚狀況,阿泰就很自動地站在我旁邊,然後排起了隊。

 

「喔一?」我皺眉頭看著他。
「怎麼?」
「你這樣不也是插隊嗎?」我白了他一眼。
「女朋友先來排隊,我停好車陪她一起排,這樣不對嗎?」阿泰笑著說。
「……先生,你泡妞都用這招嗎?」
「並沒有,不過,還不錯對吧?」
「哈哈……」我笑了出來。
「妳笑的樣子很好看,我叫阿泰。」
「我是Angel!」Angel不爽自己被帥哥冷落。「她是舞嫚。」
「舞嫚……舞嫚跳舞嗎?」阿泰又問。
「喂喂喂…….」Angel這下是極力不爽了。「你好歹也把你的朋友介紹給我認識,不然你巴著我們家舞嫚,我不是很無聊嗎?」

 

阿泰把小鐵、圓圓和阿Ben介紹給Angel,然後又自動跟我排起隊來。

 

「這樣有一點小不要臉。」我說。
「我知道,但如果要臉的話就不能跟妳一起看電影了,我這部分比較實際。」

 

我嘟著嘴,不知道要跟這個傢伙說什麼才好。

 

「你要感謝你媽,如果不是他把你生這麼帥,你就跟那些小黃牛沒兩樣。」
「我也感謝妳媽,妳嘟嘴的樣子好可愛。」
「幹!」
「耶?」
「我說『幹』!」
「我聽到了。」
「我也聽到了,不過你們到底要不要買票?」售票小姐笑著說。
「要!」
「要!」

 

看來,美麗的故事不只發生在夜晚。

 

 

つづく

 

 

4 Comments

  1. 再來重看一次,好像有點忘了。

    不小心發現錯字。

    「你要感謝你嗎,如果不是他把你生這麼帥,你就跟那些小黃牛沒兩樣。」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