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貳拾陸、午夜的姊妹聚會

「喂?」我的手機響了。
「奈奈,我是緋,妳在忙嗎?」
「啊,不會啊,請說!」女王打給我耶!
「鍾堂說妳今天為了他請假而加班,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小意思,妳別放在心上!妳,妳好點了嗎?」
「嗯,他去幫我買早餐,所以我剛跟阿泰要了妳的電話,想跟妳說謝謝。」
「早餐?妳剛起床啊?」我剛吃的是晚餐耶!
「嗯,昨天太累了。」
「挖,這麼激烈喔!」好八卦喔!
「白癡……,妳腦子裡都裝什麼鬼?」女王沒好氣地說。
「喔喔,沒有啦,人家只是……。」
「我大多熬夜,習慣早上才睡,昨天心情又不好,哭得太累了,所以昏睡到現在。」
「妳要堅強!」其實我有千言萬語,但是就是說不出口。
「嗯……,奈奈,我們做朋友吧,我想,妳應該會是很好的朋友。」女王笑著說。
「女王!我好高興!」
「三八,以後不要叫我女王,叫我緋。」
「遵命!」
「妳真的很討打,剛剛不是又跟妳講過了,把我當個人看吧。」
「那,那妳心情不好的時候要說啊,這樣才是朋友嘛!」
「我不習慣嘛!」
「那就習慣一下嘛!」
「……,我輸給妳,好啦,那個,我早上寫了一首歌,妳要不要聽?」
「要!」
「嗯,那我寄給妳,對了,我知道這樣很任性,但是,妳晚上要不要陪我喝酒?」
「咦?妳不是跟Marlboro lights一起嗎?」
「他其實工作很忙,這兩天耽誤了很多事情,雖然他都說沒關係,但我看得出來他壓力也大,我想讓他吃完飯以後就回去趕東西,所以問問妳願不願意陪陪我。」
「當然沒問題啊,去『牛奶酒廊』嗎?」我只差沒說「我願意」!
「我今天想去公園耶。」
「公園?」
「對阿,我們約在民生社區的公園好不好?」
「喔,好啊,那我待會就過去!」
「嗯,待會見!」
「掰掰!」

 

掛了電話,我趕緊把女王的號碼輸入手機裡。
然後就去開電腦,等著收歌,過了幾分鐘,就收到主旨名為「One more time」的歌。
我把歌曲下載到我的ipod裡,加快速度把企畫寫完就收拾了東西趕著去公園。

 

「這裡!」緋從公園對面走過來:「對不起,妳來很久了嗎?」
「我剛到。」
「不好意思,晚了一點,剛剛鍾堂才願意回去工作,我跟他說找妳陪我,後來才肯『放行』,哈哈。」
「他擔心妳嘛!」
「是啊,坐吧,我帶了紅酒唷!」緋好像心情不錯地把一袋紅酒放在公園的石桌上,然後開了其中一瓶。
「好好喝喔!」
「是啊,拖阿泰的福,都可以用不錯價錢買到很好的酒。」
「對喔,這真是一個福利耶!」
「是啊,姊妹的福利囉,來,Cheers!」
「Cheers!」

 

我把紅酒喝下肚,酒的果香通過喉嚨起,微冷的身體頓時暖了起來。

 

「以前年輕的時候,我常跟朋友在公園一屁股坐下來就聊得沒完沒了,有時喝啤酒有時調一些酒,好懷念。」她轉身把頭靠在石桌上,雙腳縮了起來曲在椅子上。
然後她點了一根煙。
她講起了往事,我專心地聽,聊著聊著,開了第二瓶酒。

 

「奈奈,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攤開來講好了,我不喜歡心裡面有什麼疙瘩。」緋突然轉頭看我,說:「畢竟我們現在的關係其實有點複雜,超過我的習慣。」
「妳,妳是說,我跟阿泰,我跟Marlboro lights嗎?」我差點嗆到。
「嗯,我……。」
「我跟Marlboro lights只是一時寂寞,真的,他對我很好,我那時候又失戀,所以才會……。」
「剛開始我確實很在意,而且妳還是我的網友,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還以為妳是他的新女友,差點沒心臟病發,哈哈哈。」
「我現在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了,真的!而且我們其實也沒有怎麼樣!」我舉雙手發誓。
「我現在也對你們沒有感覺了,哈,反而是覺得對妳愧疚。」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阿泰一直很照顧我,也很委屈,那天我們聊了很久,就是小樹送妳回去那次,我們,是有點掙扎,但是彼此講得很清楚,所以我希望妳放心,我很期待看到妳們有好結果,真的。」
「他有跟我說跟妳聊過了,只是不知道聊什麼,但是我相信他,我也相信妳!」
「謝謝。」她笑得很燦爛。
「愛上一個人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要好好把握,啊,我想到一段周星馳的台詞,可能不太準確,但是大致記得;以前看只覺得經典,但,前陣子在電視台重播,他講的時候,我卻哭了。」緋看了看我,然後把頭抬高望向天空,說:「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個機會再來一次的話,我會對這個人說我愛他,如果非要在這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我接著說。
「一、萬、年!」我們異口同聲。
「哈哈哈哈哈哈……。」爾後兩人都三八地狂笑。
「對,妳也記得啊。」緋還是忍不住笑地看我。
「當然啊,這是經典耶!」
「是啊!唉,真希望,這句話是他對我說……啊,對我還想到,一句歌詞……。」
「啊,難道妳說的是……。」
「我、決、定、愛、你、一、萬、年!」我們倆高高舉杯向天空,大聲唱道。
「耶!」「啊嗚!」我們尖叫。
「哈哈哈哈哈,啊,好爽!」緋猛喝了一大口紅酒後,還豪邁地用手擦拭嘴角的酒低。
「對啊,經典台詞跟經典歌詞!」我不禁小聲的拍拍手。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再一次,再一次就好。」緋望著天空的眼神有點迷濛。
「啊,妳說的是……,這首歌嗎?」我把ipod拿出來,對她晃了晃。
「妳又下載來聽啊?」
「對阿!」
「好吧,對不起民生社區的同胞,我要唱歌囉!唱歌囉!嘿咻!」緋像孩子似地一躍跳上石桌,拿了一只酒瓶當麥克風,當場清唱了起來。

 

她唱著最後一段:
「One more time
再一次緊緊地擁抱
One more time
再一次深深地吻
One more time
再一次狠狠地愛我
One more time
再一次 one more time」

 

突然間,我們一個唱著一個聽著,臉上都落了如雨般的眼淚;而下了一陣的綿綿秋雨卻停了。

 

「這是寫給雷還是Marlboro lights?」趁著酒意,我問。
「也許,都有吧,也許只是一個情懷,我總是希望,能再深深的,狠狠的愛一次。」她低頭搖晃著手裡的酒杯。
「緋,我相信,就像妳說的,總有一天,我們會到達更光明的地方!」我真誠地看著她,說。
「點歌嗎?哈哈哈。」
「要,我要聽!我會唱!」
「好啊,一起唱!耶!」她把另一只酒瓶遞給我,我們兩個人拿著「麥克風」唱了起來:

 「不要再說我堅強
有時我也會感到徬徨
只是心中有一種信仰
總在脆弱時給我力量

就算不幸福又怎樣
就算常覺得受傷
我不想穿著全副武裝
我只想抬頭仰望

我相信
總有一天 會有人陪我一直到天亮
度過最寂寞最黑暗的晚上
總有一天 我會到達更光明的地方
就算曾經墮落曾經瀕臨絕望

如果不相信 就永遠不會實現夢想

總有一天 遠方會傳來陣陣梅花香
我不再期待依靠誰的肩膀
總有一天 我會穿越遼闊的海洋
就算流淚我也能自由的飛翔」

 

唱完後,我們意猶未盡地又開了一瓶酒,聊了很多彼此感情的點滴。
在談笑與瘋狂中,我感覺我們之間的距離,其實不遠。

 

「好!」緋話說得就像一個可愛的醉鬼:「我要回去抱緊他,用力用力地告訴他我好愛他!」
「我也要!」其實,我也發現自己成了醉鬼。
「對!管他男人怎麼樣,我們姊妹們還是要努力,絕對不放棄!!」這是我們彼此的信念。

 

下定決心後,我們跌跌撞撞地收拾桌上的酒瓶與酒杯。
臨走前,她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明天,『牛奶酒廊』見!」
「明天『牛奶酒廊』見!」

 

然後我們雙雙坐上計程車,各自飛奔到愛人身邊。

 

「咦?妳喝酒了?」阿泰看著我匆忙地衝到『牛奶酒廊」的吧台,有點訝異。
「阿泰!」我衝過去抱住他。
「怎麼啦?」他不管店裡人的眼光,溫柔地摟著我。
「我愛你!」我從他的懷裡抬頭望著他。
「……。」阿泰沒說話,只是睜大眼睛看著我。
「我愛你。」然後我又把頭縮回他的懷裡。
「嗯。」他笑了。
「剛剛緋找我去公園喝酒!我領悟到不應該等你開口,我要先跟你講!」我撒嬌地說。
「所以這是有感而發嗎?」
「嗯,我也想要狠狠愛一次,一次就好。」
「嗯。」他撫摸著我的髮。
「太肉麻了吧?」小樹在一旁受不了地說。
「啊,對不起,我忘了這裡……,有……,很多人……。」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幹了蠢事。
「啪啪啪啪啪……。」一旁的客人有的吹口哨,有的拍手叫好。
「天啊!」我有一種被雷打到的羞愧。
「我也愛妳。」阿泰在我耳畔輕輕地說。
「真的嗎?」
「嗯,剛剛確定了。」他笑著看我,眼神溫柔地,差點將我融化。

 

然後我們相擁。

 

跟阿泰說出「我愛你」,反而覺得好輕鬆。
昨天我們一度僵持,也許我們都害怕受傷,竟讓自己的心情搖擺了。
原來,愛,是需要衝動的,也需要時間。
只要我誠心誠意的說愛他,就絕對不是輕易脫口的。

 

我相信,他也是。
因為,只要我們相信愛,它就存在。

 

 

つづく

 

 

〝I won’t last a day without you〞 form Sheena Ringo v.s. 宇多田ヒカル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11 Comments

  1. 好溫暖的一篇唷
    看完會不自覺的嘴角上揚說

    並且開始相信未來是美好的
    🙂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