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貳拾伍、秋雨停的時分

在阿泰跟Marlboro lights的討論下,他們決定儘速將雷火化。
他們並不會舉辦公祭,一切從簡,兩人共同出資把雷安置在一個靈骨塔。

隨後,Marlboro lights聯絡人在北京的小雪,請她通知其他的雷的朋友,畢竟我們一個都不認識。

 

「她怎麼樣?」我問。
「她說把工作告一段落就會飛來台北,唉,在電話裡哭得亂七八糟。」Marlboro lights說。
「難免……,對了,小雪這邊來台北的住宿我會幫她安排,你跟她說一下。」阿泰說。
「沒關係,我來就好了……,我想,雷跟她分手,也可能是因為生病的關係。」Marlboro lights分析道。
「嗯,Jay,別太介意。」阿泰拍拍Marlboro lights的肩。
「人都死了,這是我唯一能為緋做的。」Marlboro lights的表情很嚴肅。
「Marlboro lights,這樣就對了嘛!男人要展現氣度!」我給他拍手叫好。
「妳真是小瘋子,哪壺不開提哪壺。」阿泰見狀制止了我。
「沒關係,這是我要自己消化的。」Marlboro lights說。
「對了!女王說小雪以前暗戀你耶!」我突然想到有這麼一回事。
「有嗎?」Marlboro lights皺著眉。
「對阿,女王說……。」我把那天在他們北京公司發生的事情講給Marlboro lights聽。
「喔。」他只淡淡地回了一個字。

 

Marlboro lights就是這樣惜字如金,幸好我沒跟他在一起,不然一定會被氣死。
沒在一起之前,男人不說話讓人覺得很酷,但是不善於表達或不願意表達情感,對交往的女性來說是很痛苦的耶!
唉。

 

「等等,那小雪來台北,你會不會又因為她太傷心所以……,你,你不可以愛上別人喔!」我警告著Marlboro lights。
「才不會。」
「什麼才不會,你那時候還不是……,那個……。」我本來想說他那時還不是跟我很曖昧,但是想到阿泰在場又不好意思開口。
「她不是我喜歡的型。」Marlboro lights說。
「那你喜歡什麼型?」
「妳話好多。」
「我關心女王嘛!如果你再讓她傷心我不會放過你的喔!」
「謝謝,我會轉告她的。」
「好啦好啦,我先送妳回去,Jay,緋就交給你了。」阿泰把手放在Marlboro lights的肩膀上。

 

阿泰這回可拍得有點重,並認真地看著Marlboro lights。

 

「嗯,我盡量。」Marlboro lights看著阿泰,說。
「別再讓她哭了,要讓她幸福。」阿泰轉身前說道,然後他就牽起我的手去開車。

 

一路上,阿泰都沒說話。

但我知道他一定有心事。

 

「阿泰……。」在車裡,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怎麼了?」
「你還很愛她對不對?」
「……,我不想騙妳。」
「你也騙不了我,我不是笨蛋。」我有點難過地扭著手裡的外套。
「之前,我一直不能放心,但是前天跟緋聊過以後,嗯,我正在學著放手。」阿泰轉頭看了我一眼:
「對不起。」
「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妳的眼眶都紅了。」
「我比不上她對不對?」
「妳們不能相比,唉,對不起,我是不是不應該追求妳?」
「你喜歡我嗎?」
「喜歡。」
「你愛我嗎?」
「那妳愛我嗎?」
「我……。」我回答不出來。

 

我們才認識沒多久,雖然我很肯定我喜歡他,但,對於愛,我沒有把握。
如果輕易就說出口了,又顯得太隨便。
這真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唉,我不該這樣問他的。

 

「我只是有點,我嫉妒,又羨慕。」我幽幽地說。
「我明白,寶貝,我,我不是很容易喜歡或愛上一個人的人,我比較傳統,但是我不會不負責任,也不會隨便。」
「我不是要你負責任!都什麼時代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是我對感情會有責任,這是我的個性。」
「嗯。」
「我不會隨便跟妳交往的,我是認真的,這個我們之前談過了。」他突然把車停在路邊,然後認真地看著我:「愛一個人應該要說出來,但是也不能輕易脫口,可是,我喜歡妳,我也想跟妳在一起,很久很久。」

 

聽到這番話,我把安全帶鬆開,抱住了他。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我喜極而泣。

 


 

昨晚阿泰沒去店裡,只跟我膩在一起。

今天又是禮拜四,從清晨起,秋雨就綿綿地下著,不時轉大。
我被忽猛烈的雨吵醒,看見阿泰躺在我的身邊,有一點不可思議地幸福感,油然而生。
Marlboro lights這兩天請假在家裡陪女王,我也跟老大報告了這件事情,老大於是決定把活動行程延後一點。

 

「老大,說真的,你找女王來代言是不是……,嘿嘿,你知道的嘛?」我不懷好意地八卦著。
「唉,聽到她是Jay的女人,是有一點遺憾啊!」老大故做心碎地說。
「厚,你果然是對女王有意思喔!」
「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不過,我真的覺得她很適合代言這個案子,那天她唱的歌有一首叫什麼『總有一天』的那首歌,充滿希望的感動,如果能拿來廣告上放跟現場演唱,肯定很妙!」
「我也好喜歡那首歌,非常的有力量!」

 

那夜,女王的演唱會裡,唱到這首歌時,女王其實眼眶也是閃爍著淚的。

 

我還記得其中一段歌詞寫著:
「總有一天 會有人陪我一直到天亮
度過最寂寞最黑暗的晚上
總有一天 我會到達更光明的地方
就算曾經墮落曾經瀕臨絕望」

 

而我們的活動是一個夢想競賽,還會舉辦一個夢想舞台活動;歌曲最後有句「如果不相信,就永遠不會實現夢想」,實在非常振奮人心!

 

「對了,阿泰先生,我昨天看到他來接你下班耶。」這次換老大不懷好意地跟我八卦了。
「喔,那個,那是……,唉唷,好啦,我們就是交往了嘛!」說得我亂不好意思的。
「哈哈,好啦,Jay這幾天不在,妳要負責他的進度喔。」老大就是老大,果然還是公事公辦。
「遵命!」為女王奉獻我個人的一己之力,可莉我是義不容辭啊!

 

果不其然,情義相挺是需要加班的,而阿泰在去店裡之前,到我公司送了晚餐。

 

「阿泰,有你真好。」我在吃完醉雞大餐之後,打開了一包辣小蛋,放進嘴裡說道。
「哪裡,因為妳,讓我感覺生活有了重心。」阿泰摸摸我的頭。
「好浪漫喔!咳、咳!」我邊講話邊吃東西,所以被小蛋噎到。
「小心點!」阿泰拍著我的背。
「被美食謀殺也是一種幸福啊!」我繼續把小蛋塞進嘴裡。
「這麼吃妳也不給胖。」
「哪有,跟你在一起以後我胖了一點五公斤耶!」我拍打著我的小肚子,說。
「女人真的很在意體重,緋以前常尖叫什麼胖了一公斤兩公斤然後嚷著要減肥。」阿泰有點無奈地說。
「那她都怎麼減的?她看起來好瘦啊!」
「她才不會減肥,只會說而已,她對愛美是很懶的。」
「真的假的!」
「是啊,我認識她十年有了,從沒見過她減肥,吵著說要減肥以後當天還會拉我去海產店吃宵夜。」
「哇……,再多講一點,我想聽!」聽到女王的生活一面讓我很興奮。
「再說下去妳今天就不用下班了,快回去工作吧。」
「好嘛……,那你開車小心點,到了打給我。」
「遵命。」阿泰親了我的臉頰。

 

看著阿泰離去的背影,我到公司陽台抽了根煙。
看著窗外的雨終於停了,此刻,我但願女王心裡的雨也能暫歇。

 

這幾天Faith.com上面都沒有新的文章,而女王把她的首頁換成了黑色的悼念版。
我不禁想到昨天下午在靈堂的時候,她那冷靜卻悲傷的臉龐。

 

 

つづく

 

 

〝to be continued 2000〞 form GLOBE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