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貳拾肆、私密的道別

經過一夜的甜蜜纏綿,星期三一早,阿泰在載我去上班的路上,提前一小時出門,說要帶我去看個東西。

 

「哇!」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這樣知道我星期一都在做什麼了嗎?」阿泰寵溺地吻著我的額頭。
「阿泰!」我感動得說不出話。
「要謝謝緋,她陪我逛了一整天的街,到昨天早上她都還在布置。」
「真的假的?啊,難怪昨天開會的時候我看到她,好驚訝,她說她早上七點還沒睡!」

 

原來阿泰秘密消失了一天,是為了送我一個驚喜。

 

「生日快樂。」阿泰把我的手攤開,放了一把綁上紅色緞帶的鑰匙。
「我付了押金,跟簡單裝潢,租金跟妳現在住的那個老公寓一樣,妳就要自己付囉。」
「當然好、當然好!但是,我的天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感動得快哭了。

 

阿泰昨晚來我的公寓,一直不斷叨唸說什麼門太老舊、牆壁快死了,害我超想趕他出去。
沒想到他竟然偷偷幫我找了新的電梯公寓,更裝潢得這麼漂亮!
這裡東西是不多,但是該有的都有了,看起來就像一個夢想中的家。

 

「咳,緋個人比較偏好紅色,所以她很堅持要有一面刷紅色的……。」阿泰不好意思地指著客廳沙發那一面牆說。

 

整間屋子一走入就是白色的牆面,除了客廳一面是紅的,餐桌也是不規則型的紅色,啊,還有廚房的廚具是紅色的。

 

「我也喜歡!好高興喔!我的女王為我布置的新家!我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妳喜歡就好。」阿泰牽著我的手四處看。
「這裡……,至少有30坪吧?比我之前的公寓大多了!而且這裡地段比較好,又是新大樓,怎麼可能租金跟我之前的房子一樣?」我質問他。
「是36坪,至於租金,當然是有關係囉,房東是我們店裡的客人,上個月我們在店裡聊天,他提到這邊買了幾戶要租,本來是緋想要住的,我就跟她挖來送給妳囉。」
「啊,那,那她怎麼辦?」
「沒關係啊,她現在才捨不得搬呢。」阿泰賊笑道。
「咦?為什麼?」
「緋跟鍾堂只住在隔壁街,之前鍾堂去了紐約,她當然不想一個人住在傷心地,想要換環境,沒想到他回來了,妳不是也說他們正朝復合之路邁進嗎?」
「對喔!」
「床很舒服喔。」阿泰拉著我坐了下來。
「真的耶!」我在床上滾來滾去,天啊,king size的大床,漂亮的紅色床單,摸起來真舒服。
「因為本來是緋要住的,所以這裡完全是她的生活品味。」阿泰顯得有點無奈:
「不過床單跟窗簾、用品等等就是緋禮拜一跟我去挑的了,她特別幫妳選的,但,我怎麼看還是她自己會用的東西……。」
「那超讚的好不好!哇,我一直夢想知道女王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當女王的!」我此刻雙手握拳,興奮得像水母一樣扭來扭去。
「緋要是知道應該也很高興,」阿泰看了看手上的錶,說:
「哦,妳快遲到了,走吧,假日妳收拾收拾,我請搬家公司幫妳把要用的東西搬過來,其他的能丟就丟囉,算新生活的開始。」
「等等,這是包養我嗎?」我嘟嘴,有點不悅地看著他。
「天地良心,妳要這樣說也可以,不過,我只是剛好有能力盡一份心意,妳要知道,這也是緋的心意,因為是妳要住的,她才割愛喔。」阿泰捧著他的「良心」,說。
「喔,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人家不想被你看扁嘛!」
「還是妳覺得一個人住太寂寞?」他賊賊地笑說。
「我,我哪有!」
「哦?這樣看起來就有了。」
「我沒有啦!」
「妳想跟我一起住對不對?」
「太,太快了啦,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啦!」
「那好吧。」他作勢轉身。
「唉唷!你很壞耶!」
「寶貝,」阿泰摟住我,認真地看著我,說:「我相信會有那一天,所以,在這之前,還是多讓妳保有自己空間,妳可以偶而到我那裡,我也可以常過來,好不好?」
「阿泰!」我感動地抱住他。
「生日快樂。」他輕吻著我的髮。
「我不想去上班了!」
「哦?晨間運動嗎?」
「你有事嗎?我打電話請假,中午過後再去上班好不好?」我賴著他撒嬌。
「樂意奉陪。」阿泰把手從我的臉上移到我胸前的扣子。
「我好喜歡你。」我吻上他。
「我也是。」

 

我們在陽光下做了愛。

我發現,跟昨晚比起來,感覺不同,晚上的做愛比較色情,通常比較纏綿;早上做的愛的比較陽光,通常比較激烈。
雖然這房間採光很好,讓人不好意思,但我想我會習慣的。

 

「喂?」
「喂?」

 

我與阿泰的手機同時響起。
本來不想接的,但一看,是Marlboro lights跟女王打來的電話。

 

「什麼?」
「什麼?」

 

我跟阿泰同時從床上跳起來。

 

「有,她正跟阿泰通電話……。」
「有,Jay好像也打來找妳……,先別哭……。」

 

我們相視一下。

 

「你……,你等等,我叫阿泰問她在哪裡!」「好好好!」
「妳在哪裡?我們馬上過去!」「好好好!」

 

然後我們同時掛了電話。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我腦袋還有點空白。
「雷病危,早上他打電話給緋跟她告別,緋現在在醫院。」阿泰邊穿上襯衫邊說。
「怎麼會這樣?我的天啊,那Marlboro lights不知道嗎?」怎麼會這樣?真糟糕!又不是自己的事情,但我此刻很慌亂。
「妳坐計程車去上班好不好,我先趕過去!」阿泰吻了我一下,說。
「我,我也要一起去!我打電話請假!」
「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會跟老大報備的!」
「嗯,快穿衣服,不然我會想再來一次。」他賊笑了一下。
「神經病!」

 

我嘟噥著,邊穿好衣服,然後跟阿泰下樓去牽車。

阿泰平常開車非常平穩,但今天,天啊,就像早上做愛一樣激烈,喔不,反正就是開得很猛!
不一會兒,我們就到了醫院。
阿泰把車漂亮地駛入位在醫院B2靈堂旁的車位。

 

「緋!」阿泰看到女王坐在沙發上,急忙跑了過去。
「Marlboro lights!」我看到Marlboro lights也飛奔過來。
「他走了。」女王面無表情地說。
「你們不是和好了嗎?你怎麼沒有跟她在一起?」我拉Marlboro lights到旁邊小聲的問。
「我要上班啊,誰像妳蹺班約會去?」Marlboro lights沒好氣地看著我。
「啊,對不起,老闆!」我超心虛!
「待會再說,我先去陪她。」Marlboro lights走到女王身邊坐了下來。
「我們去買點喝的,妳要什麼?」阿泰看見Marlboro lights,便示意我跟他一起去買飲料。
「我現在不想喝東西。」女王輕輕地說。
「那,現在……。」阿泰為難地看著Marlboro lights跟女王。
「他……。」Marlboro lights也不知所措地看著女王。
「你出門去上班,醫院就打給我,說他不行了,他在台灣沒有親屬,所以我就過來了。」女王幽幽地說。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Marlboro lights手撫上女王的肩膀。
「我知道,我……。」Marlboro lights一碰到女王,她就靠在他的胸膛,說:「我到的時候他就沒有心跳了……。」

 

 

說完,她放聲大哭。

「乖,不是妳的錯。」Marlboro lights抱著女王,邊安撫著她。
「對不起,我本來想不要管了,可是醫院打給我!」她繼續哭著說:
「我剛打給你,可是你的電話不通,所以我就打給阿泰……。」
「我在開會,我不知道,沒關係,沒關係!」Marlboro lights摸著女王的髮,說:「雖然我討厭他,但是我們一起幫他處理後事好不好?」
「嗯,嗯!」女王哭得更厲害了。
「啊……。」我忍不住也掉了眼淚,真沒用。
「乖,怎麼又哭了?」阿泰溫柔地摟住我。
「如果是Marlboro lights死了我也會很難過的!」我說。
「……,噗……,哈哈哈。」女王聽到我這麼說,竟然笑了出來。

 

她的臉上還掛著眼淚,笑得有點悲傷。

 

「你管好她吧。」Marlboro lights皺著眉對阿泰說。
「SORRY!」阿泰沒好氣地敲了我的頭一下。

 

後來,女王找我一起去附近買酒,阿泰跟Marlboro lights留下來跟生命禮儀公司的人討論雷的身後事宜,因為女王說她沒辦法思考。

 

「如果可以,聯絡一下小雪吧。」女王離開靈堂前對Marlboro lights說。

 

一路上,她都在抽煙,沒說半句話。
而我就靜靜跟在她旁邊,她走得好快。

 

秋風吹來了細細的雨,女王突然停下腳步,望向天空。
雨不大,下得綿綿地,我看見女王的臉上除了雨水,還有眼淚。

 

也許,那是在最後,雷與她唯一擁有的,私密的道別。

 

 

つづく

 

 

〝雪の華〞 form NAKASHIMA MIKA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8 Comments

  1. 看了很多次,還是不太懂!!!雖然愛情早已遠離著一段時間,還是習慣一個人!在台北
    時,反反覆覆的身影在我身邊穿梭而過! 我選擇拋棄過去,…深呼吸,開著車急驌劃
    過台灣半個星空,…..YA! 終於離開了台北,不知留我帶走了什麼!也許這是人生的歷
    境……
    Suilan 音樂真好聽~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