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貳拾壹、難以擁抱的幸福

Nov 10, 2007 發表人:Queen 篇名:「一線之隔的愛與寂寞」 狀態:隱藏

 

我依稀知道,那個晚上,奈奈邊走著,回頭看著我們,阿泰一直摸著我的頭,很心疼的模樣。
而我只是坐在位子上哭著,然後緊緊抱著阿泰的腰。
我覺得很對不起奈奈,也對不起阿泰,可是這個時候,我太需要一副可以依靠的肩膀。

 

「妳慢慢說,我在聽。」阿泰安撫著我。
「他說他會死……。」我哽咽得幾乎講不這幾個字。
「乖,這不是妳的錯。」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雷與我出去的那幾分鐘,是一次最差勁的畢業繞行。
我拉著他的手,到了門口才放開,他卻把我按在牆上。
我氣得看著他,說實話,那時真的是氣得心臟痛得要命,我才正要開口,他卻吻了我。
而我的反應太激烈,竟打了他一巴掌,就哭了。

 

「我恨你!」我大叫著。
「我一直不知道該拿妳怎麼辦?」雷隨即抱住我,說:  「我跟她分手了。」
「呃?」
「我的肺生病了,是癌,可能不會好了。」
「什麼?」
「我快死了。」
「……。」我不敢置信地看著他,腦袋轟隆隆地,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
「我很自私,但,我希望妳幸福,因為這是我不能給妳的。」他說。
「好過份!」

 

好過份!他怎麼讓我那樣愛他!
好過份!他怎麼可以這樣讓我忘不了他!
現在,又告訴我說他快死了!好過份!

 

「你好自私!好自私!」我慌亂地搥著他的胸膛。
天,我好亂。

 

「想我的時候,打電話給我,」他又把臉湊近我的,說:「只是可能要快點,我沒多少時間了。」
「你……你現在跟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你,我現在……我不知道,我要進去了。」我推開他,轉身跑回「牛奶酒廊」。

 

在那霧銀的長廊上,我的高跟鞋被絆到,差點摔了一跤。
靠在牆邊,我看著那扇冷冷的門,我知道他還在外面,很想推開衝去他的懷抱,但,鍾堂也在門的另一端裡面等我。
我從沒覺得這道長廊這麼長,也從沒覺得這麼難以抉擇。
雷的再次出現,是讓我們重續前緣,還是只是幾分鐘的機會,讓我們徹底從回憶裡畢業?
我們怎麼可能重續前緣?
我怎麼可能真正從回憶裡畢業?
他的生命就要結束了!

在這條充滿回憶的長廊,雷與鍾堂都曾在這裡深深地吻過我。
我本來以為往事過了就是過了,但,無法遺忘的卻也從未能遺忘。

我拼了命地忍住眼淚,拼了命地忍。
心,卻忍不住發疼。
我對雷方才的無情只是假裝,一直以來都是。
而他現在就要死了?我從沒想過我們之間會有這種結局!
如果我繼續假裝,那麼下一次我們的見面就可能在他的喪禮,甚至,連他的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我該怎麼辦?
我是真的深深愛著鍾堂。
我們之間有太親密的相處和情感,比起雷,我更不忍傷害他。

 

「要」與「不要」都只是一念之間,我很清楚,如果選擇「不要」,以後很可能都沒有再決定要或不要的機會了。
如果我此刻選擇去找雷,也許鍾堂還是會因愛我而無法拒絕我,可是我不想做這種壞人。
如果我不想被這樣對待,我就不應該這樣做。
否則,我跟雷不是一樣的人嗎?
就是因為這麼困難,我才發現自己有多愛鍾堂。
剛才我看著雷,當他吻我,我雖心動,卻,無法感受到跟鍾堂在一起那種安心與相愛。
而說得現實一點,我只想上鍾堂的床。
雷的觸碰對我而言很誘人,但那不是我要的。
在慌亂與掙扎中,我靜靜地壓抑著心中快要滿溢的巨大疼痛,故做鎮定回到座位上。

 

「我先回去了。」鍾堂在看到我回來的剎那轉身要走。

 

阿泰與奈奈拉著他,我卻叫他們讓他走。
是啊,我還有與鍾堂的問題待解決,這時投向誰的懷抱,都只是逃避而已。
說穿了,就算我和鍾堂沒有辦法繼續,我也不會因為投向誰的懷抱而比較好過。
因為只有愛會讓我心碎,我愛的人只得他。
我也是人,我也跟其他女生一樣,寂寞的時候想找個人來愛,我也會脆弱,也會猶豫徬徨,但就是因為這樣,我都已經會做錯事了,怎麼能明知道是不對的還往錯裡跳?

 

「我是不是不應該眼睜睜看妳跟Jay這樣?」阿泰摸著我的頭說。
「沒有,但是謝謝你。」
「妳知道我……。」
「我知道。」
「妳這樣我也不知道該拿妳怎麼辦?」
「對不起,只有今天,以後我不會再依賴你了。」
「我不怕被妳依賴。」
「可是這樣你只會痛苦。」
「妳知道我……。」
「不要說。」我用手堵住阿泰的嘴:
「不要說。」
「緋……。」阿泰吻了我的手指。
「阿泰……。」

 

我想起了多年前那一個晚上,在西華的套房,他也這樣吻著我的手指。

 

我是喜歡阿泰的,甚至一度覺得我會愛上他,可是我愛上了別人,深深深深地。
阿泰讓我覺得很溫暖,在跟鍾堂在一起之前,有時我會衝動的想,關於我們之間。
老實說,我想我快要被還留在心中那些青澀的美好燻出眼淚了,我應該要推開他,可是我的身體渴望擁抱的溫度,這些年,讓我有好多好多的話想跟他說,卻都沒機會。
因為我的心裡有另一個人,我的心總為了別人上上下下。
這樣是不對的,我如此告訴自己。

在傷心與酒精的作用下,我們也許可以背著所有的人擁抱、上床,可是,在那之後呢?
醒來以後,我們會不會後悔那比一夜情更空虛?
還是終於可以膩在一起整個早上,繼續我們那年未完的戀愛?
那,同樣地,如果我剛跟雷走了,也是一樣吧?!

我發覺今晚是一個時空錯亂的旅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們聚集在同一個地方,也,都等著我的回應。
而我必須做出一個最好的決定,當然,我也可以就這樣穿梭在他們之間。
可是,我是那樣的人嗎?
如果可以什麼都不去想就好了。
自私地依賴在阿泰的懷裡,把從前沒能表達的情感通通告訴雷,現在我都可以這樣做,但,這樣好嗎?
這樣好嗎?我是愛鍾堂的。
就算他不會知道,我卻這樣做了,對他多不公平。
人生來都是不公平的,在愛情裡,更沒有公平。
然而不從自己做起的話,那麼愛情裡還有信任,還有尊重嗎?
難忍的寂寞與愛的衝動,實在太難分辨。

 

「我知道妳在想什麼。」阿泰低著頭看我。
「所以,你想的跟我想的一樣嗎?」我抬頭看他。
「好難,好難。」阿泰嘆了口氣。
「嗯,好難!」我又忍不住掉眼淚。

 

鍾堂就沒有這麼瞭解我,這樣說吧,常在我們吵架後,我思考我們的對話,他的感覺,他的想法,以及他的作為,我都會得到一個「其實你並不瞭解我」的結論。
我們是太不一樣的人,愛人的方式與心態都差很多。
相戀的時候極端的美好,可是觀念又是那麼不同。
我很幸運,有人是愛我,甚至瞭解我的。
可是我並不幸福,因為瞭解我的不是我愛的人。
阿泰的想法跟我比較相近,我們都屬於犧牲奉獻型的,我是說,在「愛」上面。
那些看的見的,包括生活上的一切,相處,看的見的東西,都可以被證明,也都容易被理解。
但,看不見的情感,看不見的體諒與認同,看不見的悲傷與心碎,看不見的人,就是看不見。
偏偏,我愛上的人在對愛很單純,他沒有辦法看見那些看不見的,關於愛。

 

我愛的人愛我,照道理我就應該幸福了。
事實竟不是這樣的。
愛,沒有邏輯,沒有道理,也無法解釋。
愛,只能去做,只能去愛。
只是每個人對於做到與愛的定義,又不一樣。
我沒有偶像,也沒有想要成為的人。
但,每到這種近乎絕望的時刻,我就會很想成為對方腦子裡的一部份,去瞭解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也不喜歡別人學我,但,我多希望他能知道我是怎麼想的。
真的。

只要他一個人瞭解我就夠了。

 

 

つづく

 

 

〝Face〞 form globe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2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