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nd Hit Enter

Faith.com ♪ 拾捌、嫉妒習題

女王說到這裡就停了,眼眶紅紅地喝了一口Whiskey。
可能因為現在是Sunday night,「牛奶酒廊」裡的人比昨天少,女王比較不顧旁邊的眼光。

 

「後來呢?後來呢?」我忍不住大叫。
「你問他啊。」我瞄了阿泰一眼。
「後來Jay就去紐約了。」阿泰看著我說。
「那後來呢?」我又問。
「他又回來啦。」阿泰說。
「我當然知道啊,那妳們就……,就這樣嗎?」我叫著。
「不然咧?」女王說著,然後又點了根煙。
「那,後來妳們回台北了,那個緋聞也平息了嗎?」我八卦地問。
「對喔,我都還不知道有這件事情。」阿泰接著,並轉頭看我,說: 「我只知道緋回來那晚,就帶著鍾堂大剌剌出現在『牛奶酒廊』,好礙眼。」
「神經病,那種緋聞又沒什麼,我回來了還管的著嗎?」女王笑了。
「所以他是因為這樣才去紐約的?」阿泰認真的問。
「我不知道,我沒問。」她回答。
「我一直以為是他要去紐約,所以妳們才……,分手。」阿泰說。
「鬼知道。」她說。
「可是妳們昨天,妳們不是復合了嗎?」
「上床不代表在一起,也不代表復合,OK?妳跟所有上過床的人都在一起嗎?」她沒好氣地說。
「可是我……。」我正要講,阿泰就打斷了我的話: 「奈奈很單純的,我也是。」
「幹!好,我如果跟所有上過床的人都在一起,幾輩子也排不完,這樣可以嗎?」女王用力拍了桌子。
「可是妳們不一樣啊!妳們不是相愛嗎?妳們之前也在一起啊!」我說。
「他說他不要來嘛!」女王被我逼問急了,終於回答之前的問題。
「哦,所以妳們還是復合了嘛。」阿泰假裝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這個世界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女王把頭別過去。
「那我打電話問他!」我拿起手機撥了Marlboro lights的電話。
「呃?」女王來不及反應。
「喂?你怎麼沒來?……,什麼?……對阿,她在啊……,喔,他要找妳!」我把手機拿給她。
「喂?」女王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低著頭講電話:「嗯,沒有……,不必!……,嗯……。」
「女王看起來很不自在耶……。」我小聲地在阿泰耳邊說。
「對阿,她害羞。」阿泰也小聲地說。
「不用了,我可以。」女王說完,就掛了電話,然後把手機拿給我:「還妳。」
「啊?喔,好……。」我把手機收好,然後湊過去問:「他剛剛說什麼?」
「關妳屁事?」女王不悅地答。
「嗚……。」她好兇。
「妳不要兇她嘛。」阿泰護著我說。
「幹!有異性沒人性。」她罵道。
「妳沒有異性眼裡也沒我啊。」阿泰挑著眉,看著女王說。
「這樣說不怕她吃醋嗎?」
「對阿,我會吃醋耶!」
「好高興妳吃醋。」阿泰溫柔地對我笑著說。
「神經病,你們要談戀愛去旁邊,幹嘛叫我來。」
「好像有人不該來也來了。」阿泰突然發現了什麼,眼神一轉,暗示著女王說。
「誰?」女王顯得有點緊張。
「妳現在不會想見他的那個。」
「幹!」女王拿起酒杯,把Whiskey一飲而盡。

 

女王果然也是人!看著她盡力鎮定卻仍不知所措的樣子,讓我差點忘了注意到底,是「誰」來了?!

 

「他好像是來找人的。」
「誰?妳們在說誰?」我實在聽不懂他們講什麼。
「我可以坐這裡嗎?」一個男聲在女王背後響起。
「不可以。」女王頭沒回地答。
「那妳可以出來嗎?」那男人又問。
「不可以。」女王說,頭還是沒有回。

 

那個男人有著黝黑的皮膚,看起來有點年紀,眼神也是會放電的那種,但是跟Marlboro lights不一樣,就像……,就像……,啊!

 

「我禮拜五晚上有來看妳的演唱會。」那男人不管女王的拒絕,繼續說。
「你到底想做什麼?」
「一言難盡,出去說話吧。」
「說什麼?」女王忍不住回頭,然後他們兩個就對望著彼此。

 

這一刻,如果有相機的話,我會很想拍起來留念。

 

「妳看起來不太好。」
「不關你的事。」
「你跟我出去,我說完就走。」
「雷!」女王看起來有點氣急敗壞,但還算鎮定。
「啊!」對,我就知道他是雷!
「我要走了。」女王拿起桌上的煙,轉身就走。
「別走。」他拉住她。
「你到底要做什麼?……,啊!」女王還來不及把雷的手甩開,另一隻手就把雷推開了。
「你幹什麼?」是Marlboro lights!
「鍾堂。」雷被推倒在地上,站起身後,直視著Marlboro lights。

 

Marlboro lights忿忿地看著雷,他們兩個一點也沒有退讓的意思。
我讚嘆地看著他們。

 

「現在不是崇拜的時候吧?」阿泰我兩手握拳,眼睛睜得大大的,沒好氣地說。

 

我想,我眼裡應該就寫著「好帥喔」。

 

「別這樣。」女王拉開Marlboro lights,看著雷說。
「妳愛他嗎?」雷問。
「嗯,我愛他。」女王回答。
「妳幸福嗎?」雷又問。
「……,這很複雜……。」女王支支吾吾地說。
「你讓她不幸福,還有臉出現嗎?」雷說。
「那你呢?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Marlboro lights看著雷,吼著。
「別這樣,你,你怎麼來了?」女王有點不知所措,看了Marlboro lights一眼,問道。
「妳怕我來嗎?」Marlboro lights問女王。
「我沒有!剛剛是你自己說不要來的,我怎麼知道你又來了,他也來了?」女王急著解釋。
「怎麼樣,要打架嗎?」雷挑釁地看著Marlboro lights。
「走。」
「誒,別這樣,有什麼話好說。」阿泰終於出手相勸。
「給我五分鐘。」女王對Marlboro lights說,然後把雷拉了走。
「我……。」阿泰抓住Marlboro lights,把他按著坐下:「來,你剛到,前天也沒說到什麼話,先喝杯酒。」
「……。」

 

Marlboro lights接過阿泰遞給他的酒杯,喝了一口,然後低著頭,表情非常複雜。

 

「你不要擔心,我想女王一定是要跟他說清楚,你要相信她!」我握著Marlboro lights的手說。
「嗯,你這樣有人會吃醋喔。」Marlboro lights看了阿泰一眼,對我說道。
「是啊,我會吃醋喔!」阿泰皺著眉,笑笑地對我說。
「唉唷,你不要學我嘛!」

 

跟阿泰正甜蜜地打鬧,我突然意識到這不是一個好時機。

 

「Jay,怎麼就來了?緋剛說你不想來?」阿泰問。
「沒,只是……怕尷尬,所以剛沒來,後來想一想,我怕她不高興,一個人又喝多了,所以就來了。」Marlboro lights看了我一眼,有點尷尬地說著。
「啊……。」

 

我想起那天下午,在公園,Marlboro lights的吻,臉有點紅。

 

「忘了妳們的姦情吧。」阿泰給了我一個白眼。
「唉唷,人家不是故意的……,我,我會反省!」我不好意思地看著阿泰。
「Jay,你錯過了緋的告白。」阿泰接著說。

 

阿泰好像對我剛剛的反應不在意,但卻很認真地看著Marlboro lights。

 

「什麼告白?」Marlboro lights一臉疑惑。
「就是啊!女王剛剛把妳們的故事都告訴我們了!」我一臉興奮地說。
「……,妳好八卦。」Marlboro lights說。
「所以你去紐約是因為吵架嗎?」阿泰有點像是質詢地問著Marlboro lights。
「嗯,那天我們大吵,她……叫我滾。」
「那你知道緋到你家去找你的事情嗎?」
「找我?我不知道……。」
「你知道你一聲不響的走了,她有多傷心嗎?」
「我……。」
「就算妳們吵架,就算她叫你滾,就算你要去紐約,你也不應該什麼都不說就走了。」
「我對不起她。」
「Jay,我瞭解男人,但,再怎樣也不應該讓她哭泣。」
「……。」Marlboro lights低下頭。
「我知道你很在意緋的過去,那些讓你很不好受,可是你愛她,不是嗎?就算她有這麼多過去,就算呵護她不容易,你還是愛她,不是嗎?」
「我,嗯……我承認我有問題……。」

 

阿泰不客氣地質問著Marlboro lights,我想,阿泰一定心裡壓抑了很久。
其實這些話我本來也想問Marlboro lights的,但是我沒有這麼瞭解他們。
在他們的質問與回答中,我發現阿泰對女王確實有很深的感情,也明白了女王遇到小雪那時的感受。

 

因為,我無法嫉妒。
因為,那是她。
因為,那是屬於他們之間的過去,那時候我還來不及參與。

我不想跟Marlboro lights一樣,因為過去的過去造成的陰影,影響了未來的幸福。

 

愛情與幸福來之不易,我們誰都無法掌握,它什麼時候會過去。
但我們可以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放寬心去珍惜,用力去守護。

 

 

つづく

 

 

〝piano solo〞 form GLOBE 請開喇叭,邊聽邊看,謝謝。

 

No Comments

〓留言給我|Tell me if you lik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